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8章 对现实的彷徨

上一章:第1027章 国际化理想 下一章:第1029章 徐欣的另类人选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楚垣夕立刻知道自己可能似乎大概是犯了什么常识性的错误。在自己身边的圈子里,即使徐欣也没有关爱智障的资格,但伊丽莎白有一点,她除了做产品不灵之外其它方面都是大佬级的。

只听伊丽莎白说:“李家坡的交通系统实在太高效了,共享出行并没有太多适用的场景你明白吗?你实地去看看就了解了。而且你所谓的共享单车太多,恰恰已经是过去式了,你们的单车明星小红和小黄早就已经从李家坡败退。

还有你视为假想敌的格拉比,也停止了在李家坡的共享单车运营。正是他们的勇敢尝试,验证了李家坡没有共享出行的市场。我很感谢他们,不需要额外支出一笔钱去送死。”

楚垣夕倒是记得一开始遇到伊丽莎白实在王庆坨的一条土路上,这说明她本身有做共享出行的决心,也很可能对这个行业存在某些研究和见解。不过共享出行是小康整个生意链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如果李家坡完全没有共享出行的土壤,那到底是抛弃这个优质的市场,还是找一找替代品把商业流程弥补完整呢?问题是不好找啊!

他不禁有些茫然,因为突然发现自己的思维模式太深入小康的体系了,也被这套复杂而庞大的流程局限住,轻易跳不出来。危险的是这个体系中的某个环节一旦无法落地,他不知道该怎么找补。

落地的问题不是商业逻辑,胜似商业逻辑,就像精密的仪器中,某道工艺所需要的原材料突然断货了,不是技术出问题,但是怎么解决?太精密了就不容易找到替代品。

恐怕这也是米国人天天指责国朝搞稀土垄断的原因。稀土也分很多种,全世界只有赣州某地出产某种重稀土,是通往星辰大海的必需品,一旦断货丫就如同掉进热锅的耗子一样,不知道怎么才能爬出来。

这个危险不但体现在要不要去李家坡开共享电动滑板车的小问题上,也包含了未来可能国内小康推行到某一步,忽然间市场上风云突变,或者政策突变,使得某一环节进行不下去。

真有那个时候可就麻爪了,比如说如果政策突然禁止移动支付牌照的买卖,怎么办?

这一刻,很普通的一次听取汇报,楚垣夕本次创业两年以来第一次感到命运的不可测。这种感觉真是久违了,原世界中在狂风暴雨里摸石头过河,每天都有类似的感觉。

这个久违的感觉让楚垣夕轻轻一笑,心说大风大浪都闯过了无数,未知的尽管交给命运好了!创业哪有必成的,总需要一定的运气。

比如说李家坡的问题,想不到就先不想,反正东南亚大了去了,各个区域之间的经济发展程度也是迥然有异,但是只有李家坡这种四小龙级别的才存在这种问题。楚垣夕拿出伊丽莎白的商业计划来,准备跟她掰开揉碎了沟通,把现状和可能遇到的情况最后梳理一遍。

“首先是,为什么以越南为开局地图?”他问:“小康不可避免的要打上中资的标签,虽然你是米国人。那边对国朝可是相当不友好,你知道吧?而且越南的经济水平别说比李家坡了,就算比大马也差得远呢。”

“你要给我点信心,楚。我能把这种事情处理好,他们对我友好是最重要的。”伊丽莎白微微一笑,摆出一组数据:“2012年以前越南一共只有400家初创公司,到去年已经是3000家了,说明什么?创业的环境非常好。我了解了一下,确实有很多区域有非常好的政策,对创业者比你们这里更友好,也比李家坡友好。而且融资也相对方便。”

说着,她露出思索的神情,最后说:“我跟那边有关系的人联系了一下,过程中产生了一点不愉快,但是了解到那边的投资环境,去年和今年都是在增长的,这比较难得。现在东南亚整体上投资也在趋紧,跟你们国内一样,更注重盈利而不是增长,可能跟WeWork的崩溃有很大的关系。”

楚垣夕感觉应该让伊丽莎白走之前做做贡献,提供一下她能拿到的第一手资料,好歹更新一下自己的资料库也好。像东南亚的投资风向,还有某个地区比如越南的投资风向等等,是自己不容易搜集的,但是又很有意义。

比如他就没想到WeWork害人如此之惨,居然连东南亚的创业环境都为之改变。不过这件事影响之深远确实发人深省,可能全球大环境都会为之一变。

听铃木裕老爷子说,当初强烈反对孙大圣莽夫一样栽进WeWork大坑的柳井正,最近已经决意要退出软银董事会了。柳井正贵为优衣库的CEO,当了软银18年的董事,目前是岛国首富,是可以和杰克马并称的人物,一举手一投足对世界经济都有影响,现在要远远观望孙大圣穿越海啸。

“对了,上次我记得你提过一句,到那边推共享电动滑板车的时候,不打算按照国内的方式,不打算以‘免费’和‘免押金’为吸引用户的亮点。最后你想清楚了没有?”

“是的,楚,已经想的很清楚了。”伊丽莎白为今天的汇报已经准备好了所有答案,“首先,共享滑板车的商业逻辑是没有问题的,已经在米国验证过,而且比共享自行车更赚钱,按照正常的商业模式去推本身就没有太大的问题。其次,那边的法律、以及用户心智上,和米国,和这里,都有很大的不同,免费不见得是好的策略。”

楚垣夕心说这是虾米意思?那边的用户比较绿?免费的看不上,付押金的才有幸福感?

只听伊丽莎白问:“楚,我现在有个新想法,要不要和电动滑板车一起推共享助力车?”

“嘶……”楚垣夕听到“共享助力车”这五个字不免倒吸一口凉气,因为原世界里小康在上边差点载跟头。

所谓助力车就是电动自行车,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物。国内在共享单车热情高涨的时候有不少人发现市场太红了杀不进去,又发现动力车更赚钱,于是其中有些就钻进了共享助力车的陷阱。

为什么叫陷阱呢?因为助力车和电动滑板车一样,违反国内的交通法,不允许上路。不但不合法,而且2017年有关部门还特地出台了引导共享单车创业的文件,明确了不鼓励共享助力车这件事情。

这个文件出台的时候恰逢小康刚把共享助力车当成自身新的目标,还制定了KPI,迭代了团队,正准备悄悄的潜入市场。

所以获悉这么关键的一份文件出台,楚垣夕第一反应是大呼坑爹,然后马上反应过来,这不是坑爹而是救命。幸亏文件出的及时,要是晚出来一个月,小康这钱就撒海了去了……

其实助力车的逻辑中最尴尬的是用户。交通法规定任何带电的车都必须上牌,无牌驾驶就是违章。这一点上共享单车就没毛病,但助力车的用户只要敢骑,理论上交警就敢罚,一个人五十块钱走你,这谁受得了啊?

不信邪的小红和后入场的哈喽都很有勇气,更看重助力车入场对自身业务上的完善,即使违法违规也要投放。而且搞出了很大的动静,甚至动用资源获取地方政府的特批,一个区一个区的啃过去,闵行、松江、闸北这么推,好不吃力。

但是,在东南亚完全没有类似的尴尬,可以随便推。此时听到伊丽莎白提问,楚垣夕沉思片刻:“你可以先推滑板车看看形势,滑板车感觉比较稳,有成功先例可以参考,助力车的定价是个大问题。对了,你知道围棋吗?”

“go?”

“对,就是狗。围棋里有一句谚语叫做‘入界宜缓’,你不需要太着急,至少不用像我这么着急,给自己预留三年的时间实现目标我感觉就可以。我说的现实一点,对你来说资金是有限制的,你现在最忌讳想到什么是什么。”

楚垣夕不紧不慢的说着,其实他最担心的不是伊丽莎白的能力,也不是伊丽莎白的资源,她这么有信心显然是资源够用。该担心的,恰恰是她动作太大,对资金的消耗太快。

要知道东南亚小康的钱一开始都要小康本部来填,等于巴人给做的A+轮的几千万$实际上是给伊丽莎白准备的。这笔钱她需要精打细算,主要用来做好供应链和物流,做好店面布局,选址必须准,争取快速实现单店盈利。

其实巴人账上的$倒是还有不少,一直存在海外账户上,但怎么输入到小康过桥其实也是存在问题的,换言之伊丽莎白花钱的节奏绝对不能错。

不过她今天明确了把越南确定为开局地图,倒是让资金压力下降了不少,这个因素是楚垣夕比较欢迎的。越南的人均GDP不高,但增长连续两年破7,同时成本也低。而且越南人口密度大,面积小于滇南省,但人口是滇南的两倍,这又是个不错的优势。所以仔细一想似乎以越南起手也不错?

伊丽莎白倒是听懂了“入界宜缓”,也知道存在资金压力,不过她都已经调研了助力车一圈又一圈,现在要踩刹车,多少有点不甘心。

楚垣夕Get到了她的情绪,于是非常直白的解释:“小康模式下的共享出行工具,不管是什么车,原则是够用就好,需要多少投多少,千万不要兴奋冲昏头脑。你必须时刻牢记的是,我们不是为了成为共享出行霸主而干小康,也不是为了靠车赚钱。不是一个行业,车只是我们的辅助工具。”

伊丽莎白听了之后面色古怪:“这样……让我感觉,怎么说呢?你做的事情我一直都在旁观,非常锋利,非常……斩钉截铁。但是你现在让我做的事情,小心翼翼,是不信任我的能力吗?”

楚垣夕心说您成语倒是没少学啊?“不不不,不是不信任你,而是,这么说吧,关于初创企业的风格,有人曾以两种形式来比喻,一种是毛竹型,另一种是白杨树型。

毛竹前4年一直在土壤中扎根,地面上看不到迹象,但毛竹的根系能延伸出几十米远。第五年,毛竹破土而出,立刻以疯狂的速度长到20米高。

而白杨树一开始就猛长,迅速长到20米,向上看到阳光。但是这时必须停下来扎根,之后漫长的时间用于保证根系的稳定性。”

伊丽莎白若有所思:“所以,小康属于……白杨树型?”

“不,小康属于复合型。巴人集团是毛竹,小康是长在毛竹上的白杨树,而东南亚小康,又变成了长在小康上的毛竹。所以你没必要什么都快,我做事快但快不是我的追求,成功才是。对我来说为了成功必须要快,慢了就会失去机会。但你不是,需要快的地方我已经替你完成了,你只需要利用好我的成果,先把根扎牢。”

想要把事情做好,必须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的抠,楚垣夕和伊丽莎白一路抠到下午,才胡乱趴拉口饭,然后赶赴论坛。

徐欣和胡世恒都在,袁敬是被他上午约上的,四个人凑在一起,都知道会面的原因。楚垣夕第一句话就抛出他的解决方案:“我打算用巴人给小康做一个Pre_B的融资。”

Pre_B这个说法非常非常生僻,带Pre_前缀的通常都是Pre_A或者Pre_IPO,其他轮次融资很少有以Pre_相称的。

胡世恒反应了一下才抓住楚垣夕的出发点,“就是说,你打算以百亿以上的估值给小康融资?”

“暂定一百亿吧,融5.5亿用来买牌照。其实我心目中小康的B轮估值应该在200亿上下,所以得跟您们商量一下。”楚垣夕说的很平静,其实心里有点不自然。当初,也就是今年春节期间进行计算的时候,他没有料到会员卡会员的数量这么难起,所以比较乐观的估算了小康的B轮。

袁敬面色凝重:“你这200亿是怎么算出来的?”

“很简单,按二百家店面来算,每天销售额平均3万计算,200亿估值还不到十倍市销率。现在实际上B轮之前能开到三百多家,200亿估值应该还算克制吧?”

“问题是阿里买下大润发也才224亿啊!”

楚垣夕心说这种前浪怎么能和小康相提并论?我心虚可不是心虚在这啊!如果一切顺利,那200亿估值应该是被投资人疯狂追捧,因为投完B轮之后小康要干啥?在其它几大一线城市复刻帝都模式,复刻完成之后估值应该是要翻4倍以上的,只多不少。那投资人不得爽死?

问题就是不顺利,核心会员数量不及预期,所以楚垣夕说话没底气。此时的小康如同惊蛰之前等春雷,春雷一响,海量的数据就将被汇集起来,到时候就变成一个有着数据护城河的公司,对于核心会员的吸纳能力必然有着质的提升。

只不过对比原世界就比较惨了。原世界里国朝还没发生大规模狗屁倒灶的跑路大赛,所以根本不用护城河就已经有了大量核心会员,如今怎一个憋屈了得!

徐欣考虑问题就没那么复杂了,小康做B轮,估值肯定不可能低,因为到了Pre_A的时候都已经按照投前36亿计算了,B轮破百亿是板上钉钉的,唯一能够让棺材板废掉的是小康轰然倒下,做不成B轮融资,但是目前看来绝无可能。

因此她更关心的是具体估值高低。特别是楚垣夕直说了理想估值B轮不低于两百亿,但Pre_B要按一百亿走。

“这样巴人赚大了啊!你是不是打算着,等到正式融B轮的时候,抬到200亿啊?”

楚垣夕嘿嘿一笑:“不如按A++的估值赚的大。”

徐欣还想说话,但是胡世恒拉了她一下:“现在肯定不能按两百亿走,按两百亿小楚就太危险了。”

楚垣夕心说还是胡世恒懂我!这个融资方案充分照顾了新老股东的利益,按照100亿估值融五个亿,充分保留了今后在估值上的余地,要是一下子冲高到二百……当然,估值这玩意也不是能升不能降,但是即使做Pre_B的是巴人,如果按200亿估值融了5.5亿,然后降到150亿给别人融B轮,那也是存在巨大问题的,并不是可以无视那50亿的差价。

至少楚垣夕不允许自己无视。让巴人出钱可以,出多出少都不是问题,做巴人本来主要目的就是解决资金问题。但是必须出的合理,让人挑不出毛病来,否则都是黑历史。

当然胡世恒考虑的可能没有这么深入,楚垣夕并没有把自己对巴人的操守对投资者们进行过完整的表达。但是他按惯性思维也不会乐于看到小康的估值忽高忽低,因为一路上行才是初创期的优良状态。哪怕走平也不是不可以,一旦下降,WeWork的创业事故就是前车之鉴,对早期投资者的心理影响太大。

推荐热门小说咸鱼的自救攻略,本站提供咸鱼的自救攻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咸鱼的自救攻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上一章:第1027章 国际化理想 下一章:第1029章 徐欣的另类人选
热门: 女王饿了[星际] 锦乡里 满级大佬们都是我熟人 崽崽们亲妈是万人迷[穿书] 宜昌鬼事2:八寒地狱 五行天 藏匿喜欢 芙蓉如面柳如眉 如何向大佬说离婚 当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