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5章 就您还挖我的墙角?

上一章:第1104章 该来的终于来了 下一章:第1106章 创业者100%不这么想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之所以一直没有公布小康东南亚计划,主要是楚垣夕怕惹麻烦。这事他甚至都没跟巴人创始人团炫耀,向他们说明投资小康有多赚的时候直接忽略了。倒也不是怕他们泄密,而是小康东南亚属于潜在利好,他们估计认识不到其中的奥妙,所以干脆保密。

说到创投基金的退出问题,这天晚上平地惊雷,国朝监管层突然放出一记绝世猛料。

正在楚垣夕跟刘璐吐糟小康的融资进程时,刘璐猛然刷出我大A股最新的减持规定修订版,当时就不淡定了!楚垣夕看了一眼,心说今天投资机构又得是不眠之夜。

实际上没过两分钟袁苜就冲进来了,实在是这份新规对早期投资机构来说简直就是久旱之后的甘霖,对整个A股市场的影响都将是极为长久的,足以载入史册。

困扰早期投资机构的主要问题其实不是投不中IPO,而是投中了之后退出难,后来有个反向挂钩政策之后好一点,也就是锁定期和IPO前的投资期成反比,投的越早锁定越短。只不过认定和执行一直都很复杂,使得满足条件的早期基金仍然难以得到实惠。

这一次为了避免冗长的认定,监管部门直接简化了规定,投资满5年的项目没有锁定期。换言之IPO的当天,早期投资人就可以卖股。

这是什么概念呢?就是新股不败的基石没有了,对整个股票二级市场的生态都是一场重构。

新股之所以能够不败,原因很简单,买卖双方资源不对等罢了。买方只要有钱就能买,但卖方没有足够的股票,新股上市散户手里只有公开发行的那一部分,其中还有很大比例被机构划拉走了,根本没的可卖,开盘之后多少个涨停板当然是多头说了算。

但是投资者手里的原始股通常不会是少数,一旦早期投资者加入卖方,供需关系自然就会发生变化,多头想要人为操纵股价必须准备更多的钱。而且这还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而是买太多了到时候卖不掉怎么办的问题,股票操盘吃进多少合理是有数的,并不是多多益善。

想当年海欣股份的操盘手就犯过太牛逼造成的错误,一下子吃太多了,最后任他怎么横盘整理、拉升对倒、震仓打压,结果就是持续了一年多的时间持股不但没减少,散户大喊一声“归你了”,份额比例反而还增加了不少……

因此这是监管部门真正迈出了走向正确的第一步,可以看作“供给侧改革”。这个改革来的非常好,因为新股发行之后无论良莠都被炒成天价实际上是我大A股中大部分问题的根源。

一个简单的道理,上市公司自己不知道自己股票应该值多少钱吗?发行价定价是骗鬼的吗?当然不是了,无论在香江还是纳斯达克,发行价过低,正经公司是会取消发行的,不符合公司利益。换言之,发行价通常已经包含了一定的溢价在里面。

而上市之后那些十几个几十个涨停板是中签者的狂欢,也是割韭菜最大的那把镰刀。操盘手为什么要把股价炒上去?还不是为了对散户喊一声:“归你了!”

改善这个问题才是治理市场沉疴的正解。

当然这实际上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在内,否则监管层早就动手了。比如说新股发不出去怎么办?我大A股从来都是一个情绪市,喜欢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所以才造成了大牛市和大熊市交替的特殊生态。

因此,刘璐作为A股资深韭菜说的就比较直白了,按她的话说,这是对大非的超大级别松绑,搁过去直接引起股灾。

这句话的核心其实不是股灾,而是“搁过去”。新股发行这么搞,搁过去五年长熊、七年长熊里边,真有可能发不出去,出现无人认购的情况。而现在大A处于一个新的N年长熊之中,自2015年的5178点以来还没有明确走牛的迹象。这个时间出台这么有魄力的政策,足见监管层对市场的信心。

A股IPO的发行采用的是承销商包销制,卖不出去就会让承销机构全额认购,而承销商多为券商,券商是市场的主要承载者,这个多米诺骨牌一倒,后面的连锁反应可就精彩了。

因此多年来我大A股惯于以其昏昏使人昭昭,一方面严禁供给侧卖出,一方面打击新股炒作,大量被扭曲的规则中清晰的表示着生怕允许大非“出逃”的震慑力太大,让新股发行环节出问题。

所以关键点还是在于“出逃”,以及为什么要出逃?因为对于垃圾公司来说,无论发行价是多少都有出逃的动力。

其实这是问题的一体两面,为什么监管层现在有底气敢于革新了呢?因为过去上市的都是什么垃圾公司?现在准备上市的是抖音,是头条系,是云丛、依图、商汤,国朝经济昂扬向上了这么多年,也该催生出一批有气质的公司在本土上市了,这就是形成新平衡的底气。

看到消息的时候时间已经挺晚的了,但是楚垣夕还是夺命连环call了梁可年,电话里说:“是时候为小康组建一支真正的投资团队了。”

其实楚垣夕是早有此念,只是一直没有精力去做,也没有合适的人。关键是这种事情还不能委托给郑德,不是不信任袁敬的问题,而是郑德主要投资早期,而楚垣夕就不想投早期。

在他理想中的巴人投资,目前特殊时刻,可以定位为抄底基金,但实际上就是产业基金。产业基金不同于PE或者VC,完全跳出创业和投资的逻辑,是什么好就买什么,对自身发展形成有益补充的可以买,二级市场上值得进行价值投资的一样可以买,只要控制好投资而不是投机,别去追涨杀跌当韭菜就行。

所以郑德帮着操盘并不见得合适,更有可能被郑德给整合了,成为郑德基金事实上的LP,那多没劲啊?

但是今天的新政策虽然看似直接利好早期基金,实际上是使整个市场受益的,而且目前看来梁可年确实比较有才能,所以才找他牵头试试。

一听这个要求梁可年当时就不困了,连夜制定出一套方案,第二天早晨就拉楚垣夕开小会。

7号是周六,无论巴人还是小康都在加班,只有楚垣夕自己比较轻松,因为他最近把能分配出去的事情都分配出去了,集中精力做融资,所以融资虽然干的不咋地,对外化缘只化到10个亿,但是做到了无事一身轻……

比如说,这段时间依照他的指示,巅峰视效找了新的CFO接替他的工作,从而实现了彻底的松绑。一方面是给楚垣夕松绑,让他不用再把过多精力给到巅峰视效的融资上,另一方面也是给杨健纲松绑,不用事事都在楚垣夕的眼皮子底下过活。

就算亲兄弟甚至亲父子,总是处在被人视奸的状态下,毫无任何隐私,肯定也是不自在的。就连家长都要注意和子女保持一定的距离以免侵犯隐私呢,当爸爸的就连看看女儿的日记都要被声讨,相比之下,杨健纲这种状态和在楚垣夕面前裸奔的差别也不大。

当然并不是说楚垣夕什么都不管了,到了时间节点肯定要催问进度,乃至进化为催命。木琏的VR厂就被楚垣夕狠狠催过一回了,杨成去拿地的磋商也是每天汇报两次进度。

按日程,今天上午本该是和徐欣、杨亨、鲁茵的碰头会,研究一下甘新买菜下一步怎么发展以及融资。但是梁可年这个事情加塞加了进来。

于是他顶着熊猫眼开始汇报,然后楚垣夕发现他果然是对企业中的对话方式还不是太熟,因为他的汇报不是从高处着眼,而是直接进入战术部分,而且简明直接——买百度的股票!

楚垣夕不着急纠正这个错误,而是耐心的听他讲百度好在哪:“首先,百度高层换血之后的提升是特别明显的,龙王下去斗爷上来,从KPI导向改成产品导向,开始注重用户体验。”

“喔嚄,百度终于知道还有用户体验这么个东西了?”楚垣夕捧了个哏,他手机上不敢装百度全家桶,所以观念更新的不及时。

梁可年面色略尴尬,心说这就咱俩人,没必要接下茬!“第二,百度的基本盘还在,国内的搜索占有率一直维持在三分之二上下,用户心智短期不会改变,一提搜索首先就想到百度,这是百度最宝贵的财富。对比一下搜狗就知道了,搜索本身就是最高级的流量入口之一,结果搜狗需要长期买量,买量成本高居不下。”

“嗯,好惨好惨的。”

“不是楚总,咱别这样行不行?”梁可年怒了,“咱这不是聊天啊!这跟我预想中的向总裁汇报不一样啊!”

楚垣夕扑哧一乐,“好的好的,你先说吧,待会我告诉你为什么我要这样。”

实际上他对百度最大价值所在,略有一点不同的看法,在楚垣夕看来百度最大的价值是AI啊。

百度的AI和别家的AI不一样。像巴人,虽然也开发AI,但只是自用,仅仅作为一个功能存在,格局非常小。而百度开发的是飞桨,是自然语意训练模型,是作为大型SaaS支撑平台而存在的。二者的地位就相当于前者是个小说写手,后者开的是起点中文网一样。

这才是科技核心,是连AT目前都追之不及的优势所在,也是百度能向社会输出的最优质的价值。很长一段时间内百度其实就剩这么点家底值得夸耀,使之还有资格与AT并称。

“第三点,也就是最重要的一点,让我认为百度极具投资价值的,就是托管页。因为托管页,所以百度连续几个季度的利润超出华尔街分析师的预期。”

这回楚垣夕没再捧哏,而是进入短暂的回忆。

他本来以为梁可年要说的是百家号呢。百家号曾经是百度不懂内容的表征,但是架不住百度执行能力强,虽然不懂内容,但是持续向百家号灌注流量红利,并且当成长期战略去执行。

这就相当可怕了,以百度的超级流量死心塌地的浇灌就算铁树也得开花。于是,大量抄袭搬运的垃圾内容被百度持之以恒的灌注流量,狠狠的伤害了一波用户体验之后居然起死回生了,垃圾堆里滋生出真正有价值的内容。

这算是巨头蛮干版的大力出奇迹吧,提升了百度的信息流,但是梁可年要说的居然不是这个亮点。

百度的财报他才看过没几天,还有印象,其中印象很深的一条是托管页业务占到了核心在线营销服务业务的四分之一。

这俨然就是新的增长引擎了,但是跟巴人和小康的关系都不大,是百度提供的一个toB的服务,进行客户关系管理,楚垣夕把它了解为一个广告营销的新模式。

只听梁可年说:“这个托管页说来也好笑,本来是百度为了治理医疗广告做整改用的。你也知道百度的医疗广告收入是非常重要的,甚至可以说是命脉,所以绝对舍不得砍掉。因此改了几轮之后出了一个新方案,就是要求客户把广告推广全部归集到百度来托管,或者说监管,不能让他们可着劲推自己编的素材和文案。”

说好了不再搭茬所以楚垣夕忍住了吐糟欲,不过百度收编莆田系医院这事他倒是听说过,当时还闹出很大的舆论,以为百度要把作妖进行到底,结果后来并没有。

“后来百度就把这种托管优化下去了,向全品类拓宽,给广告主提供从一键建站到数据监控和线上沟通在内的一揽子解决方案,这就是现在的托管页。名字很土但是功能很强大。关键是现在百度的搜索做的也比较好了,搜索结果和用户目标匹配的更精确,应用到企业托管号上就是提高了企业和企业潜在用户之前的匹配,等同于提升了百度的营销价值。”

楚垣夕一边鼓掌一边说:“有道理,这就是通过提供SaaS服务扩大商业图景,确实具备核心价值。而且和百度小程序开放生态搭配起来效果更好。”

梁可年一拍手:“没错,而且说到SaaS,你知道shopify吧?”

“米国版的微盟、有赞?”

楚垣夕肯定听说过这个米国微商平台,不过说它是微盟、有赞有点过分了,因为这哥俩都是依托微信生态搭建电子商务平台的,但米国没有微信,所以哪怕做到同样的程度,shopify的价值肯定更高一些,因为shopify自己提供SaaS服务和生态,那哥俩需要微信做底层。

只见梁可年满面红光:“对就是它,百度托管页提供的服务和它有任何区别么?没有,如果一定要说有,那就是百度托管页今后不只是电子商务平台,商业版图更大。”

“等下,shopify现在的市值是……我去,比百度还高?”楚垣夕听到一半的地方就开始百度shopify的股价,然后就惊了。百度现在市值才不到390亿,shopify超过550亿,米国投资人都是傻缺吧?难怪会被瑞幸一轮轮割韭菜。

只听梁可年说:“不是shopify股价太高,而是百度股价太低啊!百度去年Q4光托管页这一项,营收利润和用户数都已经超过shopify了。”

楚垣夕脑子里突然冒出一句话:“我的护球像亨利!”

为什么想到大帝的名言?因为小康干的事情跟百度神似,都是不声不响憋大招,大招放出来之后整个市场都是懵逼的,不然百度的股价不可能还是这么低!

最重要的是股价低估,这就和投资创企最重要的是估值一样,估计市场未来会有反应过来的一天,只是百度过去实在是沉睡太久了,久到让市场不相信他已经醒过来。

于是他对着手机说了声:“你们可以过来了。”

梁可年不明所以,但很快一串脚步声传来,徐欣带着鲁茵和杨亨鱼贯而入。徐欣带头鼓掌,鼓得梁可年更加不明所以,他认得徐欣,但是徐欣不认识他啊。

只听楚垣夕说:“他们早就来了,想看看我新聘请的顾问,于是远程看直播。”

徐欣几乎同时说:“楚垣夕哪找的这么好的智囊啊?要不给我吧,我当代资本就缺这么好的分析师。”

楚垣夕心说您还想挖我的墙角?那可就呵呵了,巴人现在比当代资本有钱!混圈子肯定是当代资本牌面更大,不混投资圈的,两者的发展空间根本没有可比性。要知道杨亨当时入小康做顾问是直接享受副总裁的待遇,梁可年到巴人也是一样的,徐欣可能给的出来对等职级吗?

他假装没听见,指着杨亨和鲁茵说:“你们正好认识一下,这两位是甘新买菜的联席CEO杨亨和鲁茵,这位是巴人投资的负责人梁可年。”

三人顿时都郑重了一些,因为甘新买菜的融资正好是“巴人投资”这家子公司给投的,也就是说梁可年未来可能要跟他们直接对接。

推荐热门小说咸鱼的自救攻略,本站提供咸鱼的自救攻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咸鱼的自救攻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上一章:第1104章 该来的终于来了 下一章:第1106章 创业者100%不这么想
热门: 寻宝鼠在六零 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 圆月弯刀 渣男总有天收 我真要逆天啦 让我们将悲伤流放 袁先生总是不开心 猎网 加油,你是最棒的 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