第1194章 凄凄惨惨切切

上一章:第1193章 老朋友崔兴辉 下一章:第1195章 冷遇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李天逸听到崔兴辉这样说,心中突然感觉到有些凄然,他沉声说道:“老崔,你现在在哪里呢?我去找你。”

崔兴辉苦笑着说道:“李天逸,你就别逗我了,你现在是宁康市的市长大人,你老人家日理万机,怎么可能来找我呢?”

李天逸淡淡的说道:“老崔,我现在已经到了辰州县了。给我发个定位吧,我去找你。”

崔兴辉脸上露出了震惊之色,说道:“李天逸,你不会是在开玩笑吧?”

李天逸淡淡的说道:“你试一试就知道了。”

崔兴辉没有犹豫,直接给李天逸发了一个定位,说道:“我现在就在我老家辰州县县城的一处商铺里,被窝冰冷如铅,邻居的房子已被拆迁,我家房屋出现了裂缝,随时都有坍塌的可能,你要是不怕死的话就过来吧。”

20分钟之后,李天逸敲响了一个房屋铁门几乎已经变形的房间的房门。

防盗门吱吱呀呀的响了一会儿之后,终于从里面打开了,满脸憔悴满眼血丝的头发蓬乱的带着金边眼镜儿的男人,满脸震惊的望着出现在门外的李天逸。

李天逸和崔兴辉没有任何的客套,直接问道:“我可以进去吗?”

崔兴辉点了点头,用手机的灯光往黑漆漆的房屋里照了照说道:“可以,这里面就我一个人,不过李大市长,我提醒你一下,现在这个房子是危房,房间里面断水断电断气,我这里没有任何可以招待你的东西。”

李天逸轻轻点了点头,打开自己的手机,借着那微弱的灯光向里面走去。

房间里面是一张大床,床上,两套被子叠盖在一起。很显然,断水断电断暖气的房间内刺骨的寒冷,即便是两床被,也无法阻隔住那刺骨的寒意。

李天逸只是脱了外套,便直接钻进了被窝里,说道:“今天我就睡这儿了。你不会赶我走吧。”

崔兴辉点了点头:“只要你李天逸不怕死,我就收留你了。”

说着,崔兴辉也脱下了外套,钻进了被窝里。

两个大男人肩并肩躺着,房间内的气氛一时之间显得十分的压抑。

过了一会儿之后,李天逸问道:“老崔,我记得你以前跟我说过,老家这边一直都是你父亲在照看,伯父去哪了?”

崔兴辉惨笑着说道:“李市长,就在20天之前,县拆迁办的工作人员上门和我父亲吵了一架之后,我父亲气得直接急性脑出血,现在已经住进了重症监护室,我的妻子正在那里照看他。”

李天逸轻轻点了点头,问道:“他现在的情况如何了?”

崔兴辉声音显得十分的低沉,眼神中似乎还带着回忆说道:“他现在记不起我是谁了,他在笑的时候,左边的嘴角大幅度扬上去,右边的嘴角却一动不动,他的嘴巴像是一边窄一边宽的喇叭。这是他这种急性脑出血病人的典型表情。

李天逸,你知道吗,我爸爸他连我这个他唯一的儿子都记不住了,这个世界上他只记住了一个人,我两岁六个月的儿子。”

说到此处的时候,崔兴辉声音哽咽,泪珠啪嗒啪嗒的掉落在枕头上,心情凄惨之极。

但是他却并没有停止诉说,而是接着说道:“李天逸,你知道吗,当我从医院离开的时候,我走进的是零下七度的漆黑的夜空,那个时候的我心如刀割。

你知道吗,在她被送到医院抢救的前一天晚上,我给他打视频电话,他告诉我说家里的房子面临着拆迁,但是听说拆迁的补偿标准很低,他问我该怎么办。

我告诉他说,你明天去问问吧,看看补偿标准到底低到什么程度。”

说到此处,崔兴辉已经泪如雨下,声音更加哽咽了:“李天逸,你知道吗,当时我正在鲁东省进行采访,正在写一篇报导,所以我当时并没有把我父亲的话放在心上,因为我认为,就算补偿标准再低,怎么着也应该是统一的标准,怎么着也应该比较靠谱吧。毕竟,宁康市的市长,是你李天逸呀。

但是我没有想到,第二天下午,我接到我老婆的电话,他说我父亲很生气。我问他为什么生气,我老婆告诉我说,拆迁办的人骂他一个五六十岁的人就像骂小孩一般。但是我的父亲不想让我担心,不想影响我的工作,所以说什么也不想让我老婆告诉我家里那边的情况。

李天逸,你知道吗,自从我儿子出生之后,我父亲就像打了鸡血一般,几乎一天24小时都守候在这商铺里,他从来没有对金钱如此执着的渴望过。

李天逸,你知道我爸怎么说吗,我爸说,他要给孙子攒钱,以后让她结婚生重孙。他说他要活到孙子结婚的那一天,他想要抱上重孙子。

为了达到这个目标,他甚至开始戒烟戒酒,甚至还生平第一次去做了体检。除了发现血压偏高,没有其他的隐患。而他,已经吃了两年半的降压药了,从来没有中断过一天。

一个小时之后,我老婆又给我打电话了,他告诉我说,老爷子还在生闷气,已经自言自语了将近一个小时了,他认为自己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被那些拆迁办的年轻人给羞辱了,他们不讲理,更不讲究工作方法。只是一味的逼着我父亲签署搬迁协议。

李天逸,你是知道的,我老婆曾经在一所军医院里工作过七年,那个时候,他已经感觉到我附近的形势有些不太妙,他让我去问问拆迁的事情。

当时的我心中很是着急,拨打了县拆迁办的电话,接听的人只是轻描淡写的告诉我,拆迁办都是按照相关的政策来办事,说完之后就挂断了。

而当时,我的采访也到了最关键时刻,我就没有继续去打听拆迁的事情。但是我没有想到,我打完电话之后不久,拆迁办的工作人员就再次找到了我家,和我爸大吵了一架之后,我爸直接被送到了医院进行抢救。”

李天逸听到这里,心中已经有了一些眉目,沉声问道:“辰州县到底在搞什么项目?为什么要对这个地方进行拆迁呢?这个地方按理说不属于违规建筑啊。”

暗夜中,崔兴辉的眼神中流露出了一丝嘲讽之色,说道:“李大市长,难道你一点儿都不清楚吗,辰州县最近几个月一直在搞一个大项目,美其名曰水环境综合治理工程,据说要恢复古河道。而非常不幸的是,我家所在的这个商铺就在拆迁范围之内。

今年夏秋之交的时候,在进行房屋评估知识,我曾经回来过一次,房地产评估公司在我家一顿忙活,最终我们家这二层商铺小楼一共一百三四十平米,最终只给我们评了49.5平米,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评估的,他们让我在评估报告上签字,我拒绝签字。他们的态度十分嚣张,他们说,你爱签不签,但你们这房子按照评估方式,就是值这么多平米。”

李天逸听到这里的时候,他的表情十分平静,但是他的双拳,却已经紧紧的握住了。

他没有打断崔兴辉,他继续默默的听着。

或许李天逸是崔兴辉第一个听众吧,所以他讲的十分详细:“李天逸,你知道吗,当我得知父亲住院之后,我第一时间便赶了回来。在看完我的父亲之后,我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弄清楚这次拆迁到底是怎么回事,弄清楚我父亲到底是怎么住院的。到底那些拆迁办的人跟我父亲说了什么?

但是你猜怎么着,我遇到了这天底下最为可笑的事情。我去拆迁指挥部询问当时的具体情况,他们告诉我,让我去找县委宣传部,他们给出的理由是我的职业是记者。

李天逸,李大市长,你说这天底下还有比这更滑稽的事情吗?

我去问自己家房子的事情,却偏偏让我去宣传部询问?这算哪门子规定啊。但是,他们坚持拒绝向我透露任何内容。无奈之下,我只能找到辰州县县委宣传部。

我告诉他们,我要求调查此事。但是他们却告诉我说,他们已经问过社区干部,当天并没有人见过我父亲。”

说到此处,崔兴辉声音中含着一丝无奈的悲哀说道:“李天逸,李大市长,我发现,这些拆迁办的干部们真的很健忘啊,他们明明做过的事情,发现苗头不对之后,竟然拒不承认,还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而且,辰州县的人告诉我,的的确确没有人在那一天见过我父亲。而且他们的态度十分坚决。”

说到此处,崔兴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李大市长,他们坚决不承认见过我父亲,并且把我父亲气的直接住进了医院,对于他们这种做法,我的确无可奈何。

但是有一点,我充满了质疑。那就是拆迁办对于我家的这座商铺的补偿标准为什么只有每平米2100元呢?而且还是按照半层面积在经过大幅度的缩水之后乘以1.44的容积率。

当时对方告诉我说,因为我家的商铺所在的土地属于集体土地,因为我家的商铺没有国有土地使用证。

那么关于此事的真实情况是怎么样的呢?

大约在十几年前,我父亲买下了辰州县县城城关镇大号市场,也就是我们现在所住的这个地方的两层商铺,产权面积总共137.8平米,而此地,是我们陈州县县城最繁华的商业地带。

对于这块商铺,最有意思的情况是什么,李大市长,你绝对不会想到。

你知道吗,这里一共有20多家商户,而其中拥有国有土地使用证的商铺大约有两三家,这些商铺的国有土地使用证是怎么办下来的?都是花钱办下来,这些钱并没有进入国家的腰包,而是进入了城关镇一些领导的腰包。

据说当时的市场价格是12000块钱办一张国有土地使用证。

其实那个时候,这些商铺都没有证件,很多人也没有想着办,即使想办也没有门路。我父亲当时为了问一下国有土地使用证,拿了8000块钱现金还有一箱高档白酒去送礼,结果十分悲惨,钱和高档白酒人家都收下了,但是国有土地使用证却没有给办。据后来一些知情人士透露,这个市场的国有土地使用证就算你有钱也买不到,除非你有人才行。而且必须是当官儿的亲戚。”

说到此处,崔兴辉声音中充满了深深的悲凉,说道:“李大市长,你知道吗,像我父亲这样,花了钱却办不到国有土地使用证的人不止他一个,最悲惨的是我们的邻居,他拿到了实实在在的国有土地使用证,证也已经给他了,钱他也花出去了,但是呢,在最近清查的过程中发现,他花钱所购买的国有土地使用证竟然没有档案,只能算是假证。

而现在,有国有土地使用证的商户们,他们的补偿标准是9800元1平米,而我们这些没有国有土地使用证的商铺,补偿标准是2100元每平米。

我当时就对这种补偿标准提出了质疑,我问县拆迁办的人,为什么同一个院子,同样的商铺,为什么国有土地和集体土地插花分布?我说这不符合国家政策。

他们的回答也十分明确,他们说,这属于历史遗留问题,和他们拆迁办没有任何的关系,他们只会按照现行的政策去走。

最让我感觉到好笑的事,临别之际,拆迁办指挥部的一位领导往桌子上扔着一本白色的小册子,他告诉我说,这本小册子是他们辰州县县县政府办公室所编制的关于此次拆迁的法律依据

这位领导告诉我,他们这次拆迁完全有法可依,他们不惧怕任何人挑法律的毛病,他们经得起任何炒作。”

说到此处,崔兴辉看向李天逸问道:“我的李大市长,我想请问,作为一名充满了正义感的记者,当我个人家庭的利益受到了损害的时候我该怎么做?”

推荐热门小说至高使命,本站提供至高使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至高使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上一章:第1193章 老朋友崔兴辉 下一章:第1195章 冷遇
热门: 重生逆流崛起 美穴地 氪金使她当学霸 情人泪·岁月尽头 我妻福星高照 绿茶女配真的不想红 九州·刺客王朝·葵花白发抄 重生欧洲一小国 阴间神探(猎罪者 阴冥鬼探) 后妈总是想跑路[90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