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8章 赵杰,您就别出幺蛾子啦!

上一章:第1137章 功夫都在台下 下一章:第1139章 战略级并购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可能正是因为三者齐备,河马才觉得这都不叫事儿吧?楚垣夕猜测。正常人恐怕都会这么想,把哈喽的数据交给高德洗一洗,洗完了给河马用,完美。于是直接上马。

然而,楚垣夕深知这套数据的精髓是轨迹+店面点位+运营区域相结合,最好是保存了精确的骑行轨迹,次一点的,店面本身掌握洗数据的能力,才能洗的干净,不能交给第三方地图去洗。

换言之对轨迹数据的利用不是简单的用户起止点位+商业,单车公司和地图公司都没法提供店面公司最需要的。这里边的坑是一个接着一个,就不知道劳动老樊来一趟,是因为河马现在踩到第几个坑了?

4月份薛明替楚垣夕着急的时候,楚垣夕断言没人能瞬间变出一个小康,就是这个原因。薛明以为他计算的是开发流程,然后误判了战略窗口期长达一年,而楚垣夕判断的是竞品方积累骑行数据的时间。这个数据河马一时半会根本没有可用的选项,就算找小康买,小康其实也给不了。

实际上小康占先机的表面是数据,实际上是对数据的利用方法和经验。数据本身小康也是欠缺的,目前只有帝都比较完善,粤东省着急忙慌重启推店就是为了早一点开始收集数据,但是推店还没结束,数据更加不全面。

至于全国范围内就更不用说了。可惜就是小康补充生鲜电商只是解决门店缺位的问题,利于健康币,但没有投放单车,骑行数据一时半会的补不起来。

除非现在就扩大单车订单,但是那就又变成现金流的问题了,需要在激进和保守之间找平衡。

其实本地生活市场中还有一个容易被忽视的大玩家,那就是滴滴。要知道小康4月3号上线城市宝藏,滴滴4月中旬就给小桔加码了一轮融资,不但融资金额高达10亿$,而且抓的是外部投资,此前都是孵化,从没做过融资。

换言之之前开玩笑的说法,小桔单车的重要性要被城市宝藏推高,居然一语中的。以滴滴和阿里之间密切的关系,楚垣夕其实早该警惕起来才对。

这段时间巴人和小康的发展都还算平稳,巴人的投资也做的还行,主要是随着对创企的投资整体维持在冰点附近,市场上的噪音变少了,很多企业的估值也变得合理了很多。所谓当潮水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那些光靠讲故事、缺乏硬实力的企业时间一长就会露出马脚。相比之下,真正具有成长性的企业更能获得资本的青睐。

不过随着进入7月份小康开始做半年报,市场上的声音依旧是想看小康露出马脚。楚垣夕心说你们这么想看我裸泳?可惜老夫到底是在讲故事还是锻炼硬实力,马上见分晓。

另一边,巴人集团的工作乏善可陈,依旧是按部就班,包括VR厂子之类的也还没有遇到什么大问题。子公司里地中海那边稍微有点吃力,遇到的坑比较多,但是真正的坑还在前面等着。

所谓真正的坑,也就是当初楚垣夕、于文辉和薛明三个人对本公司产品向未来网游发展的路径中进行的各种讨论。

其中在《罗马之敌》游戏中打算实现的是世界任务。

所谓世界任务,就是由玩家推动世界线向前走的关键任务。

自从山口山以来,推动游戏世界线向前走的都是官方主导的版本更新,玩家只能通过副本体系玩自己的任务线,最终追上官方时间。

也就是说三个不同的玩家在现实同一时间中可能面对的游戏剧情是剑圣还没死、剑圣已经死了,剑圣又活了。三个玩家所处的游戏时代都不一样,且互不干扰,最终,这个版本的终点是剑圣再死一次,至于是否还要复活,下个版本再说。这种设计模式下,不同进度的玩家之间只有“老司机带路”,互相之间缺乏任务上的交互。

楚垣夕想要的是给玩家更大的自由度,让A玩家能够影响B玩家的任务线,即使不能直接影响,也可以通过推动整个游戏的世界线前进从而施加间接影响。

这就必须跳出现有的游戏模型了,不但是世界线的问题,也是整体架构的问题,或者说是底层逻辑的问题。主要矛盾在于允许什么样的玩家去推动世界线,以及给予什么奖励。

是向全部玩家发出“工作量”类型的系统任务,以采集多少资源、击杀多少怪物,或者阵营战之类的模式无脑推进时间线?还是突出个人英雄注意,以个人触发的模式对世界线施加影响?

前者并不能让游戏变得鲜活,对世界线的影响流于形式,而后者,于文辉很快就要踩到这个坑。

实际上,对世界线施加影响这个概念在早年间在网游小说里特别常见,譬如说主角接到唯一的隐藏任务,他接了别人就接不了,然后一秒变身,大杀四方,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之类的。

这种情节很爽(作者君十五年前也是这么写的),但是做游戏的不能这么做啊,要考虑一个致命问题,就是这个玩家把任务做一半突然下线了再也不上来怎么办?这任务就卡着?

然而整个游戏不可能就这么一个唯一任务吧?肯定还有别的隐藏任务。做游戏的就算不考虑极端状态下所有接任务的都断网下线,总要考虑玩家的交互性,有那么几个贱格的接了任务不做,整体的交互性必然是破坏殆尽。

要知道网游小说里的世界性事件都是不可逆的,“任务做一半”这种情况作者君们恐怕都没考虑过怎么重置怎么还原。

至于说隐藏任务推动游戏世界的剧情向前走之类的就更是无稽之谈了,因此“唯一”这个词需要重新解构。

后来这套隐藏任务写法随着网游小说这个类别整体落寞了,但是世界任务这个概念在游戏设计中还是可以探索一下的。

但是方案的主旨是让世界变的鲜活,要支持万物可编辑,给“探索一下”增加的工作量大概是十倍以上。

关于实现方案的基础逻辑是早就定好的,就是当初讨论的类似“哥德巴赫猜想”的N+N模式,只是更细化了。

首先,在游戏中设计大量关键NPC,但是分级,比如说一个国王下面两个大臣,每个大臣下面四个军官。玩家没法直接和国王、大臣互动,但是军官是按照玩家模式进行成长的,身上挂一堆任务,在成长到某个阶段的时候就会被玩家触发相对应的任务。

这时玩家就要发挥出影响世界线的作用了,玩家的选择将影响到军官,然后军官又将影响到大臣,进而影响国王。通过这种分层过滤的形式,最终,比如国王面临一场战争,或者决定发起一场战争,或者选择休养生息,于是游戏世界的进程被推动,而且方向不唯一。

至于玩家永远下线的问题,在这种模式下就很容易搞定了,设置一个任务时间限制,到了时间军官立刻去找别的玩家,或者大臣干掉这个军官,换一个新军官,都可以很恰当的达到还原的目的。

这些问题吃力,但是都能解决,而且工作起来带劲。相对来说一些按部就班的干下去最终能够跑到终点,但是干起来不带劲的反而让人心生疑虑。

比如说《无道昏君》院线电影的筹划工作。

这个项目到了七月份,《我服了》已经开机3个月的情况下,立项是可以立项的,但是在巴人集团内部的语境中,前期数据有点一般。

所谓前期数据,就是之前剪辑的网大,最终“只”收回来一千万左右。换成一般点的影视公司,一个网大能收回1000万来不得乐得蹦起来?但是巴人肯定是要对标行业头部的,跟头部一比,1000万就已经算不得什么了。

究其原因,也难说是因为它是通过短视频素材剪辑而成,本身有些拼凑的迹象,还是因为宣传上并没有特别努力,上线的时候缺乏火力全开式的运营。

如果说网大还只是比较一般,那陆羽倾注了很大精力的“随刻”剧,也就是在爱奇艺平台推出的中长视频播放产品“随刻”中上线的剧,把短视频素材重新整合,并且补镜头,剪辑为十分钟一集,播了20集,数据可以算是彻底的扑街。

失败是不需要找理由的,虽然巴人很少败的这么惨。借口能找一大堆,但是整个项目组一片愁云惨淡。

不过项目还是要立的,因为楚垣夕不看这种数据,他心里清楚的记得这是为了海外运作《无道昏君》的IP而拍的电影,国内上线的情况怎么样根本不重要。

这个项目虽然也是电影,但是楚垣夕交给陆羽来主导,而不是巴人传媒。剧本还是声叔负责出,男一号还是巴人传媒的头牌李子风,但是从剧组以下,都由陆羽把总,同时小黑妞莫妮卡作为顾问参与进来。

实际上陆羽听到楚垣夕这么安排的时候是错愕的,但是很快变为惊喜,巴人信息操刀《无道昏君》已经跟了很久很久,做过太多的工作,交给巴人传媒来做,就像泡一个妹子泡到快要临门一脚了被她爸爸拉走嫁给别人一样,难受。

何况他也缺乏新业务、缺刺激。巴人信息作为巴人集团的引擎,做了太多的基础性工作,虽然也抛头露面,但圈在自媒体的一亩三分地里,始终不能困龙升天,不能出人头地的感觉。

搞一个院线电影,万一搞成了,对陆羽来说可以算的上一次升华了,而且说出去也好听。

目前巴人集团主要精力都扑在了电影上,至于计划中的几个综艺,那个计划是春节之前做的,后来看起来已经非常不合时宜了,非战之罪,必须往后推一推,只要保住《稷下学宫》2就算完成任务。

另一个按部就班按出毛病的是赵杰。他不是吃力,他是出幺蛾子。

“什么什么?平台可以封闭测试了?我的游戏呢?我那么牛逼的游戏被你弄哪去了?”楚垣夕冲到戈壁网络怒喷。

他看到邮箱里有赵杰的报告就觉得不对了,赵杰有事应该是直接过来找自己说事才是正常流程,什么时候改当邮件帝了?

结果打开一看鼻子差点被气歪。戈壁网络的工作计划他当然是清楚的,应该是先出一款PC版的RPG游戏,然后基于游戏的各个功能,在平台上进行实现。都实现出来,是平台产品化的准绳,完成产品化,推向市场,开始运营工作。

也就是先把《无道昏君》RPG游戏推出去,让玩家玩,主要从《无道昏君》挂机游戏的玩家群体开始推起。然后告诉玩家,我这有个平台,可以用来制作这样的游戏,你来瞧一眼?

如此,《无道昏君》的游戏即是游戏,又是教程,还是平台的推广工具。用户根据教学进度把它在平台上复现出来,就相当于学会了平台的基本用法,也就可以上手自己制作RPG游戏了。至于扩展功能,玩家们用着用着不就会了么?

这一套连招下来紧凑、有力,一环接一环,充满楚垣夕式的运营思路。搭配上给力的运营活动,以及挂机游戏目前仍然庞大的活跃玩家数量,只要平台本身的功能没毛病,可以说是必成的,比巅峰视效成功的可能性大多了,无非是成功的程度到底有多深。

而且这还事关海外的推广和打法,承载着巴人全球化的愿景。要知道无论《无道昏君》电影,还是挂机游戏,最终目的都是为了推广这个平台。就连莫妮卡主导的海外自媒体运营,都有一半压在这个IP上边。

结果赵杰给来了一个“平台可以封测了,但游戏还早着呢”,楚垣夕看见邮件当时就惊了!

“我也没办法啊!”赵杰一边举手做等待枪毙状,一边哭诉:“我这也是根据工作推进不断调整的结果。”

一边哭诉,他一边给贵哥使眼色。贵哥就是戈壁网络的CTO,引擎方面的大拿,结果贵哥看赵杰的眼神都不对,一点接锅的意思都没有。

最终赵杰只好招了,出毛病就是因为特效引擎太极。当初他决定跟随杨健纲的脚步引进太极引擎,想法是挺好的,分享杨健纲那边的进度和成果,结果就是自己的游戏表现一直“在打磨”。

翻译成人话就是特效表现一直没搞定,按下葫芦浮起瓢,而其它功能,负责平台产品的工作组已经全都复刻出来了。

这样,游戏没法完成产品化,都2020年了,一个PC版本的RPG游戏是不可能没有特效表现的,经费在燃烧才是正确的打开姿势。

但是平台可以产品化,只需要做个减法把特效部分排除掉就可以了,或者找个别的特效替代方案解决有无问题,今后等引擎工作组把特效做好,进行替换即可。

到UGC用户使用层面,到底平台用什么方案实现特效,只影响特效的效果,并不会影响用户的特效调用流程,也不会增加学习成本。甚至活儿好的,替换之后可以直接打包,用户的制作表格不变,直接变效果。

于是问题就出现了,平台组现在干点啥?开公司不是拍脑袋布置工作,为什么要做计划做里程碑表?因为人员不能闲着。这个组忙死,那个组开启摸鱼等待模式肯定不行。把那个组并过来帮工呢?戈壁网络的现实问题是没法帮,做平台的哪知道怎么开发特效引擎?只能等引擎组把太极用溜了移植到平台。

所以赵杰决定平台直接开启小范围封测,打乱全部运营思路。

“这里边有一鼓作气再而衰的问题你知道不知道?”楚垣夕在头疼中继续喷,头疼的主要是赵杰的缺陷突然暴露出来了,他一个纯研发出来的人,虽然当了一段巴人游戏的经理,但是没有培养出运营思路和首先思考运营方案的习惯来。

研发肯定是要在能够运营的基础上研发,否则研发出来的东西这么好那么好,推不出去,不是全白瞎了么?运营中最简单也最重要的一条准则就是万万不要考虑“回炉”,第一炮必须得成,就算不大成也要达到实现预期的运营成果,被逼到回炉的产品,成功率肯定暴跌。

现在赵杰来一个“尽力调整,这是最好的结果”,项目肯定扭曲,要么就是平台难受要么就是用户难受,反正距离“回炉”非常之近。

“你这个都已经可以被记为事故了你知道不?你做后端的,出S级事故怎么办你清楚吧?”

说话间他看了看赵杰的膝盖,做《乱世出山》的时候一直威胁赵杰要土下座跪榴莲,一直也没出事故,现在看来可以补上了!

然而赵杰硬着头皮也得开始封测,其它的只能是催促贵哥,赶快搞定特效引擎。

推荐热门小说咸鱼的自救攻略,本站提供咸鱼的自救攻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咸鱼的自救攻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上一章:第1137章 功夫都在台下 下一章:第1139章 战略级并购
热门: 反派Alpha怀孕了 穿成军婚男主的前妻 名门贵女穿成落魄真千金 当这星球没有花 我收了幼年大佬们做徒弟 老实人不背锅[快穿] 貔貅幼崽三岁半[穿书] 当男二听见评论区时 京洛再无佳人2 穿成短命男二的小闺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