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4章 冯林找到方向

上一章:第1073章 相忘于江湖 下一章:第1075章 突发事件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时间很快来到2月9号,这两天微博上忽然热闹起来。楚垣夕定睛一看,原来是小米10预热引起的。昨天,名字很像五五开的小米大佬转了一条其它网友的微博,里面有张截图是小米的给力友商的黑公关稿,手把手的教黑产水军怎么黑小米,大意是麒麟990具备小米所没有的技术优势,但只要3299元,小米想卖货必然不能超过2999。

下面还署了名,特地备注“不要提V30”。

五五开大佬立刻开火一通冷嘲热讽,本来也没啥,都是日常操作,但是转过天来到了今天,他又发了一条微博说:骁龙865应该是迄今为止最强的5G手机处理器,小米10可能是你能够买到的第一款搭载骁龙865的手机。然后他也署了名,并且备注“要提990”。

楚垣夕一看这个就忍不住了,立刻跟进:缺德的一天开始了……

没想到五五开大佬立刻回了一条:为枯燥的生活加点料,你开心我就开心。

冯林正好趴在旁边,看到大佬亲自回帖,顿时往前蛆行一段,凑得更近一些问:“也就是说米10要开卖了?”

“13号开发布会,大概吧。”

“性能应该不错吧?跟华为能比吧?”

楚垣夕按了按眉头以示自己解答这种缺乏智慧的问题很无奈:“那必须得能比啊,您旗舰机比华为晚了几个月上市,然后性能还比华为明显菜,您就直接做红米品牌得了吧?必须殴打幼儿园小朋友啊。”

“哎这好。”冯林顿时来了精神,“3000块钱买个高通晓龙865,秀他们7000块买华为的一脸,你觉得怎么样?”

“3000你是别想了,这次小米不涨价天理不容。雷布斯也不是吃素的,这种机会不涨价再等10年都没有了,最少5000起步,或者6000。”

“怎么可能!小米不是主打极致性价比的么?怎么可能涨这么多?这都翻倍了。4000我还信,6000我绝对不信。最多4666。”

“极致性价比有什么好的?机制性价比用户对价格太特么敏感了,就跟你一样。跟我开店卖东西也是一样,不能总给优惠券,总给优惠券来的都是捡便宜的,鸡贼的很。”楚垣夕说到性价比可是很有发言权的,说起来一套接一套:“最好的用户是死忠粉,什么叫死忠粉你知道吗?就是对价格极度不敏感,这叫管理用户的期望值。”

冯林这时把脑袋一摇,栗色的短发蹭在楚垣夕的腿上怪痒痒的。楚垣夕一伸手把她脑袋按住,“要不咱们打个赌?就赌,大于等于5666?”

“赌什么?”

“赌什么……赌你一直不同意的那个姿势如何?”

冯林非常罕见的脸上一红,把头埋的更低了,然后抬头时嘴里咬着枕头的一角,问:“那你输了呢?”

“我怎么可能输?要是我输了,我就……”楚垣夕眼珠一转,“我就把这套别墅给你,如何?”

冯林“嗖”的一声蹿了起来,兴高采烈的问:“你是何来的信心啊?我要是赢了,我还创的什么业啊?你这是玩弄我的梦想!”

只见楚垣夕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放心,你的梦想肯定有机会去实践的,我不可能输,这是商人的直觉。有两个因素,第一……”

说话间楚垣夕搜索了一下,然后说:“三星S20也是骁龙865,跟小米10前后脚,但是它贵,要8000块,小米只要6000就仍然具备性价比。更为关键的是,这是目前仅有的两款骁龙825,再没别人了,短时间内也不可能有,因为供应链都停工了,包括小米自己肯定也没法生产。想买骁龙865的人只好买小米。”

说到这里楚垣夕自己先笑了,因为想起来一个名场面,那是雷布斯雷总当年怀疑给力友商PPT造手机的时候,怒喷:“有本事你拿货来卖呀?”

今天雷总自己终于有现货了。实际上这是楚垣夕看衰小米很久以来唯一一次感觉小米有机会。

冯林不知道他傻乐什么呢?“但是这个和极致性价比不矛盾的,它成本仍然比较低吧?肯定不到4000。”

“价格又不是由成本决定的……价格是供需关系决定的,你高中政治学傻了啊喂。这批货总不可能是最近生产的吧?如无意外是年前就开始生产了囤下来的,但是友商们都没囤。现在的形势下,这叫产品价格独占期,这种机会再也没有了。而且,客观上,因为我猜小米也没多少存货,所以怎么才能保证细水长流多卖几天?”

冯林完全不懂了,作为一个被小米极致性价比洗过脑的人,当时就想到了自己曾经买小米的惨痛经历:“为啥要多卖几天?小米不是一贯耍猴的吗?他们饥饿营销啊。”

“都开始卖高价了还饥饿营销啊?你想想,你卖高档货,用户想买随时能买到才能冲动消费好不好?你卖高档还吊着没货,人家用户一扭头就买三星了。所以必须卖高价,低价一下就秒光。”

楚垣夕说着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而且细水长流有利于线下渠道。小米以前线下渠道不行,非常依赖线上,但是线下才是王道。线下你货少但是能持续供给就还行,断货直接渠道崩了,小米这次肯定要花大力气发展线下渠道。”

冯林的眼睛顿时眨了眨,顿了一顿,问:“那第二个因素呢?”

“哎你怎么忽然关心起这个来了?”楚垣夕奇怪的问,他明显感到冯林有点太刨根问底。

“因为我突然想到我该做什么创业了呀。”冯林兴奋的打起转来,“上来就搞个大公司我肯定搞不来,做移动互联网之类的肯定也没戏,看你们倒卖生鲜倒是热闹,我不是那块料。所以我得干个简单的。”

“什么是简单的?”

“给小米做线下销售你觉得怎么样?”

楚垣夕一愣,但是,这个确实比较简单,开个线下销售公司无非就是开店、招人、拿货、加价、销售,这个事情在国朝不要太多。

至少同样是卖东西,线下卖手机肯定比干小康容易多了,所谓物流就是调货,所谓供应链就是维系好了跟小米的关系,店员不用什么培训就能上岗,连地推都用不上。这确实是适合冯林,有本钱就能干,有多大本钱干多大片区,还挺灵活。

而且,不得不承认,小米缺线下渠道,而且这个牌子不管怎么说,好歹算是个名牌,所以这事儿可以干。甚至于,今后小米更缺,因为要想卖高价就必须走线下,就像华为和蓝绿大厂那样,线下的推销员玩了命的推销,才让用户产生消费冲动。三星在国朝的市场占有率崩盘最终体现为线下溃败。

所以,这事还真得好好帮冯林好好做做推演,难度比新手村的史莱姆还是高那么一点点的,但是有自己这么强的外挂应该可以搞得定吧?弄好了冯林长久以来的愿望得偿,了却一桩心事。

“第二个因素吧,就是我预测小米有强烈的涨价欲望。”楚垣夕一边说一边梳理自己的思路进行论证,“你要做这个事情可以,但是也得看看小米会不会做,别咱们设计的挺好,小米一出手还是原先那套市场逻辑,跟我想的满拧。咱得看看小米到底愿不愿意投入销售费用。”

小米一直是线上销售强大,费用低效率高的代表,但是不跟华为比,为啥不如蓝绿挣钱呢?就是因为性价比太高了。虽然这是一个残酷的事实,但是不得不承认,想要让性价比没那么高,背后的商业逻辑不是单纯提价能够支撑的,必须要让中间商赚差价。

也就是说,要让消费者进一步承担这部分差价,中间商的角色就是卖手,和网红直播电商其实一样一样的。随着互联网的深入普及这种角色的生存空间是越来越小吗?并不是,互联网深入,信息茧房的效应更深入,直播电商和线下导购穿透信息茧房的方式其实没差别。

因此对小米来说,2020年财报中销售费用大涨,其实是在做正确的事。蓝绿大厂天天冠名各种综艺,《稷下学宫》都被问过价,华为更不用说了,恨不能把广告打到公共厕所里。这些厂子给各大自媒体砸的广告经费都不知道有多少,楚垣夕前年刚开始做巴人不久手里就接到一堆广告订单,里面就数手机大厂慷慨。

而没钱的呢?没钱有没钱的活法,高管带队在微博上开喷呗,一样能弄来流量,但产生的用户认知五花八门,因为喷归喷,别人也是天位强者,不见得喷的赢。

想到此处,楚垣夕十分肯定自己的感觉。“你听我说,冯林,涨价不是为了多赚钱,而是为了给合作者留出合理的利润。小米过去追求极致,意味着他的合作者也必须极致,但手机的产业链非常的长。极致的合作者跟你这赚不到啥钱,但是跟别人那能赚到钱,那你就没法搞高定,也没脸提要求,因为你求着人家,人家是大爷你是孙子,明白吗?

你想一下为什么小米耍猴,但是红米不怎么耍猴?因为红米不用当孙子,他们那个价位,供应链不用那么极致。小米牛就牛在,在供应链面前装孙子,但是面对消费者,可以把没货包装成饥饿营销,没拉胯。小米号称2019年盈利几十亿,问题是那个盈利靠的不是小米手机,是红米和用户服务,还有小米生态上的智能家电。

对了,我考你个问题,为什么过去小米不涨价?”

“因为……没理由涨价?”冯林考虑措辞:“用你们的话说,叫已经建立了用户心智,没法自己打破,对不对?”

“对!但是现在是5G手机,就跟遇事不决量子力学一样,小米现在干什么都可以用5G当挡箭牌,他们可以涨价了,极致性价比留给红米,完美。

而且现在有一两个月的品牌价格独占时间,只要让用户习惯了小米也能卖高价,后面的局面就打开了,今后不再独占的时候也可以继续卖。当初华为的mate系列卖高价,市场口碑也不咋地,也是硬着头皮把故事讲了一阵,撑住了,才走出来的。”

“好!”冯林刚说一声好,脸色猛然一变:“这样我这别墅岂不是没戏了?”

“安心创你的业吧亲爱的,别墅还是老老实实归我比较好。”

楚垣夕说完就开始打电话,因为冯林想干这件事,在平常当然可以大撒把,楚垣夕只要支援一笔启动资金就行,至多给一些建议,划出一些费用上的界限,帮着找几个合伙人。但现在则不然,这个时间点上首先冯林就没办法进行招聘。要想下蛋先得有母鸡,现在连HR都招不到。

如果等到社会完全复原再干呢?那个时候小米都出了独占时间且不说,各类资产的价值首先要随之回复到基本面。现在就开始干,正好资产价值低,所付出的无非是初期的成本。

更何况楚垣夕可以提供支援,因为正好这段时间小康的招聘资源闲着呢。有道是三天不练门外汉,不能让刘璐闲出毛病来不是?正好小康可以提供企业服务。

企业服务是很正常的举措,可以理解为“托关系”,就像当初巴人娱乐初创期寄人篱下在果实网络帝都分部里办公一样,把人资后勤行政等等这堆琐碎的服务都交给果实网络来打理。

平心而论,当初没有果实网络的帮扶,巴人能发展的那么顺利吗?会不会有很多机会漏过?并不是,没了张屠户也不吃带毛猪,再找别的企业愿意提供服务的就是,只是没那么方便。

而且关键在于,刘璐身上可是有着深刻的小米的烙印,人脉也没断,还有好多其他可沟通的。

这么一看,楚垣夕发现自己组盘子的能力还可以嘛,最大化的帮冯林蹭到了各种可以蹭到的资源。最重要的是,这是享有政策红利的。大领导2月3号主持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特地强调了稳消费,其中又重点强调了5G手机终端消费。不过最近政策红利大礼包发的有点频繁,让人目不暇接的感觉。

时间又过了两天,来到了一个重要的时间点,2月10号,很多企业选择这一天复工,因此返工潮也挺有视觉冲击力的。

小康和巴人正式集结的日子选在2月12,错开各种高峰。虽然肯定有一部分人需要居家,但是因为鼓励过年加班,战斗力保存较好,人员配置合理,基本上每个项目组都能克服困难。

结果10号这天陆羽转过来一条消息,楚垣夕看见当时就喷了!岛国不愧是岛国,宣布成立业界第一个成人Vtuber公司,名叫emoeti工作室。

特么虚拟偶像也需要成人的?楚垣夕心说岛国人果然英勇,问题是虚拟偶像需要的是直播啊喂。没想到陆羽还挺懂行的,告诉他在外国成人直播有些地方是合法的,而且早就有成人虚拟偶像了,其中有个叫Projekt Melody的人气超高。emoeti工作室之所以有脸宣称自己是第一个,因为之前的参与者都是主打偶像概念,而他们是成人。

这就是腐化堕落的资本主义!

只听陆羽说:“楚总,您看,咱们又有宇宙国资源,又有岛国资源,又成立了新的虚拟偶像子公司xixitube,有IT业务支持,满足自制需求,在两国还有自媒体大号,您看看,咱们是不是……”

此时巴人拥有专攻岛国和宇宙国的自媒体帐号众多,脸书、Ins、油管等等几十个帐号,合计粉丝数1200万以上,这还没算宇宙国周敏溪悉心经营的Tik Tok,这一个帐号的粉丝数就破一百万了。一百万在国内现在连抖音腰部都算不上,但是宇宙国一共才5000多万,相当于国内2500万粉丝的超级大号。

这是在不开挂的情况下获取的,楚垣夕前年搞巴人娱乐不开挂绝对弄不出来这么狠的帐号。至于xixitube这个名字是周敏溪亲自取的,原本没人说啥,但是椒图总想让陆羽注册一个汉语的公司名,也不知道他在纠结啥?

此时,对于陆羽的提议,楚垣夕的答案当然是惊怒:“绝对不可能!你想干神马?”

陆羽大惊:“我想同时在三个国家一起推xixitube的虚拟偶像啊。”

“噢你是这个意思?”楚垣夕吐了口气。

“那您是什么意思?”陆羽隔着网线窃笑不已。

擦了个擦的,楚垣夕心说简直哔了狗了,连陆羽这小子都开始在作死的边缘试探,队伍不好带了!

不过这只是小插曲,今天的重磅明星是阿里和大狗东。阿里在这一天发布了《告商家书》,推出一系列惠及商家的措施,减免平台服务费、网店装修工具使用费、租金和补贴等等,还有专门补贴物流和供应链的专项资金。其中最大的突破是愿意给高分商家垫付资金,打破了用户收款商家拿钱的惯例,加大了在途资金的周转率。

推荐热门小说咸鱼的自救攻略,本站提供咸鱼的自救攻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咸鱼的自救攻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上一章:第1073章 相忘于江湖 下一章:第1075章 突发事件
热门: 总裁老公追上门 你我本无缘幸好你有钱 一时冲动,七世不祥 玩家凶猛 恰逢雨连天 镜栀雪2 龙骨焚箱 养了一只小狼崽 北京,终究与我无关 我的兄长都大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