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9章 所谓大事

上一章:第1118章 强行开启一次孵化 下一章:第1120章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4月2号是个黄道吉日。国朝电影界相当讲究,开机必须选一个黄道吉日,焚香沐浴之后全部重要卡司都要烧香求告。这一天宜安床、起基、祭祀、开光、裁衣、纳采,非常吉利。

朱魑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形式主义集会,但是显得还挺适应的,不但落落大方,拜完了之后还举着二指宽的香舞起来,顺手来了一段《惊雷》,一边舞一边把一头长发甩成电音的感觉。

同时这个剧组的构成里有一半是以前合作关系良好的影视承制公司,一半是巴人信息和巴人传媒直接调过来的员工,短视频的业务极为娴熟,对着朱魑直接咔咔一通录,顺手发到抖音大号上。这就是向全网宣告巴人集团打造的首款院线电影正式开机。

别人的电影是未拍先赚,找发行谈保底,巴人是未拍先炒,正经的电影镜头没拍几个,剧组花絮和主咖合影之类的一通发,让剧组从上到下近距离感觉一下哪个叫大主播,什么是自媒体,加深对本剧调性的认识。

这段时间新闻不断,比如说粤西省和胡建省居然开始大规模抓偷渡了,胡建人:万万没想到你们也有今天!

又比如《瘟疫公司》上线了新模式,让玩家能够阻止瘟疫的爆发,平衡疾病进展、公众反应和医疗保健系统之间的关系。

不过最吸引眼球的是比亚迪的刀片电池,居然做到了针刺实验无异状且不升温,简直跌碎一地的眼镜片。如果能够大规模量产,而且性能和实验中的表现相匹配,绝对是锂电池应用史上的里程碑事件,比亚迪的老王宣称要让“自燃”这个词从新能源车的词典中消失,原本新能源车最大的短板就是电池安全。

搭载这种电池的高级轿车据说6月份在鹏城上市,楚垣夕一直蹭公司的车开,终于有了买车的想法。

不过他暂时没时间关注,最近大事比较多。

《我服了》开机对楚垣夕来说当然是大事,不过属于计划内大事,像《无道昏君》过段时间也得开机,但是并没什么惊喜,一切工作都是排好时间表,然后按部就班罢了,CEO的工作只是排表,不负责惊喜。

让人惊喜的大事一般都是计划外的,或者超预期的。如果是超预期的计划外更好,比如阿里和拼多多之间突然消炎弥散。甚至在刚刚过去的三月下旬,阿里对拼多多实行了风控。

所谓风控是一种书面的说法,实际上就是对竞争公司员工的有序封锁。比如说小康要对开门客执行风控,比较简单的办法就是搜集开门客管理、研发和运营团队所在地,然后把那一段的IP全都给禁掉。你想山寨?想山寨怎么都能山寨的成,但是这么一禁就增加了对方的工作量,山寨起来会非常繁琐,而且出现法律风险。

只不过小康没这么干过,未来有这个可能,目前被人山寨也就山寨了,特别有价值的还没上线呢。

相对而言阿里风控拼多多就显得雅量高致,不想让拼多多的人看自己的商品信息和数据,专门给拼多多所在地的IP准备了一个船新的手淘APP客户端版本。于是拼多多的掌柜小二们打开手淘的时候就会疑惑的发现:咦?聚划算和淘宝的百亿补贴专区哪去了?还有老子的优惠券呢?

问题是封IP一封就是一段,拼多多所在的魔都金虹桥国际中心里又不止他们一家公司,一下殃及了大量池鱼。

楚垣夕这种藏在阴暗角落里暗戳戳的准备亮剑,并且生怕阿里提前察觉的人,太需要一个坦克拉仇恨了,而拼多多现在就是超级坦克,超级能拉仇恨。

不过这也是拼多多的打法太精准了,打的阿里下盘不稳所致。当阿里准备靠淘宝特价版和聚划算前后夹击,以聚划算主攻品牌货下行,以特价版主攻工厂货上行的时候,猛然发现拼多多特么GMV已经过了万亿,DAU已经逼近2亿。

要知道手淘的DAU已经跌到了2.5亿,双方差距正在飞速逼近。到了这个时候,再说什么前后夹击就已经不合时宜了,因为拼多多都已经瞄准阿里整个电商生态,根本不像阿里那样还分什么下沉市场和一二线市场。2亿DAU级别是没法主动去分哪个市场的,只能是我全都要!

所以拼多多正在发力组织自己的物流和支付,构建生态闭环,这两个关键要素一旦够用,阿里剩下的唯一优势就只有一个——有钱。

楚垣夕要是坐在逍遥子的位子上恐怕会寝食难安,本地生活虽然岁月静好,但淘宝才是根基。

淘宝本质上是建立在流量上的电商帝国,它的流量是祖传的,是在BAT时代拿到的红利、奠定的用户心智。这个心智在,阿里的流量就在,但同时也比较难于扩张。可偏偏拼多多是抱企鹅大粗腿的,流量有的是,顶都没见到更不用说下滑。

而且淘宝近一两年数据看着还不错,可不要忘记淘宝和抖音建立了战略合作,抖音直播带货和短视频购物一开始全部都是指向淘宝,后来才分流了一部分给自己的电商,但是阿婆主们的主页商品橱窗基本还是指向淘宝。

因此这个“不错”存在很大的问题,因为淘宝本身有一套自己核心的“数据-流量”体系,它的流量电商是通过提供各种数据服务给店铺掌柜建立起来的。

可以说,敦促掌柜去购买数据服务,血拼各种入口,使用诸如生意参谋、流量纵横等等工具分析各个渠道变化才是淘宝。掌柜们购买付费版本去看竞品们每天出多少单,流量从哪个渠道入口获取,然后调整自己的流量打击策略,才是淘宝从业者的生态。

但是从抖音直播和短视频购物车过来的流量可不管这一套,不是违背淘宝的传统,而是完全打破了淘宝自己的生态体系,把淘宝当成了一个SaaS电商软件服务平台,跟微盟/有赞一个意思。如果说有区别,那就是对抖音用户的物流、售后和客服体验更好一些,抖音、淘宝双方各取所需。

关键是这部分流量不受淘宝的控制,淘宝这个流量帝国对其束手无策,反而是抖音可以通过流量倾斜进行调整,比如那个阿婆主再敢挂淘宝的购物车就给他限流!这就是淘宝看似不错之下的问题所在,它不像过去那么坚实。

抖音会这么干吗?实际情况是抖音给淘宝引流也经历了好几个版本,其中今年年初的版本里已经这么干过了,给一群玩短视频带货的主播来了个流量归零!

要知道2018年开始干抖音电商的那批创业者,也就是最早的那一批,基本不做直播带货,所有带货内容都是短视频挂购物车,抖音一限流,跟天塌下来差不多。而抖音轻飘飘的调整自身战略,姿态非常潇洒,至于这些曾经为之立过汗马功劳的带货阿婆主们对短视频购物已经形成依赖了怎么办?转型呗。

转不过来呢?Who care?

换言之,如果当初楚垣夕主导巴人娱乐走短视频带货的道路进行变现和收购,看似省时省力不用动脑子躺着把钱赚了,然后风风火火的改组集团架构,到今年巴人信息就已经凉的差不多了,最少凉一半。巴人信息可不止是巴人集团的发动机,还是小康的生命线之一。

因此最近陆羽已经一句电商都不带提的了,见着楚垣夕都绕着走。

但是拼多多除非企鹅爸爸弄他,否则安如泰山,可以按部就班的发展自己的势力。

那么拼多多是怎么变得这么猛了呢?因为打法精准,主打中腰部,敦促各个店铺把自己从经销商升级为品牌商,然后扩大商品池。拼多多流量导进平台,商品池必须要足够大,要能匹配淘宝的商品规模,这个任务只能是中腰部去拓展。

而且头部品牌阿里盯的非常死,人盯人的二选一策略让拼多多无处下嘴,但中腰部是没那个能力顾及的。

因此拼多多从早先的以砍一刀为主,主打货找人,变成了现在的突出搜索功能,鼓励用户人找货,向传统电商靠拢,全面对拼淘宝天猫,逐渐撕掉自己低质低价的标签。可以说是进入2020年以来,正式的以一个堂堂正正的姿势站在了阿里的面前。

考虑大的战役不能光考虑人和,还得考虑天时地利。此时拼多多的崛起对小康来说就是地利,楚垣夕无比欢迎超级主坦拉走了阿里99%的仇恨。

那么问题来了,支付且不用说,拼多多的物流够用吗?四通一达都快被阿里投光了,还差一达,也不会有太大的意外。此外顺丰太贵,不符合拼多多的调性,至于大狗东,虽然同属企鹅系,但是并没有战略合作的气氛。

因此,拼多多只能困守EMS奇慢无比的速度吗?这就不得不提近日一则爆炸性新闻——东南亚物流巨头极兔快递“J&T Express”准备入局国朝物流战场,并且迅速对接了拼多多。

这则新闻里提到了极兔,提到了格拉比-开门客,提到了OTO还有一些其它的,这些印度和东南亚区域的商业新星纷纷加入国朝战场打团,一个个兴风作浪云云,看得楚垣夕差点一口水喷出来……

他作为一个鼓动伊丽莎白去东南亚开拓战场的商人,又岂能不关注目标区域呢?稍微做点作业就会知道,极兔跟特么那几家根本就不一样好不好?根本就不是什么东南亚巨头,而是蓝绿大厂进军东南亚之后为了解决线下销售问题而自建的快递体系!

这是伊丽莎白未来可资借助的力量,当然,也是格拉比要制霸东南亚本地生活市场必须正视的力量,根正苗红啊……

蓝绿那是必须走线下的,而且非常擅长这方面的建设,因此短短不到五年时间建起100多个大型转运中心,4500多个自营网点,员工好几万人。而蓝绿和拼多多的渊源还用多说吗?

进入国朝的极兔,背后有蓝绿大厂在低线城市那么多的门店作为落脚点,迅速展开业务的难度几乎就没有,也和拼多多的调性非常吻合。这样拼多多的大短板不就补起来了么?

楚垣夕盘算一番,给他们点了100个赞。有这样的坦克,甚至应该考虑有没有可能奶一下。

这段时间曹翔已经迅速组织好了自己的申报材料,包括核心专利若干,围绕小康内外链技术的研发,主要用于攻克记录透明数据的超级链可信存证上云。至于孙永强自然就要慢一些,但是也不至于耽误事。

此外就是品质生活品牌建设问题。这条线是两手抓,自己建厂的同时找代工做贴牌,经过一段时间的挑选和尝试,已经按计划确定下来。下一步就是生产和投放,目前暂定只在帝都进行小范围的投放。

这一套流程乏善可陈,总之就是进行小步快跑,在不断滚动的过程中以小范围验证为前提快速上新,因此大约一个月的时间之后小康门店就会多出很多新品。

这些都没问题的话,接下来小康的重点就要从建设品质生活品牌逐渐转移到城市宝藏项目上线。楚垣夕把上线的日子选在明天,这是更大的一件事。

这个版本不对接游联网,所以只是对完整功能的一个预热。

这个日期很意外的遭到了袁苜的反对,因为,她毕竟是做过很久的IP投资的嘛,所以《我服了》开机选择黄道吉日的时候她也热情的参与了一番。

于是,4月3号不但不是黄道吉日,还忌开市,成了袁苜反对的理由。

楚垣夕拿过黄历一看;“你傻啊?忌开市,但是,宜纳财啊,这不吉利吗?就它了!”

其实,袁苜、刘璐,包括薛建华在内关注的都是功能上线,而楚垣夕知道这个功能经过了反复测试,至少不上游联网的版本是绝无功能问题的,他更关心的是这个版本中对移动支付的测试。

小康的移动支付是在下个里程碑中正式上线,但是不可能下个里程碑再测试,因此里程碑6中至少要把功能准备好,开发完成度提起来,同时进行小范围测试,和品质生活代工的原理一样。

在没有小康自己的移动支付之前呢?当然是对接微信和支付宝了!毕竟这才是普罗大众心目中典型的移动支付。

说到微信和支付宝的移动支付,楚垣夕就不能不想起一件事情,那就是从去年开始所谓的大风口——人脸识别支付。支付宝率先推出智能设备“蜻蜓”,微信随后推出对标设备“青蛙”,双方围绕设备的推广展开激烈的角逐,巨大的补贴优惠。

为什么叫青蛙?因为青蛙吃水趸,水趸俗称吃鱼虎,就是蜻蜓的幼虫。

去年为了推这玩意而跑到小康来的人可谓是络绎不绝,小康的市场专员都在楚垣夕的授意之下一一谢绝了,理由冠冕堂皇,不想在我大龙爹和马爸爸之间选边站。

然而真实情况是楚垣夕拿出祖传的火眼金睛,一眼就看出来这些推广员所属的组织以前绝逼是做微商的,要么就是做会销的出身。他们的口号是提供一条龙服务,有支付宝和微信撑腰,以小康的交易量,到时候光吃补贴一个月都能赚上千万!这是进场的最佳时机,还不赶快加入我们等什么?

这味道,通过市场专员的转述都能闻出来。

这种组织不用问,肯定是看见所谓的“风口”了,然后冲进来骗钱的,和风口创业者还不一样,非常之秀。乍一看他们也是创业的,但是,绝逼没有任何维护和迭代能力,拿了他们的设备就跟拿了一块砖头没差别。

楚垣夕其实就一个问题,要是老夫真的想干,直接对接支付宝蜻蜓或者青蛙就是了,要你们何用呢?我是没有龙爹的联系方式还是没有阿里高管的?

要知道刷脸支付无论微信还是支付宝都要求合作方提供自己的系统,这套系统是需要有软件开发实力的企业来承担的。楚垣夕要是真想做,无论巴人还是小康都可以自己开发,根本不需要别人来提供。

当然了,他并不歧视这些推广员,因为从根本上说,走地面就得有这个气势,不能因为要推广的对象是某大型便利店企业就收了神通,反而应该更有气势。做地推就得有这种一往无前的心胸,不怕鄙视,不会害臊,放弃个人的荣辱,成就更大的辉煌。

只是有一次市场专员实在是怒了,跟对方说:“半小时前就有一个你的同行拿着跟你统一模板的材料过来,只有公司名和企业logo不一样,其它都一样。您同事没跟您说啊?”

然而楚垣夕感觉可能是市场专员错怪了对方,这种情况最有可能的是,对方也只是一个代理商,上面还有服务商。一个服务商下面肯定有很多代理,于是配发统一模板的材料,自己去填名称和logo,然后让这些代理自己去竞争。

推荐热门小说咸鱼的自救攻略,本站提供咸鱼的自救攻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咸鱼的自救攻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上一章:第1118章 强行开启一次孵化 下一章:第1120章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热门: 天命新娘 丞相家的小花娘 头号黑粉 窈窕世无双 对全世界秀恩爱[快穿] 八荒斗神 弄潮 枪焰 康熙的绿茶贵妃 佳期如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