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0章 后浪

上一章:第1159章 不慌,我们早有准备 下一章:第1161章 透支未来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徐欣听了顿时想起去年企鹅阿里的支付各自出过一回纰漏的事情。这毕竟是涉及到用户现金的功能,一个没弄好,崩了算谁的?谁负这个责任?别说把用户的钱崩没了,就算网络本身崩了,弄个掉线也受不了啊。

“嘿,一般来说体量大都是优势啊,怎么到你这成了你的优势了?”

“体量大是优势啊,但是前浪想靠体量压死后浪没那么容易。”楚垣夕当然知道己方在用户数量上和巨头们存在着巨大的鸿沟,别说阿里和企鹅,就算黄团也比不了,但是从“定型”的速度来说小康才是跑在前面的人,双方各有优势和短板,要做的无非就是扩大自己的优势,攻击对方的短板,拖累对方的速度。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小康扩大优势只需要排除干扰把规模快速铺开,以及给自己的网络安全添砖加瓦,反而还相对简单呢。

说到这里徐欣已经比较安心了。阿里现在出手全都是阳谋,类似金庸小说里的“重拙大”,摆明车马就是要靠巨大的体量和成熟的市场关系横压当世,用低配的产品打高配,全国一盘棋,从自己更擅长的B端商家处发力。

这种局面下,换成她是小康的总裁,已经不知道什么才是正确选择。

跟,就意味着要在全国铺开,要跟阿里比组织能力,比快速上量的能力,当年黄团的出招也是200城全面上量,蓝饿选择不顾现实跟注,城不够开城,人不够招人,结果半年时间组织规模从200人翻到6000人,整个体系接近于崩溃,被黄团切中要害。而阿里的体系早已完善,最擅长的就是整体战,拼的是管理,是日积月累下来的优势。

不跟,也就是说收缩固守,慢慢发展,也是一种选择。就像打德州扑克一样,明明手牌不灵,底牌也配不上,然后别人加多少注都call,倒是能给人一些心理压力,但是别人allin的时候呢?只能弃了,之前跟的全都是损失。

之所以茫然,就是因为根本不知道阿里未来某天会亮出什么底牌,所以不知道怎么选才是对自己最有利的。

但是楚垣夕一句超配店员如拨云见日,相当于告诉他们:我们小康体量不小,我们早就上万人了,你睁开眼睛看看!

他一说自己始终主张超配店员,徐欣立刻就明白了,看小康不能光看总部这点人,人家还有超过一千家店呢,还有物流仓储地推呢,还有鲜食和品牌工厂呢,小康的员工多的是。而且是早有预谋,提前适应大团队的管理模式。

换言之,超配店员的时候袁苜纠结的是成本支出超预期,而楚垣夕根本就不算计这点钱,他想的是如果省钱不招人,一旦巨头站出来问你跟不跟的时候,有没有底气。

现在的状态就是比管理,比体系,比整体战,小康在这个世界上谁都不惧!楚垣夕之所以专门提到超配店员就是要说自己早就做着突然扩大规模的准备呢,有什么不敢跟的?

三百人想要扩大到一万人漏洞百出,但是一万人扩大到两万人,只是某几个部门有压力。可能正是基于这个现实,所以小康上下一点都不慌?而且开加盟对小康来说确实是个绝妙应对,事半功倍。

想到此处,徐欣终于问到黄团:“那对小王新上的购物社交你怎么看?真当不存在?”

楚垣夕从容答道:“不存在是肯定不能的,黄团威胁大不大得看黄团的下一步,到这还看不出来。”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黄团和除了企鹅系之外的所有互联网企业为敌,频繁切入别人的领地,所以切一下社交这个老本行也是题中应有之义。如果没有任何人挑战企鹅的社交腹地,黄团岁月静好是最好的选择,否则就是人为制造和企鹅的嫌隙。

但是当强有力的挑战者出现之后,不再是短视频应用有社无交的社交,黄团就没理由不出手了。对企鹅,一个羊也是赶两个羊也是放,自己没守好社交的大门,黄团切进来也无话可说。

但是黄团到底是只想尝试一下社交还是要开战,其实楚垣夕是挺想问徐欣的。但是,他不能问,就如同他得指望徐欣不向黄团暴露自己的商业计划一样,徐欣也没理由暴露别人的给自己。

这也是当初他可以吐露社交的野心但绝对不告诉徐欣怎么做社交一样,有些分寸是必须把握住的。做是人人都想做,说说无妨,至于具体的方案,知道进退的人肯定不问。

如果不能问,那就得自行判断了,黄团为什么频繁跨过界限?无非是为自信寻找新的变量而已。和滴滴不一样,滴滴的主业特赚钱,但黄团的主业可不怎么赚钱,至少不提价不赚,要不为啥逼得各地餐饮协会集体声讨呢?这都是有内在原因的,表现出来就是无耻盘剥。

然而这不是说黄团不灵。亚马逊找到云服务之前也不赚钱,后来赚了大钱,黄团也得寻找自己的AWS。现在的问题实际上是黄团是否把小康发现的这些业务看作自己的新变量。

如果是,黄团下一步肯定就是两步走,第一提升自己的组织,建立新的事业群若干,第二,烧钱。黄团干别的不灵,烧钱特别有经验,说烧钱,什么小蓝杯拼多多之流都得靠边站。黄团的烧钱不叫烧钱,叫撒币,企鹅阿里都没这么烧过,在撒币这个领域放眼全球唯一能跟黄团媲美的只有滴滴。

这个思路徐欣当然也有,因此顺理成章的问:“那下一步要是小王展示出进攻性呢?”

“说实话,我不想跟这些烧钱大师们对打。你看我补贴用户不少,但我这不叫烧钱。烧钱得是无脑撒币,得让羊毛党狂欢,我花钱虽然多但是我自控能力更大。至于说进攻性嘛,您知道,我这个人,并不喜欢挖墙脚。外边很多人觉得我喜欢树敌,其实我不怎么干缺德事的。”

楚垣夕说着,就想到了黄团的进攻性。当年黄团上市之前进攻性可谓是无法无天,当着蓝饿张胥壕的面挖他的爱将,还真给挖走了,直接拍期权拍到张胥壕无法承受。

这一次激烈的交锋直接奠定了黄团的优势,因为补完了自身的劣势,剩下的不都是优势了?

当初黄团决定上马外卖是靠商业眼光下的决定,就是看到蓝饿做外卖,当机立断判断出做这个有前途,抢他!但问题是,他们知道该做但是不知道该怎么做,于是狂犯错误,而且错得一头雾水,不知道我哪错了,我干的不错啊怎么效果这么差?

即时配送这条路上显然埋着茫茫多的坑,黄团踩了一溜够之后发现蓝饿走的很稳,张胥壕眼光毒辣,指挥若定,在商业上有先见之明。怎么办?唯一的办法就是去蓝饿偷人,偷到就是赚到。蓝饿作为一个初创期还没渡过去的企业,融资都没融到多少,黄团作为百团大战的胜利者,当然是予取予求。

好在现在黄团已经上市了,再想发期权必须得符合上市公司的规定,所以拍期权这招其实现在反而是小康的优势项目,而且是最大的优势。因为,小康还没做下一轮融资估值呢,但是业务是日出之势,马上红日喷薄,现在的期权灵活性大,吸引力强,而且楚垣夕几乎可以随便拍,就像当年的黄团一样。

这就是徐欣说黄团的进攻性而楚垣夕说自己不喜欢挖墙脚的原因,我不挖但是我更不怕挖!

这个隐晦的回答让徐欣感觉不够得劲:“你就说你打算怎么办吧?”

“我专注于提升渗透率。黄团渗透率16%,滴滴只有3%,但是滴滴比黄团赚钱能力强。小康怎么也得先跟滴滴看齐吧?我们的使用场景应该是要明显高于滴滴的。”

“你野心不小啊,钱不够用说话啊。”胡世恒比上半年可好说话多了,也显得有钱多了,然而这个时候楚垣夕还是不着急融资,而是礼送两位投资大佬离开。

然后一回来他就开始给刘璐和袁苜科普,也不止是她们俩,小康在总部的VP以上成员,包括CTO周鸣钧等等全部召集起来由总裁亲自传授“江湖道义”。原世界袁苜袁敬给他整的事情,现在他要变换个角色亲自向下疏导。

事例么,正好拿当年黄蓝之战的掌握来举例就比较有代表性。其中很多案例可能今后小康开始打仗之后都会遇到。人类的本质就是复读机,历史总在不断重演。

为什么楚垣夕强调他怕的是被碾压,而不是打压?当年黄团就是碾压了蓝饿,拿出一样的服务,靠体量碾压,哪怕犯再多的错误都无所谓。

阿里现在做的事情和黄团当年如出一辙,战术按行话讲叫狂拜访狂签单,从B端商家侧展开进攻。

问题是当年这招对外卖来说是南辕北辙,甚至形成负的效果打在自己身上。

原因就在于狼多肉少,刚开始干外卖的平台,要那么多商家干嘛呢?黄团当时的用户是团购用户,并不是外卖用户,真正的外卖C端用户没几个,让商家恶性竞争抢用户?显然是少量签约适合外送服务的优质商家,受消费者欢迎,拉动需求然后再去签更多商家,才能循序渐进。

但是黄团不管这套,开抢滩大会,盯着蓝饿的后脑勺,甚至拿出价值几千万的期权激励地面成员出去签约,场面一度非常美丽。

所以楚垣夕才坐得住,因为阿里固然有很多的用户,但是那是支付宝的用户,是饿了么的用户,不是花芝的用户,和当年的黄团用户一个样。狂拜访狂签单确实挤压了小康的B端空间,但是这些商家马上就会遇到黄团商家当年的问题,哪有那么多的花芝用户成为自己的会员呢?

小康也对接商家,但小康是直接服务于商家,而不是让商家自组会员体系,短平快,力量集中。阿里体量大但是手里面也大,所以楚垣夕现在还不着急。

当年黄团狂犯错,以至于必须偷人解决问题,甚至丧心病狂到连张胥壕本人都偷!那时黄团的二把手王汇闻甚至把自己打扮成投资者的模样去拜会蓝饿,问了一堆运营和经营中的小白问题,让张胥壕感觉特别初级,觉得这个投资人好傻。

但是他不知道那个时间点上自己说出去的话对别人来说每一句都是金句,统统都是武林秘籍!等他解释完外卖为什么是一门好生意,王汇闻开始跟他谈并购,然后笑眯眯的说我也干外卖……

这时候当后浪的才知道傻的其实是自己。本次创业中楚垣夕的嘴为什么这么紧?因为蓝饿前面犯过的错他都拿小本本记着呢。便利店当然是一门好生意,但其实并不需要解释的那么彻底,画大饼足矣。

当然,最具决定性的是蓝饿浪费了十八个月的时间,不是业务慢,而是融资慢。等2015年终于融到足够的钱做蜂鸟配送的时候外卖的江湖已经定型了,而且早在一年之前黄团就展开了章鱼计划,从百度外卖挖到关键人物,说服黄团高层拿出20个亿真金白银启动同城配送。

同城配送需要20个亿,这个认知让张胥壕领先了18个月,但是一来一去磨平了优势。可以想象张胥壕当初得急成什么样。楚垣夕对此当然是深有体会,因为原世界即使有郑德基金全力支持他也深受融资的困扰。

所以他宁可先干一个巴人,也不想像蓝饿一样早做18个月,这18个月把自己的战术全部暴露,把宝贵的经验和见解兜售给所有感兴趣的人听,便于别人理解,才能融到资。等千辛万苦终于融到资,江湖已经不是那个江湖,而且全都是因为自己才变成这副鬼样。

这个模式之下所有感兴趣的投资人可以毫无难度拿到所有技术细节,是一个遇到有心人就扑街的模式,别人一看行啊,我上我真行,都嚷嚷出去还有自己什么事情呢?巧合的是这种事黄团的老王以前也干过,当年把自己对团购的思考讲给投资人徐冒动,结果人家直接拉起一个窝窝团当总裁,跟黄团硬刚了很久。

可见后浪也会变为前浪。

这也是楚垣夕对投资者刺探自己商业机密特别敏感的原因,都是一桩桩血案,道友们死出来的经验,总结为一句话就是要么潜伏着不动,要动就在两年内结束战斗。

像李靖飞之流想要靠这种办法从楚垣夕嘴里套话,能套出来一句是因为楚垣夕把他当朋友。

讲到这里楚垣夕直敲黑板:“看明白没有?张总对即时配送的理解确实领先时代,但是投资人不认可,这也没有办法。感觉到和什么很像了吗?”

下面一群人莫名其妙,实在是没有感到和什么很像。只有薛建华弱弱的说:“是不是如果您不做巴人直接干小康会很像?”

“对!这就是做巴人集团的意义,即使投资者不认可我的小康模式也会认可我的人。”

袁苜心说你可要点脸吧!我就没见过几个人认可你这个人的!

但黑板前的楚垣夕已经继续往下说了:“下一阶段,既然我们要加速开加盟,就要加速削减补贴用户的力度,优惠券要尽量转到《城市宝藏》和《妖异都市》里边去。这里必须注意一个问题,就是我们不能犯蜂巢一样傻X的错误!负责运营的同事从思想上一定要注意。”

下面顿时哄笑,但是楚垣夕接着敲黑板:“谁来说说蜂巢傻在哪?薛建华你说。”

“错在,太拿自己当回事了?垄断市场之后忘乎所以?”

“也可能是觉得无所谓吧?”刘璐歪着脑袋说,“这叫合理利用自己的市场支配地位?”

“快递柜本来就是方便快递员的,凭什么让我交钱啊?我同意放快递柜了收我钱还差不多,我本来就不同意你还收我的钱?”周鸣钧气呼呼的说着,可能真被坑过。

楚垣夕鼓了鼓掌,说:“老周说的最接近正确答案。”

薛建华一口气憋住,心说这么朴素的答案最接近正确?

只听楚垣夕说:“你们都没有游戏基因啊。这个问题我的答案是蜂巢没有服务意识,没分清谁提供服务谁享受服务。用户去快递柜取件,用户才是付出了服务的人,本来这一段应该是快递员的工作,快递员享受了用户的服务,没错吧吧?

而且蜂巢双向收费打出来的名义是提高快递柜的周转率对吧?那就简单了,用户12小时内取件,快递员交多少钱都分用户一半,直接微信红包到帐,超时就不给了,你看周转率高不高。”

刘璐不服:“这跟游戏基因有什么关系呢?”

“做游戏讲究的是给而不是拿,做收入是最简单的,提供增值服务就行了,所有游戏制作人看到这个问题肯定跟我答案一样。”

推荐热门小说咸鱼的自救攻略,本站提供咸鱼的自救攻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咸鱼的自救攻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上一章:第1159章 不慌,我们早有准备 下一章:第1161章 透支未来
热门: 大佬总勾我撩他[快穿] 妩媚天成 我有一张沾沾卡 重生后对家成了我锦鲤[娱乐圈] 猛兽记 小时代3.0刺金时代 芙蓉帐 东宫有娇娇 步天纲 机械神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