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0章 小康的志向

上一章:第1129章 接连上线的重磅功能 下一章:第1131章 小康惨遭举报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飞信的衰落根本就不是靠重视市场能挽回的,被时代抛弃的时候连个打招呼的人都没有。但楚垣夕悲观的估计,运营商们的思维大概也就升级到流量的层次。可以想象“5G消息”的用户数一定会很庞大,可是质量呢?只算DAU可以平视微信,但是统计用户使用时长的话怕不是要差个一百倍以上?

因此实际上运营商想要翻盘,“5G消息”能提供什么新的内容,并且显著强于微信,才是建立生态的关键。能够比微信高一个维度,适合新的带宽,才能吸引5G用户转移阵地。

如果没有的话,就算和手机大厂们通力合作,靠庞大的用户数量吸引开发者,仍然非常费劲。

同样是做开发,企业做APP和做小程序的工作量并没有本质差别,但是APP的用户是自己的,小程序的用户是生态提供商的,企业为什么舍弃自己的用户,替生态提供商完善生态?

无非就是因为自己做APP需要的推广成本和数据成本难以承受,而且对方能够提供优质的生态和用户体验,但自己不能。

一如小康能提供AI团长,各个商家自己开发出同类功能然后各自做个独立APP制造孤岛?光推广就得累死,而小康做的是乐园,肯定比孤岛强的多。

从这个意义上说,最应该抄小康作业的不是724们,而是运营商。譬如说LBS内容,也就是地图的内容,就显著高于微信现有的内容。

为什么小康线上内容的核心是城市宝藏?因为地图内容才是5G时代最具时代感的内容,直观、美观、功能性强,易于融入,教育用户的成本极低,且需要更宽的带宽进行网络传输。最关键的是有别于微信,打出差异性。

所以要是运营商真抄小康的作业还真就麻烦大了……

这也是楚垣夕琢磨要不要改一下上线时间的原因。但是考虑到运营商们的功能肯定已经联合开发完毕了,而且既然是联合开发,那对方就不可能随意调整。

或者说因为涉及到三家运营商之间的同步问题,必然缺乏灵活性,从立项到产品完善都不太可能因为有个叫小康的企业突然拿出更契合5G时代的作业就去抄。

因此还是没必要自乱阵脚。

可以说城市宝藏的出现正好凸显了当前商业市场中线上内容的重要性。这是个流量红利早就见顶的时代,新晋玩家需要去别人碗里扣食,而不是分享新增市场,后者明显更容易,但现在已经没有空间了。因此抓住机会率先培育出独特的内容,才方便抢夺用户。

小康的前进目标是做成社交,但小康的志向不是做成什么,而是成为什么,楚垣夕想要小康成为的叫做“基础网络设施”,和微信、支付宝站在同样的高度上。抖音和头条APP都很火,但它们并不是基础网络设施,微博是国民级应用,曾经有机会向着基础网络设施去发展,但是它没有,今后应该也不会再有,可见这个志向并没那么轻易能达成。

举个简单的例子,Tik Tok在米国很火,但是米国可以很轻松的封杀它,因为它不是基础网络设施。但脸书就算犯再大的事情,米国也不可能封杀,因为封杀了脸书,大量依托脸书这一网络设施而生存的公司就全都要挂了,一刀下去杀的不是脸书一家。

脸书,它比微信更早建立起自己的企业生态,承载了大量的商业,从而进化为米国乃至整个英语世界的基础网络设施,它的发展程度连谷歌都要瞠乎其后。

城市宝藏或者说AI团长,就是小康迈出的第一步,通过自身对于整个市场业态的预判和开发,能够在合适的时机承载住友商,才叫网络设施。至于基础不基础,还得看后面的努力。

实际上运营商们的目标应该也是重新夺回基础网络设施的地位,只是想要凭借用户规模轻易达成是没可能的,做不出匹配得上这一地位的内容最终还是会败。

特别是如果只是做出一个运营商版本的微信,那败的不会比当年的飞信慢,因为微信已经奠定了自己基础网络设施的地位。特别是通过小程序生态,把基础夯得牢牢的,乃至于有变身为“微信OS”的趋势。

只不过微信靠的不是内容,正是用户规模和B端生态。运营商一抬手就想攻击微信最强的一点,谈何容易!

所谓富媒体那些功能是微信5年前就玩剩下不再玩了的,如果有人如获至宝的话那应该还没清醒过来。比赛做产品,比赛研究用户心理和体验,运营商永远干不过创业者。

可能因为微信确实将注意力集中在运营商们的大招上,小康突袭用户微信社交链的第一站并没有发生预想中的封链接啦、封链接啦以及封链接之类的事情,使得无论用户数量还是购销交易额都冲上一个新的台阶。

特别是,健康币提现活动实际上是一个全国范围的活动,不在三大城市的用户,或者在三大城市但不在运营区的用户,也可以参与。

他们不能通过骑行单车和在门店消费获取健康币,但是可以通过分享优惠券包到自己的社交链上,然后敦促运营区内的朋友去消费来获得健康币。也可以在那些通过AI团长发券的友商门店中消费来获得极少量的健康币。

这部分钱实际上是友商们通过小康AI团长发券的中介费或者叫过路费,因为非常少,所以小康分文不取全部返还给用户,相当于拿友商们的钱粘合了用户,一举两得。只不过不在运营区的AI团长因为缺乏骑行轨迹所以发不出特别好的券包组合,是一件憾事。

在这个热闹的气氛中,时间快速来到5月10号,小康的DAU正好在这一天破了百万,而MAU则处于虚高的状态可以不做统计。

这是提现活动结束的日子,不少玩家充满惋惜,也有一些卡在最后的时间还在努力转化健康币,提现一笔是一笔。

这天也是游联网上线的大日子,楚垣夕可谓是屏气凝神的守了一个小时,直到确实没什么状况才算把心放下。外人看来风平浪静的时候,内部很可能已经波涛汹涌了。

为了这一天,他甚至于把一些开发计划都推迟了。比如城市宝藏中的地图广告功能就是个开发起来轻松愉快但是用处非常大的功能,无论是做收入也好,还是用于推广移动支付,性价比极高。

本来城市宝藏上线稳住之后就可以开始干,但是干脆推到明天,也就是周一再开始研发,以做到心无旁骛。

没想到小康这边刚刚把游联网版本刚刚更新出去,莫名其妙的风言风语突然出现一大堆,比如说有个调调就特别有市场——是不是更大规模的区块链骗局?

区块链,因为承载了本不该承载的污名化,因为某些管理措施的缺位乃至于纵容,直到2019年都是极度负面的代名词,即使最高指示下达,这个恶劣的印象在很长时间内也无法根除。

这一点楚垣夕是理解的,也做了思想准备。实际上就连AT恐怕也有类似的顾虑,因此虽然不断推出采用区块链为解决方案的功能和产品,但是几乎不涉及toC,就算涉及,也不涉及现金。

只要不沾钱,区块链就是干净的。

但小康这个功能,是既有区块链,又有铜臭味,以至于楚垣夕都开始佩服某些人的脑洞。他从来没想过的“小康发币ICO”已经被传的越来越真了,如果整个功能不是小康做的,不是楚垣夕亲自监督,在他眼皮子底下开发,他自己都快信了!

尼玛这帮人眼瞎还是心瞎?那么大白纸黑字写着,健康币的锚定点是算力,不是区块链钱包,小康的游联网根本就没有区块链钱包,只有区块链记账,用户提供闲置算力换钱,等价交换或者不等价交换,反正天经地义啊!

但是向普通用户也就是完全不了解区块链的人去解释,实在太难了,他们不可能理解只有区块链钱包才会和ICO挂钩,甚至他们都不知道什么叫做ICO,也不会明白小康的区块链只是为了信息透明和即时传递而存在,避免用户提供了算力但是迟迟看不到健康币到帐。

总之这个风言风语非常有内涵,所谓造谣的动动嘴辟谣跑断腿,小康辟谣是肯定不会去辟谣的,只能靠时间来证明自己,但是对于目前开始推动的移动支付肯定略有一些影响。

实际上明眼人都能看到小康是对着移动支付去的,以提现活动为例,使得大量用户把银行卡挂在小康上面,否则没法打钱,从而完成了移动支付的第一环和第二环。

而略微专业一点点的人士,甚至包括有些用户都能察觉到这个目标。因为普通的那些搞提现花活的APP,以网赚类APP为主力的,都是提现到微信或者支付宝,而不是银行卡。

包括市面上极为流行的“XX极速版”在内也是如此,比如说抖音极速版,因为和微信关系恶劣,只能提现到支付宝,不能提现到银行卡。而网赚类则相反,依托于微信是最好的选择,不但可以提现,而且微信一键登录更利于传播。

只有小康,根本没有提现到第三方钱包的选项,直接就是银行卡,否则您就换成优惠券吧。这叫司马昭之路人皆知,为什么成语叫“昭”然若揭啊,就是这么来的。

但是不辟谣应该怎么做呢?楚垣夕决定学习头条系的深刻经验。

头条系在今年初成立的医务救助基金,因为成立时间太短,而且不做任何宣传,不买热搜不写公关稿,以至于很多医护人员根本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个专门给医护发钱的基金。

怎么办呢?头条系负责给人打钱的基金工作人员在沟通中首先告诉对方我无法证明自己不是骗子,所以,我绝不要您拿出一分钱,也绝不要您填写能够危及银行卡的任何资料,如果您实在不放心,就填一张空的银行卡。

这个策略完全行之有效,于是上午更新版本,晚上小康就出了公告。楚垣夕一看反正巴人信息那边还有一些兄弟们在岗,直接让摄制组给他来了一个真人出镜的短视频,说:“我能骗啥咧?我把用户骗到小康便利店来消费?那要是算骗的话,我是!”

于是这个公告是一个带视频的公告,告诉用户如果您不放心,请把银行卡解绑就是,用户可以等到下次再搞提现活动的时候绑定新的银行卡。

解绑银行卡,同样是做移动支付必备的功能,只不过有些企业为了不让用户解绑,强行要求身份认证的时候必须有一张银行卡绑定,否则不给认证,已经认证的也要销户。

这波黑恶势力刚靠刷脸怼过去,一波嘲讽徐欣的风言风语又出现了。有说她不会做投后管理的,晚上八点在金融创投类的自媒体大号上发出推文,公然嘲讽当代资本既没给小康信心,也没干预小康的现金流管理,还没指导小康进行债务融资云云,一团糟。

总之说了半天屁话仿佛不知道小康跟巴人集团什么关系一样,关键是徐欣还不能反驳,她不能说——钱让巴人出就得了。

还有的嘲讽小康的估值,在微博上说滴滴和黄团的C轮估值都没到180亿,头条系更少,小康B轮180亿,这不是搞笑什么是搞笑啊?非要说时代不同的话,喜茶都吹成什么样了,B轮90亿,C轮才160亿,同样都是走线下实体的,要说网红喜茶更红!

关键是小康做¥融资融得这么热闹,又是路演又是宣传,结果企鹅和阿里没投一分钱,这算神马?没盖戳认证!但凡有点含金量,企鹅和阿里会看不上?

楚垣夕直接追到对方微博下面怼回去:就喜茶那个品控,门店数还不到星巴克零头,品控就能大范围翻车,他凭啥跟我比呢?同样四百家店你看小康品控出过问题吗?

他这么积极回怼其实是不想徐欣亲自抛头露面,要是什么渣渣说两句话都能把徐欣这个咖位的大佬激出来,也太掉价了。但是徐欣还是没忍住,亲自发朋友圈:其实你们不了解小康,小康下面还有N多业务可以单独拎出来组成公司进行融资,如果楚垣夕真缺钱,完全可以这么做。至于为什么没必要,懂的人都懂。

想必这个时候,发动舆论攻击的人肯定对阿里极为不爽,没有阿里340亿的助攻,楚垣夕小儿和徐欣老贼怎么可能嚣张如斯!

但是既然是有组织的抹黑,就不可能讲道理,因此又有人在自媒体大号上质疑:你说这个小康真是神奇,什么前沿概念都能沾上。连最近因为特殊形式突然变火爆的VR/AR他们也有,而且全部都是线上的。这要是上市公司还不天天涨停板啊?

这个人虽然用了微博小号,但可能是十分的坦荡,用的是李靖飞标志性的光头做头像。

其实AR稍好,有精灵宝可梦和企鹅的捉妖游戏等等一系列爆款游戏产品支撑着。而VR行业在经历了2016年的风口后,形势急转直下,很快变得悄无声息,只有各个大型线下商城里还有一些VR体验点,只不过产品略显粗糙,而且更新速度非常之慢,因此想火很难,唯有一款欧美的虚拟现实社交游戏VRChat还算能够支撑门面。

总之突破口都是游戏。

但是最近这个特殊形式中VR开始放光,就以特别火爆的线上会务应用Zoom来说,虚拟现实场景,以及会议参与者的VR形象,都是非常好的应用场景和落地方式。譬如说通过Zoom进行网课,学生就可以把老师的形象变成一头熊,把背景变成草原之类的,增加了几多趣味。

小康里程碑7也会投放VR产品,听过路演的都知道。

因此楚垣夕直接不点名发朋友圈:没办法啊,小康就是这么新潮。这都是我2018年制定的战略,2019年上半年做Pre_A的时候都说过,当时怎么没人觉得我们炒概念呢?现在产品都做完了。你早山寨小康你现在也可以炒概念啊。

网络那头的李靖飞一口鲜血喷出来。王月恒看见之后心说特么合着我们山寨小康山寨的还不够狠是怎么的?这特么都是你丫藏着掖着的线上内容,我们现在开始山寨还来得及吗?

在争争吵吵之中,太阳照常升起,周一上午楚垣夕召集APP团队,开始布置地图广告的任务。

APP团队是小康研发部门中最庞大的团队,因为要做的功能非常之多,分成许多模块。但是地图广告是个综合性的功能,需要多个模块协作,所以由移动互联网事业部的部长苏顾起头,分配任何,争取一周之内完成,5月18号开始测试。

这个时间安排是非常紧张的,但是楚垣夕有充足的信心,因为诚如徐欣所说,小康下面很多业务都是可以单独拎出来融资的,APP事业部里就能拎出好几条线。

推荐热门小说咸鱼的自救攻略,本站提供咸鱼的自救攻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咸鱼的自救攻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上一章:第1129章 接连上线的重磅功能 下一章:第1131章 小康惨遭举报
热门: 每次重生都对她一见钟情 似蜜桃 花娇 楚天以南 波月无边 她谁都不爱 重生追美记(很纯很暧昧前传) 枭宠 京洛再无佳人2 弄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