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5章 不速之客们

上一章:第1194章 填补空白? 下一章:第1196章 古人这么云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段时间《我服了》创造票房新高的影响不断发酵,朱魑光芒四射,一副就问你服不服的架势。由于挂着巴人传媒总经理的头衔,以巴人这段时间在传媒娱乐界开无双的气势,被问到的人全都是:“我服了,我服了。”

和原世界中不同的是,原世界里ZZ直播一看朱魑火了,立刻跪求姐姐回来开播,签约金开出5000万之巨。但是这回ZZ直播并没有类似的举动,而是发出贺电,热烈祝贺本平台的大主播成为国朝史上票房最高的女主。

不过她马上也得回归本职工作,楚垣夕不能放她继续在外边浪了,因为《无道昏君》即将杀青。这个电影同样事关巴人的海外战略,也关系到赵杰那边的影响力和推广,赵杰看到《我服了》这么爆,眼睛都瞪红了,央告楚垣夕好几次,咱等《无道昏君》上线的时候能不能照着再来一过?

可惜这必然是不行的,至于原因,原因有好几个呢,楚垣夕让他自己想去……

在这种欢乐祥和的气氛中,几位不速之客也杀到小康的面前。

头一位就是大狗东。大狗东实际上在724进场搅局之前就已经开始下注便利店,早早开始筹划,这时才把菜端上来。或者也可以叫做再次下注,因为狗东本身就曾经有过开便利店的经历。只不过当时走的是自己的路,没按便利店的规矩来。

原先的狗东便利店是加盟制,上来就搞加盟的便利店你敢信?但是狗东偏偏相信自己这么搞能够从一介电商切入到本地生活黄金赛道。

问题是狗东便利店的供应链也不对,不按便利店的自然规律出牌,非要从自己的供应体系里绕一圈。

直营店这么搞都很有可能翻车,何况是加盟?大狗东的供应链和物流确实很强大,但是如果把狗东小店视为自营的渠道出口那肯定是大错特错了。因此很快这套系统就把加盟商们虐得死去活来的,小店战略也变得无比走形,在赛道玩家的心目中可以等同于夫妻店。

但是小康的出现促进了互联网便利店的发展,某种程度上可以算是规则的宣告者。制定规则需要拥有能够统治赛道的能力,小康目前有能力但是这个能力还缺一点高度,在去年就更不用说了。不过宣告一种规则然后自己去践行总是可以的,只要走通了,这套规则自然就会侵蚀整条赛道。

因此当小康在2020年中开始发力,陆续拿出一系列互联网产品,和便利店单元打出配合之后,有识之士自然不会无视这种变化。

大狗东有接近20年的底蕴积累,科技含量在所有互联网公司中也可以划进最高的那一档,和BAT可以相提并论,高于头条系,远远高于黄团。

而且野心控制的非常好,并没有像阿里一样动辄就要收购谁,或者喊出战斗口号;也不像黄团一样天上一脚地下一脚,唯一能够依靠的就是自己硕大的体量,仿佛十五年前的企鹅一样;更没有去724那边凑热闹、拾人牙慧,而是继续走自己的道路。只不过这回充分借鉴自身扑街的教训,吸纳小康成功的经验。

因此当大狗东拿出新一版的便利店计划时,楚垣夕反而非常慎重,人家不要这个也不要那个,就要做好便利店这门生意,这是根本拦不住的,无论重视还是无视都没有什么用处的那种。

至于当下备受瞩目的云区块链项目,以大狗东的技术实力,搞起来会比阿里慢多久?几个月?一年?阿里是国内云计算行业的先驱,然后紧随其后的就是大狗东,在资本市场的骄纵下,看不到任何收益前景的前提下就大把的往里撒钱,才培育出如今的狗东数科和狗东云。

其实,答案是——大概率比阿里快,因为大狗东2019年中就已经开始落地区块链上云的技术应用,早于“新闻联播8分钟”几个月之久,并不是跟风盲目上马,而是有着强大的前瞻性。

虽然彼时大狗东的区块链上云和小康的健康币上链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大狗东是在云端提供区块链服务,用于数字存证和防伪追溯。但是技术积累就是这么一点一滴上来的,因此楚垣夕心目中大狗东一直都有可能是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如果他们会开便利店的话。

这一回大狗东说不上是重操旧业,反而更像重打鼓另开张,开始按便利店的规矩来,全部规规矩矩的走直营,而且放弃曾经不切实际的模式按标准化重整供应链,因此说是“杀到”小康的面前。

国内便利店赛道上的巨无霸非常之多,两桶油合计40000多家店,美宜佳、天福等等早早布局,但是都颇为传统,别看两桶油便利店有自己的APP,距离互联网便利店的玩法相去甚远。

而大狗东这一次校准了方向,虽然并没有全盘抄袭小康的系统和内容,甚至思路也是自己的思路,一点没有通过游戏发力的意思,但是结构就是标准的互联网便利店的结构,独立APP的功能全部都是面对互联网用户的功能,围绕于购物但不局限于购物。

可见孙大圣发明出“互联网便利店”这个词是多么贴切。

而且狗东上菜的时机非常好,恰好卡在阿里的前边,显示出自身对这个版图也不是没有雄心壮志。考虑到狗东在国内首屈一指的物流和仓储能力,绝对是武装到牙齿的感觉。

相比之下黄团看着张牙舞爪,真正能够用来砍切小康的其实是黄团闪购,一个主打30分钟送货上门的业务,号称万物到家的LBS电商平台,也是黄团在电商领域做的第一个尝试,年成交额不到1000亿。

这个领域是小康的短板,新零售下小康主打的是到店消费,而这项业务名为“同城零售”,实际上和到店消费此消彼涨,壮大之后肯定会削弱小康用户的潜在购买意愿,除非小康不惜损害到店这一核心用户场景,也开展配送到家。

然而狗东到家看着黄团开展这项业务笑而不语。或许比GMV狗东到家不如黄团闪购,这是黄团的流量优势,但是比起整合供应链的实力,比仓储物流,比品控和履约成本,达达集团在去年风口浪尖上能够远赴纳斯达克上市就足以说明实力了。在狗东到家的眼中,恐怕仍然只有阿里同城事业群一个劲敌。

这方面其实反而是阿里最有发言权,笑称黄团是三轮车和骑手共同运营的电商平台,因为一不控货二不控仓的模式天猫超市自己就干过,只不过很快吃到苦头,一部分代销老老实实转直营,才改善了供应链和运营的效率。

当然,并不是说黄团意识不到需要向后端发力,但是远不如大狗东有压迫感。对小康,则是全方位的压迫感,楚垣夕心目中直接将狗东小店重新列为最高警惕等级,安排人手密切观察动向,提防大狗东突然再出什么新招,然后直接杀过来打一个措手不及。

第二位大玩家是狗东的死对头江宁。江宁可谓改名界的一朵奇葩,从电器改名云商又改名易购,让人傻傻分不清楚。但是它是真有钱,能去意大利买下在国朝球迷心中占据很重要地位的国米,那不能是一般的有钱。

这个钞能力体现在便利店上就是开店速度极为狂野,不是一般的狂野,而是让小蓝杯都瞠乎其后的狂野。至于小康这种以稳扎稳打著称的更是弟中弟。

只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之前江宁小店正是因为步子过于激进才扯到蛋,当然,核心问题仍然是方向问题,所以才在大量开店之后大量关店,给人折戟沉沙之感。

和大狗东做死敌意味着狗东要做的事情我也要做!因此,几乎前后脚,江宁也重新发力便利店。

江宁因为和阿里有着一点同盟关系,江宁能够得到的服务并不少,而且策略上对小康的威胁更大,因为他们的店直指社区,不惧于和小康近距离肉搏。这让小康的地面团队非常兴奋,有仗可打对员工个人肯定是好事,天下太平奖金谁给发?

实际上楚垣夕比较意外的是江宁居然没有等阿里最关键的区块云,而是跑去和724合作。这就可以看到江宁急迫的心态,从APP来看也是如此,存在大量山寨的痕迹,做产品不能说不用心,抄的用心也是用心呢!

当然,在对产业变革理解不深的情况下,抄正确答案是个最稳妥的选择,怎么叫互联网便利店啊?不明白没关系,抄小康的答案,抄着抄着可能就明白了。

所以楚垣夕甚至不愿意称之为不速之客杀到自己面前,因为这种建设策略很长时间内摆脱不了跟随者的标签,迥非杀过来可比。而且,他们要是从阿里拿服务,叫不速之客也就罢了,就为了早几天,跟724合作那区块云的解决方案,那是相当的速。

第三位不速之客自然就是阿里了,只不过阿里本次出手并不是拿出带有骑行数据的产品,更不是对云区块链有什么想法,而是着手组建联盟,并且发布了自己面对未来的商业计划。

此举已经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商业计划瞄准的都是小康目前已经成型的功能,由同城零售事业群领头,对AI团长的联盟成员下手。而且阿里将KPI定的非常激进,以拉拢到小康盟友跳反为KPI,虽然对外的宣传上不能这么说,但小康上下必然如临大敌,使得楚垣夕这边必须点对点进行应对。

实际上小康内部虽然紧张,但也有一股自豪的情绪在蔓延,能被大狗东、黄团和阿里同时针对,在国朝就没有第二家!而且,阿里来势汹汹但是它毕竟来晚了,否则就不是拿自己还没完成的功能去对准别人已经成型的业务,而是用双方都在发展中的业务进行PK。

这里一进一出差的是二。差了二,就使得阿里虽然发出宏大的商业计划,充满感召力的文案比得上当年“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但是到了商家层面,肯定要考虑一下是否跳出目前小康营造的相对舒适的环境,去迎接阿里尚未验证的计划和模式。

同时阿里并非以便利店为落子之处,战略完全聚焦于互联网,主攻方向是AI团长。这个选择楚垣夕觉得过于现实了,阿里是暂时还没瞄准社交下手呢?还是已经有计划了但是时机未至?总之这位不速之客的打击虽然猛烈,让人不好抵挡,但是被打的并不是核心要害。

至于江宁,连提都没人提,交由地面团队和门店解决。而且小康内部非常庆幸自身战略目标清晰,而且步伐较快,使得加盟店计划正式开张早于几位不俗之客的到来。这里早一步可谓是在无形中占据了宝贵的先机,替许多加盟商拿到了比较适合的点位。如果慢一步,在三大强敌的夹攻之下,特别遭到江宁的偷袭时,很可能就顾不上了。

这种进退之间的差距,差之毫厘谬之千里,同样是此消彼涨的变化。

因此,小康的员工们在巨大的压力下释放出巨大的热情,并且将压力转为催化剂,使得内部各个职能部门之前的分歧变小,合力变大。

于是,很多人发现好像他们的总裁跟他们的状态互换了似的,以前是楚垣夕总能保持迷之自信,而小康的员工下到普通职员上到管理层忧心忡忡。现在是员工和管理层都感觉挺nice,但是楚垣夕变得多愁善感起来。

于是刘璐、袁苜和辛西娅大婶相约,一起来问楚垣夕到底在担心个什么?比如说阿里对盟友进行招纳,辛西娅又不会坐视,更不可能无动于衷,这是她大显身手长袖善舞的舞台,到现在守的还挺严密的呢。

因此,虽然压力大,但小康内部自我感觉应对的还不错,就不知道楚垣夕一天天的表现的并不快乐是因为什么。

“为什么?因为天花板被砸下来了啊。”楚垣夕心说这还用问吗?安于现状的话当然是可以弹冠相庆了,大家伙做的都不错,但是未来呢?难道咱就这三个多亿用户打到底了?

这就好像人过三十,一眼看到人生接下来的道路一样,日子可能过的还不错,但是无趣啊。

最明显的现象就是,最近《稷下学宫2》已经上映了,巴人和小康全都做足了噱头,冠名和广告更是不用说,但是很遗憾,对新增用户的拉动比《罗马之敌》动画电影还不如。

这让楚垣夕感到十分的不爽,当初为了这个项目费那么大的劲,图的个什么呢?

当然,不能说没有作用,这个综艺仍然是在泰山台播出,泰山台的特点就是用户群像非常下沉,这对小康的远期计划是有利的,符合当初的既定战略。未来互联网式便利店也可以表演一下怎么下沉,小康要采用的运营方式也会和在一二线城市截然不同。

只是,这是远水不解近渴。

小康做到这个份上,除了抵御别人的进攻或者进攻别人之外,下面就两个大战略,一个下沉,一个出海。只是小康的出海在计划中还有赖于巴人先行出海然后取得一定的成功,这样做事半功倍,否则看看伊丽莎白在东南亚搞的多艰难也就知道了。

实际上出海是个大蛋糕,很多人垂涎欲滴,但是它也有很大的风险。如果没有风险,楚垣夕甚至会直接阉割出一个纯做网赚的健康币版本,早早打成APP包拿到海外硬推。说不定去年就把这事给干了,因为歪果仁,特别是米国人对网赚非常有兴趣。

比如说快手的海外战略本来都快死透了,结果2020年中,靠着极速版在米国居然做到死灰复燃。所谓极速版,名义上是做减法去掉一些功能的APP版本,但实际上就是以网赚为卖点,用户刷视频的同时按时间获得一定的金币,攒够了之后兑换现金。这个办法虽然土,但是在米国底层人口中推广居然表现出大杀器级别的特征。

可想而知如果可以,健康币会不会风靡,会不会颠覆米国的云服务市场。

问题是这里面的槽点太多,楚垣夕深知小康能在国朝这么搞,完全是因为国朝比较开明。换成米国,一个侵犯用户隐私的大棒子打下来直接就跪了,Tik Tok如火如荼,但是被这事儿折磨的欲仙欲死。

这还是Tik Tok仅仅只是侵蚀社交媒体诸如脸书之类的地盘,就被喊打喊杀,健康币过去可是要把云服务连锅端的。相比于社交媒体,云计算很明显对产业互联网的价值更大,前者只是用户层面,后者是产业层面,米国人怎么可能容忍一个国朝APP跑过来端锅?

因此楚垣夕万万不敢这么做,这是肉包子打狗,狗连叫都不叫就给叼走了。

推荐热门小说咸鱼的自救攻略,本站提供咸鱼的自救攻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咸鱼的自救攻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上一章:第1194章 填补空白? 下一章:第1196章 古人这么云
热门: 朝花夕拾 家有萌师 庶女明兰传(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终难忘 那就跟我回家 他的吻如暖风 被沉默的信息素 御繁华 掉马后我成了宠妃 陛下万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