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7章 经济寒冬下的生态特征

上一章:第1046章 盘帐的发现 下一章:第1048章 意想不到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楚垣夕说着把领子解开,脖子上腾腾冒热气,“强东哥说过,我特么怀疑你贪了十万,我花一千万也要把你贪没贪给查清楚喽!为什么?烂肉就得用最快的刀子切掉!特别是小康,咱们追求精确化管理,所以把很多普通公司都有的流程缩减了,现金审批环节一般最多签三次字,这特么钻空子多好钻啊?”

刘璐心说这不是你要搞的吗?我当初千辛万苦设计企业架构就是为了让员工能够更加容易跨出流程啊。

不过这个糟不宜现在就吐,刘璐把糟点记在小本本上,问:“那么,那些供应商呢?行贿得利的供应商怎么搞?”

“寻找替代品。”楚垣夕早有腹案,“我看了一下,基本上涉及到的几个品类都集中在竞争比较激烈的款上,也是里程碑5要做的品质生活涵盖的。对供应链我们没必要疾言厉色打人家脸,已经签的合同我们都认,等到春节之后里程碑5开始,品质生活系列产品成熟之后自然顶替就行了。”

刘璐点头:“那你这个可是够温柔的,我听说黄团2018年肃反的时候,不但涉案的内部员工移交司法,连合作商的人都一并弄进去几十口子。”

“嗯,这是黄团的传统,2019年合作商被送进去七十个,新闻都快出来了。”楚垣夕说着黄团的事,想到的却是小黄。

由于原世界中的经历,2016年前小黄家的事情他太清楚了,最风光的那段时间一个城市经理每个月都能贪个几十万,运营高校单车的少一点,但其实也不少。喜欢的人乐在其中,害怕的人胆战心惊,可惜当初不把烂肉砍掉,后面想砍也不再有砍的需要,机灵鬼早就跑光了。

刘璐以为这就算是说完了可以赶紧开始工作,没想到楚垣夕说完了重点后面还有附带:“对了,另外还有两个不那么严重的,你们都看见我刚发的公告了吧?”

所谓不那么严重,一个是被拦下了没有造成太大伤害的,还有一个确实不严重,是一个脑子不大清醒的鹏城哥们,进了小康做巡店之后还没忘记给老东家干活,一个人给两家巡店。

小康是被友商提示才发现居然招了这种人才,把小康当兼职干,让部门经理哭笑不得,立刻礼送出局。

但是被拦下的那起就不容忽视了,因为假设没拦下来就是直接经济损失。

那是个极为激灵的店长,是从店员走上新店店长岗位的,对优惠券的使用规则极为谙熟,于是对准小康的用户补贴政策痛下杀手。

小康的商品,实际上价格是有浮动的,特别是便当、沙拉、鲜食、关东煮、热餐这些短保食品,虽然是根据大数据每天多次补货的,但也会产生清尾货的需求,然后从六折开始往下打,一直打到三折。

但门店如果缺货的话,大数据不见得能及时调整,这时员工是可以在工作系统里要求加货的。于是聪明的人就从中找到了漏洞,每天先把一些货放在冷库里,用户来看就是没货,等到晚上进入疯狂打折时间再把保存完好的短保食品拿出来三折卖给外线。在系统里,就显示为货物一天都没卖出去,但最后全都倾销出去了,于是降低第二天的配给拉倒。

这种做法神不知鬼不觉,只要躲开定期巡店员的盘点就可以,就算没躲开也可以推说工作失误忘记摆出来。而且短保食品有很多种,人家有充分的空间轮着来,比如今天搞得金枪鱼三明治两块多一包,明天开始正常的卖,最后每天不管有没人买都在系统里点几下缺货,这样几天之后物流还是会多送。

这样,不知不觉中有人开始一场私人供销链上的狂欢,真别说,一天一个店可以搞走价值上千块的商品。

特别是把这个方法配合上新用户的优惠卷使用效果更佳,而聪明的人总能找到志同道合的,小康的门店又是按地域排布,周围哪里有店,位置在APP里都有显示。于是聪明人为了做的不那么明显,又发展了一批暗线,几家店轮着来。

但是小康可是做了风控的!这些店员培训的时候又不培训怎么绕开风控薅公司的羊毛,以为他们的吞吐量不够大就发现不了?这就呵呵哒了!

要怪只能怪人心太贪,不把新用户券叠加上去还不容易特别快速发现。所谓风控,首先最基础的功能就是核验用户的异常特征,因为用户登录APP操作的过程中肯定要留下大量信息,其中当然包括设备信息和位置信息这种明显的,也包含操作流程和操作速度等等细节,用于交叉验证。

通过这些信息,新用户用的设备到底是不是“新”的一目了然。然后门店还出现区域重叠,短时间大规模异常数量新用户首次到店,并且这些新帐号再也不登录了,等等等等,各种风控因素交叉报警,特征和变量引导决策,这不是发现不发现而是系统多长时间报警的问题,出了什么事情不就明摆着了吗?

于是巡店组的老大杨成为了拿到切实有效的证据想了个办法,来了个钓鱼执法。首先大数据预测到对方又该搞什么货了之后直接派出巡店员临时上门抽查,并且在巡检的时候故意马大哈,扮演一个喜欢使用传统盘点手段而不喜欢使用设备的土老帽,只看货架上有没有货,不看手机里的库存显示,完美放过目标产品。

等到巡检看完一圈之后发现货架上果然空空如也,于是把盘货标签贴上,证明这个款已经卖断货了。

巡检员一走,店长自以为逃过一劫,赶紧想办法。库存系统里可是显示着有货的,只是盘点标签显示卖空了,等盘点员回去把盘点信息一入系统,保不齐就有人发现库存不对。

于是店长赶紧自掏腰包把这些已经卖断货的商品买下来,然后小康就报案了,聪明人通过交易自己呈上实锤。

这事楚垣夕已经发了公告就说明尘埃落定了,实际上接到杨成的报告,气得直想摔笔。那位聪明的店长完全没料到小康居然先做风控后开店,楚垣夕还特地去跟他聊了聊,然后确定这就是纯傻!

对一般公司来说,老板当然是更注重增长了,而风控做的是负增长,因此通常被放到次要的位置。所以这个聪明人觉得自己还挺有经验的,然鹅,小康是要进行大规模用户补贴的,假想敌是各路黑产和专业羊毛党。

人家甚至是接入AI工具直接攻击小康的云服务器推进薅羊毛大业的,那玩的多新潮啊?小康制定的防御策略是要求能够防住内鬼勾结黑产的,怎么可能不先做风控后开店?再聪明的个体,那也是业余羊毛选手,也就凭着监守自盗的优势才能多糊弄半个月。

真要比较起来,到底是这种更气人,还是接受贿赂替无良供货商李代桃僵的更气人?无论怎么看都是后者,因为前者就算造成损失也无非就是有数的钱,有风控做防火墙不会出现巨大的损失。

而后者不但造成企业运转效率的降低,而且还会造成和供应商之间的裂痕。那些本身优质但是没有SKU红利,因此没被列为SKU级合作伙伴的供应商,看到竞争对手享受到SKU级的福利当然会有想法。而那些通过不法手段获利的企业,其实事发之后肯定跟小康也要心存芥蒂。

但楚垣夕特别讨厌前者,因为前者直接伤害用户。用户进店是为了买东西,每次进来寻找想买的商品都发现被卖断货,会赞美这个便利店生意好吗?不会的,只会用脚投票,只会降低对这个店的评价。

因此楚垣夕才要发公告,而不是蔫不唧的处理了,把丑事掩盖起来,他不怕别人知道!

所以今天三巨头齐聚,刘璐和袁苜原以为要说的是这两件事,楚垣夕的文章还是让她们俩听震撼的。

他历数了这一年以来的互联网公司反腐,从年初的大疆10个亿开始,小黄、狗东、360、蚂蚁、小米、百度、滴滴、黄团,最后是企鹅,这么多的头部公司无一例开始彻查反腐,几百人被送进去,也就头条系还能稳坐钓鱼台。

这也从侧面反映出经济寒冬下的新业态,很多公司增长出现瓶颈之后开始重修内功,恰好在寒冬中的员工还要承受着高房价和异军突起的猪肉,所以不由自主的把手伸长,使得硝烟四起。

越是这种时刻越需要勤修内功,因为一旦处于关键岗位的员工比往常更需要钱的时候,以前可以贪但是不敢的机会,现在就有可能纳入视野。而当他们尝到了贪腐的甜头,再想把心收回来当个好人就变成奢望了,人性的贪婪和愚蠢往往是成比例的。

刘璐是认真看了公告的,不过显然在她心里收手贿赂这个更严重。她沉思片刻,问:“楚垣夕,这四个人你先调查着,但是他们都是马晓溪的下属,这……”

楚垣夕挠头:“我也没想到马晓溪那里会出这么大的问题。”

“哎你为什么这么信任马晓溪啊?”袁苜好奇的问:“我不是不信任马大姐,她是挺不错的,但是你为啥这么信任?你们以前认识?”

楚垣夕心说因为原世界里她就干的还行啊,高管当不了,没有统帅一支方面军的能力,但是中层管理者里她算是顶尖的了,一直以谨小慎微著称,所以才把最需要谨慎的供应链交给她。

只能说小康发展的速度比原世界中还是快太多了,步子一大就容易造成受迫性失误,这时候管理者的能力缺陷就更容易暴露出来,风平浪静的时候可能马晓溪干的比很多人都好,但风高浪急的时候她的处理能力就成了瓶颈。

但是急切间也不可能马上找到合适的人选替代马晓溪,这也是小康发展太快带来的问题,老员工能力跟不上公司发展的速度,又没有充足的时间和精力招聘和过滤精英。

所以楚垣夕只好下个结论结束对供应链岗位责任人的讨论:“马晓溪三观比较正,贴合我们企业文化和公司调性,不能随便换人,希望她能升级自己的能力……”

等刘璐离开,袁苜拉住也想跑路的楚垣夕:“你别走,我这有太多问题想问了。”

“是关于里程碑6的吗?”

“那还用问吗?那些功能——”

楚垣夕点了点手指:“你先别着急问,我觉得是这样。对里程碑6相关功能的开发,大概春节之后就能全部完成,其实现在六成的功能已经完成了,只是还没封装,还在调试中。”

他示意袁苜重新落座,说:“你要是有耐心呢,就等节后功能都齐了,然后打出版本来,你一边对着功能体验一边问。你要是现在就想体验呢,待会咱们让研发组把所有做好的功能都先封装一个临时版本,耽误他们半天的工作,然后你先体验着。”

“这样行么?”

“我不建议,因为各个组开发进度也不一样,功能分布也不一样,现在封装太零散了,你体验不出什么来。”楚垣夕说着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我是一直盯着进度的,我感觉没什么问题,符合我的预期。然后吧,我想说的是,刚才给你分配的任务,你怎么看?”

“什么我怎么看?”袁苜奇怪的问,“不就是做个演讲么?”

“做演讲是风口创业者的标配技能。”楚垣夕淡然说道:“你都跟我一块干了快一年了,风口创业者的好习惯你是一个都没养成,还是投资者的做派,这不行啊,你得抓住机会提升一下你自己。演讲,和接受采访这两样,你得练,今后估计会用到很多次。”

袁苜顿时想起昨天楚垣夕接受的一个采访来。那是小康取得有关部门的嘉奖之后。

实际上在年前的时候,嗅觉灵敏的媒体已经发现这个神奇出现又神奇消失的众创通汇项目是被人举报了然后下线的,以至于数十万用户一片哀鸿遍野。

而且举报跟举报不一样,当初趣步被监管部门屡次点名,就差明说这是个骗子了,人民群众极易上当,千万别碰。

但是趣步没有被抓,因为并未产生明确的犯罪行为,顶多是践踏法律灰域。

而众创通汇可是连锅都给端了,虽然还有那么一两条漏网之鱼,但是很明显的,这是带有犯罪性质的事件,而不止是触及灰域。

性质完全不一样。

然后其中有媒体结合有关部门的嘉奖信息就挖出来原来是小康生活这么一家八竿子打不着的便利店初创企业举报的,于是采访过来。

原本楚垣夕不应该接受这种采访,因为被断掉汇兑通道但又有急切需求的用户们在众创通汇下线之后如丧考妣,很可能会迁怒举报人。

但是考虑到这事纸包不住火,总会被人知道的,因此楚垣夕还是大方的接受了采访。所谓理不辩不明,把事情说开了总好过藏着掖着然后被人进行错误解读。

对袁苜来说,采访中的其它问题都可以忽略不计,关键核心在于到底众创通汇是不是跑路性质的资金盘。如果它是,那小康举报就没毛病,如果它不是,那楚垣夕就算举报合法,也难逃一个诬告的名声,因为众创通汇正在解决某些人的痛点,而且也没有跑路行径。

结果楚垣夕采访的时候没有强调曹翔的技术特征,而是说:“我好歹是个有钱人,对资金我更有经验,更敏感。一个普通人不知道的常识是‘资金渠道’的费率通常高于30%,而且还慢。如果走菠菜最快,但要扣百分之六十到八十的钱,极为恐怖。这也是为什么支付宝的企业号最近被炒到几十万一个的原因。你品品?”

记者:“楚总,您这个太高端了,我听都没听说过。”

楚垣夕:“没听过就对了。为什么说这是普通人不知道的常识呢?因为普通人就算有强烈的需求,但是提着猪头找不到庙门,连这么高费率的渠道都找不到。这还是国内,那跨境呢?得高到什么程度?

现在你发明一个对冲跨境的方案,只需要付点手续费,普通人就能用上,然后让你赚手续费,你想什么呢?有这好事能轮到你?你梦里都能乐得蹦起来!就冲这一条,众创通汇就必然是割韭菜的,绝不可能是正常的,而且你只看到割韭菜的赚钱,你没看见他给各路黑产上了多少贡啊,不然分分钟被弄死了。”

袁苜看到这里,心说合着就是因为众创通汇没给咱小康上贡所以被咱给做掉了?

她不太清楚为什么楚垣夕不讲一下曹翔和耿斌的恩怨,这才是正确的叙事方式不咧?

结果楚垣夕说:“我这是保护曹翔啊,我说了曹翔的事情,他不就变成靶子了吗?他都已经决心留在小康了,再也不考虑跳槽之类的,我当然要保护他!”

推荐热门小说咸鱼的自救攻略,本站提供咸鱼的自救攻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咸鱼的自救攻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上一章:第1046章 盘帐的发现 下一章:第1048章 意想不到
热门: 温柔乡 豪门小仙女 丧病大学 穿书后我又穿回来了 穿成三本书里的女配 十分满分的甜 凤还朝(上下) 旋风百草3·虹之绽 非黑即白 [综英美]霸总布鲁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