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0章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上一章:第1119章 所谓大事 下一章:第1121章 貌似高手的坑爹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后来楚垣夕把那个失魂落魄的地推给叫住问了问,结果还真是,而且他家还是服务商下面的地区独家代理。换言之服务商给了一个地区的好几家代理商以“独家”代理的资格。

这种乱象支付宝和微信不知道吗?当然知道,但仅限于“知道”。因为一旦去管理,就会被对方迅速占领更多的市场份额,只有在乱象中快速生长,才能把自己的设备尽快散出去。

只是最近口罩的盛行使得所有刷脸支付戛然而止,令人不胜唏嘘。

从这个案例中……楚垣夕给小康的市场专员下了个任务,跟他们聊,然后反向吸纳有能力的地推员,把他们拉到小康的地推队伍里。毕竟等到小康去推移动支付的时候,不但要有商务人士运筹帷幄,还得有能征惯战的兵勇冲锋陷阵呐。

这都是送上门的人才啊!

只不过距离他们冲出去还有一点时间,首先城市宝藏得能立住才行。

当时楚垣夕找到的最优解是需要先上线城市宝藏后上线游联网,同时最近这段时间还是有些紧张,不太利于用户压马路的,无论骑行还是什么方式。而且马上就是清明节小长假,所以初期的数据肯定是不好看。

当然初期嘛,本来也就是让用户熟悉一下知道有这么个事,等到小康开展提现活动的时候才会有人积极。这是楚垣夕想到的一个简单粗暴的解决未上链健康币回收问题的方案,就是允许用户健康币直接提现成现金。

很多网赚类APP都在这么搞,特别是以走步为名义的那些,寇可往吾亦可往。特别是这种活动还有助于小康把兑换现金的逻辑给用户解释清楚。

否则的话,城市宝藏毕竟是一个需要“转化过程”的游戏,需要用户用健康币对地图上的各个单元进行投资,然后再由这些资源点持续产出富翁币,最后用富翁币到小康门店买东西。

这里有个非常反人类的流程,就是用户没法立即获得正反馈。所谓持续产出,和慢慢产出是一个意思,不是挖到健康币立刻就能拿去买东西的。

做游戏的话,采用这种方案要冒很大的风险,虽然远有《lifeline》,近有《动物森林》,都不强调即时正反馈的逻辑,但主流观点还是要用正反馈刺激玩家的游戏行为。

可《城市宝藏》不止是游戏,和《动森》有某种程度的相似性,是对生活的某种遐想,需要用户持续的在游戏地图中行动,才能追求到合理的结果。也就是说没法不冒没有即时反馈的险。

因此这里做一个提现活动是恰如其分的事情,直接强化用户对城市宝藏的认知,它是有价值的,价值从您的手机和电量里来。

3号这天,城市宝藏如期上线,并没引起什么人的瞩目,无非就是小康APP更新了版本,在过去整体简洁的界面中多出一个按钮出来罢了。

得益于目前国朝手游的普及,很多用户或多或少总是玩过游戏的,像什么消消乐啊胖头小鸟啊还有切水果之类的就不说了,AR游戏和LBS地图社交游戏也不是完全没概念。这还得感谢我大企鹅,又是过年的时候散地图红包,又是一起来捉妖,一二线潮牌青年们肯定不会一点概念都没有。

小康的用户里有很大一批这样的有生力量,所以这个新按钮打开的世界也没有显得特别生涩。

但也仅此而已,在大多数人的认识中这就是一款游戏。否则,为什么会有新手引导呢?这不是手游标配吗?小康一个开便利店的没事闹的什么手游啊?

这是唯一闹出的动静,小康的微博和公众号后台的留言变得多了一些,很多人在求解这一迷惑行为大赏的答案。很多巴人的老粉丝过来串门,给小康的用户科普这家公司的基因,那是肯定有游戏基因哒!而且这家公司的老板从不割韭菜,放心的玩!他只卖成熟的韭菜,你们还在培育期,等着哪天被卖了就成熟了!

楚垣夕心说这帮人也太记仇了吧?这都卖了四个多月了怎么还记着呢?说起来最近他也没继续玩《乱世出山》了,卖都卖了还有什么必要每天打卡呢?不过也难怪玩家记仇,独角工作室那边脱离了楚垣夕的魔掌之后开始向正常的游戏运营一样做活动了,一个常识是游戏行业提到所谓的“做活动”说的都是充值活动。

所以玩家们嗷嗷叫着冲击巴人和小康的微博也并不令人意外。

在上线之前,因为经历了一个特殊的春节,小康没有按计划在粤东省大推,所以日活跃用户数依然只有不到五十万人,远低于时间表上的预期值,曾经对这段时间最低的预期都是100万DAU起步,这是后面必须紧追的。

但是日消费人数和人次都不错,很多用户一天消费两次甚至三次,而最让楚垣夕害怕“恢复正常”的是核心用户数。因为在特殊时间段里小康优异的表现,对核心用户的价值,大量用户表示认可,因此开会员卡的络绎不绝,到现在已经开了10万年卡,小康的月活跃用户MAU也就两百多万,这个比例相当可以。

甚至于单看日交易人次,也就是笔数,更是高的出奇,以至于有人怀疑楚垣夕数据造假,实际这都是小康的优惠券闹得。优惠券的使用模型逼得某些精明的用户把一笔交易分成两笔结,能够利益最大化。

其实这是公司愿意看到的,优惠券-客单价体系是小康稳定盈利的基础,客单价和交易频率决定单店收入,这个收入才是决定扩张模型的基础,如果单店收入不行,楚垣夕根本就不敢大规模拓店,巴人再能奶也不能瞎奶。

当然这些数据在很多投资者眼里没啥性感的,甚至对于楚垣夕敢于公布这些数据然后再做融资表示不能理解。

等到城市宝藏上线,不但投资圈,就连友商们也纷纷惊诧不能。要知道小康的融资都是通过公开路演的形式,所以楚垣夕吹过什么牛逼很容易查,此时一看,噢,难道说这就是楚垣夕吹了一年半的神秘的“线上内容”?打从Pre_A轮融资就开始吹,并且保密,保到现在就一个大富翁啊?哈哈哈哈——

对此,楚垣夕的评价是:这种傻子越多越好。当然,这种气氛不利于商务团队出击,对商务团队来说,己方越强势,谈判就越有利,当别人普遍认为己方是傻比的时候就算己方真的不傻比,也不容易谈。

但是这事难不倒楚垣夕也难不倒辛西娅,要知道辛西娅大婶之前供职的奈特码宝可也是游戏公司呢。游戏研发中,从创意到产品有个重要的中间体叫做demo……

demo,就是做一堆假数据,完全用于演示,在演示的流程中模拟出未来产品的真实表现,让看demo的人预先得到游戏体验,然后进行判断,这个产品到底有没有价值。

而小康可是连功能都做好了,编一组假数据做成demo用于演示实在是太轻松了,所以辛西娅仍然将精力主要放在招聘上,对于即将开始的出击显得自信满满。

这段时间国内岁月静好,国外风声鹤唳,据说连米国的黑帮都活不下去了。可以勒索的场馆变少,能够赌博的体育赛事没了,港口和卡车运输锐减,就连私营垃圾运输都快没了。最狠的是墨西哥开始严防边境墙,那种货源出现短缺啊……

这段时间木琏已经开始督工建厂,VR头显设备厂。这个任务2月份重新集结的时候就交给她了,其它都可以拖,唯独厂房设计和流水线引进之类的事情没有任何理由拖延,国朝作为世界工厂,建个厂子拉条流水线之类的事情完全可以远程敲定解决方案。

因此对楚垣夕来说,现在有个赌性很大的选择题,就是到底要不要对伊丽莎白和盘托出关于小康后续发展的所有关键点。目前的情况是城市宝藏已经上线了,伊丽莎白可以看到,但是不告诉她里面的窍门她肯定是玩不转的。

如果天下太平,楚垣夕当然是按原先的约定给她提供全部支持,包括一站式SaaS服务,以及所有运营方案。但现在是鬼知道东南亚那个地方未来会怎么发展,越南也不是什么世外桃源。

因此伊丽莎白能把前面四个里程碑做好就已经非常了不起了,至于城市宝藏以及其它线上内容,如果和盘托出,能让小康东南亚产生什么收益不清楚,反而有泄露的风险。

正常来说虽然伊丽莎白刚起步,但是肯定是现在就开始着手准备线上内容的对应元素能够达成最高的整体效率,但是楚垣夕怂了,还是让她按部就班吧,反正真正需要线上内容的时候,是店面大范围铺开的时候。

对于泄密的担忧是极为有必要的,因为之前楚垣夕给了铃木裕团队中的宅男生驹家亲一个任务,让他帮忙查查岛国那边的公开信息,关于孙大圣如何与724联手。结果生驹家亲报告说融资信息没查到具体的,但是724在推移动支付他已经看到了,不但推,而且力度很大。

724山寨的是什么?是小康的系统。小康的系统中对普通人来说最耀眼的是什么?是各式各样几乎覆盖所有品类和使用场景的优惠券。724把优惠券这套学走之后自己重新洗了一番,拿出来用于推广移动支付,刚刚好。

还是那句话,山寨对了人,哪怕自己山寨时候出错了都是有益处的。

生驹家亲回去之后跟同僚们吹嘘:“社长当时的脸色极为吓人!像是吸血鬼刚刚推开棺木从沉睡中醒来,急于觅食的表情。”

为什么是这种表情?楚垣夕急啊!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但是毫无办法,只能祈祷对方扑街。

此时他分外能够体会到当初那些原创模式创业者们的心情,当年有句话叫copy to China,就是米国出现什么牛逼的新的创业模式就在国朝找创业者照抄一遍。就像团购之于Groupon,在线打车之于Uber,远的还有微博之于推特,人人网之于脸书等等,从模式到步骤,讲究的就是抄作业抄的像。

对方同样都是鞭长莫及,急也没有用。国朝真正算得上靠自身演化能力强势崛起,然后反向输出到海外引起外网山寨的也就是从团购中衍生出的O2O送餐,以及大幅革新的短视频业态。现在要加上小康了?楚垣夕简直吐血啊……

关键在于,724这么一闹,阿里和企鹅能不知道吗?他们不知道有几百只眼睛盯着岛国呢。

别的不说,岛国的移动霸主是Line,而Line是宇宙国霸主Naver的子公司,同时也是企鹅的合作伙伴,在移动支付领域Line和微信有很深的合作关系。

而724与孙大圣站一条线,国内谁和孙大圣关系最深啊?当然是杰克了。724搞移动支付这不就是又一场双马之间的曲线战争吗?企鹅能不密切关注?

噢,724开始搞移动支付,看看怎么回事?嗯?山寨的是国朝的APP,但没有使用支付宝的体系……小康生活?这是什么鬼马公司?噢,也是个便利店,好了,这家企业,查一查!咦?老板是巴人集团的楚垣夕?

这就是楚垣夕没有管理好自己表情的原因。有了这种顾虑,他不得不愈发小心谨慎起来。不过对于伊丽莎白他并没有感到亏欠,因为,后面可以用允许她独立融资作为补偿,虽然放她单飞的决定是早就想好的。这个条件可以更早的告诉她,对双方都好。

这几天还有一件事不断牵动着楚垣夕的神经,那就是楚氏门徒阿哑的一系列动作。不特短视频,阿哑最近还开了直播。

他的路数其实对于像楚垣夕这种深耕过自媒体的人来说并不陌生,第一步叫先立人设。

这是很容易理解的,春节前后因为特殊状态,有不少其它行业的知名创业者投入到直播和短视频之中,然后纷纷立起人设。比如说做抓娃娃的创业者自命为“夹山派掌门李莫夹”、做白酒的给自己取了个江湖诨号“毛公公”等等。

相比之下阿哑的人设更加立体化,并且入乡随俗,给自己取了个外号叫做“神兽”。

第二步平台选择当然是抖音。虽然抖音卖课不那么方便,不如小鹅通之类的专业,但是打造个人IP肯定是首选,不但因为用户数量大,而且用户调性与快手相比更合适。

阿哑在楚垣夕印象中虽然没有亲自出镜做过直播,但是浸润短视频和直播也有长达两年的时间了,无论短视频节奏的拿捏还是直播中控场的能力都是过硬的,朱魑、周敏溪这些大主播早就给他立过标杆。

但是他的这套打法,楚垣夕一开始以为是奔着巴人粉丝去,后来以为是为了收割自媒体MCN创业者,结果看了几期之后愈发闹不明白了,他的卖课对象似乎真的是企业高管?

之所以产生这种想法,是因为阿哑的第一堂抖音直播课,叫做“企业高管怎么通过直播做业务”。

这课把楚垣夕都镇住了,因为课程设计的非常妙,阿哑相当于在直播中讲直播,通过现场言传身教讲解怎么控场,怎么推销自己的业务,怎么预热,怎么在开播前把消息传递到其它圈子里,和会销进行对比,和微商进行对比,等等等等。

这都是干货,因为很多职场人士对这些根本就不懂,就算那些会销大佬在台上得呗得说俩小时不怯场,到了直播间里一样麻爪。

这就是阿哑发现的用户需求。有很多人做直播可以打开业务,但是不会,正需要一个懂创业又懂直播的老司机带路。

楚垣夕琢磨了半天,越脑补越觉得牛逼。要知道因为特殊事态,很多创企这段时间的线下业务途径大部分遭到破坏,线上想要开源谈何容易?但是直播确实是个很好的办法,有一点当初拼多多货找人的感觉。

拼多多砍一刀是第一个用户发起团购,然后把货分享给自己的微信好友,从而实现货找人,其实是货被发起者带到好友的微信消息中。有心的发起者肯定会猜测哪个群或者哪个人也有可能需要这件商品,所以比大水漫灌式的广告更精准。

业务型的直播其实也是,创业者只需要让员工把海报分享到可能是客户的熟人圈子里,自然就实现了比较精准的引流,而且这种信息并不让人感到冒犯,远比分享砍一刀柔和的多。

要知道这个时候并不是只有一方需要做业务,市场中很多业务链的衔接都被打断了,上下游需要重组业务链的多的是,换言之有大量的正在寻找业务线索的人,只是互相不知道。

开业务直播,就相当于树立起一个明灯,然后把信息散播出去,让信息去找人,这样对灯光有兴趣的就会口口相传。

推荐热门小说咸鱼的自救攻略,本站提供咸鱼的自救攻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咸鱼的自救攻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上一章:第1119章 所谓大事 下一章:第1121章 貌似高手的坑爹
热门: 我在异界开旅店[系统] 魔鬼人设不能崩 让我住进你心里 生死丹尊 花滑 我还是更适合参加奥运 我就是来借个火 纯阳真仙 魔种降临/末日之魔种降临 名门贵女穿成落魄真千金 吟诵关中:陈忠实最新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