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3章 岛国的移动支付

上一章:第1142章 拖延战术破产 下一章:第1144章 便利店乱战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等到老樊和武威离开,楚垣夕立刻面沉似水,对袁苜说:“去盘点一下咱们的现金,看看如果不进行下一轮融资,到12月的时候还能剩多少。我是说把魔都的消耗也算进去。”

“你要干嘛啊?”袁苜傻傻的问。

楚垣夕当然并不觉得袁苜真傻,她只是不知道巴人那边正在拍的《我服了》其实是小康的大招而已。放大招是需要攒气儿的,没有气的大招是没有灵魂的,盘点现金,当然是计算一下小康还有多少气儿了。

此时他倒是感觉有些万幸,万幸吃掉了那批生鲜前置仓创企,而且没动用宝贵的现金。其实说起来巴人账上的钱还是有的,二百多亿呢,但是真要无限制的动用这笔钱,就好比米国大统领无限制QE印钱一样,是非常容易上瘾,且非常容易耗尽的,而且巴人后面也需要用钱,谁也不知道今后还会产生多少用钱的地方,思考的时候不能养成这种习惯。

“噢。”袁苜心说要坏,楚垣夕这是打算干嘛?40亿还不够用的?拼多多百亿补贴那么烧钱,从纳斯达克薅钱的时候也就是这个力度了。

说完之后她扬了扬手机。刚才楚垣夕一直在聊,专注的聊,不看手机是礼貌,袁苜则不然,有不少时间瞄手机,里面有徐欣发来的紧急提示。

楚垣夕这时候才有机会看两眼,原来徐欣说,据她的消息源所说,阿里最近内部频频开会,关于小康从各个角度讨论了一溜够,甚至连巴人集团都在重新审视。

审视巴人集团?楚垣夕心说这可容易啊,那么多巴人游戏的老员工呢!小群里袁苜已经问过为什么,徐欣说是根据不准确的消息源,似乎是阿里那边观察到了岛国出现的一些新的动向,关键词是“移动支付”和“724”,然后追本溯源,更加重视挖掘小康在本地生活中的创造性了,力求透过现象看到本质,看穿小康业务的整体设计思路和顶层架构有何玄机。

楚垣夕心里就一个词——坑爹!左躲右闪,还是被孙大圣隔空暗害了!

这段时间,靠生驹家亲的包打听,他对岛国那边的事情已经比之前俩眼一抹黑强点。岛国的情况是724和孙大圣合资成立了专司移动支付的子公司,然后借助724建立自己会员体系的时间窗口对移动支付做同步推广。

反正移动支付本身也是要让利补贴用户的,724的会员体系大刀破斧的山寨小康,优惠券的力度没那么大,但是品类多,结构复杂,也是那套限时优惠和固定优惠相结合的套路。这样一来在移动支付的推广中就是事半功倍的效果。

楚垣夕要说不别扭肯定是不可能的,因为岛国这个移动支付吧,本来是个笑话。有多可笑呢?二维码本身是岛国学者的发明,岛国政府2018年宣布了无现金愿景,要在2025年实现40%的非现金支付,政策层面绝对支持,对非现金收款的商户有5%的额外退税。

在这种背景下,岛国的移动支付是干一个躺一个。譬如说岛国社交霸主Line推出的LinePay吧,Line像微信一样在年轻人群体中无人不用,但没有人用LinePay,大概是到今天为止Line都没搞明白移动支付的几大要点在何处,以及应该怎么推。

而孙大圣也推出了一个PayPay,同时拿出150亿円做购物返现的推广,思路类似于银联云闪付,结果也是一般无二,成为羊毛党的狂欢,而后遂无问津者。这就很明显了,微信和支付宝的作业并不好抄,至少孙大圣没弄明白怎么抄,抄作业也是需要一定水准的。

最搞笑的就是724。724作为霸主级便利店,坐拥移动支付的王霸之资,在去年7月1号就推出了7pay,上线三天关门大吉。

实际上19年7月楚垣夕还真关心过这件事情,那时候他已经开始往724的脸上怼小康门店了,亲手树立起来的竞争对手不可能不关心。

结果人家在岛国推7pay的时候要求用户用邮箱做帐号,而不是像国朝一样用手机号注册,短信验证。用邮箱注册就有一个找回密码的问题,7pay找回密码要的是生日,但用户注册时生日选项默认2019年1月1日,有了默认,用户就可以跳过这个步骤。

到此为止其实还不算离谱,还有最后一道防火墙,但是7pay说不,你没有!找回密码的时候可以填一个新的邮箱用于接收!

也就等于对于跳过这步的用户,任何人掌握点黑产数据,知道他的常用邮箱,都可以拿回他的密码。因此只需要3天,724的用户们就损失了合计约等于350万¥的资金,这个项目立刻扑街,连带着移动支付的风评被害,岛国用户更加排斥……

楚垣夕听说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说这个项目的负责人是不是应该以十文字的方式切腹自尽啊?但在9012年它就真的发生了……

以上三个case从不同的角度述说着同一个简单而清晰的事情,就是岛国那边没有老司机带路根本就不知道移动支付的油门往哪踩!阿里和企鹅的移动支付都不是可复制的,可复制的云闪付并不是什么高分答案。这种情况下还奢谈什么无现金交易达到40%?首先需要破冰!

但是现在,小康拿出一份答案,724还没等小康证明它是一份好答案就给麻溜的抄走了。可能是7pay败的太惨了,使得724以赎罪的心理去推动这件事情?

这就是楚垣夕心情不美丽的原因,他无意中为岛国做了巨大贡献,成了帮助岛国移动支付事业破冰的老司机!

好在724偷师小康这件事本身并不都是负面因素,固然会使得企鹅和阿里更加重视小康的威胁和能量,但也无形中给小康做了背书,特别是在金融圈。

要知道国内的金融从业者无脑崇拜西方的是多数,学那么多年学的都是凯恩斯,说起西方经济学来一个个头头是道,724在这个圈子里简直就是灯塔级别的存在。现在724摆明了山寨小康,那小康是什么塔?至少比灯塔得亮一点吧?

但是这不能让楚垣夕的心情变好,因为没任何鸟用,除非现在就做一轮融资,对估值有点好处。但是现在并不是做融资的时间,合理的时间是对上一轮融资的钱进行过充分的使用之后,都变为积极的数据,变为合理的现金流,变为有活力的资产,变为坚实的底层支撑,这才是做下一轮融资合适的时机。

除非对资金极度饥渴。

楚垣夕可以拍着胸脯说一声:“没有人比我更懂对资金饥渴。”但是惟其如此,才不愿意小康进入那么饥渴的状态。

袁苜看楚垣夕脸色不太好,小心翼翼的问:“话说楚垣夕,你是不是有点信心不足啊?我承认阿里的压力比较大,但是你以前不是挺乐观的嘛?”

“我信心不足?”

按武侠小说的描述,楚垣夕此时叫做“怪眼一翻”,然后呵呵一乐:“我不想嘴硬,不过阿里还是先解决他们内部的问题吧。我今天说一声卖了,开价开个800亿,说不定武威咬咬牙就答应了。但钱并不是万能的,阿里的问题现在不是钱能解决的。”

“阿里有什么问题?”

“问题大了啊,应对拼多多的挑战,战略方向的问题。”楚垣夕心说咱周末组织高管集体研究市场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您就一直没感觉到阿里有问题?“提问,拼多多的用户从哪来?”

“砍一刀?”

“对,从微信来。那阿里如果狙击拼多多,从用户侧应该怎么狙击?”

“喂喂,这个问题超纲了……”袁苜心说本宫就是一个CFO,运营的事情我不懂啊!

只见楚垣夕直摇头:“我刚才应该问武威这个问题,你看她想过没有。本质上‘砍一刀’是一种‘活动’,你搞活动我也搞活动就是了,毕竟支付宝有花呗而微信没有,在支付的维度上天然站在高点。所以我的答案是,应该由支付宝出面搞活动。

这叫战略,支付宝搞活动,把用户拉到淘宝,或者干脆直接重启聚划算,甚至聚划算做成独立APP都可以。总之,通过支付宝把用户截流,送到淘宝体系里边去,用体量挤压拼多多,用阿里比较完整的支付生态去覆盖掉拼多多的优势,拼多多只有便宜一个卖点,阿里卖点多的是。”

袁苜一下就懂了,因为阿里同期干了什么事情,她一清二楚。阿里同期做的是提升淘宝的销售业绩,上新品,搞特价,所以一度做出了恐怖的GMV。

但是在做出了号称让竞争对手们绝望的GMV之后,很遗憾的看到拼多多越跑越快,丝毫没有受什么影响。这就相当尴尬了,因为GMV并不是利润,对阿里这么庞大到见顶的体量来说,也没有带来什么实质性的增长。

这应该就是楚垣夕认为阿里战略出问题的原因吧。

只听楚垣夕接着说:“而且阿里旗下两个超国民级APP,支付宝和淘宝,居然没有协同。支付宝升级改版,打出的旗号是‘数字生活开放平台’,这个战略很清晰,但是没淘宝什么事……也不都是坏消息,好消息是饿了么最近在强势反击黄团,这次是从商家侧反击,杀人于无形。换你是阿里的掌柜的,你有没有大量工作要做?”

袁苜忽然感到自己心态没那么沉重了,武威带来的压力也变轻了一点点。

然而楚垣夕的压力并没减小,所以他把压力向下传导,给魔都那边开店提出了更高的速度要求。

其实魔都那边的进展一直都还不错,并不是因为人杰地灵或者对便利店文化的认同度高,而是因为有帝都和粤东省的基础,在人力上比较宽裕和灵活。小康往全国扩散的过程肯定是逐渐加速的过程,因为人员在增加,人越多灵活性就越大,容错能力就越强,至少在开店这方面肯定是这样的。

而且前三座城市打下的基础不只体现在人力,还包括资金周转更强的可持续性,以及和供应链的关系,此外就是名声。基础越扎实,后面拓展新区域的时候可借力的地方也就更多。

特别是现金流更容易维持在健康的水准之上。对资金的使用来说,最简单的现象是只有100家店的时候,开一家店就是增加1%的负担,但有1000家店的时候增加的只是1‰,规模越大压力越小。因此实际上楚垣夕仍然保持着克制,如果真正放飞,应该是几座城市一起进驻,把规划做好,行程方法论,物流仓储可以提前建设,然后再动手拿地开店,效率更高。

大约魔都开店的过程中小康就会采取类似的办法,未来多个省市齐头并经,可以跟当初的苏宁小店拼一下速度也未尝不可,一天7家店不在话下。

这段时间还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就是世面上的LBS游戏又一次多了起来,PC端的、VR的、AR的,不知道是受了《动森》的刺激还是因为城市宝藏?其中还真有几款是商业类型的,似乎感觉城市宝藏挺火的打算山寨一下?

这个现象着实引起薛建华的警觉,并报告给楚垣夕,理由是万一哪家友商心血来潮收购一个此类游戏,然后整巴整巴,不就变出一个小康线上内容来?

然而楚垣夕看过几款之后就没什么兴趣了,因为这类游戏看着不难其实一点都不好做。首先是对地图的要求极高,小玩家只能购买地图服务,但是这类服务向来是一分钱一分货的,精确度差一点点,费用差的很多,小玩家要节约成本就没法提供太好的用户体验。

第二点更加重要,就是制作人必须细腻,有耐心,要舍得花时间和金钱。城市宝藏是小康的APP团队成立之后就开始开发的项目,时间长达一年,就这样楚垣夕仍然能跳出各种毛病,要求反复打磨。因此在他的概念里,开发时间不足一年的都是渣渣,更不用说开发时间不到4个月的。

就拿音乐来说吧,在游戏里最不起眼,很多手游玩家只要不是遇到特别糟糕的音乐音效都不会有什么感觉。但城市宝藏对音乐倾注了大量资源,背景音根据地图标识的不同,匹配不同环境,有的自然,有的温馨,有的具有怀旧氛围,而写字楼商圈位置的则用白噪音进行替代。

所谓白噪音就是风吹树叶刷拉拉,或者大街上人来人往车辆行驶等等,在商业环境下反而是白噪音更让人安心。

这种精雕细琢的音乐音效就算正经游戏公司也很难奢求,因为采购过来的地图资源中几乎很难直接得到地图属性标记,就算想做同样的工作没有相关数据也做不了,如果一定要标记,得加钱。

如果真有哪家友商按薛建华的法子搞,楚垣夕可太欢迎了,小康暂时在这个领域没对手,因此缺乏竞争的刺激,打仗有助于组织内的提升,能够提振士气,只要对手别太强。

“做游戏我可是专业的,巴人一度被人当成游戏公司。”他教育薛建华,“这些所谓的LBS游戏看着唬人而已,没任何机会,跟咱们更是没法比,很快就死了,不用管它。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如果有骗子公司弄这么一套游戏然后打擦边球,你觉得会怎么样?”

和做正经事的不一样,骗子需要的不是什么优质的用户体验,而是解决有无问题,看起来好像有那么回事就行。特别是还能打擦边球蹭小康的热度,在这样的基础上再发明几套似是而非的骗术,岂不是非常妙?

没办法,自从健康币上链之后楚垣夕就进入了警戒水平极高的状态,这个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骗子,当小康越做越大的时候也就越吸引骗子的目光,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打死张三还有李四。

除非小康发展到全民级别,否则这种警惕必须常态化。发展到全民级之后,反而韭菜就不容易上当了,比如说当年用杰克马当幌子的骗子横行一时,但是后来纷纷销声匿迹,因为是人都知道杰克不会干这个事情,就算要干也是通过支付宝。

不过滥用杰克形象打广告的,编纂杰克说过什么什么用来提升自身可信度的,还是非常之多。

总之,小康的侦查部门得打起精神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小康上了区块链就是易招黑体质,没有仇人都有人下绊子,更何况现在这个局势。这也是楚垣夕本次选择走坚实的脚步而不是直接憋大招的原因,原世界虽然疯狂的补贴用户但是好歹没上区块链,没那么容易招来骗子们的青睐。

整个八月份都是比较繁忙的,月初赵杰那边真的开启了平台测试。测试范围极小,甚至没有劳动巴人信息在流量池里宣传,而是直接劳动楚垣夕的大驾。

推荐热门小说咸鱼的自救攻略,本站提供咸鱼的自救攻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咸鱼的自救攻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上一章:第1142章 拖延战术破产 下一章:第1144章 便利店乱战
热门: 舌尖上的九零年代 认识你,是命运对我的恩赐 穿越之古代好男人 一朵花开百花杀 大国重工 三年二班凌思睿的家长有点怪 盈盈ABO 晚宋 下岗妖精再就业指导 少女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