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2章 拖延战术破产

上一章:第1141章 死都不能笑 下一章:第1143章 岛国的移动支付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就算开普通的生鲜门店不是也挺好的吗?黄团那么多的用户,那么多的数据,应该比普通的生鲜门店干的好才对。”楚垣夕觉着当着阿里埋汰黄团肯定是政治正确的,“这个算是黄团一次比较昂贵的试错呢,还是算孵化失败?不太好说,总之立项环节有很大的问题是没跑的。”

武威心说这不是我想要的答案,我要听的是和小康生鲜的对比啊!黄团当然是阿里的心腹大患,如果一定要给造阿里的反排个座次,黄团第一,拼多多第二,大狗东只能算第三条好汉。

而且,局外人看的是黄团今年各种被怼,民心尽失,阿里看到的是今年黄团炮火极为激烈,在阿里必欲取之的本地生活领域翻江倒海上天入地如入无人之境,根本不接阿里的招。

之所以把黄团列为第一正是因为黄团的进攻性太强。拼多多虽然也在猛攻,但它基础毕竟薄弱,只能进攻电商这一个领域,无非就是跟国美这种掉队的绑定,在物流的夹缝里求一求生存。而黄团,他们能搞的动作就太多了!

“那,我是说假如。”她决定问的浅显一点;“据我们所知,黄团也在学习小康,内部搞了个团队,当然具体的就不太清楚了。假如黄团重启小象,然后把学习小康的经验用上去,您觉得会如何?”

只见楚垣夕笑呵呵的一比划:“袁苜,给武总一个标准答案。”

袁苜不由得快速翻了个小白眼,“小康愿意同所有友商一道探索本地生活社交的经验,把我们的社会变得更好。”

“喂喂,说点儿真心话行吗?”老樊心说这话要不是让袁苜说出来我得吐糟死!

楚垣夕一本正经:“真心话就是黄团遇到的问题和您上次来的时候遇到的问题是一样的。有车、有店、有地图,并不能快速迭代出他们需要的东西。总之河马的成功率比黄团高多了。”

老樊经过了这一个月,当然已经非常了解河马那边山寨不下去是因为什么了,这套数据挖掘思路是单车和店必须结合起来挖掘,不把同一用户的骑行、购物记在一起,没什么大用,不记录轨迹同样没什么大用。

换言之就算现在想记录,怎么记都是问题,必须把河马、哈罗和高德重新打通一遍。但是这要开放一些对三方都非常关键的接口和数据,关碍非常多,因此打通的过程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容易,就算阿里从集团高度推动都没那么容易。

思路到此他还想到一件有趣的事情,也就是河马确定单纯的骑行数据不结合购物不好使之后,和开门客沟通了好几个来回,因为开门客当初构建商业模式的时候是下了大力度山寨小康的,现在变成了难得的亮点,据说黄团也试探过。

最后发现开门客的骑行数据还不如哈喽的好用,地图更是稀烂,白耽误了很多精力。之所以有趣,是因为河马也就是做做沟通,主要还是靠自身,但据说黄团之前和开门客打的火热,形成战略级合作,投入的更多……

但是看到楚垣夕这种稳坐钓鱼台的表情,他又笑不出来。楚垣夕得意吗?肯定是得意的,虽然看脸并没有得意,只有假正经!

“楚垣夕,怎么听你这个意思,是吃定我们了?”老樊有些恼火的说,“你不就是想靠你搞的那套大富翁游戏把用户盘活吗?你真觉得一定能成啊?用户生态可不是那么容易建立的。”

“樊总,做游戏我可是拿手的。”楚垣夕心说这是打算谈价钱了吗?“我最近的信心更足了,你看《动森》里的玩家生态怎么样?你有没觉得城市宝藏和《动森》有点异曲同工的地方?”

“没觉得!”老樊摇头跟拨楞鼓似的,“虽然都是建设,但是你们的功能跟《动森》完全不一样。”

袁苜心说我们做城市宝藏可不是为了盘活用户。不过这就不用解释了,阿里的两位大佬要是知道楚垣夕内部开小会是怎么说的,估计友谊的小船要翻。

楚垣夕当时说:“社交的关键在于习惯而不是功能。比如说阿里吧,就知道做功能,做了那么多淘客返利的功能,结果呢?明明都是淘宝的购物优惠券,最好就是把用户拉到淘宝APP的聊天频道里面发券。但是就是因为没有去培养用户的习惯,拉不动,只能让淘客上微信发券,每天面临被微信干死的风险。这就是阿里的社交基因。”

小康的一系列线上内容之所以直指社交,都是基于培养用户习惯出发的,袁苜感觉老樊估计很长时间内是理解不到了。

但是,正在她自我感觉良好的时候,武威忽然平静的说:“楚总,我觉得你,是不是并没有想过接受并购?我是说任何人的并购,无论黄团、企鹅还是我们。”

说完她一摆手:“不用忙着否认。其实吧,对我来说,能完成并购肯定是最好的了,我觉得对你,对小康而言同样也是最好的结果。你接受并购的话直接就是集团副总裁,甚至两三年内做到总裁也是有的。当然我不要求你们也这么看,不是每个人都认可‘创业-被阿里并购-加入阿里’这三步走。”

楚垣夕心说这聊的好好的,您怎么突然发功了?我这表情不就全白费了吗?而且您还没开价呢好不好?我还没开始拖就失败了?好歹走走流程啊!

他的表情不由得变得僵硬起来,只听武威接着说:“其实我这次带来的价码并不低,550亿。”

“这个……确实是不大符合我的预期。”

说话间楚垣夕心说拖延战术恐怕是真够呛了。说起来所谓拖延战术主要就是为了拖阿里,黄团虽然本地生活做的很好,但是主攻移动支付还有点希望,社交这块几乎不被他视为威胁,所以也没有拖延的必要。

至于企鹅,当然是特别有威胁的,但是企鹅本身心情难料。

终归,企鹅更偏重线上,而小康更偏线下,线上内容是为了线下服务。小康的社交当然会侵蚀企鹅的地盘,但是侵蚀企鹅地盘的企业多了去了,那么大的头条系,那么大的三大运营商,哪个不比此时的小康粗壮?因此企鹅就算收购小康不成,也不见得就要成为敌人,至少今年是这样。

阿里想要并购小康到底是看重小康的发展?还是为了卡住位置让别人没机会走到前面?这事不好说。这两种选项的存在也是像楚垣夕这样的人比较抗拒被阿里兼并的原因。但此时的企鹅确实没必要惊慌,因为小康就算被阿里拿走,也威胁不到企鹅的核心地带,这句话如果要加个括弧,同样是“至少今年是这样”。

今年,小康的社交就算发展起来也是和微信形成差异化的,走的是细分而不是全域社交。在微信的铁幕之下不打差异化也根本无从发展,想抖音搞多闪那么搞,上来就铺全域,成功的可能性大概不足千分之一。

因此在社交这个战场上企鹅连这点信心都没有,也就不是企鹅了,历史上曾经有无数强者站在企鹅的熟人社交面前,从360安全聊士开始,到多闪结束,无一例外都躺下了。恐怕这也是企鹅没有阿里积极的原因。

何况企鹅对于拒绝被并购这件事情早就有了大量的心理建设。就如同企鹅之于快手,虽然投了进入,但是想要并购却一直没有达成。

企鹅这两年来想要收购快手的欲望肯定是极为强烈的,且从未中断。收掉快手在国内就可以一步到位怼住抖音,然后凭借企鹅最庞大的用户体量实现反超,至不济也是分庭抗礼,而不是干看着抖音拿走巨量的广告订单。从念头的强度来说,肯定强于阿里此时并购小康的欲望,但是并购不成也没有和快手反目成仇,甚至默认了快手向淘宝电商导流。

当年阿里对美团的并购呢?并购不成直接砸盘,砸出个死敌。

所以只有对阿里叫做能拖一天是一天。对企鹅,楚垣夕每周都要评估一遍“悄悄进村打枪不要”的战术是否还继续可行。这个评估要么因为某一天企鹅终于对小康的行径产生正确的认知而结束,要么就将持续到某一天小康突然转为全域社交为止。

那天叫做“铁幕撕开の日”。

所以武威突然表态才让他表情僵硬,但是该说的场面话还得说,不然还怎么拖?

“我觉得是这样的,武总,这个时候也不适合解释,那我就说一下自己的心态吧。接受不接受并购呢,我不想撒谎,现在肯定不接受。原因也很简单,我吃进生鲜前置仓,没有人看好,你们也不看好,但我有信心把他们变废为宝,把它们变成200亿,甚至更多。

等我把他们变废为宝之后,才有可能谈价钱,那个时候的价钱我才有可能满意。现在对小康进行估值,只适合融资,不适合整体交易。”

这番表态的意思其实也很简单,就是估值高低如果只是影响融资时候释出股份的多寡,楚垣夕可以“吃点亏”,不特别计较。但是如果是用来卖身,那就不得不计较一下了。

然而老樊在旁边听着,鼻子都快气歪了,因为3月份小康才做过融资,融前180亿,拿到40亿的现金,然后用40亿股份释出换来一串生鲜前置仓创企。就算不考虑前置仓里的水分,满打满算也才260亿!过了4个月,550亿都吃着亏呢?谁给你的勇气吃亏?这种亏请给我来一份!我也想吃!

但是他并没有理解到楚垣夕所谓的变废为宝指的是什么,因为在这个时间节点上,前置仓在本地生活的语境中也没有完全判死刑。譬如说生鲜电商头部叮咚买菜,正在帝都大张旗鼓的开拓新的前置仓,完全没有认怂的迹象,号称要覆盖全城。

就连武威也是如此,以为楚垣夕砍掉配送之后要在生鲜领域有什么大动作,才能变废为宝。

不过她没有任何动容的表现,也没有受到这番说辞的影响,依旧平静的说:“楚总,你说的这些我理解,但是你知道我们现在的难点是什么?是你要是接受并购,我们可以省掉很大一部分工作量,难度很大;也能省下很大一笔开支,费用很高。所以我们希望进行并购。但是,你不要妄想我们会因为判断你最终会接受并购而把这个工作停掉,这是不可能的。

我相信你的人品,你只要给个准话我们就省事了,但是如果你不做任何承诺,我们的工作就要继续做。我们既然也想做本地生活社交,就要全力以赴,呕心沥血也要做下去!如果你不接受并购,那么你只有九到十个月的时间,以我们的开发能力和组织能力,就算再难,那么再进行一轮组织升级,十个月我已经料敌从宽了,实际不会那么久。”

楚垣夕终于感到了苦涩,从现在起,阿里进入绝对认真的状态,不惜说出“组织升级”,也就意味着小康进入最危险的时刻,拖延彻底失败,一天都拖不到了。那就只能盼着阿里自己走错路,比如刚才给下的料,不知道能发挥多大的效力。

原世界中线上内容上线之后他是靠走钢丝走过来的,快速打好小康用户社交层面的结构,然后靠大电影补贴把海量用户拉进来做转化,每个步骤都有可能失败。

比如说最后一步票补吧。大电影与其说是请用户看电影,用小康便利店的商品抵票钱,不如说是找个借口让电影观众们进小康的门看看,进行一次购物体验。但是,最后变成了既怕用户不来,又怕用户乱来。

为了实现票补,当时还特地开发了一套票务系统,距离电影上线一个月就开始预热。而且想的很美,在线电影票也是本地生活的重要领域,既然补贴用户,何不顺手一并推一波?不能做成猫眼和淘票票,可以慢慢来嘛。

结果等到电影上线,突然之间网上有人带节奏,说小康免费请大家看电影,看完电影拿票根可以抵商品。这种好事传的当然很快了,于是很多三四线城市的观众是“听说”有这么回事就去看了电影的,根本没下过小康的APP,当然也就更加没有通过小康票务购票,看完回来拿着一纸票根就去小康门店,要换东西。

对小康来说这是好事吗?楚垣夕心说我可谢谢你大爷了!这不就要了亲命了么?给不给换?不给换当时这事就大条了。给还,现金流撑得住吗?根据自己票务系统得到的数据跟实际完全不是一码事,预算根本就不对!

更要命的是怎一个乱字了得!数据化的票补简单清晰,可以做到不重不漏,可以直接换成健康币,但是拿纸质票根抵现?聪明的用户可就有办法了!这肥羊薅起来可爽啊,换着花样薅吧!

楚垣夕当时急的嘴上都冒泡了,不换是不可能不换的,自己许的愿,哭着也要换完。

最后是程序猿小哥哥们紧急加班加点更新出一套票根的录入、核查和容错系统,才把这个状况兼容掉,而且成功的让这批用户们下载了小康的APP。

过程中的最大的敌人一下子变成了偷票房、换票根的院线,简直一团乱麻。过程中急得冒火也没用,为了快速上线的同时具备容错性,不知道花了多少冤枉钱,甚至一度变成了小康风控部门和黑产之间的战斗,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要不然为什么楚垣夕对风控的认识这么深刻呢?累出来的心智!

类似这种钢丝,楚垣夕并没有信心重来一遍能够不摔下来,因为原世界中的坑就算他能预判,新坑呢?

这三年世界的变化有多快?能把老腰闪飞了!完全套用旧的经验肯定不可取,鬼知道会出什么新的幺蛾子。没有新坑,友商们会制造新坑,而且暗箭伤人最难防,还不如跟巨头摆明车马,你怎么来我怎么去,把功夫用在明处,反而不容易出现非受迫性失误。

所以这一次他才决定先走坚实的脚步。

但这实际上坚实的脚步是把危险转到外部。原来的危险是自己踩翻钢丝,现在的危险是被人打翻钢丝。当然即使如此这也是最优解,因为钢丝翻了还能放大招救场,相当于玩游戏多一条命。

只听武威接着说:“我还有另外一个思路,一块说给楚总听听好了。战投,排他。”

楚垣夕明知故问:“他是谁?”

袁苜心说还用说的那么明白吗?写竞对的时候怎么写?所有需要怼的友商全部写进去呗……

只听武威沉着的说:“除了所有老股东之外的其他人吧。”

楚垣夕顿时露出灿烂的笑容:“兹事体大,容我们考虑考虑。”

袁苜还以为楚垣夕会掀桌子,但他始终笑容可掬。

推荐热门小说咸鱼的自救攻略,本站提供咸鱼的自救攻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咸鱼的自救攻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上一章:第1141章 死都不能笑 下一章:第1143章 岛国的移动支付
热门: 迟早要和大佬离婚 [娱乐圈]无差别对待 狼牙 我就喜欢惯着你 嫁三叔 文艺时代 曾想盛装嫁予你 苍青之剑 都挺好 名剑风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