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3章 王月恒的关键信息

上一章:第1162章 热烈欢迎 下一章:第1164章 风风火火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虽然李靖飞发现盟友们选择了“打不过就加入对方”,而楚垣夕也说“在你们来之前我就已经表示欢迎了”,双方都表现的非常NBA。但是,他不认为这是自己的错,甚至这都不是错。

可能这也是程慧琳产生撤退意识的原因,投资人还真不是那么容易就转创业者的,想当初徐冒动能拉起一只队伍跟黄团正面PK了那么久,看来只是个例。

因此李靖飞某一天遭到了万点打击,他听到程慧琳含蓄的说:“郑德基金的那个袁苜看起来干创业干的挺不错的。”

要说知根知底,李靖飞对袁苜可是比对楚垣夕还要知根知底,她创业干的不错是什么鬼!谁特么知道阿里做产品打小康顺手就把拒绝者联盟给拍散了?特么阿里可是友军啊!啊——

王月恒幽幽的说:“当阿里的友军可不容易,你想想滴滴快滴大战的时候,滴滴接的是什么支付?”

李靖飞突然怔住了,滴滴那可是阿里的天然盟友。老程本人都是阿里出身,当年阿里投资黄团的时候,老程本人就是直接经办人,所以后来才跟黄团老王成了朋友,又后来反目成仇,说出了“尔要战,便战”这么不伦不类中二气十足的战斗宣言。

但是滴滴一开始接的可是微信支付,而且是微信支付的爸爸。谁能想象微信支付管别人叫过爸爸?但是当时滴滴的在线支付占了微信总单量的80%还要多,不叫爸爸说不过去。

这从投资协议上也能看得出来,阿里投资快滴的协议中阿里是甲方,而企鹅投资滴滴的协议中滴滴才享有甲方权利。以至于两滴合并的时候,明明滴滴占据优势,最后也是以6;4的比例合并的,但是企鹅非常焦虑,一直要求双方条款抹平,不能合并之后阿里吃饭而企鹅连桌都上不了。

这说明什么呢?说明想要当阿里的友军,不是成为阿里的友军然后壮大,而是先努力壮大起来才能成为阿里的友军。滴滴也是在合并了快滴之后,才逐渐成为阿里的友军。

王月恒早就卸掉了开门客CEO的担子,现在只是个单纯的联合创始人,有头衔但并不负责具体业务,反而是李靖飞对业务的参与程度更高。所以李靖飞当局者迷,王月恒反而变成了旁观者清。

李靖飞心说你特么倒是早说啊!早你干什么去了?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难道要我也去找楚垣夕求饶吗?咦?好像也不是不可以?

只听王月恒说:“早都跟你们说了,找奇服科技当盟友不靠谱吧,连个上市公司都不是,自己都是个没钱的货,光找了点阿里系的投资能有什么指望?”

李靖飞一阵无语:“行行行,你少说两句吧。说点有建设性的行吗?”

王月恒其实也憋着一股气。

他跟李靖飞一样都是以投资者的身份加入程慧琳的创业团队,只不过一开始的四人组没能磨合成功,挤走现在改名叫杨貅的杨正之后他自己也没坐稳,程慧琳欻欻空降了一堆高管过来。而他是CEO但一直都不是总裁,总裁始终都是程慧琳这个董事长兼任的,因此各条产品线的汇报并不经过他,让他这个CEO当的特别不得劲。

但是背锅的时候他特别得劲!董事长和总裁是一个人,出了锅CEO不背谁来背?因此阿哑离开之后没过几个月他也下课了,还是李靖飞推动的。

因此现在是既有对曾经战友们的鄙视,又有志向未酬的遗憾,还有对小康的嫉妒和不满,楚垣夕这孙子不可能不知道我离开开门客了吧?按道理他怎么不来邀请我加盟小康呢?

要知道他可是没签竞业协议的,程慧琳脸再大也没脸要求他签了竞对再离开。再说也没必要啊,到他这个咖位,签竞对是要开门客付出一大笔钱的,他又不管产品又不管技术,企业其实都是一堆山寨货,实在没有付出这个成本的需求。但是这种心态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要是李靖飞知道了,肯定会诚实的告诉他:“楚垣夕就没拿正眼看过咱们,他会邀请你?邀请你干啥?过去给袁苜打下手?”

现在,王月恒终于有个好点子了:“不能让楚垣夕赢的这么痛快,至少不能不少钱就赢。就算他想赢,怎么也得像当年滴滴快滴大战一场,或者黄团PK蓝饿一样疯狂撒币一回才行。至不济,好的也得是小黄车对小红车这种,他无声无息就赢了,你也太耻辱了!”

李靖飞心说为什么是我耻辱啊?我哪有那么大的脸感觉耻辱啊?“问题是在什么领域战啊?社交?企鹅肯定想战,但是小康躲开了,无从下嘴。支付,这事谁都想干,但是有条件的就那么几个,企鹅阿里互相牵制,根本就没有1V1的机会啊。”

关于支付,实际上去年央行专门出台的金融科技三年发展规划点燃了各路诸侯的野心。规划明确提出了支付条形码互联互通,也就是说不管是企鹅也好阿里也罢,或者黄团狗东乃至小康,码都是一样的,不再区分。

这对诸侯们当然是大大的好事,意味着所有玩家都可以看到希望。推广自己移动支付中最大的障碍,也就是让自己的码加入商户扫描枪扫描范围这件事情,对很多玩家原本是没有最优解的,只能是多管齐下,第三方支付转码公司一家家啃过去,同时走地面一家一家商铺推过去,阿里和微信当年怎么做的所有人都得依样走一遍。

但是,巨头走的通的路,诸侯不见得一样能走通,这个成本首先就是不可接受的痛。结果现在生生让央行把它变成了技术性问题,靠互联网玩法就可以解开,对创业企业来说相当于是绝症不药而愈了。

可想而知这对企鹅阿里这对国朝双壁来说就不可能是好事。双壁花了多少钱才打出来一个战略平衡?结果竞争关系在国家一纸文件之下立刻转为了合作,说多了都是泪。

因此,眼看着支付码互联互通的相关技术标准和业务规范正在推进,企鹅阿里立刻高调接入了有关技术的开发中。有关部门肯定是希望加速的,但是双壁的参与就不知道是否能够带来加速了。

总之这个状况还处于“现在进行时”,但是对于像小康这种已经开始三步走推自己移动支付的企业肯定是巨大的利好,小康不需要去和谁“战斗”。

过去的支付战争最艰难的是在B端,企鹅和阿里的地面员工长期保持非恋爱的亲密接触关系,无论哪边走到哪,另一边都得紧紧跟上,不能有他没我。但是等到这个政策推行下去,小康们只需要喊一声“加我一个”,剩下的都是C端的问题,互联网创企最擅长解决的就是消费者业务。

因此李靖飞实在是不知道有什么能够逼小康一战的业务,今后支付肯定要从两雄并立变为两超多强,不止小康,狗东、黄团、云闪付乃至美多都有这种野心。

王月恒听了简直无语,“你傻吧?咱们可是国内对小康研究最透彻的人,你就不想想小康最大的弱点是什么?”

“什么?”

“小康最大的弱点就是业务线的架构,设计的太精妙了啊!那么多个环节丝丝入扣,企业战略太牛逼了。”

李靖飞心说这特么不是小康的亮点么?

只听王月恒说:“你还不懂?越精密的仪器越不经破坏啊,只要打断其中的一环,小康这个整体性特别强的架构方式就要掉链子你懂不懂?”

“不是,你以为人家没有容错性啊?”李靖飞心说您可幸亏没继续当CEO,“任何计划都可以有B计划,人家楚垣夕现在叫啥?江湖人称战略级企业家。且不说你打不打的断其中某一环,你根本不知道人家准备了多少阴招啊。”

“你明显就是没自信,没有自己的思考人云亦云。”王月恒先扣帽子再说话:“现在小康明显已经绷紧了,不然不会这么快开加盟。你说的B计划之类的我当然知道,但是很多事情是没法用计划去堵的,只能用钱堵,现在打断小康任何一环,楚垣夕想要快速接上只能是撒钱。”

“你到底想说什么?咱俩就别绕弯子了吧?”

“健康币。”王月恒徐徐说道:“咱不能不承认区块云确实是个好东西,今后手机性能越来越好,区块云的价值还会越来越大,你没看好多传统云服务商都开始加大研发了么?还有人直接找产业协会呼吁小康开放专利的,以促进国朝云服务加速升级换代,赶超世界先进水平。”

李靖飞连连点头,呼吁开放专利这事最逗的地方在于小康并没有加入相关的产业协会,所以呼吁不着。

而且国朝云服务的水平本身就是世界最先进的,从阿里的飞天计划开始就没落后过。亚马逊要不是因为地利根本不可能形成这么大的优势,以硅谷为代表的科技地区,云需求确实发育的更早而且程度更深,相对而言国朝上云这条数字升级之路才刚开始走起来没多久。

因此王月恒的意思他基本上理解了,小康的业务模式下,项目不是链状而是星型的,每一个关键项目都和其它多个项目相连,其中任何一环出问题都会构成面状的影响。

这一点,作为山寨小康一溜够的人来说,可能让他自己干还是不知道具体应该先搭哪块后搭哪块,不知道有几种搭法能够最终成功培育出社交,只能按照楚垣夕演示过的路线走。但是概念上还挺容易理解。

“那,你的意思是,开门客也开始着手研发区块云?”

“该吃饭了现拢地现种麦子?”王月恒心说您可真实诚,为什么走的是我不是您呢?

“你的意思是……挖曹翔?”

“挖曹翔是不可能挖得动的,且不说楚垣夕肯定跟他签过协议,光小康的期权就得值多少钱啊?挖他出来谁给补上这块?”王月恒呵呵一笑,“只有拉他出来创业一条路,人家出来创业,楚垣夕这人你是知道的,总不好意思把期权剥夺了吧?肯定要保留的,咱们阻力最小。”

李靖飞眼前一黑,“你这不是搞笑吗?人家要创业楚垣夕自己就出钱出力了好吗?你看看他给巴人那个谁来着,对了,薛明,你看看他给薛明那个创业条件没?人家现在要钱有钱要名有名,轮得到咱们拉他出来创业吗?”

“这你就不懂了吧?要的是情怀,情怀侬懂伐?”

李靖飞自然是一脸懵逼的,“这谁给你出的馊主意啊?还情怀?靠谱吗?”

只听王月恒说:“你知道世界上最恨楚垣夕,最恨小康的人是谁吗?”

“肯定不是你呗。”李靖飞心说恨楚垣夕的人可太多了,这孙子没事就在自媒体上开火,损这个损那个的,但是恨小康么……

“是上周科技的尚周?被小康挖断了技术骨干,公司都开不下去了?”

“他?我都忘了还有这么个人了。”王月恒极快速的摇头,“这人就不灵,本身也没什么大前途。”

“那是,深空数据的沙洪烈?但是这人还在监狱里边呢啊,他能有什么用?难道是他背后的资本?李教授?”

李靖飞说话间就想到了教父,深空数据没被举报之前估值也是五十亿上下呢,李教授可没少投,然而被楚垣夕一次举报全都归零,损失到底该怎么算都不知道了。而李教授本人正是促成开门客和一生鲜结盟的人,一生鲜背后的奇服科技其实才是和李教授讨论结盟事宜的主导者,这个情况李靖飞和王月恒自然都是清楚的。

“这个倒是还靠点谱,但是不可行。”王月恒点头说道:“曹翔当然知道楚垣夕和深空数据的恩怨了,他不可能拿李教授的钱创业,就算创业也不会做一个区块云跟小康打擂台。”

“你说的这些都对啊,那你还提这事干什么呢?”李靖飞对曹翔这个人没什么理解,不过一般来说曹翔要是这么干了基本上一辈子没法抬头,除非楚垣夕先干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

但是现在楚垣夕差不多把他当祖宗一样供着,李靖飞感觉王月恒简直就是拿自己逗闷子:“而且恨不恨小康跟情怀有什么关系啊?”

“那你是否知道一个叫做众创通汇平台的项目?”

“嘶……有点耳熟?”李靖飞心说王月恒搞的是什么鬼花样?

“这是个如果做成了能有一百多亿两百亿的区块链盘子,搞区块链炒汇的。你知道上半年有个词叫‘韭浪’吧?这是把精心为韭菜们研发的镰刀,极其锋利。”

“噢噢噢!我想起来了!好像就是去年这个时候的事情?”李靖飞一拍脑门,他当时看过房诗菱的直播,“是小康举报的,把这个项目打掉了,好在动作快,钱都截住了没洗出去。”

“嗯,但是主要发起者跑了,待在米国一直没回来,只抓了一些小虾米。”王月恒说话间压低了声音,“我之所以说情怀,是因为这个人最近跟我接上了头,他叫耿斌,对曹翔知根知底。我后来又查了一下当时的笔录和口供,都对的上,曹翔在耿斌手里载过跟头。”

“那这不是情怀啊,这宿敌啊这个,楚垣夕跟房诗菱那种才算情怀。”李靖飞说着,倒是感觉到有些靠谱了,因为这人肯定把楚垣夕带曹翔以及整个小康恨得牙根痒痒,没他们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一百多亿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到手了。

“你能不能别老关注花边啊?我都说了,耿斌对曹翔知根知底。而且……”王月恒说着决定抛出底牌,“关键在于耿斌在美国一直养着一只区块链团队,团队不大,但是对曹翔那套技术吃得非常熟,是以前耿斌在美国套路曹翔的时候跟着曹翔搞技术的老团队。”

“哎这个有用啊!我靠我靠!”李靖飞拍案而起,“有这种资源您还绕什么弯子啊?直接挖过来不就做成区块云了?”

王月恒顿时一头黑线,“这个团队可是明知道耿斌搞诈骗还跟着耿斌干的团队,直接挖他们是不是过于理想化了?”

“咳,都火烧眉毛了还管这个?”李靖飞心说再给小康半年的时间人家真成巨头了好不好?您这拖后腿战术也别搞了。“你是想让曹翔再去跟这帮人搭班创业?不可能的!”

“不,你错了,我的方案是双管齐下。第一,耿斌特别了解曹翔的情怀是什么,把这个关键信息搞到手,我们想办法用来打动曹翔,让他出来创业,并且给他提供楚垣夕提供不了的帮助。”

“什么帮助?”

“这么跟你说吧,曹翔的情怀是推自己的标准和公有链,用技术改变现在的网络信息链接模式。这是楚垣夕不会去做的,楚垣夕就拿曹翔当技术奶牛来用,做的都是‘有价值’的东西你明白吗?”

推荐热门小说咸鱼的自救攻略,本站提供咸鱼的自救攻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咸鱼的自救攻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上一章:第1162章 热烈欢迎 下一章:第1164章 风风火火
热门: 师祖等等,你剧本拿错了 豪门女配是神医 上位女配 真千金老公是满级大佬/我老公成为满级大佬后穿回来了 妃子令,冥王的俏新娘 再皮一下就亲你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如果贱婢想爬墙 暴君的宠妃 社畜不配拥有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