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9章 徐欣的另类人选

上一章:第1028章 对现实的彷徨 下一章:第1030章 文豪的推荐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徐欣似乎经过了短暂的思想斗争,但是可能确实没多少钱,主要是牌照涨价的幅度可以接受,所以不为己甚:“那就这样吧,袁敬你说呢?”

袁敬心说要是牌照涨到三十亿,现在巴人按一百亿融三十亿的话,不知道您还能这么客气不?

他在这个场合下面除了点头没有别的选择,只听徐欣说:“那我找小楚说说甘新买菜的事情。”

楚垣夕心说徐大姐可真是雷厉风行啊,看来CFO人选已经选好了?

没想到徐欣说:“我物色来物色去,感觉有一个人合适,他不是科班出身,财务上面肯定比不过袁苜。”

楚垣夕心说那肯定有别的长处呗?只听徐欣说:“但是他以前是做代理运营的。你懂代理运营不懂?”

“听说过,不太懂。”楚垣夕心说代运营这个涵盖面可就太大了,比如说自媒体的代运营吧,就是把帐号交给对方,对方按照这个帐号的历史调性做内容,发布,组织粉丝活动等等,最终以合理的变现方式,然后双方分钱。

可以说很多行业都可以代运营,只要有当甩手掌柜的可能就存在代运营,但是生鲜怎么代运营啊?

看出楚垣夕的疑惑,徐欣慢条斯理的说:“生鲜也需要代运营,菜市场商家和美团买菜、狗东到家之间存在着服务的空间,通过提供品台、管理平台店铺赚差价。这人叫胡斌,还干过生鲜基地直采,带有很强的toB的属性。

所以我知道他对整个上下游产业链的所有交易环节都比较清楚。这样的人才,比纯财务能力过硬的CFO更适合创业,反正甘新买菜的融资对CFO的要求不高,这个岗位上的人不需要善于做融资。”

楚垣夕很想说——这样的人才能给小康多来几个吗?当然,这肯定不行,他自己也不会干的,因为创企有几种境界。

第一种是欢迎投资人作为执行董事进入公司的,也就是投资人直接参与公司日常业务,形成深度捆绑。这样的好处是公司经营遇到困难了,比如极端条件下,公司创始人或者重要成员被抓了,都不怕,投资人可以快速调集自己的人力资源把对应岗位填补上,不影响公司运转。至于正常情况下向投资人索要资源,因为信息透明,所以也比较容易沟通。

第二种是接受CFO的,把CFO这个比较重要的岗位交给银团代表,使得银团能够直接掌握公司的财务数据,但不开放普通业务岗位。这样的好处是取信于投资银团,坏处是仍然开放了公司信息,只不过开放的没有第一种那么透彻。

小康名义上也是这样,但实际上是楚垣夕确实需要袁苜进来帮他做融资,需要一个信得过的金融民工,而不是为了释放自身财务数据给银团以达到取信的目的。所以袁苜不是在募资之后进入小康,而是成立之初就以联合创始人的身份进入的。当然在郑德或者其它投资者看来这里似乎没什么区别。

第三种是完全不开放任何岗位给投资人。这种情况多见于上市公司,已经IPO之后。初创企业如果十分强力其实也不是不可以,雷布斯创建小米,杰克马创建阿里,都是如此。楚垣夕当初本来也没想让投资者进入,只是刚好创建小康的时候发现袁苜确实合适。

这样的处置的前提是公司必须足够强,不需要投资人额外的扶持也能走在正轨上。坏处就是想要额外的资源时就没那么容易聊了。

现在如果他请求徐欣给小康里边塞人,那就成为了变相的第一种,但楚垣夕心目中本来小康是介于第二种和第三种之间的,而且因为袁苜的关系还方便要资源。

这种状态非常好,他没有十分动心的利益绝对不想打破。创业这件事情即包含了创业者与投资者和衷共济共同对付市场对付竞品的努力,也包含着创业者和投资人之间的互相筹划和制约。小康现在还没有任何类似的迹象,但是信息永远都是最为宝贵的,楚垣夕释放过多的信息会造成信息不对称,把自己置于极为不利的地位,远远无法用几个人才的引进这种程度的好处来弥补。

但是,徐欣给甘新买菜派人,甚至多派俩人,他觉得没有任何问题,这不触及他的核心利益。

只听徐欣说:“这人叫胡斌,我干脆跟你好好唠唠生鲜吧。首先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误区,就是所谓生鲜基地直采只是到产地去采购,距离水果蔬菜刚从地里收上来,最少还差两道手,所以远不如拼多多让把物流直接搬到地头,直接跟农民交易,穿透这两道手续。生鲜的特点是每多过一道手,就要加一次价,同时也要变得更加不新鲜,你晓得伐?”

楚垣夕一听,这还是要鼓动我同意他们搞农业工厂呗,这倒是向上游蔓延了,减少中间环节,但是,需要钱啊……

只听徐欣说:“现在赛道上的龙头每日鲜果是2014年成立的,那个时候成立的生鲜茫茫多,青年菜君、美味七七、后厨网、许鲜等等等等,还有顺丰优选和联想市集,但是2016年生鲜赛道上就来了一次倒闭潮。

等到倒下去的足够多,整个供应链的条件都变好了不少,无论包装、品控还是标准化都有进步,而且物流环节的冷链供应也都比较完善了,资本扎堆,效果还是非常明显的。小胡呢,跟你们的思路不一样,你们是创业,他是做生意,不融资,自己干,我也是偶然认识他的。”

“所以,他开的公司叫?”楚垣夕说着,隐隐有了一点点不好的预感。

为什么预感会不好呢?因为生鲜如果当成生意来做,无非就是低买高卖,跟到菜市场卖大白菜一个模式,总是能赚钱的。像胡斌这样能够产地直采的,至少能绕开二级批发商,卖大白菜的利润率可高了!

问题是现在徐欣能把他当作人才输送到甘新买菜,这什么情况?

只听徐欣说:“叫四季果蔬,唉……他就是心突然一下变大了,融到资之后一下子没控制好节奏……”

楚垣夕心说您甭美化了好不好啊?这不就是你撒钱给人坑了呗?人家好好一个生意人被您拐到创业领域内,然后被众多创业者用丰富的经验打败了……

其实这也怪不得徐欣,粤东省生鲜巨无霸孙大妈起家也是菜市场的生意,一生鲜当初就是个一级批发商,英雄起于草莽,徐欣这个爹坑的其实还挺有水准的。

因此楚垣夕想到一个很好的奉承的方式:“唉,这叫世事难料,要怪只能怪他一开始干的太好了被您发掘出来。”

徐欣很少见的发出尴尬的笑声,“总之,生鲜toB这门生意,成本很高,毛利率不高,更需要经验。我是觉得这种专业选手比金融选手做CFO更合适。”

楚垣夕心说他毛利率要是高了,小康毛利率不就完了?不过生鲜行业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议价能力很有限,但便利店是以生鲜为原料进行加工,加工成鲜食之后面对顾客的议价能力就会得到大大的提升,所以利润率倒是不成问题。

于是这件事就这么敲定下来,接下来的几天杨亨和鲁茵开始连轴转,包括会面新任CFO,在巴人的帮助下开始招聘,搭架子组团队等等,时间很快来到新的周一。

周一,十二月九号,资本市场传来两个消息,第一个消息是电商行业口碑毁灭者淘集集正式宣告破产,并且以接受破产清算的形式自证清白——老子虽然能力不行,但是没跑路,没贪污!

楚垣夕不由得回想起淘集集牛逼的时候那个激进的补贴模式,恨不能昭告天下让羊毛党们赶紧来薅,充满了天下大同的高尚情操。价值五十块钱的商品,新用户一块钱包邮,这也就算了,还有更神奇的拉新返点,新用户首单下多少,佣金就返多少,而且绝不做风控。

这种胜景,让楚垣夕觉着当时也就是自己一门心思扑在公司身上,不然以他对各种风控和反风控模式的娴熟,开一个羊毛公司,说什么都薅秃噜了它!

第二个消息截然相反,一家生鲜连锁加盟公司在凛冽的寒冬中发出了纳斯达克招股说明书,冲击中概生鲜第一股,明年年初就要敲钟上市,割米国韭菜去了。

关键这还是个带有资金盘性质的智商税公司,还玩区块链概念。无论拉下线、加盟还是消费都可以得到积分,积分可以兑换成token,未来用token兑换股份。

即使不看资金盘和区块链的部分也是专门收割加盟者的智商税,跟奶茶连锁们有的一拼。这让一众在生鲜赛道上艰苦打拼的正规创业者和以生鲜为名高难度割投资人韭菜的toVc创业者们顿感情何以堪……

这个消息让鲁茵倍感失落,曾几何时,去纳斯达克割米国韭菜也是她的梦想来着。

楚垣夕不得不宽慰她:“发招股说明书咋了,又不是免死金牌?美丽车10月31号发招股说明书,连路演视频和纽交所的大屏广告都准备好了,双十一被警察叔叔抓走一千多人,有什么用啊?再早些年,古越楼台在大A股IPO都过了,公司正开宴会庆祝呢,被当场取消上市资格。公司搞的好不好,跟上不上市没有任何的关系。”

“你的意思,这家也玄?”

“玄不玄我不知道,反正国家最近打击资金盘是越来越严厉了。你看看美丽车,不过就是套路贷和大数据风控都抓了这么多。这家又玩资金盘又玩区块链,这能好的了?他们这个用token兑换公司股票的玩法挺新颖的嘛,有关部门绝对感兴趣。”

所谓大数据风控,是一个文雅的称呼,实际上凡是自称大数据风控的,80%是在倒卖用户隐私信息。这也是为什么最近国内创企谈大数据风控而色变的原因,很多做这行的是正常业务和倒卖信息不分家,因此一旦被抓,正常的大数据风控也做不了了。这就使得很多创企想要正常购买风控服务的时候发现,咦?怎么买不到了?

其实不是买不到,是便宜的买不到。还好小康一开始就没图便宜,买的是正经大数据公司的服务。

楚垣夕关注的点是风控和数据,而针对同一条新闻,有些人关注的点就不一样了……

同一时间,城市的另一个角落,看一眼集团的总部里,耿斌正在刷新闻,而顾书君则在惊叹于生鲜第一股的商业手段:“哎这个token兑换股份的操作也太精妙了吧?到底兑换的是拟上市公司的股份还是母公司的股份怎么没说啊?”

“怎么的,你发现什么了?”雷思云在一边撇嘴,今天就为调研这家公司他已经撇过不知道多少回嘴了。

只听顾书君说:“兑换拟上市公司股份我觉得不太可能,米国SEC交易委员会估计会把他们劈碎喽。但是如果兑换母公司股份的话,那不就是说……”

说话时顾书君眼珠贼亮,“你想啊,一家公司做促销活动无论打折也好,还是送礼物,都是要产生费用的,对吧?但是如果上市公司做促销活动,送的礼品是它的母公司的股票,岂不是没有任何支出?但是因为子公司已经上市了,消费者肯定认它母公司的股份,母公司的股票不能直接卖,但是也值钱啊。这也太骚了吧?”

“老顾,这么天才的办法要是行的通,为啥你从来没见过呢?你为啥会觉着新鲜呢?”耿斌停下对新闻的浏览,然后看了看雷思云,发现雷思云还是清醒的。

只听雷思云说:“这个公司报给SEC的招股说明书,就不可能包含任何token的因素。老顾,就算按你说的,是母子公司的结构,子公司上市。那么财务上,肯定是子公司送出token对吧?”

顾书君懵懂的点头,雷思云继续科普:“抱歉,子公司的token哪来的?母公司无偿赠与吗?只要你是上市公司你就不可能接受这种赠与,你上市公司的董事会就不可能通过这个办法,必然包含公允价值变动。它的招股说明书里要是敢包含token,它就算能过会,到时候也要被浑水公司沽空沽到它妈妈都认不出来。”

耿斌嘿嘿笑了半天:“这种办法我在那边早就想过无数类似的了,没想到国内也有这种天才啊……”

顾书君听着这个话怎么感觉那么不对劲呢?这时,左眼托着一个手提电脑走进会议室:“我来汇报一下最近的直播和粉丝方面的进度,我感觉咱们的计划可以开始了。”

耿斌顿时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这个时间小康和巴人也在紧密的运转着,小康自不必说,双十二这天要在羊城和鹏城同时开张,刘璐已经飞走了,带走了一大批骨干,使得小康内部显得空荡荡的。

鲁茵伤感归伤感,事情还得做,在胡斌到位之后,三个人立刻开始搭建公司架构,然后借助巴人的HR体系进行招聘。因为走的是类似孵化的形式,所以巴人集团一开始是要揽住所有杂事的,包括办公地点、工位和后勤等等,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招聘。

而且巴人因为是主投,也不得不开始两地办公,巴人集团的人资主管木琏把帝都这边的招聘扔给副手,亲自带队陪鲁茵赶赴粤东省。甘新买菜一上来就给自己制定了非常重的任务,不但帝都要搞,粤东省也要同时搞,需要两地同时建立起toB的全套业务体系。

等于是搭架子阶段鲁茵和杨亨两个人一人负责一边,然后再互相配合搞好前后端。按杨亨的话说就是——春节前没有休息日,春节休息是因为合作方都放假,自己想干也干不成。

这个现象是楚垣夕乐于看到的,但是也带来了一个小问题,那就是木琏感觉到了自己的重要性,然后有意无意的问楚垣夕是否能给她类似于刘璐在小康的待遇?

楚垣夕的回答是升职加薪是每个人都有的想法,很正常。这个高深莫测的答复让木琏感到了希望。

巴人内部也在紧锣密鼓,铃木裕团队已经入驻开始干活,而且让陆羽有了一个意外之喜。

最近陆羽最重要的任务是配合戈壁网络的双十二活动,也就是执行楚垣夕提出的抖音首次UGC全网商业运营活动。

为了这件事巴人信息可谓是竭尽全力,几乎放下了其它所有工作,唯一一件打乱陆羽工作步骤的就是那天楚垣夕突击加了一个B站手游抽卡直播。结果这个B站帐号火了,但没按陆羽和楚垣夕之前的计划火。

出了这一系列运营和直播事故,口碑狂降之后《战双》第二天在畅销榜上不但没有下跌,反而攀升到第三名的高位,把《乱世出山》都踩了下去。

然后,因为《战双》的火爆,周敏溪这个B站直播蹭到了不菲的人气,比头一天直播抽卡的时候蹭到的还多。

推荐热门小说咸鱼的自救攻略,本站提供咸鱼的自救攻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咸鱼的自救攻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上一章:第1028章 对现实的彷徨 下一章:第1030章 文豪的推荐
热门: 我的小道观又上热搜了 青麟屑 重生似水青春 魔鬼人设不能崩 极品乡村生活 [综英美]宝石商人 她是男主白月光(快穿) 清和 娱乐玩童 禁止暧昧PUB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