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1章 活动准备上马

上一章:第1030章 文豪的推荐 下一章:第1032章 集体懵逼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像沈孟晨这种有过良好合作的明星当然也不在话下,但其它明星有一些楚垣夕甚至都没听说过,不过按陆羽交上来的表格似乎还很有名。他毕竟年岁比较大了,熟悉的是郭冬林、潘长姜老师这样老艺术家,难得他们在抖音上还都比较活跃。

其中最让楚垣夕意外的是《稷下学宫》的主咖张忆山愿意把他的抖音首次空降内容送给巴人集团,他还没开过抖音号呢。

而且张忆山据说还要在内容里加入刘星这个角色,这个面子就有点大了。

另一边,声叔也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突击了一首曲子,或者准确的说是从他自己音乐库中的半成品里趴拉出一首武侠风的紧急进行加工。之所以这么紧张是因为楚垣夕出这个点子的时间实在太赶了,从活动创意的提出到活动展开一共只有两周,曲子做出来还得跟视频素材搭配呢,也需要时间,所以声叔满打满算只有一周,接到任务的时候差点吐血。

好在音乐品质还可以,《无道昏君》名为武侠,实际上有大量金国内斗以及金宋交兵的内容,声叔制作的曲子以浓烈的鼓点突出血战沙场的感觉,是他的音乐创作生涯中少见的热血型作品。

外联中最大的工作量是怎么调动其它MCN,驱使有实力的机构协同作战。

抖音上最常见的内容创作方式叫做“跟风”,并不是所有内容都适合跟风,但深谙抖音爆品规律、嗅觉灵敏的人,通常都能判断出什么内容值得跟风。

更进一步的叫“跟风出新”,也就是迭代内容。这都是MCN机构的必修课,只要是MCN就没有不会的。相对来说反而是巴人在这方面比较菜,没有积累下太多有价值的经验,再加上不做电商带货,被业内公认为非典型MCN。

但是无论跟风还是迭代,一般指的都是针对某一个标志性的爆款内容进行翻拍,简单来说就是看到出现新的高赞爆款,赶紧蹭一下热度。而陆羽搞的活动是打标签,会不会出爆款、哪个有希望爆,事先根本不知道。

如果出了爆款,那自然是不愁没人跟风,越成功的MCN越鸡贼。但没出爆款怎么办?

打标签搞活动上一般分成两类,官方组织活动会给予一定的加权,引导内容创作者参与,通常会涌现出高赞作品,但未必适合跟风。私人打标签在此之前完全就是图一个重在参与,或者蹭一个热点打上去,根本无法形成“现象”。

楚垣夕这个策划案狂就狂在不蹭任何热点,自己制造热点标签,但他的自信就来源于确实积累过一点点标签经验,这就不得不提当初蹭《哪吒》的热度。由于那时敏锐的嗅觉和极大的赌性,使得巴人在电影正式上映之前就押注了大量内容,自然有机会率先建立标签,然后观察效果。

因此根据此前的观察,以及抖音上的一般规律,只要有大量明星下场,首先就保证了这个标签热度的下限——头条系的运营本身就是舔狗,狂添明星,只要是明星的内容,传播等级就比别人高。

因此标签下的总流量肯定可以得到保障,这就是楚垣夕一开始就强调必须拉明星助阵,并且不惜撒钱的原因!他之前可是绝对不花这种钱的,但是私人打标签炒热之后整体吸引关注产生的流量肯定不够引动MCN大号们下场的意愿。

所以最终,陆羽感受到了有钱的重要性。有一百万的时候只能当一百万来花,但有一百亿的时候,同样花出去一百万,能达到一千万的效果!

有了明星们制造的流量下限,以抖音MCN们不蹭流量不舒服斯基的尿性就不信没人来。这种活动架构让陆羽在执行的过程中逐渐领会到楚垣夕的深意,和病毒式营销通过种子用户不断扩散引爆互联网的过程非常之像,不愧是自身产品经理想到的方案。

更何况陆羽还人肉了一群关系不错的腰部MCN。

巴人信息在圈子里的形象非常分化,对头部MCN们来说是高冷的,几乎不怎么跟大号们联动。实际上抖音大号里有一批人非常喜欢联动,而巴人的特征并不是不适合联动的,只是从来不参与。所以这个时候求着别人了在找上去就显得很没品。

但陆羽治下的巴人信息和许多美食探店号都有很好的关系,也合作过几次,此外是各类户外街拍的,平时关系都处的不错。这些MCN数量极多,大多数都处于中腰部,此时一圈电话打下去,立刻像是在热油锅里滴进一瓢凉水,甚至有些人等不及双十二,还没到日子就按照标签把内容传了上去。

而巴人信息待在C位,最大的难题就是不患寡而患不均,陆羽这边必须一碗水端平。他打了电话就结了因果,必须要反馈给别人流量的,而怎么送流量过去又需要一个个协调。有人愿意微博互动,有人愿意抖音直接联条,有人甚至希望反哺一些快手的流量等等,使得整个巴人信息陷入细碎而繁杂的作战状态中。

不过楚垣夕相对轻松,因为事情都有店小二给办了嘛,掌柜的自然可以甩手。于是工作量只剩下小康这边,而且粤东省的事情现在还不能添乱,得等到旗舰店开张剪彩之后再去祸祸。

结果楚垣夕在需要巴人小康双线作战的关键时刻居然发现自己的工作量降下来了,只剩下盯一下线上内容的开发进度,盯一盯支付项目组的搭建和推进,盯一盯抢车位的落实情况,盯一盯帝都的单车投放与维护以及地推组的补贴。

眼看进入真正的严寒,其它组的兄弟们无论物流还是供应链虽然也在外面疯跑,好歹不用站在街上喝风,维护单车和地推可不一样,冬季补贴不发到位,人性上很容易怠工的。

此外还有两件事,第一件就是去跟铃木裕团队混个脸熟,这几天陆羽和楚垣夕成了地中海游戏的常客,搞得铃木裕带来的程序猿们一度搞不懂到底谁才是这个公司的社长。

其中陆羽相中了一个名叫宫田光次的大龄宅男,虽然本职是搞3D渲染的,但是对宅文化有着深刻理解,关键是能说比较流利的汉语,比铃木爷爷还流利,交流起来没障碍。

按他所说,所谓宅男,并不是不出家门不工作,而是对宅有着发自内心的热忱,没人约就绝不出门,有人约也要考虑再三,没有任何夜生活,下班自觉回家绝不在路上闲逛,即使没人监督。

这激活了陆羽的宅男思路,主要是场景变得更清晰,做运营最重要的就是定位到清晰的场景。

而楚垣夕去混脸熟更单纯,不像陆羽带着目的性,结果发现有个叫生驹家亲的小伙非常愿意聊,一点都没有岛国人的腼腆,而且对于创业有着非常高的好奇心,只是缺乏基本的创业概念。岛国虽然不流行创业,但并不是没有创业,不过是环境不友好罢了。

可惜就是他不懂汉语,似乎是在快速突击中。

这种友好的气氛,楚垣夕感觉非常适合于文辉把人插进去,只要他能找到优质的实习生。

说到底,于文辉这边的开发任务虽然重,要攻克的难关虽然多,但是时间上也宽松,不像赵杰那边催的急。

第二件事就是跟曹翔再次进行一轮沟通,到底健康币什么时候上链。

对于曹翔的工作,楚垣夕是罕有的无力干涉,因为太专业了,就连CTO周鸣钧也一样不懂。就好像巴人那边的薛明一样,做的事情很清楚,目标很明晰,但是谁也干涉不了。

所以曹翔向楚垣夕汇报的时候,楚垣夕只能听,不好问,顶多是问一问某项技术是否可以应用到某种场景,但是因为一直没应用到产品中所以问题都比较虚,浮在半空。

曹翔也比较着急,因为他的内外链已经基本完成,大框架早就搭好了,目前处于不断完善的阶段。但是技术这东西不载入到产品里,空转状态想要完善是非常茫然的,全部都是猜想,只有真正跑起来,才能检验出问题,才能在过程中触碰到新的有意义的方向。

但楚垣夕还是希望再等等,等到5G更普及,等到运营商们发大招,手机大厂们推出真正面对商用保持高效的产品,最少等到明年线上内容上线。

这就让曹翔产生某种程度的焦虑,需要安抚。

主要是最高指示下发令枪已经响了,国内区块链突然一下呈现突飞猛进的状态。但曹翔作为绝世高手却被锁在小康里了,只能干看着,看后起之秀们一个个天秀,产生大量的浪费和浩浩荡荡的技术垃圾,具体的例子为了不招致河蟹神兽就不提了。然而很多金融机构甚至有关部门还被晃点的很沉醉,采用了很多完全没有价值的部署,所以忧心忡忡。

这种状态下楚垣夕感觉他是打算出山匡复乱世的,这可不行,必须阻止。要知道曹翔当初可是落在烂泥里边,到小康来应聘程序猿岗位都没被录用,是楚垣夕正好路过捡垃圾捡回来的。这种情况楚垣夕要求他“投之以木桃,要报我以琼瑶”,不过分吧?去给公共做贡献哪行?

只听台上曹翔说:“目前国内大多数人连区块链的应用方向都没搞懂就胡乱上马,还有人用来保存信息,简直气死我了,这不是毁区块链的招牌吗?区块链的用处根本就不是保存信息,保存信息的效率低,恰好是区块链的弱项!”

之所以分出台上台下,是因为这是一场楚垣夕组织的巴人小康联合分享会,把一定职级以上的程序猿全部组织起来听曹翔进行区块链方面的分享。

这种内部分享会其实巴人一直都有,而且分享者根据评分还可以得到DKP,小康没有DKP制度所以差一点。不过今天是楚垣夕强制要求参加的,所以没有所谓差不差,区块链越被国家所重视,企业自然就会产生越大的推力去普及,以提升底蕴。

此时大会议室里坐的满满堂堂,因为很多没到职级的程序猿也要求旁听,不过他们就没有提问的权力了,有问题也得憋着。

曹翔今天喷了不少人,不过他是一边喷一边分享的状态,拿出来的也都是干活:“目前来看,一般水准的攻城狮群体,最适合攻克的区块链项目是金融科技,因为门槛不高,但是价值不低。

区块链的应用中,一个显著的可利用的点是新节点的高效部署。

通过这个优点,把新的交易者纳入整个交易体系。因为区块链的特性,目标被纳入进来的同时,系统也就将所有信息毫无保留的同步给对方,而且这些信息都是难以篡改的,那么对方作为新晋交易者,加入你的交易就不会产生任何信任成本,非常便利,这样你在扩张自己的交易体系的时候就会非常迅猛。”

楚垣夕听的一脸懵逼,心说我的交易系统被信任不应该是因为我本身就值得信任吗?不应该是有政府为我背书吗?

他当然是可以无所顾忌的提问了,结果曹翔解释说:“当然不是了,完全反了啊!区块链的思路是行业共建,而不是行业竞争,发行token降低的交易成本主要就是互信成本,目的是搭建你的联盟,明白吗楚总?没有区块链的时候你必须有人给背书才有可信度,但在区块链时代,你是anybody都可以获得信任,不需要有政府背景,只要你给出的信息都是经得住推敲的。”

看楚垣夕仍然一脸懵逼,曹翔急促的解释:“比如说你是一个经营实体,你要进行一个掉期融资,用你资产的未来收益做抵押。那么谁来帮你融资呢?金融机构。机构要出一个解决方案,然后拿到市场上去公开,这样你和出资人按照方案达成协议,对吧?”

楚垣夕这就听懂了,不过这个更专业,更偏金融,而之前讲的更偏工程,而且浅显易懂。这一下,台下的变程序员们纷纷从了然于胸的状态进入懵逼中。

而楚垣夕了然之处在于,曹翔所举的例子中,通常会涉及到“不透明”。比如经营实体的规模不足,也没有足够的数据,甚至合规性不足,那金融机构提供的解决方案中可能就要存在对未来“美化”的成分。然后投入到市场中的时候又害怕美化的部分被市场人士翻出来,于是在条款中加入超常规的内容。

最终的结果就是出资方和融资方都觉得对方在玩猫腻或者有可能玩,于是成为对手。而出资人和出资人之间也不一样,看到的内容可能是相同的,但看到的时间有先后,那么先看到的就会具备某种优势。

而区块链的存在,可以使得这些差异全都不存在,所有人处在同一个业务场景中,这个场景是用数据和业务去框定的,而不是金融机构的嘴。

这样所有人都是朋友,都是为了赚到钱而互相帮助,赚钱的正义在于实体经济的业务能力。绝不会出现08年经济危机之前米国两房的美丽风景。

当然这个透明化也会使得以前能融到资但是超越道德底线的家伙变得很艰难,使得嘴遁修炼到六道级别的金融机构武功全失。

让楚垣夕没想到的是薛明似乎也听懂了,发言说:“我觉得老曹说的这个现状跟人工智能领域有点像诶,都很尴尬。人工智能领域对金融业也是非常有用的,很多傻大笨可以用AI梳理数据,重整优化,然后提炼出更高效的业务模式。比如用AI预测用户的还贷能力就很重要,AI可以模拟客户所有可能的资产运用模式,做预测是够够的,然后制定合理的放贷利率。”

所谓傻大笨就是某些知名不具的那啥呗,楚垣夕满脸疑惑:“那傻大笨们现在用AI干嘛?还有什么领域是AI能优化的?”

“弄成人工智障放大厅里接待顾客。巴人不是做了好多机器人的段子吗?里边也有银行的。”薛明狠狠的吐糟!

楚垣夕脸色一黑,心说这里还有巴人的事啊?

正在这时,他正在看的微信群里,管辛说话了:“说真的楚总,《乱世出山》集数太少了!要是能播到今天,我保证把话题运营起来霸占热搜。可惜已经播完了!《无道昏君》真的不拍电视剧了吗?”

这个群里在聊的,其实是某个正在热播的古装大剧今天出台“超前点映”的事情。这剧热度空前,大概要摘得年度桂冠了,但是也不知道是因为盗播猖獗还是什么其它的运营想法,总是又把超前点映拿出来了,然后激起了民愤。

楚垣夕看到这个超前点映的规则就有个大糟不知道应该怎么吐才是正确的姿势,就是这个50元获取VVIP资格其实倒也没什么,但是3元每集的规则也太矬了吧?关于内容付费的收费规则,您视频平台有个企鹅集团内部非常值得学习的对象,您自己不知道吗?

推荐热门小说咸鱼的自救攻略,本站提供咸鱼的自救攻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咸鱼的自救攻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上一章:第1030章 文豪的推荐 下一章:第1032章 集体懵逼
热门: 剩者为王 九重紫 娇软翦美人 重生之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裙下之将 我带着嫁妆穿回来了 骄阳似我 和影帝捆绑热搜后我红了[娱乐圈] 温暖和百感交集的旅程 皇家福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