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7章 朱魑的剧本

上一章:第1126章 朱魑体验派 下一章:第1128章 个人IP打造计划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只见朱魑冷清清的跟李导打了个招呼,随即在楚垣夕旁边坐下拿过盒饭,食不知味的扒拉了两口,吃的心不在焉。

楚垣夕上下打量了两眼,因为朱魑穿着小康的工作制服还挺好看的。不过也没全穿,下身穿的是阔腿牛仔裤,楚垣夕以前还真没怎么见过朱魑穿制服,没想到跟阔腿牛仔裤配起来正好突出了紧致的腰身。而且她的腿绝对不是大粗腿,但是收拢在制服里居然出现明显的臀线,真是奇了怪了。

他早就听说了朱魑目前的做派,要不然为什么会在剧组里显得另类呢。她要是跟以前一样大大咧咧的怎么可能另类?不是生人莫近,也不是不搭理人,更不是什么冰山美女,而是呈现出某种精神状态,人还是那个人但是跟过去很不一样,仿佛就要成仙了一样。

比较挠头的是,到底是该对等的冷淡一下呢,还是应该开开玩笑活跃一下气氛?

比较尴尬的是,楚垣夕现在甚至不知道应该开什么玩笑才恰如其分。

这就是来探班让他感觉头疼的原因。

没想到在他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朱魑反而放下盒饭,说:“给我搭会儿戏?”

“嗯?”

“我排练明天的戏呢,你帮我找找感觉。”

说完话,朱魑在包包里翻了翻,拿出一叠台词纸,朝楚垣夕扬了扬。

楚垣夕迷惑的问:“你不管剧组的事?”

“普通情况杨苑美就应付了,有大事才找我。”

“有过什么大事?”

“没有。”

楚垣夕心说这倒也不错,要是朱魑又看场子又演戏,就相当于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现在裁判的牌子还挂着但是不管事,反而比较和谐。

巴人把整栋楼都包下来了,其中大半已经空出来也没人续租,但是装修还在,可以在现有基础上随意布景。有一些还曾经属于大公司,装修风格都一样,同一个场景需要不同布局的时候非常方便,换个空间就是了,不用来回搭。

还有一小半是停业关门的,这样的剧组不能碰,人家以后还要用呢,只要保证这段时间没有人能够随意进入大楼就可以了。在加强防控的情况下,整栋楼十二层就一个门可以进人,非常好控制。

因此大量空置的房间可以使用,其中有一些还是带套间的,比如各种总裁办公室类型的套间。其实小康的总裁办公室也是这样的,楚垣夕偶尔会住在公司,除了不能起火之外所有生活设施齐全,沙发、床、洗漱沐浴卫生间,和宾馆相比也不遑多让。

剧组里不少人都分配了这样的套间,编剧、演员、导演团队几乎每人一间,便捷程度很高。只是空间实在太大了点,出了套间就是大大的办公室,需要走公司大门外出,相当于一人占据一家公司的感觉。但也没办法,空着也是空着,闲着也是闲着,于是就都住上呗。

楚垣夕跟着朱魑往里走,噶哒门锁一响,进到朱魑的临时居所里,拿眼四处一看,还经过一番布置,墙上、黑板上贴着很多剧照和分镜图一类的东西。他拿着手里的台词纸一看,是后面的一场双人大戏。

因为看过声叔的剧本,楚垣夕大体知道这一场。他当然是粗粗的扫过设计稿,也被称为大纲或者梗概。后面还有细纲和分场景的详细剧本台词,不过肯定没时间看,即便如此,大概知道是个什么意思。

刚才杨苑美客串的那场,主角听杨苑美一开口才知道可能屋里有人?但是已经顺手把门推开,于是惊悚了一对鸳鸯。他们偷情不说,双方都还有家庭,事情很快以指数级爆发并且出圈,微信对话截图传得哪哪都是。

(本段取材于生活,之前四大里都传开了。)

这口锅准确无误的扣在主角脑袋上,因为审计事务所怒了,恰好主角打工的那家公司也把自己的审计业务给了邻居。

于是当主角还吃瓜看戏觉得和自己没有关系的时候,审计师已经抄起放大镜在他们的财报里挑毛病了,什么公司经得住这么挑啊?一场职场霸凌不可避免的倾泻在主角身上,而且是持续性的,就为了把他逼走。

这场遭遇是社畜男主最艰难的时刻,苦苦忍耐各种不公就是不离职,结果被公司老板找过去“恳谈”。一番恳谈主角失魂落魄,作为一个北漂月光族,他没有任何抵御风险的储备,别看白领的职业生涯好像有多光鲜,失业之后能挺多长时间完全看能拿多少离职补偿。

问题是这公司就没打算补偿。

因此主角进退无着,特别是这一天,他刚刚到隔壁审计公司下跪磕头祈求原谅,被人家呵呵笑着礼送出来,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平常午餐晚餐都要在楼下的小康门店解决,而且喜欢慢慢吃,享受小康的孤独感,也因此跟女主有一些点头之交,乃至聊上两句。

殊不知女主几乎不跟人聊天,来搭讪的一律无视,只有主角,来来往往有三年,每天如一从不间断,而且非常纯粹,就是吃饭、发呆,才有了一点默契,有时候他来的晚,还会为他留一些热餐。

结果这一天主角竟然没有出现,女主以配送的名义拿着热餐上楼,发现主角一个人躲在会议室里发呆。

得罪了审计师,接下来怎么找工作?他的社畜观念太强烈了,丝毫没想过跟自己公司抗争,甚至没觉得审计公司有错,错误都在自己身上,要是当时没推门就好了,不断自怨自艾。可眼前,大公司已经没法找了,因为大公司基本上都需要审计,招了自己不是送人头吗?

下一步是什么根本不知道。是滚回老家?还是找个打杂溜边的工作先苟着?想到自己奔三十的人了要家庭没家庭,要事业没事业,恨不能推开窗户跳下去,无颜见爹娘。

此时楚垣夕手里拿的就是接下来的台词,以及透视图。因为连镜头都设计过,两人来到朱魑的套间,直接站在对应的位置上就可以开始了。

这是一场感情戏,主角在至暗时刻已经没什么不好说的了,诉说了一通打工白领心中的苦逼,女主是个很好的倾听者。

经过一番倾吐之后——

女主:你的饭。我看你没来,给你拿上来了。

男主:我记得你从来没上过楼。

女主:因为没有值得我上楼的人。

男主:那我还挺高兴的,我喜欢你好久了……

朱魑突然撂下台词纸:“NGNG,你这情绪不对,重新说。”

楚垣夕心说我情绪当然是不那么对了,实际上还产生了一点波动呢!但是迎着朱魑的目光,他也没说什么,而是重新酝酿了一下情绪:“那我还挺高兴的,我喜欢你好久了。可惜很多事情都太晚了,我的人生毫无价值……”

朱魑轻手轻脚的往前走了两步。楚垣夕感觉很不对,因为这两步破坏了构图,电影是非常讲究画面的,李导又是个非常有镜头感的人,这两步一走肯定会被导演NG掉。

女主:晚吗?你只是太可笑了而已,错的明明是世界,你倒觉得自己该死。

男主消沉:对,错的是世界,我当然知道了,但是整个世界都与我为敌,我能怎么办?

女主嘲讽:世界以痛吻你,你却报之以歌?

男主激动,指着墙壁:就那间房间,一个组的合伙人把另一个组的senior manager给草了,狗男女屁事都没有,我的桥断了!我能怎么办?我替她们鼓掌呗!

说罢,楚垣夕按剧本凝视朱魑,接下来女主应该说:“你就是看不起自己,其实我观察了你三年,你人很好。这家狗屁公司不值得你给他们卖命。”

后面还有一些话,都是激励男主的,然而朱魑又往前走了几步,距离非常近。

“你替他们鼓掌有什么用?你应该替我鼓掌。”

“啊?”楚垣夕心说怎么脱稿了?我拿的台词不对?

“你知道吗?我最近已经不怎么相信回忆了,回忆里的那个人不像我想他那么想我。”

楚垣夕蠕动喉结:“那个他,是我么?”

“你说是就是吧……”朱魑说着抬手,按在楚垣夕的胸膛上,手冰凉。他的风衣里边就一件衬衣,非常薄,心脏嘣嘣跳,只听朱魑问:“你脸怎么红了?”

“难道,这场还有动作戏?这该死的剧本没写啊!”楚垣夕把分泌了许久的唾液咽了下去,目光游弋,看了看门。

朱魑忽然发出一串嚣张的笑,然后刷的一抬腿,架在楚垣夕的肩上,把楚垣夕晃得往后一退,正好退到墙边。

“我靠!我居然被朱魑给腿咚了!谁给她的胆子!玩真的啊?”楚垣夕愤愤的想。

只见朱魑手里拿着一把钥匙:“放心,钥匙在我手里。再说现实不是电影,也没人会来开我这扇门。”

楚垣夕狠狠吸了口气,呼出的时候全是热的:“你这可是玩火自焚!你玩真的啊?”

朱魑轻蔑的笑了:“渣男,没人要你负责。”

楚垣夕轻舒猿臂双手合抱,顺势一翻,双方顿时调转180度。往前一推,楚垣夕反过来把朱魑压在墙上,墙被撞的“duang”的一下,然后迎着朱魑激动的眸子。朱魑的脑袋撞墙,眼睛闭了闭,又睁开,楚垣夕右手粗鲁的把她阔腿裤的裤管往下撸了撸,露出光洁细腻的小腿,反着光,真白。

最后,送给她雨点一样的吻。

(此处省略6637字)

……

杨苑美很好奇,为什么楚垣夕给朱魑搭了一个小时的戏,朱魑就跟变了个人似的,走路有活力,好像头发都变得蓬松了的感觉。

反而是楚垣夕有点无精打采的,这个同样很少见,因为楚垣夕可是工作狂,反正杨苑美自从有了巴人以来几乎就没见过楚垣夕无精打采,通常都是他给别人打气。

看楚垣夕一边翻台词纸一边小声跟朱魑说话,她偷偷凑过去,只听朱魑低声说:“我不要面子的啊?还有,我怕你看不起网红。”

“怎么可能?我搞的就是网红。”楚垣夕说着回头,在杨苑美的颅顶上拍了拍:“你干嘛呢?”

杨苑美心说什么叫搞网红啊?这话怎么那么诡异呢?她把楚垣夕的手打开,“你们俩干嘛去了,那么半天?都一个多小时了吧?声叔刚才找你来着。”

楚垣夕心说才一个多小时而已,要不是地方不合适,怎么可能这么快缴枪呢?应该说幸亏朱魑能平天下吗?不然陷进去就无法自拔了!

“啊我看见微信了,待会我就跟他说。”随口把她打发走,他回头小声逗朱魑:“我没想到你的腿这么粗呢!腰明明挺细的,大腿根比头还粗,呜呜——”

朱魑把台词纸团成的纸团塞进楚垣夕嘴里,低声威胁:“这叫蜜大腿!练不出蜜大腿跳什么劲舞?懂不懂啊你?你死定了!死定了!”

姐姐的腿不是腿,塞纳河畔的春水,姐姐的腰不是腰,保加利亚的弯刀。楚垣夕看着她桌子下面的两条大腿作势一夹一绞,心里咯噔一下冒起一个惊叹号,已经无比疲劳的老腰似乎又重新注入了一股能量。

……

这天晚上他回到自己的别墅,立刻进入养精蓄锐的状态,很罕见的用了用于娅楠的健身器材,一会撸铁一会划船,叮叮咣咣弄出很大的声响。

这就把冯林和于娅楠弄糊涂了,很长时间以来楚垣夕从来都不碰这玩意,今天这是怎么了?

特别是冯林,察觉到楚垣夕一丝不易察觉的尴尬,女人的直觉立刻让她发现了点什么。

“你风衣上有香味?”

“嗯。我跟朱魑……做了爱做的事。”楚垣夕坦然,说话时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目光始终注视着冯林。

于娅楠一缩脖,立刻跑回自己房间。

冯林愣了愣,然后没事人似的问:“所以,咱们结束了?”

问完她又一摆手,“你不用解释,我一直只是你的‘准女友’,你也是我的‘准男友’。”

“呃,朱魑倒也没想当我女朋友,更没想嫁我。”楚垣夕有点词不达意,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了。诚如冯林所说,他们不是正经的男女朋友关系,否则于娅楠早就该离开了,但是一直也没有。不过他也没有想过让朱魑住进跃式别墅的事情,提都没提过,感觉这种提法太不尊重朱魑,也不尊重冯林。

他不知道冯林到底会有多在意,尴尬的是要是完全不在意呢,就说明这段感情其实也没什么值得在意的,要是特别在意呢,就更完蛋了。

实际上当朱魑突然发动猛攻的时候他是有过一丝慌乱的,主要就是因为他自己的矛盾,并不舍得让冯林离开,冯林是自己亲自主动泡上的女生,而且一直很快乐。慌乱就慌乱在亲手终结他和冯林的快乐会让他自己很痛苦,不知道冯林会不会痛苦。

但是拒绝朱魑?他更痛苦,想必朱魑比他还痛苦。朱魑对自己有感情,他当然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已经积累到这么激烈的程度了。辜负朱魑还是辜负冯林都很痛,楚垣夕哪个都不想辜负。

可他更不知道冯林能和于娅楠共处,是否就能乐意朱魑,朱魑可不是于娅楠。这种事情是他没经历过的,跟call嫩模开大趴可不是一回事,完全没经验,总之当时还好,有激情支撑着,离开剧组之后脑子里边渐渐变得乱糟糟的。

然而冯林接下来一句话让他沉默了:“但你也没想娶我吧?”

说到这里,她打算给楚垣夕留下很长的时间,而楚垣夕感觉很冤。他们讨论过那么多次喜欢和爱,也足够坦诚,就像今天这种情况楚垣夕都愿意坦白,但是两个人的喜欢,一直没有转化成爱。

否则的话楚垣夕会把冯林带到自己家,去见他的老爸老妈,冯林也不是没有类似的机会,但是两个人都觉得还没到火候呢,以至于谁都没有提过把“准”字去掉。

果然根本就没到过火候。

“我仍然喜欢你,像以前一样喜欢。”沉默了片刻之后,楚垣夕终于开口,“你也是吧?”

冯林轻柔的走上来,吻住楚垣夕,比平常的日子更深,良久之后她才抬头,目光非常平静:“我也是。而且你还是只爱你自己,像以前一样,从来也没变过。这样我也没什么可高兴或者难过的了。”

楚垣夕特纠结,因为爱情没有触发器,不是网游做任务,好感度攻略到一定程度就会触发爱。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爱上冯林,神奇的是,也不知道冯林什么时候会爱上自己。如果没有朱魑强烈的刺激,这种泡沫状态还让他感觉挺轻松的,现在就变得沉闷了。

“你从来不敷衍我,而且尊重我,考虑我的感受。”冯林开口,但楚垣夕赶紧抓住她的手,因为这话听着像离别感言。

还好冯林没有把手抽走,而是嘴角一翘,“但是你对我的喜欢,只是你的一个选项,对吗?”

“不是,我是真的喜欢。”楚垣夕觉得这时候不该说的太多,直接搂住了冯林,用力搂住。

冯林没有挣扎,在楚垣夕的耳边哼哼了几声,也不知道是笑还是呻吟,最后说:“其实我不意外,而且我更放松了。”

“别,不要放松啊……”

“为什么不?我要让自己变得更强大。”

你要干嘛?楚垣夕亲吻着冯林的耳廓,轻轻的说:“没有比我更好的人比我更喜欢你。不可能有这种人。”

“切,你还挺自信的。别动手动脚的,今天你去于娅楠那吧,我要静静。”

偷摸听墙根的于娅楠立刻扶着墙轻手轻脚的后退,心说这么容易就让渣男过关了?model圈换男女朋友像走马灯,以楚垣夕跟冯林的“准恋人”关系,还有跟朱魑说不清道不明的情分,要是她是冯林就当无事发生过。但冯林不是这么容易糊弄的人呀!

推荐热门小说咸鱼的自救攻略,本站提供咸鱼的自救攻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咸鱼的自救攻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上一章:第1126章 朱魑体验派 下一章:第1128章 个人IP打造计划
热门: 灭了天道后我成了死对头的师妹 每晚穿到皇帝身上 治愈系旅馆 和前男友同班了 我,会算命,不好惹 正始十一年 二五仔之王 隔壁的小书生 峨眉派偶像 天龙八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