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3章 朱魑终于明白一回

上一章:第1042章 《稷下学宫》庆功会 下一章:第1044章 一刹那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今天这场庆功会是一边K歌一边看《稷下学宫》第一季第一集的节目播出。两边墙上大屏幕中此时已经开始放泰山台的节目。

赵杰正听着呢,心说老楚这是别让阿里当韭菜的意思?这番表态对于一个刚刚把340亿企业出售给对方的人来说还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呢。

结果楚垣夕离席,对赵杰使个眼色,赵杰赶紧一屁股坐在那个位子上,一边吃着瓜果一边陪管辛说话,一边说话看着屋子里的众生相。

他跟管辛也是因为《乱世出山》认识的,结果没能一起为阿里效力,而是留在了巴人,在赵杰说来就是“颇为遗憾”。

这话管辛可不赞同。虽然他在优土也算中层骨干,但是想要出来独领一军还是有点麻烦的,搁过去几年可能想跳就跳了,只要找到出资人支持自己创业,以他在优土刷的资历也就差不多了。但今年已经肯定没戏了,老老实实干着,别被当成精英人才输入到社会就是阿弥陀佛。

因此像赵杰这样,老老实实干了不到两年就能够跳出来独领一军,虽然名义上还是巴人集团的子公司,但境况已经是他相当羡慕的了。

结果正说着,房诗菱跟声叔的PK也告一段落,声叔到底是忠厚的人,没有痛下杀手,其实无论高音部还是中音部都已经完胜。

房诗菱也不为己甚,扔下麦克兴冲冲的下来,结果转一圈发现朱魑跟楚垣夕都没影了?

她一眼瞅见赵杰坐在楚垣夕的位子上,进走几步过来问:“赵总,楚垣夕呢?”

“被朱魑叫走了,好像有话说。”

房诗菱顿时一蹙眉,主要是这个走可就不好找了,因为包间是森林系环境,特别大,周围一圈假树,纷纷冒着白气。朱魑和楚垣夕往哪棵树后面一站根本找不到啊。要是出了门更不好找,因为这个KTV走廊故意营造了昏暗的环境,这才显得彩灯鲜艳,有气氛。

另一边,朱魑跟楚垣夕并肩离开包间,顺着昏暗的走道走到楼梯的位置,拐弯处正好有个容忍之处。

“楚垣夕,你怎么回事啊?我今天看你好像心事特别特别多?是因为我请了老阿姨吗?”

“是,也不是。”楚垣夕心说这该怎么解释呢?众创通汇的事情,公安显然是要求保密的,曹翔这几天都没来公司,直接住在有关部门了,要提供非常重要的技术协助,换言之,要泄密,甩锅都没人接。所以朱魑是不能告诉的,最好就是相忘于江湖……

“我知道你还没原谅她,楚垣夕,但是她也付出代价了……”

“我没记恨她。你还不知道我啊?”楚垣夕心说老夫现在身价已经实打实二百亿了好不好?我为什么要记恨一个连公司都输掉的人呢?她对我又没威胁,我是可怜她啊。

“那你为什么那么不高兴啊?”

“我不是不高兴……哎呀,这怎么解释啊?等过几天,我估计不会拖过一星期,然后你就都明白了。”

“啊?你又憋着什么坏主意呢?”

“我可真的什么都没憋,我发誓,没有任何东西是我憋的。”

朱魑心说男人发誓不是最不可信的吗?唉!她叹了口气,“我请老阿姨吧,主要是因为她做直播的那个项目,问我愿不愿意投一点资。她能拉到投资的话她自己也能得到一些股份。我寻思着手里这不有点小钱么……”

楚垣夕心说您先等等,您手里可不是一点小钱啊喂!

马上1月份就过春节,过春节之前巴人集团就要进行一次重要的分红,这是卖巴人游戏之前对创始人团的承诺。虽然分出去的比例不大,但是基数大啊,现在账上现金超多的!

巴人集团是典型的花的多挣的更多的企业。虽然大手大脚的雇了岛国团队,雇了米国运营,投这个投那个,给小康当奶牛,还做孵化,在凛冽的经济寒冬里大肆招人,足以坑死十个初创小公司。但是这些费用加起来连《乱世出山》利润的零头都花不掉,也就勉强把TCG的利润花掉。

就更不用说卖出巴人游戏的收入了。

因此现在账上多少钱?其实即使算上待支付的第三笔,还是不到350亿,因为340亿投资收入也是要缴税的……

问题是那也不少了,楚垣夕是打算拿出30亿来分红的,朱魑在巴人服役满两年,可以分到3个多亿现金啊……

也就是说就算不谈身价多少,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小富婆也要冉冉升起,三十岁以下排名国内说不定能排前五。楚垣夕顿感有必要给她灌输一些正确的理财概念。

“所以,这就是你请她来的原因?为了,让我也投一点?房诗菱有你这样的朋友,上辈子一定拯救过地球。”

朱魑快速的眨眨眼,“你不也是我的朋友吗?”

楚垣夕心说那为什么你总是坑我呢?

只听朱魑试探着说:“我感觉她直播的那个项目确实相当厉害啊,好多人都跟我说特别虎,程度不亚于当初的巴人娱乐。你觉得呢?”

楚垣夕按了按脑门,“这么说吧,我就问你一个问题,如果这个东西这么好,人家为什么不自己消化掉呢?为什么要找别人融资呢?就好像那些教成功学的一样,要是真能成功为什么不当成秘籍私藏呢?自己成功多好啊?”

“对啊我也这么问的,但是老阿姨说他们项目特殊,需要寻找类似‘基石投资者’的人参与融资才能给他们的项目背书。他们的项目是要靠一轮轮融资进行增值,然后提升用户手中token价值的。你不要上来就否定老阿姨。”

“问题就是不用背书啊。我不是否定她,不只是房诗菱,我估计这个项目里的迷魂阵一般的人都看不清,被绕进去很正常。”楚垣夕说着伸出三根手指:“第一,用户挖token这套逻辑只需要他们项目融到钱,不论钱从哪来,只要进了项目的融资账户,就可以按token分给用户对不对?所以根本不需要任何money背书,只需要融到钱。拉我的作用是信用背书,用巴人的名头让这个项目加速吸其他用户。

第二,这个项目倒是虎还是糊,谁做投资谁判断,这个你觉得它虎是没问题的,我不会轻易否定你的判断,它表现出来的确实是非常虎。但是,正确的理财不要对别人提建议,不要带着别人做。我知道你心是好的,带别人一起飞特别爽,但是,我强烈建议你只理自己的财,不要总想帮别人。股市上给别人投资建议是最愚蠢的,除非你是股神。

第三,我跟你说点真话。你现在的状态,可能对自己的认知有偏差,其实你还需要学习。我建议你从最基本的理财项目入手。

房诗菱这个项目如果咱们退一万步假定它是真的,它也是复杂度最高的项目。所有市面上你能看到的投资项目里边就没有任何一个的复杂度赶的上它。你想想又是区块链、又是外汇、又是跨境结算、又是发行token分红、又是创业融资,token还要用于平台APP里的交易……你想吧,你想的明白吗?我都被绕了好久啊!你以为我没分析过她这个项目吗?我用来分析的时间比你多的多啊!

虽然巴人是非常成功的创业公司而你是二股东,但是你,说句不好听的,你在韭菜里都是嫩苗,超级粗壮的嫩苗,割起来巨爽。”

说话间朱魑几次想打断,楚垣夕都按住了她的话头,这时说完一想,似乎这话……虽然没毛病,但是因为信息上有巨大的不对称,因此没有考虑听众的感受?

“也就是说你觉得老阿姨是来割我的韭菜喽?我反而会害了你?”朱魑心里特别不是滋味,不但因为楚垣夕一直小看他,更关键的是楚垣夕居然亲口承认研究房诗菱的项目研究很久了,那自己算什么?小丑么?

“别误会,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怎么不是这意思啊?你就是对老阿姨有成见。”

楚垣夕突然抓住朱魑的手,极为诚恳的说:“不,真的不是,朱魑,我特别特别盼望这一回房诗菱没打算坑我,我比你更盼着她是真心想融资、想让咱们投进去赚钱她也能得利。你听我说,一个星期之内就会有结果。”

朱魑突然被楚垣夕抓住一双葇夷顿时心里“突”的一跳,但是马上感到巨大的困惑:“怎么又是一个星期啊?这个星期你要对老阿姨做什么?”

“你不应该关心为什么我认定了她这个项目是骗子吗?”楚垣夕心说我都退一万步假定它是真的了,您的脑袋里面装的都是什么水?

“讨厌啦你!”朱魑一看楚垣夕还握起来没完了,也不知道该不该抽回来。“那你为什么认定的啊?她的项目哪骗了?”

“要不跟你说等一个星期我再跟你解释呢,一个星期是我往多里估计,也许就两三天。”

朱魑的直觉告诉自己应该相信这一刻的楚垣夕,虽然楚垣夕不知道说过多少模棱两可的话,让解读他谈话内容的人跑到北极或者南极,但这次的表达已经足够清晰了——众创通汇项目一周内必炸,快的话两三天!

“那……那我先把token退出来?”朱魑迅速盘算着,虽然她完全看不到众创通汇项目有任何炸的可能,这项目鲜花着锦每天都在狂飙,然而,她连一秒都没浪费,直接选择相信楚垣夕。

“啥?你不是还没投资你么?等等,就算你投了也是拿股份啊,不是拿token。”

“哎呀我没投,我就是正常买了一百多万token去炒汇去了,玩玩而已。”

“别提——”楚垣夕声音突然高了三度,“千万别提!”

“干嘛啊?”朱魑莫名其妙,心说炸项目的也是你,不让我提的也是你,我跟你有仇?“不提,我不是干亏啊?我的理解有错?”

“不是不是!”楚垣夕心说这可怎么解释啊?虽然项目要炸,但是你应该死在里面?

问题是朱魑的提款很要命,看起来钱不多,引起对方警觉了怎么办?房诗菱刚找完朱魑融资,朱魑不但没投资还把钱都提走了?公安可正在布网准备收束呢。

这案子复杂就复杂在参与的人太多,频率太高,资金流太纷繁。也就是说每时每刻都有人往里打钱,但也有人往外提钱。提钱的到底是正常用户收手还是对方在往外转移?这玩意想要判断是非常累的。

万幸的是对方使用的是区块链,而且核心技术是曹翔那套内外链,所以这几天曹翔才被留下夜以继日的搞技术。他是有望通过更新技术手段把对方项目上所有资金流打上标签的。

但是官方即使没有曹翔,还有一个最笨的办法就是监控大额资金流出。

楚垣夕想到这里有点冒汗,心说还不如今天称病不来,朱魑亏也就亏个100万个token,价钱也就几千万而已,她亏的起。这咋解释?

而朱魑倒是能看到楚垣夕出汗,但显然无法感知到他剧烈的心理活动。她自己的心理活动也很剧烈,而且逐渐向失望和生气方向转化。

“哎我说你一个大男子主义者,说话别老婆婆妈妈的行不行啊?我到底应该怎么样?我现在心情特糟糕你知道吗?”

“你损失多少我给你补多少,什么都不要做,别添乱,行不行?”楚垣夕突然低吼。

朱魑终于进入彻底迷茫期,完全搞不懂楚垣夕到底卖的什么药。

“等下,你先等下楚垣夕。”她忽然想起一个巨大的关键点,“你现在的意思是,老阿姨干的项目是个诈骗项目的,但是你不确定她有没有参加,对不对?所以你才盼她这回是真心的?”

楚垣夕顿时松了口气,心说朱魑可算明白了一回。

昏暗中看到楚垣夕的表情,朱魑顿时一皱眉:“那为什么不提醒一下老阿姨啊?”

楚垣夕心说既然朱魑都已经猜到了,干脆告诉她一点点吧,她倒也不是分不清黑白和轻重的人。他把声音压到极低:“不能提醒,我把她举报给公安了。她不知情还好,否则别说提醒她了,你只是一提现,然后她和她背后的人马上警觉,卷钱跑路,怎么办?”

朱魑的下巴瞬间脱臼!然后过了半天才回位,同样小声问:“证据确凿吗?”

“十分确凿,公安极度重视,曹翔你也认识,他都被公安留下了,你没看到这几天他没出现么?这事公司里没有别人知道。袁敬知道,但是连袁苜都不知道。你是第四个知道的……”

朱魑再次脱臼,半晌之后幽幽的说:“你对老阿姨可真够狠的啊……”

“我能怎么办?我装看不见?她势如烈火啊!”

楚垣夕突然提高了声音,朱魑这简简单单的半句话对他的刺激程度竟然超出了他的想象。想到房诗菱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走向毁灭,他心里压抑了好几天的情绪——紧张、失落、遗憾以及担心纠结在一起,突然爆气一样爆了出来。

“你要知道这种诈骗一般损失都在一个人一万元的程度上下。她这个因为真实度高理由充分,我要是没看到实锤证据我都不敢确定到底是真想干一番事业还是卷包烩。这个众创通汇单人损失肯定超过平均数,而且是远远的超过,上面可是有人卖房做对冲套外汇的!她平台现在假定有五十万人,那就是几百亿!实际可能都不止,我不举报行吗?”

楚垣夕以超快的语速喷薄着说,气都不喘!

“你知道为什么我特别真心的希望她也是被蒙在鼓里了吧?她不知情判的轻啊!她要是知情而且想坑你和我,她这个数额特别巨大,公安说了,最高是,死刑……

我不想她死但是我也不知道怎么救她,你说我多痛苦,毕竟我以前那么喜欢她!我上初中暗恋她的时候整夜睡不着觉,作业本跟她的放一块我都特开心,我现在什么心情?可是谁知道她到底知情不知情啊?我是造了什么孽为什么会喜欢她,她都干的什么事啊?有本事她接着来坑我啊!我现在真想掐死她!”

朱魑分明看到楚垣夕说话时泪水直流,只是马上就抹掉了。她也顺势把手抽回来,然后在一左一右夹住楚垣夕的脸,把他的头抬平,问:“楚垣夕,我问你个问题,假如现在要枪毙老阿姨,但是你可以用自己事业换她,你救吗?”

“我……”楚垣夕心说朱魑您的脑子里不只是有水吧?这都什么时候了您怎么还研究这种问题啊?意思是我要不要抛家舍业带她跑路?我当然选择公司啊这还用问吗?就她坑我那一溜够我凭什么选她啊?我选了她,她不把我给卖喽?

楚垣夕霍然回头,昏暗中正好看到房诗菱反光的眼镜片。只见房诗菱像是失魂落魄似的,看到楚垣夕和朱魑依次转身,慢吞吞的问:“你们开玩笑的对不对?”

推荐热门小说咸鱼的自救攻略,本站提供咸鱼的自救攻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咸鱼的自救攻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上一章:第1042章 《稷下学宫》庆功会 下一章:第1044章 一刹那
热门: 深海里的星星 夏有乔木雅望天堂3 混沌轮回决 京城头号绯闻 求偶期 炎柱存活确认记录 我在古代开医馆 温柔蛊 超喜欢你呀 被茶艺反派盯上后[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