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记者招待会

上一章:24·密室中的密室 下一章:26·台球桌上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15分钟后,大厅渐渐热闹起来,记者们、警察们以及涉案人员们纷纷到场,黎正看见小林和志诚手牵手一起走进来,林月山现在跟在他们身后,尾随在他们后面的则是好好先生乐队的其他两位成员,同样的突然被杀,显然并没有影响他们的情绪,在他们之后的是精神仍有些萎靡不振的Linda。

“Joe。”钟志诚招呼他。

“嗨。”他立刻回应。

钟志诚放开女友的手,走过来给了他一个充满友情的拥抱。

黎正拍拍好朋友的肩膀,心中无限感慨。

“你好些了吗?”他问道。

“差不多,谢谢你,Joe。”

“没事就OK了。”他放开钟志诚的时候,伸手给走过来的Linda,她的手有点凉。他知道她需要休息。

钟志诚抱歉的对他笑笑:“我已经听说了Linda的事,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回去后好好休息吧,刚刚那个赵城告诉我,记者招待会后我们就可以下船了。”

“呵,总算可以离开这里了......我真是已经等不及了。”Linda轻声抱怨。

“我也是,不过,我还是想听听这个赵警官会怎么说。”黎正握紧她的手,讨好的看了她一眼后,又问钟志诚:“志诚,刚刚我路过你房间的时候,看见赵城在里面跟你说话,我不方便打扰,现在正好可以问问你。你到底是什么时候被绑架的?”

“就是在我跟赵城说完我发现陈影那件事不久。赵城离开了茶水室,我想留在那里再查看一番,谁知突然遭到袭击,我的后脑被打了一下,马上就失去了知觉。等我醒来后,就发现自己被绑在那个密道里。”

“你是什么时候醒过来的?你大概昏迷了多久?”

“很久,我不知道具体的时间。不过,在我跟你们联系之前,我刚刚醒来不久。”

“你去找赵城谈的时候,大概是三点多吧。”

“好像是的。”

“那就是说,你昏迷了大概五个多小时?”

“对啊。差不多吧。”

“那你的伤......”黎正的目光转向钟志诚的头部。

钟志诚立刻低下头,他的头顶周围贴着一块纱布。

“张医生给他看过了,他流了不少血。”小林替他回答。

“真可怕......”黎正摇头叹息,庆幸自己没有被绑架。

“叮——”一声刺耳的嚣叫从前方传来,有人在搬弄话筒。黎正抬起头,发现赵城已经坐到了主席台的中央,坐在他旁边的是那个名叫阿贵的警察。

“请大家入座。”赵城对着话筒说。

钟志诚和黎正他们走向座位。

“谁打了你,你有印象吗?有没有看见那人的衣服。鞋之类的东西?或者闻到什么气味?”黎正拉开一张椅子坐下。

“没有。我是突然遭到袭击的,一点防备都没有,什么都没看见。”他也坐下来。

“不知道这个警察会说出什么来。”小林嘀咕了一句,坐到了钟志诚的身边。

“管他说什么。”他道,随后他轻声附在黎正耳边说:“他刚才在我房间问了一大堆破问题,我连一分钟都没休息过,也没跟信文独处过。我真希望被谋杀的是他。”

“先生们。”赵城洪亮的声音从话筒里传了出来。

喧闹的大厅立刻安静了下来。

“先生们,今天要向大家宣布一件事。发生在‘玛利亚号’上的三起凶杀案,两起绑架案,目前已有突破性进展。”赵城镇定自若,语调中充满了自信,他稍稍停顿了一下,说道:“记者招待会结束,大家就可以下船了。”

大厅四周响起了一片小声议论。

“他的意思是不是说已经快破案了?那么快?”黎正身后的一个记者在说话。

“效率第一嘛。不过听说人质已经救出来了。”另一个说。

“我说,有个问题,看见警察在营救人质,那个绑匪怎么就毫无反应?人质被救,绑匪不就等于白干了?他到底在干什么?”

问得好,黎正心想。

“说的也是,为什么不好好保护他的人质?呵呵。跟警匪片不一样啊。这次绑匪活太烂。”

哈哈,听到这句,黎正禁不住想笑。

“根据我们的调查,这些案子,首先是互相关联的。”赵城开始娓娓道来,目光却忽然朝旁边一扫,黎正下意识的也朝那个方向望去,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谷平已经站在了大厅的门口。他没有进来,只是靠在门框上想心事。赵城接着说了下去:“这些案子彼此关联,凶手与凶手之间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根据我们的调查,整个案子,罪犯们已经谋划了至少一年。”

“一年......”黎正身后的记者,“唰唰唰”做着笔记。

“我现在代表警方,向各位通报一下此案的最新进展。上次我通报的三名被害人,郑秋雨。陈影和王浩晨,现已查明,被害人郑秋雨和陈影,是由本案的第三名被害人王浩晨所杀。在这里,我简单的介绍一下王浩晨和前两位被害人之间的关系。王浩晨是以好好先生乐队成员的身份上的船,他今年29岁;被害人郑秋雨女士是王浩晨的妻子,两人在半年前注册结婚。警方的资料显示,就在他们结婚前不久,郑秋雨女士接收了一笔遗产。第二位被害人陈影则是郑秋雨的好友,她跟王浩晨关系密切。陈影曾经为王浩晨所在的好好先生乐队多次介绍演出业务。警方认为王浩晨跟陈影之间有经济关系。”

黎正听出来,案情报告跟真实情况有出入。陈影的真正死亡实际上是在密道口遭遇枪击,但是赵城却有意省略了这一节。这是警方一贯对待公众的态度,还是赵城本人的策略?

“玛利亚号在今天一天之中发生了两起绑架案,现警方锁定嫌疑人是一名叫张晴的女犯,现年24岁。”赵城说到这里,黎正耳边突然传来小林的小声反驳。

“胡说!完全是胡说!”

“亲爱的......”钟志诚在她耳边低语起来,似乎在安慰她。

黎正则继续听赵城说下去。

“据我们调查,张晴出生于一个犯罪世家,从小就有偷窃的癖好,我们在她身上找到很多与她身份不符的物品。现在怀疑,船上发生的多起盗窃案与她有关。好,通报到此结束,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提。”赵城慢慢摆动他的脑袋,环顾四周。

一个记者举起了手。有人递了个话筒给他。

“请问,是谁杀了王浩晨?”这个记者站起身,拿着话筒问道。

“现在怀疑是张晴,”赵城微微昂起头,精神倨傲的回答:“据我们所知,王浩晨精通电路技术,他利用自己的这个特长,破坏了船上的照明设备,为的就是让张晴顺利作案,大肆偷窃。大家应该记得,王浩晨被杀后,船上的照明设备就再没出现过故障。”

这个理由似乎说服了所有人,记者们频频点头。

“张晴谋杀王浩晨的动机是什么?”那个记者继续问。

“同伙之间的自相残杀,很多事因为分赃不均。”

“那么,王浩晨谋杀第二位被害人陈影的动机又是什么?”那个记者看了下自己的笔记,问道。

“他们是不是同伙,这一点有待调查,但王浩晨谋杀其妻子的动机已经很明确,为了钱。”赵城的手指在桌面上弹了两下。

那个记者把话筒递还给了工作人员。另一个记者又举起了手。

“警方能肯定张晴就是绑匪吗?”

“目前她是首要嫌疑人,我们会进一步采集证据进行调查。”

“是她一个人做的吗?”

“她是成年人,在对方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先攻击,后绑架,这不是不可能。两位被害人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外伤。”赵城朝钟志诚这边看过来。

小林突然举起了手,赵城略微犹豫,但最后还是示意工作人员把话筒给她。

“请问赵警官,盛容小姐的休息室跟她被发现的地点相距很远?”小林问道。

好问题!信文!黎正心里赞道。

“张晴是女性,一个身高才165公分的年轻女性,她是如何把身高超过170公分的盛容小姐,从她的休息室神不知鬼不觉的拉到藏匿地点的呢?她怎么做到的?我相信两者之间至少相距30米。”小林的口气咄咄逼人。

赵城没有马上回答,他的手指在桌面上又弹了两下。

所有的照相机一刹那全对准了小林,但她毫无惧色。

“还有,你说,两位被害人都曾遭到不同程度的外伤,那么,两位的外伤位置是否一样?”

“你到底让我回答哪个问题?”赵城皮笑肉不笑的问道。

“请先回答第一个问题。”

“你的第一个问题,我们还需要再进行调查。林小姐,案子是今天早上才发生的,警方的调查需要时间。我们可不是超人。”

全场里响起笑声。赵城似乎受了鼓舞,继续笑着说:

“你的第二个问题么,这不属于对外公开的范畴,抱歉,警方有自己的通报限制。”赵城以胜利者的姿态注视着小林,顿了一顿说道:“如果张晴不能把尸体搬到藏匿地点,那别人也不行。”

“不,有一个人可以。”

“谁?”

“陈影,”小林沉着的回答,“您说得不错,没有人能做到这一点,但除了那个了解这艘船过去的人。陈影多年前上过这条船,她知道怎么走密道。她可以先把盛容藏在某个地方,然后再慢慢将其转移到藏匿地点。陈影有气力搬动盛容,她比盛容高,也比她壮,认识她的人,都会同意我的说法。”

“你说的只是假设,”赵城呵呵笑道,“林小姐,张晴是你的同学,你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我能体谅你的心情,但是......”

“赵警官,就在刚才你跟志诚说话的时候,我去过一次盛容的房间,在那里,我找到了一条密道。当然,这得感谢我爸爸画的地形图。”小林平静的说。

大厅里一片哗然。

赵城就像在脊椎被插了一刀,顿时呆住了。

“那条密道通往大厅往右的第三个房间,那是个桌球房,午饭时间,桌球房和大厅都没有人,大部分人都在餐厅用餐,陈影趁机把盛容小姐拖到茶水室,丢进藏匿地点,没人会注意。”小林冷静的说。

大厅安静了下来。

赵城盯着小林,良久,才缓缓点头道:“好,林小姐,我们等会儿就派人去看看你说的那条密道,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了。我只希望警方在下结论前,多搜集一点证据。张晴绝不是绑匪。”小林说完,把话筒递给工作人员。

大厅里又安静了几秒钟。

过了一会儿,一个记者举起了手。赵城示意工作人员把话筒递过去,黎正心情极好的发现原先意气风发的他现在明显受了打击。他眼神呆滞,反应也不如之前那么快了。黎正回头朝小林挤挤眼,钟志诚朝他会心一笑。

“那绑架的目的是什么?绑匪有没有向警方提出要求?“那个记者问。

“绑匪还没来得及提出具体要求,人质就已获救。”赵城重新振作起精神,义正词严的说:“不管绑匪是出于什么目的,总之,我们平安解救人质,就意味着这次绑架彻底失败!”

又一个记者举起了手。

“听说是在船上的密室通道里找到了人质的,请问密室里除了有人质,还有没有其他发现?”那个记者问。

赵城把桌上的话筒移到阿贵面前。阿贵清了清喉咙,说道:

“我们在密道里发现迹象旧报纸,一些男人和小女孩的衣物。还有半箱......大约1000枚金币。”

大厅里议论纷纷。

“经过初步检验,金币都是足金。”阿贵接着说。

“金币?是古代金币吗?”另一个记者激动的问。

“不,不是古代的,应该是本世纪的。说得更确切点,时间不会很长,也可能是十几年前铸造的。当然,金币的具体资料还得等专家检验之后才能确认。”阿贵一反茶水室的吊儿郎当,一本正经的答道。

金币,会是谷平的生日金币吗?

黎正忍不住朝门口望去,谷平已经不见了。两分钟后,他的手机上收到一条新的短信。

“到52号舱室来。谷平。”

黎正没有想到,52号舱室原来是停尸房。

他一进门就看见谷平站在一张医用床前面,床上躺着一具脸朝下的女尸。女尸当然是裸体的,但裸体女尸跟海滩上的裸体女郎有着本质的差别。他正想退出去,听见谷平对他说:“把门关上。”

他痛恨此刻的自己,竟然像被施了法术一般,真的关上了门。

“嗯......那个......”他试图调节气氛,但开口说了几个毫无意义的子之后,立刻就被

谷平打断了。

“你来看这个。”谷平叫他走进女尸。

“这个......我......觉得......”他真的不想面对尸体,但又觉得谷平的冷静中,隐含着对工作的巨大热情和对他的莫大信任,他不忍心回绝,犹豫片刻后,还是走了上去。

“你看这个,”谷平指指女尸后背的一个枪眼,“这是致命伤。半自动手枪所致。其他都是步枪打的。”他又指指女尸后背的其他几个枪眼。黎正只是随便瞥了一眼,根本看不出它们之间有什么区别。

“再看这里,”谷平又指指女尸的肩膀,黎正看见那上面有块淤青,“肩膀两边都有,几乎是对称的。”

“哦。”黎正想听他的下文,不料,谷平居然问他:

“你想知道她是谁吗?”

黎正发现他正准备把女尸翻转过来,连忙退后了一步。

“你告诉我她是谁就行了,我相信你的话。”他道。

谷平看出了他的胆怯,但并没有打消让他一睹女尸真容的想法。

“还是看一看她的脸吧,眼见为实嘛。”他小心翼翼的将一块布遮住女尸的身体,然后将其慢慢翻转了过来,黎正一眼就认出了那张脸,张晴。这时他才注意到张晴本来的头发是黑色的,之前的银发原来是假发套。

“认出她了吗?”谷平问道。

“她是张晴。你给我看这些干什么?”

“她是先被人打中,然后再丢到海里去的。”谷平低头看着张晴的脸,好像在用意念跟她的灵魂对话,过了会儿,他才用布遮住了她的脸。黎正暗自松了口气。

“你认为她是被谋杀的?”黎正问。

“只有这种可能。就像林小姐说得,她想用自己知道的事实敲诈某个人,但是反而害了自己。”谷平一边说,一边脱下手套,用洗手液洗手,说:“那时候,在罗小姐的房间,就那么几个人,她只有这一个机会告诉对方,她知道谁打了她。她一定有过暗示,或许用语言,或许用眼神。”

黎正已经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

“谷平,你是不是已经知道是谁了?”他明知故问。

“我刚刚跟总部通了电话,查到点东西,我也不希望是他,但是.....”谷平摇了摇头,“如果他不是刻意隐瞒那箱钻石,我不会去查他。”

“钻石?!不是只有金币吗?”

“如果只有金币,就没必要搞那么大动静了。”

谷平走到停尸房的角落里,从黑暗中捧出一个小木箱来。

“这是......”

“他们都在开记者招待会,我刚才溜进了道具间,它被藏在一个大木箱里面。”谷平把这个精致的小木箱放在旁边的一个料理台上,黎正发现那是个长宽高都约为30厘米左右的正方形木箱。

“这个箱子,是我送给我父亲55岁的生日礼物。我用半年时间。按照我父亲的照片,刻了上面的图,刻坏了十几把刀。”谷平呆呆注视着木箱上的花纹,手指在上面碰了碰,又立即弹开。

黎正看见木箱的四周分别刻着一个男人在不同情境下的状态。第一幅,他骑在马上,身边是谎言漫草;第二幅,他坐在河边看书;第三幅,他在花园里采摘玫瑰;最后一副,他跟儿子两人走在乡间小道上。可以看出,雕刻的手法稚嫩粗糙,但是黎正想,一个10岁左右的孩子,历经半年时间,刻下这些图案,这份耐心,实在不易。

“这都是你刻的?”黎正问道。

“是啊。我怕他知道我在刻这个,就躲到树屋里,一个人偷偷的刻。那时候,我家园子里有棵大树,我在上面有个树屋。后来我交给我爸时,他说,这是他一生中收到的最珍贵的礼物。”谷平露出浅浅的笑容。

“刻得真不错。”黎正赞叹。

谷平扬了一下眉毛。

“可惜,隔了那么多年才找到它。”他摸摸箱子上的花纹,轻声说着,随后解开脖子上的那枚旧金币,“你想看看里面的东西吗?”他问道。

“我当然想看,只不过,在这之前,我想问你个问题。你为什么要让我看?”

“只有你知道我是谁,我想向你证明我说的话,”谷平低头注视着箱子,“看完之后,我就会把箱子里的东西上报警方。本来想把它们都扔进大海......”

“别......”黎正忙道。

“是它害了我爸的命。我不想再看见它们。但是后来想想,这些钱也许还有别的用途,也许可以救很多人。所以,我会上报警方,到时候他们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谷平将那枚金币插入木箱的一个暗槽,然后转动了两下,黎正听见“咔哒”一声,锁开了。

原来,金币就是箱子的钥匙,这大概才是谷昭容临死时吞下金币的真正原因吧。谷平之前早就知道这个秘密,只是一直没说。

谷平打开箱子,一片璀璨的亮光在黎正眼前闪过。黎正从小生在富裕之家,也见识过不少钻石,但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如此多的钻石挤在一个小小的木箱里,那感觉就像无意中走进了阿里巴巴故事里装满财宝的山洞,他先是惊讶,继而觉得自己在做梦,最后也不免产生了贪婪心。有那么一刻,他希望这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这样,他就可以大摇大摆带走这箱钻石了......

就在他想入非非的时候,耳边突然听到“砰”的一声。

52号舱室的门突然被撞开了!

赵城举着枪出现在他们面前。黎正在看到他的一刹那,怀疑自己不小心跌进了某部美国大片的拍摄现场。他们正在拍最后一幕,差不多到结局了,已经猜到是他,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他,只是还没开始追捕他,就在这时,这个人却鬼使神差般突然降临在他们面前。

“赵警官!”他叫了一声,接着开始回答心里的提问。他为什么要来?他不得不来,因为钻石被谷平拿走了。他不想作失败的绑匪。

他是凶手吗?是他!章咪是在仪式前去了我的休息室,而这个人是在仪式后才单独进入休息室的,那个触电设置假如是章咪所装,检查安全设置的他怎么会没发现?答案很简单,是他自己装了那个触电设置。只不过,他要杀的人不是我,所以才叮嘱我不要动任何家具。

“砰!”赵城重重关上了门。

然后,就像是在回应黎正心里的问答,他贪婪的注视着他们面前那个装满钻石的箱子,低吼道:“谷平!你果然把它偷来了!”

“我早知道你会来的。看门的一定告诉你了。”谷平不慌不忙的说。

“不错!哈哈,正好,我还愁怎么打开这个箱子呢,原来用金币!”赵城的嘴歪在一边,像在笑,眉头却突然拧成了一团,“你怎么会有金币?你是从哪儿来的?”

“这与你无关。”

“妈的!与我无关?好!把箱子慢慢放在地上,踢过来!”赵城用枪指着谷平命令道。

谷平关上箱盖后,才平淡的吐出两个字。

“做梦。”

“谷平!”

“是你向罗小姐的脸喷了迷幻剂!你的口袋里就有一瓶!你说过,那不是酒,是你的防身武器!”谷平别过头,盯着他的口袋说道。

“哈!你说的是这个吗?”赵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瓶子,笑了笑,又塞进口袋,“我会把它扔进海里。”

推荐热门小说幽灵船,本站提供幽灵船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幽灵船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上一章:24·密室中的密室 下一章:26·台球桌上
热门: 我的房分你一半 小米 魔尊他念念不忘 小酒窝遇上小梨涡 有趣的灵魂一千多集 糖心初恋 沙雕攻他重生了 犬神家族 龙龙龙 清穿之媚宠入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