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4章 填补空白?

上一章:第1193章 别人眼里的小康 下一章:第1195章 不速之客们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创业教父的人设中首先就得有对创业的深刻理解,否则怎么能做教父?能够突出这份理解的最佳方式就是一个具体的成功的例子。

此外就是要有独到的思维方式,这是创业教父的卖点,要独特但又不能胡来,让人深思之下品味出内涵。

最后,创业教父的管理也不能拉稀,创业过程中的关键,按楚垣夕在采访中的说法,正是创始人从团队管理晋升到企业级的管理。而管理的核心,永远都是人。

而其中作为内核的就是有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故事。

君臣相得是白沙给的评语,他不但给评语,还给断语了呢:“楚垣夕尊重内容创作者?他就是死的这儿,死外边,从那跳下去,他也不可能尊重内容创作者!”

至于楚垣夕自己的评语则是:“这就好比岸本就是个画漫画的,他懂的个毛毛球的火影?”

问题是创业教父的人设并不好,他想要的是明星企业家的人设啊喂!什么是明星企业家?悔创阿里、普通家庭,这才叫明星企业家,一句话让人印象深刻,激发全民探讨或者全民玩梗,形成标签,进而固化为国民级的辨识度。

本来他都已经准备好炒作明星企业家的料了,采访中特地安排了记者发问,为什么要把公司的名字取做小康呢?似乎很接地气的感觉。

而他准备的回答是:为什么我们要叫小康?因为科技以取名为本啊。20年代全民进小康,进不去的都要被那啥,这名字多吉利?

结果采访稿发出去一点水花都没溅起来……

关键是这段时间小康加盟店还在大规模开张,按说社会影响力是与日俱增的,结果想要打穿“企业家-企业产品-用户-公众”的这道厚厚的墙,显然没那么容易。

楚垣夕自诩为炒作高手,但是到了这个时间,发现自己从业多年积攒下来的炒作功力还不够,段位上差一口气,只是个普通强者。按说王者段位已经足够虐菜了吧?但是冲击国民级明星企业家需要达到荣耀王者。

刘璐有时候就很好奇,问楚垣夕你有心思忙活国民级企业家的人设问题,怎么不思考针对724的对策呢?是你觉得没威胁吗?

“显然不是啊!”楚垣夕苦笑,“怎么可能没威胁,724别的都不干,就跟黄团合作,就够咱们喝一壶的。只是这事儿不受咱们控制,所以先干好咱们自己的事儿吧。”

实际上这一壶现在已经开始喝了,因为黄团重整了策略,继续加大对共享街机的攻击力度。之前是既没有区块云解决方案,又看不到短时间内解决的希望,因此偃旗息鼓,不希望刺激小康采用激进的策略,比如再找巴人集团拆借个一百亿之类的。

双方都深知,巴人可以上市,也可以暂缓上市,并没有什么申请了IPO就不能在给小康出资这么一说。只是这么做过于激进,代价也过于激进,巴人集团真的这么做了,一两年内想在我大A股进行IPO基本上就是妄想。

这叫麻杆打狼两头怕,黄团怕的实际上并不是楚垣夕采用激进的办法,而是战争一起,黄团自身技术能力不足,只能砸钱硬挺,没法对线压制,大打出手之后小康越打越精神,越打越茁壮,抗压的抗压打野的打野,公司在战争中完成跃升,然后一波carry全场。

可是724的出现填补了空白,使得黄团重拾勇气。

虽然想要落实到位,需要完成技术接口的对接、组网,关键是共享街机的代工要重新做,才能把区块云方案加入进去。小康做这件事只需要一个月是因为方案是自己的,经验已经积累了快一年,对于黄团这种从来没搞过区块云的,三个月都是神速。

然而,这不妨碍黄团立刻大张旗鼓,一边作战一边完成自己的升级换代。这就变成了小康并不害怕跟人打,但是并不希望现在就跟黄团打一场对等的战斗。

要知道网赚用户是最没忠诚度的用户,谁家赚钱就去谁家,谁家方便就去谁家。小康的底蕴和黄团没法比,体量现在看起来是上来了,但是完全就是虚胖,在对等的情况下战斗岂不是脑子进水?

一旦开战,理想状态是通过战斗加速消化掉虚胖的部分,甚至还能得到大量新用户,推进支付业务。但不理想的状态出现的可能性更大,所以小康反而变成了克制的一方,不以战争的角度去衡量业务的推进。

这还只是一个黄团,就不用说还有一大票其它企业看到机会纷纷涌上去。还好阿里还保持着逼格,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人家自己的研发也到了关键时刻,再有几个月就可以拿出自有的区块云。

自有的区块云不比跟人合作来的爽?以阿里的底蕴,可以让724线跑几个月。

实际上这是黄团比较滖的地方,因为没有信心让别人先跑。阿里追赶区块云的短板需要一年,所以沉得住气,黄团自己都不知道需要几年?因此只好引入724的服务。

只是这个引入也很神奇,既不是走类似于开源平台一样的流程,也不是提供接口输出服务,而是724派出岛国攻城狮一家一家上门去对接服务,把黄团搞得鸡飞狗跳欲仙欲死,必须先做切割,哪些代码可以给人看。要知道黄团的历史课时不短了,里面有着大量祖传代码,这个工作量,emmmm……

其实这也是楚垣夕比较纳闷的地方。像724这种合作方式就不可能幻想出现一堵不透风的墙了,如果有的话也是一堵像透明的筛子一样的墙,让小康一方需要花费最大精力的地方是排除掉杂乱的信息,724带来的合作流程相当于对他公开。

因此,他和小康甚至巴人的管理层们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724为什么不是自己拿出一个软件包,然后开放接口给合作者,让他们调用API,从而实现他们自己的区块云业务。如果小康本着开放开明的精神引入合作者,肯定是这么个流程。

但是724这个方式,楚垣夕长这么大了只在某些游戏大平台不信任研发方的实力时才见过类似的行为。也就是派出攻城狮去研发公司,打开对方的后台,在对方的代码包里直接写SDK的形式。

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固然,很多年前国内工业界引入岛国技术和产品的时候就是这样,如果需要维修,先交一大笔费用,然后岛国工程师过来之后不让观看维修过程。人家卖产品,但是要做技术封锁。

但是今时不同往日,这技术,不是国内做到“进口替代”填补空白,而是您特么做的“国产替代”啊喂!而且,火都烧眉毛了,您还封锁个毛啊?

小康上下百思不得其解,可能,这就是岛国IT界的风格?

然而实际上完全不是,内田先生是个稳当人,所以还把持得住,孙大圣在硅谷都已经怒了!说我们这么搞能成?要打败小康,首先要在效率上打败小康,现在别说打败小康了,特么阿里过几个月就撵上来了好不好?到时候还打什么劲啊?啊——

因此内田也被逼的不得不说的直白一些,这让含蓄了一辈子的老头感到非常不适。

“李桑,王桑,你们两人不知道孙先生的苦恼。我们,我是说我和孙先生至今不知道这个神秘团队的底细,甚至连他们在哪里,团队构成,leader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这项服务对我们确实非常重要,至关重要,但是这么至关重要的工作,框架内的重要技术服务商不露面,我们需要承担多大的风险啊?这是正常人能做出的选择吗?对方的技术如此出色,却藏头露尾的,这是为什么啊?”

其实这也是大圣急于和对方会面的原因。一个是沟通的问题,且不说将对方吸收并入体内或者组建一个基于云区块链技术的平台型企业让对方占据满意的股份,就输出服务本身来说与技术团队的沟通也是必不可少的。

现在724简直成了一个“技术转口贸易商”,说不好听点叫二道贩子,关键是还不能让别人知道自己是二道贩子,所以才采用了让合作者乃至整个市场都一脸懵逼的合作框架。宝宝心里苦而且宝宝不能说!

比起沟通,更重要的是对方莫名其妙的态度。一开始坚持不见面那叫犹抱琵笆半遮面,后来叫矜持,叫端着架子,叫高傲,都特么已经把服务接进来了,这边如鱼盼水,您还坚持不见面是因为长的太丑了吗?

王月恒当然理解,十分的理解,心说要不是实在没的选了您当然是不会采纳我提供的选项。关键是耿斌这个孙子明明很强但是过于谨慎!接头的时候谁知道他居然这么硌涩啊?

事到如今王月恒也有一丝悔意,因为本来他只是想看个热闹,看热闹的不嫌事大所以才把耿斌这个资源引荐给李靖飞。因此他们的合作框架合理不合理,严密不严密,高效还是搞笑,跟我有一毛钱关系吗?

结果孙大圣一看居然有人能拿出和小康区块云差不多的技术服务,对王月恒的利益可不是一般的照顾,这一下子就不只是一毛钱的关系了!

这叫屁股决定脑袋,此时彼刻王月恒对耿斌的怨念其实比内田更重,甚至比孙大圣更重,但是大清都亡了,现在说这个还有什么用呢?

恰恰是因为知道耿斌的底细,所以他才知道耿斌无论做出什么事情都不意外,更不会去考虑他的感受,或者考虑孙大圣的担忧。

因此他也不得不甩锅。“内田先生,对方执意不出现,我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但是总不能因为这个原因影响到对于对方技术的利用啊,暂时只能维持现状了。好在最近推进的都还不错,有不少合作方四月份就可以大规模推动咱们的云区块项目,咱们现在就不要想那些控制不了的事情了。”

内田心说我可以不想,但是孙大圣能不想吗?“王桑,你说的是对的,但是有些事情本身就是影响技术利用的。直到现在我们也不知道对方的专利情况,我是说专利布局。以孙先生的能力,居然查不到?这是什么情况?”

这已经形近质问了,而且确实难以回答。查不到,一般人可以认为自己查的不好,到了内田和孙大圣的程度,那就只能认为对方根本就没有申请过专利,这不是搞笑吗?对方是什么天才小学生吗?没到法定年龄所以不能申请专利?也不懂得怎么处理?

李靖飞当然知道为什么,申请了专利那不就是给了别人顺藤摸瓜的藤?他只好赶紧插话:“内田君说的有道理,老王你赶紧推动一下双方的沟通,尽早让孙先生安心。话说内田君,阿里那边仍然没有合作意向吗?”

“没有没有。”内田遗憾的摇头。要是能把阿里也拉进联盟,可以说江山就已经定了,但是也不知道是因为和黄团之间水火不容还是因为什么其它的考虑,总之阿里决定走自己的路。

此时阿里已经快要完成对骑行数据的搭建,这个数据恰恰是他们欠缺的。不但他们欠缺,就连岛国那边的724也欠缺,不止欠缺数据,还欠缺对数据的处理和分析方法。而这些都是阿里这大半年来紧锣密鼓在闷头钻研的事情。

因此,内田心中有着比较容易造成焦虑的认知,那就是别看现在的联盟搞的热闹,但是作为核心发动机的他们,并不能够以此来全盘复刻小康,只能聚焦于云区块链这一件事情。

但是合作者们不是这样的。比如说黄团,一旦黄团也搭建起骑行数据的分析模式,他们就可以灵动的跳出区块云的限制。换言之作为核心的724对盟友们并不掌握主动。

当然即使如此,724也可以用区块云作为利益交换的筹码,只是技术这个东西它是有时效性的,一旦别人也攻克了类似的技术,724就要错失大好的局面。

总而言之,现在只能看着盟友们表演。

此时楚垣夕甚至顾不上看他们表演,而是趁着《罗马之敌》动画电影还在档期,继续做宣传搞活动,比如在小康新开的加盟店里搞联名款之类的。

《罗马之敌》虽然没拿到奥斯卡,但是进入提名就有光环加成,关键是IP出品方居然是国内某公司,以至于就连对动画电影完全没兴趣的人也有一丝观影的可能,使得票房明显好于梦工厂的预计,在国内达到了五个亿。

五亿票房对于动画电影来说就已经很不错了,不能什么都跟《哪吒》比,梦工厂的班纳经理隔着太平洋开香槟庆祝就平均一天一次。

而小康则开始明晃晃的蹭电影的热度。

但是,IP上游源头在巴人啊,我就蹭蹭怎么了?只要不适用电影角色的具体形象,巴人集团有权力授权小康做联名款。更何况这个IP是有巅峰视效版动画片的,低配版不是低配在角色的美术形象上,可以拿来就用。

因此作为加盟商的开门福利,这个热度蹭的毫无压力而且效果斐然,使得小康在加盟圈的口碑炸裂式传播,求加盟的不计其数也就罢了,强烈要求新开加盟城市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需要楚垣夕亲自盯梢的还有“交易市场”功能,因为小康内的游戏基因还是差了点,对于交易市场能够给运营带来的变化和效益,感受不深。

实际上在小康的整个生态中这是个极为重要的功能,小康的生态有很大一部分是和钱挂钩的,交易市场调节的就是货币流动。特别是在有724搅局的情况下,别人等下也要拿出他们版本的区块云,那小康怎么办?裸胳膊挽袖子去和他们肉搏?

楚垣夕的答案是不,我们有更成熟完善的生态,724搅局归搅局,但我们还是可以自称全球领先。譬如说,玩家在妖异都市里打出来的装备道具材料,可以拿到交易市场中卖,这就使得别人的区块云只能放置挖矿,但小康用户可以一边挖矿一边去打怪爆Boss赚钱。

实际上这正是最近一段时间的运营方向,用于盘活《我服了》带来的用户红利,并且将呈现出固化趋势的“健康币机器人们”有效引入到小康的另一个功能模块中,让他们当回真正的小康用户。

而且小康的产经做事情很仔细,首先圈定一些特定的只有符合健康币机器人标签的用户打开APP之后才会采用的操作流程,然后让客户端识别这些流程,识别出来之后才会触发引导。这种方式只会针对性的引导这批用户,不会打搅其它人,目前看来效果还不错。

总之,把他们带出健康币的小圈,去体验一些其它的功能,有一就有二,这是个很好的开端。

这样不说完全抵御别人对健康币的进攻,至少能够将体量上的劣势拉平一点点,将虚胖转为实胖的速度加快一点点。一句话,小康在没有竞争者的时候可以靠速度狂奔,在出现竞争者的时候也可以靠服务狂奔,这就是企业家的底气。

推荐热门小说咸鱼的自救攻略,本站提供咸鱼的自救攻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咸鱼的自救攻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上一章:第1193章 别人眼里的小康 下一章:第1195章 不速之客们
热门: 魂兮归来之兄弟 就爱她娇柔造作 九零之玉荑厨神 汀南丝雨 病弱omega反派C位出道 人间失格 网游之天谴修罗 京城头号绯闻 我给男配送糖吃[快穿] 打奶算什么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