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4章 该来的终于来了

上一章:第1103章 三大错觉又出现了 下一章:第1105章 就您还挖我的墙角?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天实际上还有几个新闻,比如微信匆匆封了钉钉又匆匆解封。楚垣夕实在没想到当时一句玩笑,大龙爹还真把钉钉给封了。这个时候封钉钉不就是封健康码的传播吗?这能行?结果真不行……

同一时间孙大圣给自如投了10个亿的$,消息传到楚垣夕耳朵里,只是一笑而过。这10亿$很香,但是他已经知道自己当时如果答应条件,等着小康的大概是什么。

其实这几天因为总是“心系岛国”,铃木裕团队的不少宅男都跟巴人这边加大了交流和沟通,使得楚垣夕无意中听说在岛国那边出现了一个新情况——724开始推出自己的会员体系和APP了!

这个消息一确认,楚垣夕就拿起宅男程序猿们的手机研究724的APP,发现功能还挺丰富的呢,小康有的一样都没落下,小康没有的也添加了一些,而且里面同样有个共享骑行功能。

这个选项还挺让楚垣夕感慨的,因为724在2017年就跟孙大圣联手搞过共享单车,然后很快就无声无息了。没想到为了学自己,把这套又捡了起来,真是够难为他们的……

功能这么丰富的软件不可能一个月开发出来,构建一个完备的用户体系更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投单车需要大量现金,不可能不进行论证,这个论证的工作没三个月下不来。楚垣夕自己就是做APP投单车的,而且以岛国IT界的研发速度,保守估计得有半年。

因此孙大圣为嘛要投小康咧?

于是,生驹家亲就看到了楚垣夕一边玩着他的手机一边露出欢快笑容的一幕,心说社长您笑什么呢啊?

只听楚垣夕喃喃自语:“别光在你们那学啊?到我们这边您也得学。啊,生驹桑,你们那边的居民,对724的这个新东西,有什么评价?”

“评价么?不太好,算是评价还不错吧?但是略有一些古怪。”生驹家亲思考着,这个APP对岛国居民最大的亮点在于优惠券打折,但各大便利店本身就有尾货的打折处理,724给的打折力度并没有特别大,只不过更灵活了,不用都去等待尾货时间。这是好的一面,然而……

“那个,社长,其实724这个APP我自己就觉得怪。我过去经常去724购物的,现在看到这些功能,感觉不是同一个724,很多功能都没什么用处,很陌生。”

楚垣夕心说你们当然觉得怪了,“生驹桑,你平常不怎么去小康购物吗?”他要是经常使用小康的APP,肯定能感觉到724的山寨迹象。

“呃……”生驹家亲心慌了,心说这是怎么被看出来的?难道社长不高兴了?“天朝是个美食王国啊,跟我们的风格还不大一样。我们的美食是做减法,而你们是做加法,这段时间我一直都在体验你们的美食呢。”

“这样啊?对了生驹桑,724又重新开始投放单车了么?你可了解?”

“听说有非常少量的,可能需要陆续投放吧?”

楚垣夕直摇头,“这可不行,最好赶紧投一投,这样学的更像嘛。”

“呐,社长。”生驹家亲期期艾艾的问:“这到底好还是不好啊?”

“好啊,当然好了,有人学我这不是非常好的事情吗?”

“那您为什么这么高兴呢?是渴望挑战吗?”生驹家亲的二次元属性发作,不知道是想起哪部动漫来了,说话间一脸热血沸腾状。

“呵呵——是因为他们没戏啊!你知道济公么?酒肉穿肠过,佛祖心头坐。世人若学我,如同进魔道!”

楚垣夕这叫怒极而笑,并且特别想看724赶紧大量投单车,这样费用更高,扑街扑的更彻底!

甚至于在愤怒中楚垣夕还产生了一丝喜悦,看着竞争者已经跳坑,而且马上就要换个大坑的喜悦。

做APP如果只在岛国做,是非常低效的,因为岛国人口的手机普及率只有60%上下,远远低于天朝。这种生态环境中通过手机APP构建用户体系是事倍功半,不但存在大量的隐患,甚至产生反效果,最终与美好的预期背道而驰,非常不爽。可能这也是724等岛国便利店强者们一直都没有积极推动基于移动互联网的用户体系的直接原因。

这么低的手机普及率,究其原因可能就是互联网时代岛国走的特别远,宽带体验非常好,人们都习惯了PC机和主机,所以移动互联网才不容易渗透。这与东南亚正好是两个极端,东南亚是直接跳过了互联网时代,宽带超垃圾,接入率巨低,互联网时代一片浑沌蛮荒的气息,所以一旦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手机普及率超高,甚至高于国朝。

所以724必须也只能把这套系统拿到国朝来做推广才能实现价值最大化。但是其实这是一个伪命题。

楚垣夕用了很短的时间进行颅内推演,发现很可能即便手机密度不够大,724在岛国也能尝到一些用户系统的甜头,这就会进一步诱使他们把系统带到国朝,毕竟这边也有几千个店呢,又有便利店内最强的品牌效应,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然后呢?然后送他们社会主义铁拳啊!724会发现在岛内的竞争环境和在国朝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

竞争环境还在其次,更重要的是724想靠山寨小康学点皮毛那真是何等天真!小康复杂庞大的系统环环相扣,有些内在逻辑甚至没有写到文档里边去,写进去的都是需要运营人员掌握的,那些并不需要运营而是作为底层数据进行挖掘,从而构成支撑层面的,根本就不需要写成文档,都在楚垣夕脑子里呢。

比如说骑行数据和AI团长之间的关系吧,小康为什么要投单车?724能看到表面因素,活动的广告,拉新的利器等等,但是看不到小康通过单车收集用户移动轨迹,就算看到了也不明白干什么用。

别人都是收集用户的位置信息和用户画像,小康要轨迹有什么用?实际用处非常多,对AI店长的智能推券就有大用,可以根据位置、画像+轨迹进行数值挖掘。在千人千面的机器算法推荐效率下,对用户体验的提升是指数级别的,更直接更快捷,肯定远远优于只能掌握用户定位和用户画像的情况。

这种提升对于所有广告类型的服务提供商都是宝贵的,甚至在抖音快手的广告营销体系中,如果加入用户轨迹数据,他们赖以生存的千人千面推荐都能大幅提升用户体验,同时提升广告本身的效能。

后者其实更重要,因为最终是广告投放者拍钱,在哪投广告的转化率高,经费就会流向哪里。头条系巨量引擎之所以能够实现弯道超车,把企鹅广点通从霸主宝座上一脚踢下去,靠的就是拥有像抖音这种能够基于位置配合用户画像进行广告投放的国民应用,而且还能选择更适合用户口味的广告素材,是对过去只分析用户画像然后投广告的一种升级。

这恐怕也是企鹅后来为何死磕短视频,几次想要收购快手的原因。不能实现和快手的全面打通自己又做不出来,广点通的效能会被巨量引擎越拉越远。企鹅不是没有办法拿到用户的位置信息,但没有像短视频这么好使的工具。

而小康要实现的是对这条产业链的再次升维,这个关键数据是用海量单车换来的,每一条数据都是钱,那就必然富集着大量的价值,肯定要合理收集合理利用,AI店长一个功能都不足以完全体现。

724想学?孙贼!你拿脸学啊?

更搞笑的是小康的功能是分批上的,节奏控制的很严格,724只要往坑里一跳,后面就得被动追击,那他们可就有的追了……

“那啥,生驹桑,拜托你个事儿。”楚垣夕停下呵呵呵呵的笑声,和颜悦色的对生驹家亲说:“724的这个变化中肯定有孙桑的身影,你帮我打听一下,他投了多少钱?或者不是投资而是其他的什么模式,公开信息就行了,在你们那边肯定有相关的新闻之类的。”

生驹家亲赶紧点头,“包在我身上!”

说到这里楚垣夕准备离开,其实他生气也就那么一会,现在心情已经相当的平和了。724做的事情嘛,换位想想也是情有可原的,毕竟任何人以行业老大之尊,被人脸贴脸怼上都会产生感觉的。

更过分的是还怼不过,那当然要研究一下为什么自己的用户纷纷跑去对家,然后发现是这个用户体系的功劳。

然后就很简单了,观摩一番之后觉得自己都懂了就开始干呗,但是概念有了自己做设计,一手山寨一手自研,打的好算盘呢!所以才会出现许多并不像是服务于用户的功能,让用户感到奇怪,山寨嘛,就得是人有我有,不学全了怎么能叫山寨呢?

问题是小康脸贴脸怼724的店,大部分都在商业楼宇,因为724开在小区旁边的店非常之少,只有很少数小区出口就是大街干道的地方才会出现724。这种店面布局楚垣夕就好奇724到时候发现小康精髓在于小区的时候会不会口吐芬芳呢?

但是生驹家亲的二次元之魂已经在燃烧了,当即嚎叫:“社长,不能就这么算了啊!724这么明目张胆,我们必须给他有力的回击!”

“唔,724不过土鸡瓦狗尔。我已经有行动计划了。”楚垣夕随后一说,其实哪有什么计划,小康现在需要的只是做好自己,就足以立于不败之地。

生驹家亲顿时呈双目放光状:“哇!社长英明!是什么计划?”

楚垣夕在恶趣味中变得异常严肃:“你能保密吗?”

“当然了!”

“嗯,我也能。”

这段时间还有其他一些趣闻,比如很久没有出现在行业新闻中的小黄再次得到曝光,这次是因为转型返利网购。

是的,小黄一直都在做努力还钱状,虽然没有取得任何鸟用,排队退押金的队伍并没有见到缩短,但是套路已经更新过几个版本。经过押金变金币,押金做P2P之后,终于携带着几千万忠实用户投入了电商的怀抱。这年月欠钱的是大爷,欠几千万用户钱就是大爷中的大爷,蜜源、花生日记、粉象生活、悦惠、省赚等等导购返利平台无不瑟瑟发抖。

楚垣夕看到这条要闻之后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怒吼一声:“您干点什么不好啊?”

主要是小黄本次坑爹坑出新高度,给用户的焦虑加码。用户想要拿回99元押金需要在其平台上消费一千多块钱,这钱花在拼多多身上薅下来的羊毛都不知道几个99……

当然这种事情现在对楚垣夕已经几乎没有影响了,有影响的是像6号晚上我大A股出的新规。

那时他正在发送小康B轮投资的TS,5号的时候已经收集到了各家呈送的认购意愿和份额,不出所料,份额总和确实是“符合预期”的少。

不算巴人的,拢共只拿到了大约10个亿¥的意向,跟之前拍脑袋猜的数目大差不差。除了之前的几家,另外还有一些表示了意向的,但是认购份额都非常之小,一千万左右的出资额要是天使轮和A轮还算可以,到小康的B轮简直不值一提。

其实就算只有10个亿在现在这个年景已经相当不少了,特别是仅仅作为B轮融资而言,国朝二三月份的融资里基本都是数千万,过亿都是少数,过5亿的凤毛麟角,一只手都数的出来。能够和小康媲美的只有自如从软银融的资。

但是自如虽然号称融资10亿$,其实只有5亿是融资,另外一半是向创始人买股。这个动作本身是否耐人寻味,是否造成创始人和软银之前持股此消彼涨,进而寻求自如的控制权暂且不论,但称得上融资的都得是进入公司账目的,实际上还不及小康。

然而楚垣夕还是比较不爽,这跟当年刚穿越之后的预计有很大的偏离。当时想的是小康的B轮要面临数据不漂亮的问题,可能会造成融资中的某些阻碍,现在是数据相当漂亮,但世事难料,阻碍更大了!

只是这个投资事项是肯定要发新闻的,到时候新闻怎么写?只能是小康生活已经完成40亿元¥的B轮融资,本轮融资由巴人集团领投,CC投资、海易基金、当代资本、传声科技、郑德基金等多家机构跟投,兰花资本单人此次融资的独家财务顾问,融资款将主要用于产品研发投入、团队扩容、厂房生产线建设以及云端数据中心部署和移动支付的推广等。

这个新闻稿发出去也就糊弄一下外行还可以,作为一个40亿元规模的融资,内行人一看就知道不对。

“可惜他们还是对小康一无所知啊……”楚垣夕对刘璐吐糟,“你刚才说啥?有人觉得小康去东南亚发展是负评价?”

“还不都赖你?”刘璐失笑,一个初创公司,自己还没怎么样呢,直接开始跨境操作,对外进行大额投资,开启分基地,这什么情况?常人绝对难以理解。

而且本轮投资之中楚垣夕干脆就没提小康东南亚,上一轮其实也没怎么提,只不过因为要占用一笔资金所以做出了必要的说明而已。

信息越不透明猫腻越多,这就更让人看不懂了。不过东南亚的投资营商环境是真的好,政策环境宽松,GDP增速极高,关键是生产资料成本低,人口众多而且年龄结构非常年轻,因而具备明显优势。所以投资者对小康东南亚战略的决策也没法直接否定就是。

像伊丽莎白选择的首发地越南,综合排名在东南亚只能算中游,但是政策给力,譬如“4年免交所得税及4年后减半征收”,给力程度直逼当初的霍尔果斯。光这一条就命中了楚垣夕的心。

当初巴人娱乐为什么要叫巴人娱乐?不是因为这个名字多好听,而是因为他手上就这么一个现成的壳公司,而且经营范围恰好对的上。这个公司当时的注册地就是霍尔果斯,后来才迁走的。

在这么给力的政策激励下,东南亚整体来看,移动互联网的经济规模已经超过1000亿$一年,要说有什么隐患,无非是和我大天朝当初刚刚开始激励创业投资的时候一样的问题,也就是PE/VC基金退出管道不通畅的问题,基本只有接受并购或者去纳斯达克这两条路。

但是小康做的是实体店,就算今后放飞伊丽莎白,仍然是以战略投资者的身份出现在小康东南亚的股东名录中的,所以这个问题对小康并不存在。

其实以那些投资者的尿性,要是知道往东南亚砸钱的硬核逻辑在于伊丽莎白福尔摩斯这个人,肯定削尖了脑袋往里钻,国朝创业者在东南亚可能遇到的麻烦伊丽莎白基本上都不会遇到。所以国朝创业者奔赴海外创业的首选是非洲和印度,次选才是东南亚,但变为投资热情三者持平。

推荐热门小说咸鱼的自救攻略,本站提供咸鱼的自救攻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咸鱼的自救攻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上一章:第1103章 三大错觉又出现了 下一章:第1105章 就您还挖我的墙角?
热门: 百草旋风1·光之初 穿书后被豪门大佬宠上天 一妃难求,贵女不愿嫁 (综同人)我是如何被迫成为大佬的 人世间 女王蜂 特别调查组[刑侦] 铁梨花 天道图书馆 正道风评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