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1章 复工后的日常

上一章:第1090章 请用力批评我 下一章:第1092章 李靖飞的错愕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楚垣夕的这个表述让顾鸿茹十分诧异,因为巴人的账目特别透明,她不是投资人都能通过业务测算轻易拿到数据,最近就不应该有外汇所得才对啊?什么叫做账上多了4000万$的活钱?我的帐号上为什么没有多出一分钱?楚垣夕的钱都靠黑客黑来的吗?

不过楚垣夕肯重新考虑总是一件好事,杜姆来化缘的时候顾鸿茹就已经把相关信息,包括追溯到2012年创建Vine的一切都发给楚垣夕了,自然也就包含后来另外两位创始人的动向,难得他还都给记下来了,能够活学活用。

然而,她无论怎样也想象不到楚垣夕和撒币之间其实缘分不浅。

顾鸿茹之所以对巴人了解的这么多,当然是因为现在有很多投资机构都看上巴人账上这笔钱了,其中跟楚垣夕有关系的可不止她一个,还有人把主意打到朱魑和声叔头上的。这要是能把巴人拉过来当LP,那可就小母牛倒立,牛逼上天了,即使不能让巴人做自己的LP,拆借一下也是美滋滋,利息好商量。

不过她也知道这事特别难,因为楚垣夕根本不按套路出牌,他可能是攒着这笔钱有用。

至于谁有用?有什么用?当然是小康用来融资了,小康一天对钱有需求,巴人这笔钱就很难薅出来。

但是,只要能够“完全洞悉”复杂的局势,很多问题都是有解的。比如有一个简单有力的办法让小康不需要这笔钱,那就是快速的把小康推到纳斯达克去上市。硬薅巴人的羊毛叫做扬汤止沸,推动小康上市叫做釜底抽薪。

所以这几天顾鸿茹靠沾濮明易的光,频频接触楚垣夕,时不时就吹点风过去。但是楚垣夕就像一个不解风情的直男一样,美女问她何以为报的时候说可惜你是个女儿身,不然洒家与你结为异性兄弟。

其实楚垣夕已经很给顾鸿茹面子了,换成其他人来吹风根本不搭理,理由当然是复工后工作繁忙。比如说明天李靖飞就要造访,憋了这么多天终于要来了,得好好接待一下。

像这种有预约的事项还好,经常出现没有预约的。

比如说赵杰就突然找过来吐苦水,因为《无道昏君》的运营出了点毛病。这个毛病还不是自身出的毛病,而是《无道昏君》本身也有买量的需求,但是最近买量太特么贵了!

不但《无道昏君》买量,就连《乱世出山》当初也是买量的,两者买量都不多。《无道昏君》买量主要是为了保住3000万的DAU,游戏总是有流失率的,再高的留存率也没用,就算每天只流失1%的玩家,3000万DAU也是30万的AFK,何况流失率肯定不止1%,所以总要补充一些活水。

然而好景不长,《无道昏君》刚开始买量,另一类名叫“网赚类游戏”的就开始作妖,拼了命的买量,到最近已经把买量价格抬了个300%上去,而且主要渠道就是头条系巨量引擎,正好和《无道昏君》形成正碰。

赵杰每天光看着费用一栏就频频惨叫,因为《无道昏君》的利润率并不高,属于良心游戏里比较死板的,然后买量成本又特别高,这公司就没有活钱发展了。要不然他也不至于跟楚垣夕吹风提高ARPU值。

网赚类游戏的代表就是各种xx养猪场,从转圈的鲲小游戏演化而来。这类所谓“网赚”的APP美其名曰让用户上网赚钱,实际上的商业逻辑是买量的费用只要小于用户平均制造的广告收益就能玩的下去。因此利润空间极高,能够承受的买量成本也就非常之大,买量的价格就算做高到四十块钱都能把钱赚回来,是一般APP承受不起的,连赵杰都有点遭不住。

他今天就是来求帮的,这时看楚垣夕似乎没事,很好奇的拿出手机问:“哎老楚,你说那些网赚类的游戏为什么有那么多钱啊?是因为做区块链吗?”

“什么那么多钱做区块链?”

赵杰指着手机上一个叫“恐怕有钱”的APP说:“这个,我弄了十多分钟就能提现20多块钱,这不被薅羊毛薅死啊?他们也太有钱了吧?”

楚垣夕当时就惊了,这违背他对互联网的认知啊?拼多多和瑞幸也没这么牛逼过,薅拼多多和瑞幸的羊毛至少是需要走流程的!

结果他拿过赵杰的手机摆弄了半天,发现这确实是一个打着区块链名头实际跟区块链没有一毛钱关系的APP,然后充满疑问的问:“我咋找不到你的提现记录呢?”

“说是攒到50块才能提。”

楚垣夕“啪”的一声把手机砸在桌子上,“噢,合着您还没提现呢啊?没提现您一惊一乍的干什么啊?”

“这不是很快就能到五十了?”

“抱歉你永远也到不了五十,并不是名字叫XX有钱就真的有钱。”楚垣夕又把这个APP打开扒拉几下,说:“看见没有?这有个给他们做地推的选项,估计你去拉人头能凑够提现,跟什么比较像自己想吧。但是也有可能即使你拉了人头也提不了现。人家这个忽悠玩家的技术,你得学着点!”

“我靠!”

只听楚垣夕说:“你应该是去切韭菜的,结果被人当韭菜给切了。这个打着让用户能够大额提现的虚假广告买量,实际上走的是广告奴隶的路线。你玩到20块钱这个过程,大概给人家赚了有十来块钱的广告费了?”

所谓广告奴隶,就是把用户拉过来,然后让用户在自己的APP里点广告赚金币,最后用金币兑换现金,整个过程进行一个美化和包装。

要知道在这类APP里用户进行一次广告点击,游戏运营商从广告商那获得的费用是很高的,假设按五毛一次来计算,用户能提现这五毛吗?实际情况是连五厘都很难拿到,都在给APP做贡献。

广告奴隶不是分成抽水,分成是三七分、五五分、七三分,而是看心情要不要赏用户一点。

而且用户肯定不是只点一次广告,系统会设置一个极为遥远的大额提现目标,为了达成,一天要点十五六次之多,连着点个几天才能发现坑爹。

不得不说的是,这类产品越做越聪明,上来先让用户提个三毛两毛的达成信任,这点钱比拉新成本低多了,然后开始套路。

被“提现”两个字所引诱的玩家是最容易套路的,各种手段万变不离其宗,总之目的就是形成降智打击,让玩家以为只需要付出一点点时间,实际需要付出大量时间,最后发现几乎没有可能提现。

比如让玩家通过初期的计算以为玩个10天左右就能提现五十块一百块,但玩个五六天之后就会发现数值变了,后面赚金币变难,时间需要拉长到十五天、二十天等等。可是一百里路已经走了一半了,怎么办?继续呗。

然而只变数值这么温柔怎么可能呢?后面的套路还多着呢。

可是这些XX养猪场们就真的能赚大钱吗?对不起,赚钱需要切韭菜,有量才有韭菜。而这种套路是如此的简单易懂,国内会做APP的厂商又是如此之多,以至于只有第一个吃到螃蟹的能多吃几天,后面就变成了竞价游戏,买量价格欻欻就上去了。

因此最终是广告流量商赚了大钱,逼的各路养猪场只能继续挖空心思提升用户的使用天数,创造更有效的套路。观察他们的套路,可以出一本书,叫《人类迷惑行为大赏养猪版》。

只是就苦了像赵杰这样兢兢业业做APP做游戏的。

坐在楚垣夕对面,赵杰感到极为丢人,仿佛刚被八个壮汉蹂躏过一样,把手机一揣,哀伤的说:“老楚,再给来一次昏君系统吧!”

“咱不是拍电影吗?”楚垣夕也很无奈的表情,“电影只要行业恢复正常了立刻立项,实际上剧本已经在做了,只是没立项而已。”

“远水不解近渴啊——”赵杰继续哀嚎,“等电影都明年了,明年游戏都凉了啊!”

“我靠你真是人才啊,3000万DAU的游戏一年就能给做凉了,我也佩服死你了!要你何用啊?”

“话真不能这么说啊老楚,现在游戏行业竞争多激烈啊?别人家的好游戏也是一个接着一个啊。”赵杰极为委屈,“咱家的优势不就是自媒体吗?”

“那你找陆羽啊!”

“我早就找啦!”赵杰心说我还用你提醒啊?找陆羽要是有用我还找你干嘛呢?“陆羽说昏君系统是你提出来的,他只是执行而已。这种活动他自己不知道怎么搞。”

楚垣夕无奈就在于昏君系统这玩意不是随时随地都能搞的,搞第一次还行,不可能来回来去的搞。换言之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搞,这是运营达人的灵光一闪,用行业术语讲叫做没办法总结出方法论,需要创意的运营本来就很难总结方法论。

“创意!你知道这种活动是需要创意的吗?当时我是正好想到这么一个创意,也有一定可行性,所以就搞出来了。你提出一个和昏君系统等量齐观的创意,我让陆羽给你搞。我建议你闭关一段时间,想不出来不要吃饭,去吧。”

赵杰心说你莫不是难为我胖虎?我要能想创意你是不是也能写代码啊?可惜就是他不是老板,要是跟楚垣夕易地而处,给老子关小黑屋写代码去!写不出来不让吃饭!

然而,楚垣夕忽然猛的一抬头,然后手机夺命连环call陆羽。

很快陆羽飞驰而来,只听楚垣夕问:“我记得你最近签了个B站主播,是搞互动游戏视频的是吧?”

巴人信息很少签现成的主播,一般都是自己做,但是因为巴人在B站起步慢了,所以楚垣夕也支持陆羽直接签。

“对对对,给巅峰视效做推广的时候顺手牵下来的。那人也是巅峰视效的UGC用户。”

楚垣夕其实是说给赵杰听的,有签约的话他肯定知道,而且知道价钱,这是巴人的管理方式。

赵杰那么精明当然也听懂了,“老楚的意思是说,利用互动游戏给《无道昏君》推B站?”

“对啊,B站抄橙光游戏做了个互动游戏视频的引擎,蹭《隐形守护者》的人气,咱为什么不用呢?”

“可是我记得去年B站力推,火过一阵之后很快就凉了啊。”赵杰挠头,在“年轻人都用B站”的感召下他也成了B站用户,并不是完全没了解,而互动游戏视频有点类似文字冒险游戏的感觉,还是有点意思的。

特别是他也已经开始创业了,不可能不接触创业层面的信息。去年在《隐形守护者》的带动下,下半年“互动视频风口”这个词可是甚嚣尘上,不但B站搞,企爱优三大视频平台也都进行了布局,布局还没完成就凉了。

“哎,你可别这么快就下断言,谁告诉你长视频平台的互动探索已经凉了啊?你知道企鹅多努力吗?”

“企鹅?”赵杰诧异的问:“你说的是那个什么《佛头起源》吗?那还不叫凉,还有什么叫凉啊?我记得去年网飞还出了个《黑镜》,一样凉的特彻底。”

“你说的都是老黄历。”楚垣夕顺手打开一份报告,“那些都是所谓的多线剧情电影,拍起来累,观众体验也不见得好,关键是其实没什么参与感。所以企鹅直接解决参与感的痛点,换成你,作为游戏公司,你怎么提高参与感?”

“我……只是提高参与感,我做成角色扮演游戏?”

“你还行啊。”楚垣夕欣慰的点头,赵杰虽然是程序出身的游戏公司经理,但是直觉已经很靠谱了,确实有成为游戏制作人的潜力。“企鹅最近做了一个角色扮演类的,叫《我加》,你可以体验一下。虽然是粉丝向的,但是把互动视频玩出花样来了。”

这个游戏让玩家扮演的是明星的经纪人,剧情都是跟明星近距离互动,情节像职场剧,但内容像真人秀,其中还加入了一些QTE玩法,也就是点击和滑动屏幕等等,非常场景化。

让楚垣夕比较佩服的正好是游戏设计环节。《我加》里边游戏分成八章,玩家过关不能解锁新章,必须到现实中新的一天才能解锁,对应着游戏内的八天工作经历,从菜鸡助理开始参观公司,到帮明星设计方案等等。可以说这种设计模式让粉丝的体验非常切实。

而且这也很有当年外网爆款互动游戏《lifeline》的感觉。《lifeline》的互动和《隐形守护者》的互动之所以体验完全不一样,时间是一个重要因素。

《隐形守护者》中玩家仍然是在看故事,只不过做出的选择影响故事的走向,点击一个选项,下一步就会出现。而《lifeline》中主角做出某个选择后,配角对主角说这样的话咱们八个小时之后再联系,那就真是现实中八个小时之后才会有下一个剧情。正因为如此,玩家才会有身临其境的感觉,才会完全带入主角的身份和立场去思考。

《我加》也是互动游戏,虽然是视频互动而不是文字,但吸收《lifeline》的精华肯定是有所裨益的,相当于考试的时候抄对了答案。

因此楚垣夕已经责成杨苑美去联系企鹅视频了,这套玩法巴人也想玩一玩,用来推自己的艺人显然是极好的。

不过这对赵杰没有什么用,他关心的是推广效果。“但是咱推《无道昏君》,还是在B站走自媒体,说这些都没用啊。B站阿婆主的互动游戏视频确实凉。”

楚垣夕给陆羽使了个颜色,陆羽立刻似模似样的咳嗽一声,说:“你这个是只知其一。自媒体最重要的能力是什么?是持续输出内容的能力。B站蹭这个热度的阿婆主基本都不是持续输出的,所以不容易火。互动视频做起来有难度,费的功夫很大,但是性价比低,效果可能还不如普通视频,所以很难坚持。”

说到这里他举了个例子:“去年B站组织的互动游戏大赛,金牌得主的粉丝目前不到15万,但是有一个坚持做互动视频的草根,靠持续输出内容到目前已经七十多万粉丝了,一天涨粉5000,已经成了大号,可见类型并不是没有吸引力。”

“对,另外用来推游戏也是不错的。”楚垣夕补充,“之前《双生视界》公测就是用互动视频做的推广,现在月流水也过亿了。咱《无道昏君》做文字冒险类游戏没问题吧?陆羽给他安排上。”

赵杰终于喜上眉梢,因为这个方案中,肯定是持续给《无道昏君》做内容,持续吸粉达到长治久安。这样虽然不能一口吃肥,但也不用天天买量了。

像赵杰这种情况还是没有预约的里边比较平和的,还有更刺激的,比如楚垣夕看了一眼公司微信群,结果看到地中海有个新招的策划正在群里求助,说他想买个PS4,结果女朋友说敢买游戏机就分手,怎么办?买来之后能不能放在公司?

楚垣夕心说于文辉你在搞什么飞机?你的人你不赶紧管管吗?放公司是为了上班玩游戏方便?

巴人倡导的企业文化虽然没有那么刻薄教条,尊重员工的时间,但是尊重是相互的,员工也得懂得边界才行。

当然,游戏公司特别是游戏策划岗位,上班玩游戏这事并不是什么大逆不道的行为。只是楚垣夕带产品都那么多年了,还不知道策划什么尿性?有这种大义名分不利用起来玩自己喜欢的,那就不是游戏策划了!

这一下公司群里七嘴八舌,有说这是工作所需,是工具的;有说改买switch易于隐藏的;有说让他反怼女友,买寇驰就分手的。总之呈现出刷屏的速度

楚垣夕一看这不行啊,讨论工作一个个无精打采,这种事情都特积极,这样的工作群能行?

这时他已经打开了公司系统,翻资料看到了这个人,名叫李川,26岁,招到地中海开发《罗马之敌》做数值,还是挺重要的岗位,以前就是做MMO的。

26岁的数值策划,还有一定的资历,这家伙什么情况?楚垣夕仔细一看,果然,李川只有高中学历!

楚垣夕心里顿时就是一个卧槽,心说余文斌这是唯才是举吗?游戏行当里确实有一些高中学历闯出来的大佬,还真不能看不起人,但是数值策划还是需要比较强大的数学功底的吧?好歹微积分得会吧?这可是真新鲜。

但是,于文辉已经开始走孵化了,楚垣夕知道自己势必不能横挑鼻子竖挑眼,不但不能,还要支持才行,因为于文辉相比于赵杰既缺资历又缺人脉,他的资历只是《乱世出山》项目经理,人脉不是最早一批巴人的员工。

所以楚垣夕在群中现身,给出自己的建议:“你问问你女友,你买块劳力士她分手不分手?”

顿时,群里刷屏的势头一减,巴人员工都知道应该开始装死了。但李川是地中海游戏的,对楚垣夕这个名字并不熟,而且这个回答一点逻辑性都没有,前面刷屏那些好歹都是很中肯的建议,但神奇的是这成了最后一个回答?

于是他问:“为什么要买劳力士啊?”

“因为你买PS4是玩具,买劳力士也是玩具,对她来说都没什么用。”

“但我买不起劳力士啊。”李川说话间已经搜到了劳力士的价目,便宜的也就不到十万块。以他两万左右的月薪不是买不起,但压力也是很大的。

“所以你需要知道你女友跟你分手只是因为你买玩具还是会有其它的原因啊。”

李川就更不懂了。实际上他理解自己女友的意思就是买PS4是为了玩游戏,玩游戏就没时间陪女友,未来就会闹矛盾,于是提前让他去跟游戏过日子。虽然激烈了点但逻辑性是自洽的。

所以他就更不懂了:“买劳力士为什么会有其它原因啊?”

“你真是没生活啊。无论你买豪车还是名表,都会吸引其它高质量的女士,懂吗?”楚垣夕看到于文辉已经冒着汗往自己这边走了,最后输入:“其实我建议你直接分。用分手做解决方案的你还留着过年啊?”

……

24号这天江湖上大事频发。首先就是阿里挥舞钞票收购了如客云。别看如客云绝对体量并不特别大,不能给黄团、饿了么相比,但是其实是楚垣夕眼里的香饽饽,因为他们做的是数字支付,而且有四十多万商家用户。

因此对阿里来说可能如客云只是个SaaS软件云服务,只值十个亿,但对小康不是。对小康来说它有四十多万商家资源,推移动支付的时候这些资源非常值得卡住位置拿到手里。

不但商户资源值钱,而且如果能够把如客云这样的SaaS拿下,小康把自己的支付送进商家的选项列表里想必容易的多。因为,如客云给商户提供服务不是无偿的,是一门生意,但小康可以拿它当作移动支付的开路工具,和商家进行资源交换,创造更大的移动支付范围。

实际上这个选项一直都摆在楚垣夕的移动支付战略中,只是没想到阿里突然出手,痛失一个选项。

好在,如客云的服务质量实际上挺一般的,在商家中并不是好评如潮的那种,硬件功能是两点,做系统真心很一般。

因此楚垣夕之前一直没出手也是因为要在几个竞品中衡量,不可能全都买下来。比如二维火、哗啦啦,还有去年被黄团全资收购的屏芯等等。

今天的消息让他再次感到时间不等人,原本想的是再过两三个月的时间,再去决定去拿下哪个更优质的且更适合小康的目标,现在为了避免更大的遗憾,只能提前出手。为此袁苜立刻开始紧锣密鼓的工作。

第二件事和巴人有关,那就是苹果和头条系突然之间开始卡手游的版号,要求开发商提交版号资质。

推荐热门小说咸鱼的自救攻略,本站提供咸鱼的自救攻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咸鱼的自救攻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上一章:第1090章 请用力批评我 下一章:第1092章 李靖飞的错愕
热门: 明若晓溪(全) (综漫同人)跪下!叫妈! 重生之农女悠然 残疾人宣言 不准暧昧 他似山岳来 我爹是男主龙傲天 草莓人生 少年,养豹子么 续南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