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7章 功夫都在台下

上一章:第1136章 股权并购 下一章:第1138章 赵杰,您就别出幺蛾子啦!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其实这个问题的核心不是从发现到做决策的时间,而是小康的估值很高,做并购决策肯定不能轻易做。

虽然说就算以小康并购生鲜电商之后的估值而论也就340亿,跟巴人游戏的交易价格平齐,而巴人游戏的交易是火速做出的,阿里反应神速。但要注意巴人游戏做估值非常简单,因为产品流水和利润在那摆着呢,版权价值就在那里,无论阿里是否并购,不增不减。

而小康,假定估值340亿,阿里必然要算计一下,是现在真值340亿,还是并购进来之后,通过阿里赋能,才能值340亿?亦或还到不了?

所以巴人游戏的并购案,速度再快都没什么大毛病,而且也不会有什么暗坑。做并购的时候标的物有没有坑爹的气质十分重要。

相较而言,小康的估值基本靠楚垣夕往上喊价,坑爹气息满满,阿里做决定居然也这么快,这里边的区别大了去了,所以才有此一问。

这时声叔已经着急忙慌结束了和兄弟公司的电话会,然后跑了过来,他跟老樊也挺熟的了,只是没料到人家来谈的是小康而不是巴人。

进门时他正好看到老樊微微一笑,说:“我们做决定一向都很快。”

“这也太快了吧?我自己都没意识到这些功能叫社交,你们连决策都做出来了。你们对社交是不是太敏感啦?”

“不敏感不敏感。”陈骏生连忙摇头,“你楚总搞出来的东西我们重视一点并不过分。咱们可是老朋友了啊哈哈。”

这个笑声非常圆润,但不知道有几分诚意,可能还有苦笑的成分在里面。因为时至今日是个创投圈的人都知道楚垣夕之所以底气这么足,腰杆这么硬,就是因为手里握着阿里那笔钱。要是当初巴人游戏没交易,那么《乱世出山》固然还能一个月大几亿的赚钱,但是想要一口气拿出35.5亿奶小康,巴人恐怕要炸裂。

别忘了还有个Pre_B买移动支付牌照的钱也是巴人给埋的单。所以说,小康无论搞支付还是搞社交,都特么得谢谢面前这两位大佬,谢谢金主粑粑的关爱!一手主导了交易的老樊,以及负责国内投资的陈骏生出于职业操守也得五味杂陈。

只听楚垣夕坦然问道:“那价钱呢?”

陈骏生和老樊对视一眼:“我们出400亿,如何?请相信我们的诚意。”

楚垣夕心说其中必然有诈!无论怎么看这个出价都非常合理,既高于340亿的估值,也不是特别的高,不考虑当年楚垣夕喊出的3000亿的口号的话,是个值得严肃对待的报价。

但是,太合理的事情总是让人有所怀疑,特别是楚垣夕深知自己一路上有多少地方可以动歪心思,可以挖坑。

创业者并不是不会挖坑,给自己挖坑甚至不能算是什么新鲜事。而坑之所以是坑,就是因为掉进去之前很难感知到,至少也要进场做一下尽职调查才能感到哪里可能有坑。

所以阿里给出这个价格楚垣夕当时就感到有问题,但是它是什么问题呢?

是像李靖飞那么低级的拖延问题吗?迟滞小康下一轮融资?这不可能,因为小康目前还有很多钱,毕竟一次性融了40亿呢,距离下一次融资还早。换言之既然选了这个时间来,就不可能是为了同样的目的。

是为了一窥小康的究竟?这个代价也是比较大的,因为楚垣夕肯定不会允许任何人以并购的名义进来做尽职调查,连两轮融资都没对投资者开放完全的调查权限,只开放了路演中所描述部分的调查权。

这也使得投资者查阅小康门店、物流、供应链和现金流等等传统商业零售艺能方面的财报比较多,这是容易财务造假的区域,对涉及移动互联网相关的调查主要局限在DAU啦,客单价之类的地方。

并购前调,显然要调查一个彻底,像楚垣夕这么谨慎的人,答案肯定是免谈,别人不知道,买过巴人游戏的还能不知道?

因此大概率是援引巴人游戏并购的流程和条款,签约之后第一笔钱先打过来,然后交割,交割之后打第二笔钱,打完钱再做尽调。尽调之后只要小康本身是诚实的,报出的数据是真实的,那么并购方撤回并购,前两笔钱不退。

这种方式窥探小康虚实要花两百亿以上,阿里肯定不疯,楚垣夕疯阿里都不会疯,也不可能SAN值狂掉。要知道阿里今年对外投资可谓是极为谨慎的,今天前4个月,在国内企鹅投资出手30多次,阿里只出手了3次,两家各有各的打法。

阿里现在钱多的烫手,但是不急于下注,非常之稳,绝对不可能疯。实际上现在越有实力的企业越注重一件事,那就是抢人,很多还活着的企业都在战场上翻找真正的人才。在巨浪之下就算是天才也未必能够力挽狂澜,随着企业的倒下或者战略裁员而处于可登用的状态。

小康也是如此,甚至刘璐比往常更兴奋,因为网络到人才的几率更大了。她最近面试的人里居然有30%担任过知名创企的高管,面试质量之高刷新历史行情。这也算是另一个版本的“别人恐惧我贪婪”。

总之,阿里不疯,怎么排除小康的坑?靠相信楚垣夕的人品?楚垣夕自己都不信啊!小蓝杯炸裂之前叫“民族之光”,岂不是比小康的信誉高的多?

还有一个办法叫做靠内鬼,然而小康的业务太复杂了,这颗星球上都没人这么玩,除非袁苜当内鬼,其它内鬼根本没可能帮人排除掉坑爹的可能。像郝毅这种,连当内鬼的资格都没有。

至于什么靠一个COO就把四分之三财务给造成假的?对不起,小康没有COO。

迅速排除掉所有不可能的选项,剩下唯一的可能性就算看起来再不合理,答案也只有这一个!想到此处楚垣夕脱口而出:“我相信你们的诚意,但是,你们内部肯定早就开始山寨小康了,现在山寨不下去了对不对?所以打算靠钱解决问题。哈!”

直接说山寨是比较难听,但是人家都山寨自己了,为啥还要避讳呢?没必要。层次越高的人越不需要虚伪,因为虚伪没意义。此话一出,他立刻开始相面,果然老樊脸上与一丝不易察觉的尴尬,而陈骏生反倒是很好的管理了表情,不愧是负责投资的。

所以楚垣夕把火力转向陈骏生:“以我跟随杰克的步伐创业多年的经验,此事必有蹊跷!让我猜猜,嗯,山寨不下去肯定是因为,数据,对不对?”

陈骏生终于动容。

楚垣夕紧追不舍,先是一阵沙雕一样的哈哈哈哈,然后说:“咱们也都是老朋友了,不是什么外人,我就直接问了,什么时候开始做的?小康哪个功能被您们给看上了?”

老樊相当光棍,被当场拿获之下也没辩解,说:“大概就是城市宝藏上线之后,AI团长上线之前吧。你们派商务去魔都找老侯之前的事,我听老侯说是他们接到你们的合作邮件,看到功能描述的时候就动心了,然后直接上马开始做研发。”

声叔蹲墙角心里默默的补充:“是上马开始做山寨。”

小康这边的事情虽然他知道的不多,但是,薛明做孵化创业可是巴人的大事,他这个高级副总裁不可能不过问的,也跟薛明聊过,因此辗转的知道薛明为楚垣夕的小康可能被巨头山寨而焦虑过。万万没想到今天居然看到楚垣夕抓包了一起山寨……

楚垣夕心说合着河马在辛西娅去之前就开始着手山寨了,然后还跟辛西娅大婶谈笑风生,难怪顺利的让她感觉不可思议呢。果然不愧是老江湖了!

“行吧,这事我觉得今天已经不适合继续谈了。咱们一块吃个饭?”

“不了不了不了……”陈骏生连忙摆手,而且归心似箭。为什么不适合继续谈了?因为价码肯定是不合适了呗。这个价码,双方心里都清楚,不是根据小康的估值走。就算公开市场上做并购或者进行私有化退市,还要给出溢价呢,现在双方完全不对等。

然而声叔就不明白了,怎么感觉楚垣夕这个架势,似乎并不拒绝谈一谈小康卖身?

楚垣夕则是完美猜中对方的小伎俩,此时避免有点得意忘形,先来一串呵呵呵,然后乘胜追击:“您可得快着点,我估么着黄团也快来了。”

老樊顿时没好气:“你以为黄团是干什么吃的?人家行动比我们快好吗?你以为我们为啥要这么重视你?”

“What?”楚垣夕还真有点想笑。

比底蕴黄团比阿里差太远了,阿里想干这事的前提是想要快速干成,不给别人以时间,别人中既包含小康也包含其他巨头。如果不追求时间,阿里大可以慢慢干,有个大半年也就差不多了,剩下的就是推广和运营,连来带去一年,这是楚垣夕计算的战略窗口期。

这是和原世界中有本质区别的地方。原世界小康不做支付,直奔社交,以突袭的方式把社交推出去,放的是大招连环。

这样也就意味着危险性高,成功率低,走钢丝走过去不代表一定能走过去。因此这回楚垣夕没选择突袭,而是按部就班的发展,只要利用好一年的战略窗口期,巨头们反应过来也不好追。

而黄团,楚垣夕觉得很抱歉,黄团永远都干不成,时间宽裕与否并不是决定性因素,除非改变现有的生意模式。黄团想干本地生活社交,唯一的机会就是收购小康。

问题是黄团现在很忙,又是落地充电宝,又是布局生鲜电商的,还搞了用户信任分,这是打算在给用户放贷的产品上进行升级,但是心态显得很焦虑。

当然,焦虑并不是错,特别是在当MT的时候。企鹅阿里两大Boss,企鹅面前的MT是5G消息,阿里面前的MT就多了,差不多能组个坦克团,拼多多、黄团、大狗东一字排开。

但是阿里的底蕴强大之处就在于有能力多路出击,拳打拼多多,脚踩大狗东,还有余暇派出一旅偏师迂回到黄团后方进行骚扰,那便是哈喽,开始做吃喝玩乐,以及借钱存钱。

最后这四个字,在以阿里为背景的情况下被哈喽拿出来,黄美团怎么能不焦虑?简直就是胡传魁在阳澄湖畔遇日寇,不想开枪也得开枪。

送走了老樊和陈骏生,楚垣夕只好跟声叔一块吃饭,一边吃一边听他汇报剧组那边的进展。很快声叔汇报完,立刻问:“你真想跟老樊继续谈并购小康?”

“缓兵之计而已。”楚垣夕心说巨头们的反应要是真都这么快,小康的战略窗口期就不能从AI群主上线开始算了,至少往前推一个月,从城市宝藏算起。对小康来说时间就是生命,这一个月说不定会成为关键,所以能多拖一天是一天,拖不了,牵扯一下阿里的精力也好。

恶意投资都可以要求排它,然后谈半年说老子不投了,被并购的时候为什么不能拖?我们可是极有诚意的,只是对价钱不满意而已。问题是小康只要按计划发展下去,要价也要越来越高,借口都不用找,之前说的价码是有时效性的呗,不可能像买巴人游戏一样那么痛快。

“哦。”声叔继续闷头吃饭,半晌又问:“刚才啥情况?你为啥一炮命中他们的要害?我是说你怎么知道他们早就开始山寨,山寨不下去了是因为数据?他们的数据怎么了?”他虽然没有直接投资小康,但是巴人投了重注,那么作为巴人占股超过5%的大股东,他当然也有资格有理由关心小康的一举一动。

只见楚垣夕非常淡定,一边狼吞虎咽一边说:“不怎么,就是没数据,所以没法山寨。”

“那我更不明白了,他们连数据都没有为什么一开始会启动山寨啊?”

“因为,我说的是骑行数据,他们一开始以为自己有骑行数据呗。”楚垣夕说到得意的地方忍不住猛趴拉几口饭,平常并不好吃的工作餐也变得可口起来。

于是声叔彻底茫然:“阿里有单车有门店,你说他们数据不行?”

“是非常万幸,被我正好赌对了,他们的数据不行。”楚垣夕说话间感觉自己腰也不酸了,肾也不疼了,仿佛年轻了五岁一样。

“想复刻小康的人多了去了,开门客当初要是开小店不开大店,保证照着小康复刻。但是没有用啊,关键的骑行数据他们在小康上线新功能之前不会保存的,注意,我说的是骑行轨迹数据,重点是保存轨迹而不是起止位置。河马和黄团想复刻,好啊,立项其实很容易,抄作业谁还不会啊?但是抄着抄着发现没带计算器,得一点点算,你了解了?”

这一条现在已经不是秘密了,因为竞争者们毫无疑问已经知道这个关键数据自己手里没有,得从头开始搜集保存,只有声叔这种吃瓜的反而不明就里,才会把它当成瓜。

这个工作难吗?说不难也不难,但是需要时间,而且这些数据怎么利用怎么挖掘?怎么和门店配合起来,对没有经验的人来说,还有很多坑要踩。

“我靠,骑行轨迹数据……这么重要?”

“那当然了,说的好像他们会保存轨迹数据一样。你以为哈罗、黄团、小桔这些有那么闲,会保存他们不需要的数据?他们保存了干什么呢?知道怎么用吗?就像你不需要练屠龙剑法一样,世界上没有龙。但是小康现在宣布龙来了,屠龙剑法只能从头练起。”

楚垣夕本来说着都已经打开微博准备发一条了,想了想不太厚道,而且过于嚣张,不利于继续低调发展,于是又把手机收了起来。毕竟,躲在MT们后边疯狂输出王道。

其实开门客就是典型,因为运营一阵之后,他们投放单车的力度明显就下滑了,运营更是极为稀松,基本上把单车当成了广告工具。而小康是保持着投放的力度,而且运营非常给力,在年会上负责运营的罗荣差一点被提拔为副总裁,只是因为他自己心虚没有毛遂自荐而错失杆位。

所以开门客就是典型的抄作业只抄看得见的部分。想必这段时间开门客那边应该也有一些势力去拜访吧?楚垣夕现在就特想问问李靖飞,你知道为什么要投单车吗?如果不知道,你会存骑行轨迹吗?

黄团甚至比开门客更不好整。阿里建立这套数据是有利的,不但有河马大中小各类门店,有哈喽单车,还有高德地图呢。开门客只有门店和单车,而黄团只有单车,平台商家虽多,本身并不拥有门店,地图也不是为了类似的目的研发的,不但跟高德根本没法比,甚至不如小康地图的研发支出。

这就看出小康为什么要投亿级资金做地图研发了,不如此不够用,功夫都在台下而已。

推荐热门小说咸鱼的自救攻略,本站提供咸鱼的自救攻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咸鱼的自救攻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上一章:第1136章 股权并购 下一章:第1138章 赵杰,您就别出幺蛾子啦!
热门: 小李飞刀4:天涯·明月·刀 飞刀又见飞刀(上下) 我家花瓶靠实力火遍全国 格格不入 大奉打更人 星际最后一个自然人 三岁半的我为了养家付出太多[直播] 弹弓神警2:制毒工厂 乡医艳情录 红拂夜奔 仙道第一小白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