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2月26日晚上8点20分

上一章:2·12月26日晚上8点 下一章:4·意外的死亡事件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杜嘉祥的“玛丽亚号”令小林想到了她曾经看过的电影《泰坦尼克号》。虽然她不知道两艘船的具体数据是否相同,但在她的想象中,“泰坦尼克号”应该跟这艘“玛丽亚号”差不多,都是那种容易让人迷失方向的豪华游轮。

“喂,我是不是穿得很难看?”当一个带着大号照相机的男人笑着从她身边走过后,小林忍不住问身边的小郑。自从上船后,她发现不时有人打量她的穿着。

小郑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她身上的那件绿外套,笑起来。

“是的。”她道。

小郑从来就不给她面子,听了这句话她都想走了,可她刚想开口,小郑就问:“我说,你为什么要穿得像个大青虫?我刚刚在岸上看到你时被你吓一跳。”

“我想引起黎正的注意。我穿成这样,站在一堆记者里,他一定会首先看到我。如果他朝我看的话,我就可以拍到他正面的照片了,或者还有别的……”小郑犀利的目光让小林逐渐失去了信心,她沮丧地说,“好吧,我承认,我真的穿得很夸张,你知道自从跟志诚分手后,我已经好久没买衣服了,我也没别的衣服可穿。”

“你不知道吗,这种地方都是只认衣服不认人的,不过……”小郑又摸着下巴上下打量她,“被你这么一说,我觉得你也许是对的。别的记者肯定不会用牺牲形象来引起他的注意。想要独家新闻,其实还是得出奇制胜。没错,你这么穿真的可以吸引他的注意,我说,最好你能想办法跟他单独谈谈,因为你打扮得那么可笑,他可能还会觉得你很弱智,所以应该不会对你太防备……如果你见到他,千万不要说你是记者。”

“我本来就不是。”

“你可以问问他,有没有看过你的那本《嘿咻小事记》,你的这本书在今年年初可是红了一小阵。”

“他也看漫画?”

“像他这种喜欢泡妞的人,心境一定很浮躁,才没耐心读很多字的书。再说,你那本漫画的主题是传播性知识,这正好符合他审美情趣……”

“哦,别提了,那是你让我画的!”小林想到这件事就生气。

小郑对她的话充耳不闻,端详着她的脸说:

“你长得马马虎虎,年纪也轻,腿也长,按理说,单凭这些,他应该会跟你聊上几句。你得想办法多套点他的话,明白吗?也许今天之后,就再也没机会采访他了。”小郑说到这里,低头在她身上找起来,紧张地问:“你的照相机呢?”

小林从包里掏出一个微型照相机来。

“这是什么?”小郑望着她手里不起眼的旧照相机。

“俄罗斯产的,专门用于偷拍的,在任何角度都可以用,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小林说着,就把照相机塞回包里。

小郑击掌赞叹。

“好棒,我都忘了你曾经收藏过照相机。”她说着,眼光朝前扫去,忽然低声道:“不好,黎正来了,你得想办法跟他说说话,我先走一步。”

他来了?小林顺着小郑的目光望去,果然看到穿着淡青色西装的他正跟杜嘉祥一起慢慢朝她这边踱过来。跟杂志上的照片比,他好像稍有不同。

“郑秋雨!”她低声叫小郑,后者早已不见了踪影。

怎么办?我不会搭讪啊!

就在这时,她的手机铃突然响起。

她翻开一看,是朋友杜珊打来的。在这种时候,能用一个电话避开跟黎正的正面接触真是太好了!小杜是她的中学同学,在###供职,几天前,小林委托她帮忙查询串线的电话号码。

“珊珊,你好啊。”她热情地招呼,一边用眼角瞄黎正,他们正慢慢朝她这边走来,看情形,好像完全没注意到她的存在。

“信文,我查到了。”小杜的声音总是软绵绵的,说不尽的温柔。小林想象她正一边偷偷修指甲,一边打电话。

“查到了?那两人的电话都查到了?”小林问道。

“嗯,对不起哦,就找到了一个,另一个好像使用了屏蔽技术,要查的话得麻烦技术人员。我跟人家又不熟,你知道,我最近也好忙……”

“没关系,珊珊,你告诉我查出来的那个号码就行了。”小林急急从包里掏出纸和笔,她知道对小杜的要求不能太高,中学时,小杜就是出名的偷懒鬼,托她办事,能办成一半就很不错了。

小杜把电话号码报给了她。

“喂,你在干嘛呢?周末聚一聚好吗?”小杜在电话里问。

“好啊,我们好久没见面了。”

“是哦,都大半年了,我一直在等你告诉我你跟钟志诚的事呢,怎么就没回音了呢?”小杜柔声柔气地说。

“我跟他也没什么可说的。好吧,你想听就告诉你。我明天跟你联系,到时候我们再约时间,好吗?”

“坏人,就知道你又要挂我电话了。好吧,那你忙,明天我们再联系。”小杜娇滴滴地挂了电话。

小林现在已经不关心跟黎正搭讪的事了,一心只想着那个电话号码。她很想知道这个号码到底是A女郎的,还是B女郎的?这个女人今天在不在船上?

她迫不及待地拨通了那个号码。

“滴零零”―耳边传来一阵轻微的电话铃声。这声音,虽然很轻,但很清晰,啊!好像就在甲板上!好像还离她很近!她紧张地东张西望起来,出乎意料的是,她一抬头正好看见黎正从西装口袋里拿出手机,手机铃声正在响个不停,跟她在电话里听到的很合拍。

这是巧合吗?!

不可能吧!那个女人怎么会拿着他的手机跟另一个女人说氰化钾的事?

难道所有的对话只是一场戏?还是有人拿了他的手机?

不好!他正朝她这边看。他是不是已经发现我在打他电话?他不可能不知道,他就站在两米开外。

不过,会不会太神经过敏了?她实在不敢相信,会有这样的巧合。

“喂?”她壮起胆子,对着电话招呼了一声,她期待听到女人的声音,但是一个异常清晰的男人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好。”

她不由自主地朝黎正那边望去,他正拿着电话,充满疑惑地审视着她。

电话里一阵沉默,他们各自拿着电话。

该死!真是太尴尬了!她立马挂了电话。

几乎是同时,他也收起了电话,放进了口袋。

现在该怎么办?如果他走上来问我,我该怎么说?如果我把我听到的电话内容告诉他,他会不会认为我在发疯?但如果不如实相告,我又该如何解释?小林想来想去,现在最明智的做法就是趁黎正还在跟杜嘉祥说话,溜之大吉。

可是,她刚跨出两步,背后就传来一声呼唤。

“信文!”

是男人的声音!肯定不是黎正。可这声音,怎么会,怎么会如此耳熟?好像在哪儿听过,好像还是她曾经很喜欢听的声音!她不由得停住了脚步。蓦地,她心里一凛,难道这家伙也在这条船上?!

“信文!”他又叫了一声,声音越来越近。

是他的声音!她机械地转过头,果然看见钟志诚正朝这边急匆匆走过来。真是冤家路窄!怎么会在这里碰到他!但她转念一想就明白了,钟志诚算是近年较出挑的电视台编导,估计也认识黎正。

钟志诚好像跟她一样吃惊。

“真是你!信文!”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她面前时,再次发出一阵惊呼。

就算半年不见,也不用吃惊到这个程度吧。她心里嘀咕了一句。

“你好。”她冷淡地跟他打招呼,故意不朝他看。她瞥了一眼不远处的黎正,发现他一边在跟杜嘉祥说话,一边拿出手机在拨电话。

“信文,我真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你,”他用手捂住嘴,充满困惑地上下打量她,“我真没想到……”他摇了摇头。

“对啊,世界很小。我也没想到会碰到你。”她一边说,一边继续看黎正,说实在的,钟志诚长得跟黎正有几分相似,两人都属于清瘦型,只是钟志诚的眼睛略小,身材略高。她不否认,她对这种长相的男人向来就缺乏免疫力,当年,他们在电视大楼认识时,她对他一见钟情,就是因为他的长相。谁知道,跟他约会三个月后,她才发现他已经结婚了。

“好了,招呼已经打过了,可以说再见了。”她说完转身欲走,可他拉住了她的胳膊。

“信文!”

“你干什么!”她怒道。

“给我个解释!这些日子你到哪里去了?你跟郑秋雨到底在搞什么鬼?”他的嗓门高了起来。奇怪,他的声音听上去还挺愤怒的。她本来不想理他,但他的最后一句话,让她禁不住转过脸来。

“我跟小郑能搞什么鬼?!我在家,我在自己家。”她大声回答。

“可我没找到你!”

这时她蓦然想起,她搬过一次家。

“好吧,我承认,我搬家了。不可以吗?”她蛮横地瞪了他一眼。

“要命!”他愤恨地咬着嘴唇说,“郑秋雨说你死了!”

“我死了?这从何说起?”

“你不说一声就走了。我问她你去哪儿了,她说你死了!妈的,她看上去还蛮悲痛的,害我一个星期没睡好觉。我后来到处打听你的消息,但是你把电话送给了一个垃圾站的工人。我还到你父母家去过好多次,他们总不在家,你又没什么朋友,我以为你真的……”

她懒得听他絮絮叨叨,慢慢在记忆里搜索……对了!她记得小郑曾经来她家催稿,她从门缝里塞了张纸条出去,上面写着“此人已死,让她安息”,小郑在外面敲门,她坚持不开,最后小郑只能无奈地离去。小郑的悲痛,肯定是因为她没能及时交稿被老板骂了。

“我说,你就算要跟我分手,也该打个招呼吧!”他还在唠叨。

“等等,难道你没收到我的分手信?我不是给你寄了吗?”她道。

“你是说你的那些漫画?”他笑起来。

“对啊。”

“小姐,有谁分手是画漫画给对方的?你的画看得我都笑死了,我以为你在跟我开玩笑。”

“你自己说字太多,你会懒得看。”她愤恨地想,他永远不知道,她画那些画时,流了多少眼泪。笨蛋!

“志诚。这位小姐是谁?”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插了进来。

她发现黎正已经站在眼前。

“阿Joe。她不就是《嘿咻小事记》的作者林信文吗?我的女朋友。”

神经病,谁是你的女朋友!她想踢他一脚,但马上又改变了主意,彬彬有礼地说:

“黎先生,你好,我是林信文。”她觉得自己的口气像个专业接待员。

“你好。”黎正礼貌地朝她一笑,又转过头来问钟志诚:“你有没有看见陈影?”

“没看见。怎么啦?”钟志诚似乎在观察他脸上的表情。

“没什么。20分钟前,她打电话给我,让我在甲板上等她,但她没来。我打电话给她,电话一直没人接。”黎正微微皱眉,又拿出手机拨起了号码,但他把电话放在耳边听了会儿,又拿了下来。

“还是没人接?”

黎正点头。

“也许在什么地方玩,忘了带手机。”钟志诚道。

“好吧,我去找找,你们慢聊。”黎正心不在焉地对钟志诚说。

“OK。”钟志诚向他做了个手势,黎正转身朝船舱走去。

“陈影是谁?”黎正刚走,小林便问。

但钟志诚却望着黎正的背影,似乎在想心事。

“喂!”小林叫了一声,他才豁然醒悟。

“你刚刚说什么?”钟志诚问她。

“陈影是谁?”

“你不知道她是谁?”他很惊讶。

“不知道。”知道我还问你干嘛?小林心里嘀咕。

“她是电视台的化妆师,五年前当过模特。”

“她也是黎公子曾经的女朋友之一?”

“他女朋友?不,据我所知,他们没有这种关系。要不然,我们怎么还可能继续做朋友?”钟志诚朝她轻松地一笑。

小林觉得他这句话有点怪。

“就算他们有这种关系,你们也可以继续做朋友。这有什么关系?”她道。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见小林困惑地朝他眨眼睛,钟志诚道,“难道你不知道,陈影就是我太太?当然,我们在四个月前离婚了。我还登过报,我上过一期节目,也说起过这件事,你真的不知道?”

“你离婚了?”她愕然地看着他。

“是啊。本来我也不会相信郑秋雨的屁话,但报纸上登过这条消息后,你没主动联系我,我等啊等啊等,最后,只好认命。”

也就是说,你当我死了!小林恨恨地在心里说。

当时她心情不好,外加也不想在电视里看见他编导的节目,所以搬家时,很干脆地把电视机送给了替她搬家的几个小伙子。

“我不订报纸,也不看电视。”她用辩解的口吻说,忽然又觉得自己跟这个人解释这些没任何意义,于是她道:“其实你离不离婚跟我没关系。我只是有点吃惊,没想到黎正会急匆匆在找一个四个月前还是你妻子的女人。”

“信文,他们认识,但不是那种关系。以前黎正来电视台做节目,她给他化过妆。仅此而已。”他很严肃地看着她,忽然口气一变,问道:“奇怪,你怎么会在这里?你又不是媒体的人。”

“我不能来吗?是小郑给我搞到的票子。她说这里今天会很热闹!”她没好气地回答。

钟志诚正想说什么,他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喂。”他接了电话。

小林本来想乘机走人的,但当一个名字飘进她的耳朵,她还是忍不住停住了脚步。

“陈影?你在哪里?……你不知道?什么意思?你到底在不在船上?……我问你在―哪―里?……呵呵呵,别开玩笑了,我知道你20分钟前才跟Joe通过电话……什么?!你被人绑架了?”钟志诚提高了嗓门,“有人打了你后脑勺,就在10分钟前?……那你现在在哪里?……那你至少能听见什么声音吧?有人绑架你,还让你自由通话?……呵呵呵……对了,你找Joe有什么事?……有人要杀他?!”他一脸不相信,又笑道,“拜托,陈影,不要编故事好不好?……如果你要找Joe,就快点现身,他现在正到处找你……可是你说的真的很像玩笑啊?……什么?我听不清……你声音大点……我听不清……陈影!”钟志诚骤然刹住话头,眼睛瞪得老大。

他听到了什么?

“她怎么……”小林刚想提问,钟志诚就抬起了大手,她马上闭上了嘴。

钟志诚握着电话,眉头紧皱,忽然对着电话大叫:“陈影!陈影!陈影!―妈的!”但是,对方显然没回答,他猛地按断了电话。

“她怎么啦?”小林紧张地问道。

“她说她在盥洗室梳头的时候,有人打了她的头……她正说到这句,忽然尖叫起来……好像是有人来了……她尖叫了两声……妈的,那声音真是恐怖!我头一次听她这么叫―”钟志诚望着前方,神色紧张,脸色发白,蓦然,他快步朝船舱走去,同时拨通了电话。

“怎么样?”小林跟在他身后问道。

“电话关机。妈的!”钟志诚骂道,手指再次快速按键,这回他是打给黎正的。

“怎么样,Joe?有没有找到陈影?……那她会去哪里?……她刚刚给我打了电话……她说了一些……对,你跟我说过……”他沉默了好一阵,又看了下表,“明白明白……那这样吧,我先报警……好,你先去……明白,你放心,我会跟老杜说的……”

钟志诚挂了电话。

“出什么事了?”小林担心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希望没事吧,我先报警再说……”他忧心忡忡地拨通了电话,“喂,我这里是‘玛丽亚号’,有人被绑架了……女性……请赶快来。”他按断了电话。

“她真的被绑架了?”小林仍然有点茫然。

“希望只是个玩笑,”钟志诚道,又朝她回眸一笑,“警察来了就会查清楚的。现在没时间想这些了,黎正马上要发表欢迎辞,我们得到大厅集合。”

“我们?”

“我已经离婚了,亲爱的,我是为你离婚的,你用你的性漫画征服了我!哈哈,别闹了,快挽着我!”他亲热地想抓她的手臂,她迅速朝后一让,随后一转身,向前奔去。她听到他在背后嚷道:

“当心!她身上全是绿油漆!”

四周的人赶紧朝两边躲闪开。

这个混蛋!小林在心里骂道。

推荐热门小说幽灵船,本站提供幽灵船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幽灵船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上一章:2·12月26日晚上8点 下一章:4·意外的死亡事件
热门: 重生之惊世亡妃 校草必须每天吸我才能活命[穿书] 我就想蹭你的气运/当我得了绝症后他们都追悔莫及 继后 三年二班凌思睿的家长有点怪 身为女王如何拒绝爱意 食魂天师 枷锁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名门贵女穿成落魄真千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