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1章 朱魑的家乡生活

上一章:第1080章 责任归你 下一章:第1082章 对陆羽的支持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平心而论就算后面楚垣夕不搞小康专攻巴人,继续搞自媒体搞短视频,也不会搞出什么太大的名堂出来,换言之只有他知道陆羽干的挺不错。而在其他人眼里,全都是陆羽接了楚总的班之后勉强维持着,走在平缓的下坡路上,也不知道为什么楚总这么器重?

这就是楚垣夕过意不去的原因。所以小米10这个热点能蹭尽量蹭一下,算是聊胜于无。平常这种热点巴人是蹭不到的,这回不是正好赶上了么?

实际上巴人信息虽然直播品类挺宽的,可是并不做科技直播,突然加一场小米10的评测有些不伦不类。但是,通过冯林的业务接触以及刘璐的人脉,这个时间点上突然和小米连通了,特别是巴人在自媒体圈的咖位不低,愿意无偿的做一次又直播不要钱,只需要小米付出一部手机,使得楚垣夕没费什么沟通的劲就组成了这个局。

考虑到小米正式发售是在明天,而且国内领先的科技产品评测团队科技美学后天晚上才做这个直播,所以楚垣夕安排陆羽把时间安排在科技美学后面以示尊重,而且不以专业评测的角度去做,而是让冯雪灵以业余手机用户的角度去玩机,主要就是拍照打游戏。

这样既没有强立人设的尴尬,不至于被人吐糟不专业,又能抓一波流量和热度,同时还能顺势给冯林的新公司打个广告,冯林这几天虽然还没开始跑商场拿点位,但是销售公司已经注册好了。

其实冯林后面只要把合伙人招好,剩下就是打呆仗,一场场谈判谈下去,没什么技术含量,唯一的技术含量就是计算好现金流,在能力范围内扩张。

相对而言楚垣夕自己的技术含量就高了,小康的B轮目前看起来一定是巨艰难的一轮。

不过目前还不需要,目前他得先搞定巴人的年审。最近审计机构听说了巴人明年有IPO申报的打算,突然打了鸡血,普通的年审是一个价,IPO的审计可是另外一个价。像巴人这么大的体量,没有低于1000万的道理,还是老客户,最近又冲他们发火了,存在一些不满,绝对不容有失。

因此这回年审都快结束的时候,对方突然提出增加一些细节,理由是为了今后需要用到的时候更有说服力。

其实楚垣夕虽然各种不满但是并没有换一家的打算,因为,换审计机构其实是资本市场中的大忌。像已上市的企业,如果要换审计机构必须是对方犯下大错,否则就必须要对投资者解释更换审计机构的原因。不然的话就会有人问,你是搞了什么猫腻害怕被发现才换审计的吗?这样股价肯定暴跌没商量。

没上市的虽然稍微好一点,但是要闯IPO也一样存在类似的问题,而且不好回答。

为了今后好回答,楚垣夕现在只得耐着性子回答审计师的问题,同时忍受审计师满嘴的英文单词,比如这样:

“那您说这个运营举措能带来500万以上的DAU,总有一些detail的东西existing,证明能给我们带来这个流量吧?”

楚垣夕只好入乡随俗:“你们的concern不应该在收入端吗?你纠结无形资产评估干什么呢?”

“这个今后肯定会用到的,您现在的企业结构是对几家孵化公司投资获取投资收益的模式,必然要challenge一下他们的价值。那咱们有什么措施能保证DAU的增长和arpu值的增长吗?您的运营措施都不是在本公司进行实施,它们的意义是什么?”

这都是让楚垣夕挠头的问题,但是也得回答:“这个问题就跟应聘面试的时候问对方你做的工作有什么意义一样,这叫市场规律。你可以按照巴人集团和前身巴人娱乐的历史数据进行测算,我们这些预期都是非常保守的。”

这些问题也都罢了,关键是审计机构居然特别专业,能问出这样的问题:“《无道昏君》未来要打造的平台,不是端游吗?这似乎和您倡导的5G时代内容生态相矛盾,也与您的流量战略相矛盾,这种经营行为您怎么解释?”

“不矛盾!戈壁网络未来打造的平台是孵化平台,当然是主打PC端。而且端游很好,端游和页游现在的业绩非常好。确实PC端流量下降了,但是参与者的下降速度更快,市场更蓝了。所以对业绩预期可以更加乐观。”

楚垣夕之所以应付的这么头疼,是因为人家其实还有其它的想法,那就是,看上小康了!小康也应该需要审计的吧?小康未来也要上市的吧?

但小康的财年选择的是4月份开始(财年不见得按自然年),所以现在还没开始做年审,于是被人盯上这个活儿了。

而且小康是做了VIE结构的,意味着存在着纳斯达克和香江上市的可行性,跟巴人还不一样。以国朝创企的尿性,看看瑞幸看看拼多多,这上市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啊?瑞幸从无到有18个月上纳斯达克,小康的模式和瑞幸何其相似?所以看起来也就是今年下半年的事情了,这个审计的蛋糕得有多大呢?

所以楚垣夕面对对方的热情还不能不虚以逶迤,不然审计机构就该看出来小康不想快速上市了……这个可绝对不能被人看出来,可以做但是绝对不能说,要不然还想不想对外融资了?所以必须要配合。

于是又出现了大量的问题,比如:“楚总,under US gaap的审计报告里,按权益法计算甘新买菜的关联交易性质实在太强烈了,需要单独披露,咱们现在就把它放在财报里?”

又比如这样:“咱们做这个游联网项目,对用户的算力是以代理商的身份提供代理还是以产品的身份提供服务?这个detail得跟您核实一下,我理解的还不够深入。”

总之楚垣夕的脑袋都被搞大了,而且每天都要大一两个小时。

在这样的节奏中,情人节这天对巴人的年审终于千呼万唤完成了,巴人的联合创始人们无不长出一口气。

就连仍然圈在大山里的朱魑和远在蜀都的椒图也是如此,他们已经开始远程办公。其实椒图远程办公完全没毛病,但朱魑很费劲,每天需要开会的事情太多,一开会,家里就跟看西洋镜一样对她进行围观,就算全都很配合,不说话,也是芒刺在背的感觉。

为这个朱魑已经变成日常吐糟了,但是楚垣夕吐的更狠,而且用的是万年梗:“每到春节,mary、vivian和cynthia陆续回家,就变身为大花、二妮和小翠。没让你变身你就知足吧!”

朱魑气得直吐血,因为村子虽然在山里也一样要封,封了之后就变成了一个孤岛一样的状态。虽然安全,但是每个人都闲得很,经常串门,使得她比变身还痛苦,不得不入乡随俗。

而且在自己的家乡,最好的工作是公务员,次一等的外企也行,国企的评价经过了一阵低谷之后也反弹了,网红是什么鬼?渣渣!

要是换成个心性差一点的,可能就要开始炫富发红包了,但朱魑虽然平常大大咧咧的,并不是弱智,当然不肯炫富,以至于村里很多人只是知道朱艳欣在帝都当网红呢。

时至今日即使是山沟沟里也能看抖音快手,网红的概念并不新鲜,但是即使目前风头最强劲的抖音口红一哥,回老家过年一样要被全村乡亲们围观。

朱魑也是一样,经常被迫营业,某个记不得的长辈过来就问:“哎我好想在抖音上看见过你,你给我唱一个。”

这个时候怎么办?只能被迫营业,弱小可怜又无助,而且不能跟家里人面前显出来。只有跟楚垣夕吐糟的时候,朱魑才能说:“我太难了……”

然而这还不是最难的,最难的是有很多亲戚来变着花样打听收入,这该怎么说啊?“我也没露富啊,去年都挺好的,今年这是怎么了?”

“你以不到30岁的年龄拥有接近百亿的身家,现金马上就有3亿多,被人打听收入不是挺正常的吗?也许谁上网查了你,然后查出点什么来?”

“不可能!”朱魑斩钉截铁的说:“我这的人都知道我叫朱艳欣,没人知道朱魑,也没人知道巴人,就算知道了也不会用朱魑当关键字去搜我。我自己都查不出来谁能查出来?再说查出来的人就不是这么问了好不好?”

楚垣夕残忍的一笑,“那你得好好享受最后的宁静了。”

“为什么?”

“因为每年福布斯杂志3月份都会公布新一期数据。你必定是30岁以下国朝女性企业家榜单里前几名,说不定是第一。”

朱魑当时就急了,因为说不定她得耗到三月,这日子根本没有终结的迹象……

但楚垣夕不着急,非但不着急,而且心说这叫艺术源于生活,没有你提供素材,原世界里也拍不出小康大电影来啊。这都基操勿6。

很快朱魑也醒悟到着急没用,不由得颓然叹气:“哎你是不知道,问收入也就算了,我网上找了一些攻略还能应付,还有打听工作都干什么的,打听当不当的上官的,还有给我介绍对象的!问我要什么条件?”

“那其实就是在问你自己是怎么个条件。”楚垣夕信手翻出一篇分析回家过年的自媒体文章,说:“乡亲们跟你套近乎是因为不知道你最新的价值,得更新一下信息,衡量一下有没有依赖你的必要,你有没有能力帮他们。过年正好问一下,很自然。”

朱魑心说我是这个意思嘛?算了算了,楚垣夕就是个笨蛋,只有聊工作才能变精明……

最近她也不是什么都不干,不但要开会,也进行了一些思考,这时候正好核实一下。

“话说,楚垣夕,你觉得咱们巴人传媒这么发展合适么?咱们是又走综艺又走影视结果也签艺人,咱们没有侧重点啊。”

楚垣夕一听还挺意外的,朱魑居然在思考企业战略了?这方面他自己确实不太懂,要说电影电视还懂点,对娱乐业他是标准的外行。

只听朱魑说:“你看别的传媒公司,都叫传媒但是也不一样。有的侧重影视有的侧重综艺,还有的以偶像为主。有的自己就是资源,靠做内容赚钱,有的外接资源,把自己那一环做的特别强,能把资源吸附住。

宇宙过有个叫SM的经纪公司,被粉丝叫傻冒,培养爱豆是业内第一,可以说是超强了。但是影视基本就不碰,综艺方面也是外接综艺资源,输出自己的艺人。相比之下咱们是完全没重点,什么都干,合适么?”

楚垣夕想了想,“那SM是为什么不做综艺不做影视呢?”

“呃……我看是因为他们又要给艺人们花钱制作歌曲,又要设计编排舞蹈,又要策划演唱会,又要给艺人安排各种综艺和商演资源,把这些细节都做到极致本身就不容易?术业有专攻?”

“你说的对,不过咱们本身也没打算把什么做到极致吧?”楚垣夕马上整理出商业逻辑:“咱们的传媒业务实际上都是依附在自媒体和游戏上面的,不是单独发展出来的。咱们本行是自媒体不是传媒,这个必须记住。换言之传媒业务是自媒体和游戏的补充,是为了支撑自媒体和游戏能够形成逻辑闭环而建立的。”

“也就是说没有做到极致的,那叫什么?对,没有做到极致的需求?”

“不是没需求,而是首先满足另外两个业务的周全,是因为把人发展到现在的阶段了,需要综艺,就得做综艺,需要影视就得做影视,需要爱豆就签艺人。是被动的。”

朱魑听着顿感诡异无比,因为这话听着怎么听都不像是巴人的自媒体和游戏需要传媒,而是小康需要传媒。小康需要综艺,需要影视,所以巴人传媒需要做。至于艺人业务,当然最终是有用的,但那是真正的附庸,就没见楚垣夕上心过。作为巴人传媒一把手,巴人集团二股东,这种感觉错不了!

这话要是两年前,朱魑感觉自己可以脱口而出,问得楚垣夕下不来台,用《稷下学宫》里的台词讲,叫“王顾左右而言他”。这两年她主要就是学会了让别人能下台,因此也就最后一个问题她以前吐糟过楚垣夕,本仙女签了这么多艺人你这集团总裁也不见见?

因此最近楚垣夕才交代杨苑美把艺人们带到公司来见见。

不过此时不是吐糟的时机,朱魑最近远程办公确实遇到了一点问题,于是问楚垣夕:“你看声叔的电影剧本设计稿了么?我看了没问题可以开始写剧本了,但是我人没法回去,怎么张罗啊?”

楚垣夕也不好意思说没看呢,确实是应该第一时间看,只不过昨晚不是打赌赢了么……

而且,他心说朱魑您又没张罗过电影,就算您人在呢也一样hold不住吧?

好在对于电影的推动楚垣夕自己就有腹案,第一原世界里他亲自操盘过,不说有多内行,至少跑过全流程。第二是现在巴人有钱啊,有了梧桐木自然能引金凤凰,所以并不缺乏接洽内行人才的机会。

“放心,我已经帮你联系了能人。”楚垣夕转手发过去一张微信名片,“这是白象影视投资的一个投资经理,业务很熟,我决定把他招过来给你打下手。电影要对接的资源很多,你就算人在,也忙不过来。”

朱魑一看,对方微信名字似乎就是本名,姓应,叫应其青。

还有姓这个姓的?她赶紧申请了好友,只听楚垣夕说:“这人我是去年12月参加投资者大会的时候认识的,聊过几次确实对影视圈的各方面都比较在行,当不了制片人也码不了卡司,换言之做不了内容,但是其它资源挺多的,跟咱们正好互补。你跟他沟通一下,看看是找承制团队合适,还是咱们自己搭建团队。”

朱魑心说那剩下的不就是找导演码卡司了吗?结果楚垣夕继续指挥:“导演的话,职场霸凌这部我强烈建议找李任港导演,《无道昏君》那部我暂时没想法。”

李任港就是《登山者》的导演,一度被观众骂到扑街。两部电影里,虽然《无道昏君》看起来更重要,但朱魑当然知道楚垣夕肯定更加在意职场霸凌了。并不是因为这部剧里她要演女主,而是因为楚垣夕曾经大概其的跟她说了说票补的思路,这个史无前例的夸张的票补直接把她给镇住了。

但她心目中合适的导演是陆汌和程尔那样的,一听李任港这个名字本能的就皱眉头:“为什么是他啊?”

“你笨啊,咱这么萌新的电影公司不找个执行力强的能行?不找个听话的能行?咱不需要导演有太强的自主能动性,把咱想拍的东西完美的表现出来是第一位的啊!”

是把你的广告效果拍出来排第一位吧?朱魑有一口老糟憋住了吐不出来,这可是本仙女进入影视圈的处女作啊!拜托你给我差不多一点!

推荐热门小说咸鱼的自救攻略,本站提供咸鱼的自救攻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咸鱼的自救攻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上一章:第1080章 责任归你 下一章:第1082章 对陆羽的支持
热门: 全网黑后我不是人了 无敌龙婿 霸道宠婚:老婆,你被潜了 极品乡村生活 兄妹文里的恶毒亲妹 天团解散后我爆红了 素手匠心 这该死的甜美 总统宠妻太高调 穿进年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