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8章 这个版本你们见过

上一章:第1177章 搂下扳机 下一章:第1179章 趋近靶心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我服了》这个片子的点映,某瓣评分居然有7.1,可能非常非常出乎圈子里某些人的预料。因为春节档还要搞点映这不是明显信心不足的表现吗?结果居然超过7分,这还了得了?

要知道某瓣可是非常崇洋的地方,无论岛国片、宇宙片还是印度片拿个7分以上都如同探囊取物。就连电影记者以行为艺术的方式凭空编出来的外国电影,只要把包装糊弄好,都能得到8.9的高分,然而到了国产片这可就不是这样了,先扣3分再说。

这叫神马?还用问?要不就是加了粉丝滤镜的评分,要么就是水军,或者两者兼备!反正巴人搞传媒的还能没点水军?搞网红的还能没点粉丝?呵!

问题是特么刚点映就这么搞?你说气人不气人?

本来,所谓隔行如隔山,《我服了》这个片在电影圈看来就是个凑份子的。巴人集团的炒作能力在电影圈来说当然是有所耳闻,特别是在抖音上呼风唤雨已经三年,做电影的看着眼红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换成其它档期,可能还能有些作为,但是春节档?贺岁片?你在搞笑吗?

能够参与贺岁片的必然是重头戏,不自量力上去抢钱的古已有之,基本都摔得鼻青脸肿。真说起来,《哪吒》的出品方可以说是自信心爆棚了,从发行操作上都能感受得到,但是也没有冲春节档。因此除了有恩怨的少数人,大部分都说一声少年人不知敬畏,都不怎么当回事。

关系好的,比如张咚咚,也就是恭维一下巴人拿龙标和安排档期这两件事的速度与执行力。楚垣夕一般也就回一句都靠郑德给力,靠朋友们帮衬,以维持一个和谐融洽的关系。

但是当巴人搞点映、可能实行全票补的消息传出之后,不但冲刺新春档的利益相关者心存芥蒂,圈里圈外并没有在本次新春档中上映作品的人也有点坐不住了,世上就没有这么干的啊!这是碾压电影圈的架势吗?

而且你是有多不要脸,敢给自己刷到7分以上?要知道水军可是影视圈里的传统艺能,特别是黑水,那是必修课!巴人这是十足的挑衅!

因此刚刚点映没几天,一边是影视大V下场狂批,用放大镜找影片中的瑕疵,一边是万V齐转,仿佛这种名场面可以释放出KOL的力量,誓要打破粉丝滤镜!

至于某瓣评分?水军呢?给我上!

然而影视圈很多人并不知道巴人不但在抖音兴风作浪,在微博上也不是吃素的,只是因为基本没有买热搜的需求,所以外人感受不到罢了。巴人传媒这个影视微博一般般,但巴人娱乐大号从来不按什么圈子的规矩发博,既不发通稿,也不拉踩,但是无论阅读转发还是评论并不低,因为几乎每篇都言之有物,关系到某个群体的粉丝。

其中最最言之有物的就是楚垣夕跟别人骂战的时候!你打破我粉丝滤镜是吧?我特么打破你KOL的身份!解决不了问题我还解决不了提出问题的人吗?

然而他这种手段不是每次都有可实现的余地,查了一查发现对方好像没什么黑料,除了这个人和春节某档电影有一些利益关联之外没什么值得一黑的,还真不好解决……

不是不能,而是时间来不及,这个时点已经不可能先调查他三天再安排了。楚垣夕不得不赞叹对手做事缜密,居然找到一个第一眼看不到什么毛病的大V,奇迹呀。

巴人信息中其实不乏经验丰富者,问他们的楚总:“是不是可以用点下三路的办法?”

“比如说,造谣?不行不行!”楚垣夕断然拒绝。

他倒是相信手下人绝对可以做得天衣无缝,让人抓不住把柄,但是不能这么做!这么做爽是一时之爽,但是不符合巴人集团的价值观。

“要是实在被人逼到墙角没办法了,那所有选项都是开放的,现在还不至于,咱们见招拆招就是了。巴人已经是待上市企业了,万一因为造谣而翻船,实在是得不偿失。”

其实事情的另一面是微博现在对于电影宣发并不是很重要,比抖音差着数量级呢。抖音可称最强媒介,其次是其它短视频平台,但口碑发酵要靠朋友圈,微博的力量微乎其微。

这就是为什么很多电影宣发阶段主投影视公众号的原因,也是微信雄文被限制转发使得楚垣夕暴跳如雷的由来,相对而言微博上这点风浪根本就没的比。正因为如此,原本小康没打算破坏康康内部用户体验,但现在也不得不开始向其中注入信息了。

康康还是一个新生的社交生态,此时注入官方信息是一种和“变现”相类似的行为,并不适合。但为了电影能够形成口碑发酵,两害相权取其轻,不得不小心翼翼的注入。

好在这是官方控制的社交场景,注入信息的方式可以更恰当,比如说提示用户注意,小康本次更新APP版本之后多出了电影票务活动。这算是一种功能提示,不会引起用户的不满,然后顺着这个由头把话题往《我服了》的亮点上拉。

因此巴人信息实行的策略是你黑你的,我吹我的,你不是批我的黑点么?我就吹爆亮点,在微博吹,在抖音吹,在头条APP上吹,在康康里吹……

这个片肯定是有亮点的,香江导演的普遍特色就是镜头感强,善于打光。

有些电影确实需要靠滤镜磨皮磨掉演员皮肤上的瑕疵,用以营造特殊观影感受,但是肌肤纹理被磨掉之后怎么才能不损害画面的质感呢?靠打光。

这种场面,打开香江导演的作品几乎比比皆是,比如人脸两侧一边是暖光,一边是冷光,就显得非常有层次感,使得眉弓、眼轮等等骨骼的转折变得极为明晰,在大荧幕上呈现给观众的时候自然忽略掉肌肤没有纹理的违和感,只会注意到演员的表情,以及体现出的情感。

换言之这种导演能够给演员的演技带来buff。

比如说《新龙门客栈》里的金镶玉,张蔓玉的脸半隐藏在阴暗中,但是一边是表达窗外的月色的冷光,一边闪烁着屋内温暖的烛光,使得这个角色仅仅一个斜视的表情就显得亦正亦邪。再加上张蔓玉裸露着一身肌肤呈现出健康的小麦色,皮相润泽,不但有质感还有欲望。

小康大电影里的李导也继承了这一脉的基因,整部片子里有许多的亮点。而朱魑基本上演的就是自己,如果今后继续拍影视剧倒是有可能陷入类似著名演员靳冬演谁都像自己的怪圈,但是这一部肯定是超水平发挥的,有颇多经得起推敲的场面。

于是,这场PK很快变成了巴人与传统影视圈内某些单元的声量之间的较量,也就相当于将对手拉到自己擅长的阵地上,然后靠丰富的经验打败对手。

传统影视圈,搞水军黑人可能比较擅长,写点宣发软文也还可以,刷微博数据更是在行,随便弄个通稿,转发能给弄到一亿。乃至于有人形容传媒公司组织水军和粉丝就像军事化管理一样搞笑。

但是,要形成真正的触达用户层面的PK,要鼓动百万级别以上的真人参与,真正像行军打仗一样硬碰硬,巴人集团能给把他们打花了!巴人的操刀手们不但懂得利用网络热点,还懂得制造网络热点,能够非常娴熟的制作视频、音频乃至漫画等等素材去战斗的,还能进行穿插和混剪,进行各式配音,触达用户的效率极高,什么叫专业团队啊?

反观对手,超能力基本停留在造谣的层面上,这在以视频作为武器的战场中根本不好使。短视频的曝光量那么高,你黑我哪里我就放一段能够盖住黑点的电影片段,产品自己会说话。

电影的制作工艺中奇妙的地方就在于,胶片总量基本上是剪辑后成片的十倍,然后剪为成片。这就是为什么同一个电影会出现“导演剪辑版”和“制片人剪辑版”,而且观影体验完全不一样,为什么《复联4》可以复播,因为拍了三种完全不同的结局。

因此小康在战斗中拥有类似主场优势的地位,手上有大量的资源,比点映中放出的成片多的多!

这也使得短短两天之内楚垣夕对黑子们连声道谢,是真的在微博上致谢。单方面恶炒十分低效且丢失路人缘,但有人配合的对战很自然,你来我往使得电影相关的视频播放量又走上一个新的台阶。因此必须要感谢对方配合,热热闹闹的把事情搞起来,小康本来也是要找大V们帮助宣传的,这就省了一笔推广费用,十分感谢。

在春节之前这个特殊的时点上人心思走,大小企业有的提前放假,有的还在岗位上激战,全国人民处于一片繁忙之中。因此基本上整个社会层面上都以欢乐祥和为主,就连全年征战的企业也极少有在这个时候还在加码的,一般都是镇之以静。

在这种气氛中《我服了》的宣发和黑水之间的战斗成了网络上一道风景,一方气势汹汹而来,很快溃不成军,让看热闹的都有些意外。

以至于有人说这是国内第一次出现舆论战中大规模使用视频武器,花样百出,秩序井然,杀伤力极强。要知道舆论战不是为了驳倒对手,而是为了征服旁观者,光是这份组织力就不是乌合之众可以挑衅的。

在巴人这边当然是享受胜利的喜悦了,时间已经来到2月6号,距离正式上映只有5天,我们优势很大!

但是楚垣夕可不敢掉以轻心,要是电影圈对小康大电影的干扰只有这种程度,那不就成了过家家了吗?这一仗顶多就是打个热闹,怎么可能这么轻松过关呢?

果然,很快康黎传来消息,有人开始在院线层面进行活动。

按理说春节档电影,各家发行跑院线乃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春节档又不会安排“批片”,也就是外国电影引进片,怎么可能不跑院线?但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康黎也是圈内的老人了,很快接到线报,有人在靠交情推动一些对小康大电影不利的事情。

电影圈是一个非常讲交情的圈子,这也是楚垣夕这边的劣势。引入类似康黎的圈内精英并且许以高位,一半是能力,一半是因为人家的交情在哪呢。

讲交情就是江湖,具体到影视圈内就是喝酒。包贝迩卖他的《欢乐猎人》卖了四年卖不出去,但是四年之间喝了无数酒,喝出了无数的交情。朱魑和其它主创包括导演在内一起出去跑路演其实也是喝酒,一家一家喝过去,全国几十个重点城市,一个又一个院线,什么是路演?

去影院放片然后搞见面会?并不是,跟影院经理们喝酒拉排片才是路演。这算是电影圈的独特风光,排片这么大的利益,可以靠把酒喝好了来解决。当然想要喝成这顿酒,本身也得有点交情才可以,否则提着猪头都找不到庙门。

小康大电影天生有劣势,比如说预售就是巨大劣势。

通常一部片子拉排片最有力的手段是上线之前拿着几天来的预售票房去跟院线们加急谈一场。这个数据非常有说服力,虽然也有自己买票房的,还有锁场的,但是院线经理们比较认可。作假并没有什么好处,院线调整排片非常灵敏,就算一开始排片很好,很快就会发现到底是不是真卖座,两天之内就会把排片撤下来。

但是楚垣夕怕啊,他的计划肯定要提前曝光,曝光了就会被人研究。而预售主要是在哪里呢?淘票和虎眼,一家属于阿里一家名义独立实际深度绑定企鹅。这预售能好就见鬼了,楚垣夕甚至担心两家会不会联手制造一些小BUG,和谐掉《我服了》的电影票务,让观众只能去影院现场买票……

实际上有人对小康下黑手是必然的事情,就算电影圈不搞动作也会有别人搞,互联网圈对小康虎视眈眈的多了去了,其中涉及到电影和院线相关业务的也不少。

楚垣夕害怕的是监管层面的,比如被“窗口指导”,其它方面的小动作都有信心克服。这也是他不走寻常路,干脆搞点映的原因,点映数据代替预售更有说服力!

但是这种劣势在别人使用交情的时候自然会放大,而小康又不是那种大型头部的发行机构,至少现在还不是,不能威胁院线。一年发几十个片子的发行,有控渠道的能力,你不给我好好排片,下次我有好片就不上你的院线了。

好在对于这种情况楚垣夕也早有预案。因此当康黎来找他的时候,楚垣夕只比划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

“真的要这样嘛?”康黎还是有点不甘心,执行这个方案让他感到自己的工作没价值,之前谈分成、谈票补、谈物料,付出这么多的努力,有什么意义呢?真要说起来,发行跟院线谈判就两件事,分成和票补,如果执行楚垣夕的方案,他感觉换任何人来都能做的好。

实际上,他进小康的时间不长,但和楚垣夕交流过的次数不少,别人可能怎么做,不是没有推演过。

比如说偷票房,这也是电影圈的传统艺能。发行方的烂片为什么能搞定院线经理呢?经理不知道给烂片排片等于损失吗?当然知道了,但是多排片、没人看,还可以偷票房呀……

这就是江湖,要分清楚院线的利益和院线经理的利益不是一个利益。在各家片子的发行条件都差不多的情况下,偷票房本身对院线并没什么好处,但是偷出来的票房,返点可是返到个人头上的。

楚垣夕也看出了康黎的情绪,赶忙安慰他:“老康你不用这么想,发行的道道还是挺多的,没你这种老司机带队我们根本不可能有这么高的效率。”

实际上发行中的道道只会比一般人想象中更多,比如说易拉宝放在影院门外还是门里,对观众的吸量效果都不一样,这种物料方面的细节只有拥有大量地面人力,同时还有丰富的经验才能处理得好。

如果是别的档期,楚垣夕甚至可以接受《大圣归来》式的走势。当年大圣既不是大公司也没有明星配音,宣发预算都很低,怎么办?唯一办法就是口碑发酵。所以上映前做了大规模的点映,三周点映用于聚集人气,就这样,正式上映之后都得等同期的片子往下走,他们才主动发力,把排片逆袭过来。

但春节档不是这个玩法,所以楚垣夕给出一个巨简单的方案,也就是《小时代》曾经使用过的、被圈内人戟指痛骂的方案,名为让利,实为前两天不分成,收益全归院线。为什么痛骂呢?因为这不是鼓励院线偷别人的票房吗?

都已经准备好砸钱了,自信点,我们可以砸的更多!

推荐热门小说咸鱼的自救攻略,本站提供咸鱼的自救攻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咸鱼的自救攻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上一章:第1177章 搂下扳机 下一章:第1179章 趋近靶心
热门: 一时冲动,七世不祥 五月泠 丧病大学 [穿书]渣了前世恋人后 比肩 十八味的甜 刺客 校草男友大有问题 说好的冒险游戏为什么打出恋爱END了 全球高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