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7章 国际化理想

上一章:第1026章 感谢同行衬托 下一章:第1028章 对现实的彷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英雄不但负责这款游戏的发行,实际上《战双》的研发公司也是英雄投资的。所以虽然看似运营事故出在研发CP的身上,但是楚垣夕心里一合计,宝箱掉率要说跟英雄没关系他一百个不信,根本不是研发公司能做主的事情,挂他们一点错都没有!

他耸了耸肩:“我在撕逼界还是有点名望的,他们有什么话可以直接跟我说。至于删视频,视频里他们打电话骂过来然后威胁起诉,最后结果是我们删视频?那肯定是不行的。”

袁苜立刻追问:“那怎么能行啊?”

楚垣夕勉强一笑:“删了视频好像我们理亏了似的,今后怎么在道上混?掉粉怎么办?他们先发微博公开道歉,我觉得道歉诚恳,我接受了,可以删这个视频。”

“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好不好啊?”袁苜跟两边都是朋友,夹在中间很难受,但是看到楚垣夕没有任何给这个面子的可能,最后化为一声长叹:“你简直就是小肚鸡肠,陆羽跟你绝配!你说陆羽也是的,想要在B站做号,堂堂正正的做内容不好吗?用的着抖这种机灵?而且B站现在是多重要的自媒体阵地啊?他早干什么去了?”

“哎哎哎,他只是个工具人,整个事件都是我策划的。”楚垣夕一伸手拦住袁苜,接着说:“而且他是代我受过,巴人信息在二次元上的落后完全是因为我的管理出问题。”

“怎么这里还有管理的问题啊……”袁苜气得直翻白眼,心说楚垣夕跟陆羽是不是有奸情啊?不然为什么这么护着他?

没想到楚垣夕还真说出一番道理来:“你作为投资人应该很清楚,巴人集团目前所有的游戏、影视项目都和二次元不沾边,无论《无道昏君》还是《罗马之敌》,又或者巴人传媒那边的几个项目,并不需要二次元。

但陆羽那边,我交给他的摊子里就没有二次元的基因,那他最容易快速实现二次元领域拓宽的办法,是什么呢?是砸钱。没有某种基因,最正确的解决办法是引入对应的基因,砸钱签约B站UP主,连人带号一起买过来,这不就实现弯道超车了吗?问题是这需要很多钱,而且需要我释放相关的政策。我的工作缺位,没顾得上推动这件事情,他没法干。”

“陆羽不能自己推动啊?”

“陆羽嘛,他可以推,但是他没有像你这么想。他申请上千万预算,要一堆优惠政策,可能对巴人信息其它单元产生深远的影响,然后呢,集团用不上,现在没有任何项目需要二次元,那他要不要推呢?

他推了我基本上会赞同,然后他能得到预算,得到更多的政策,扩充了自己的权力,对他个人非常好。所以他没推动,让我更欣赏他,明白吗?这是他谨慎的地方,做事有分寸,首先考虑集团的利益,这样的员工非常好,应该调到小康这边来,可惜就是小康没有跟他对口的岗位。”

楚垣夕说着给袁苜倒了杯茶,“我不是批评你,袁苜,你呢,没在具体岗位上工作,也就不会去想这种细节。这个问题的根源在于巴人娱乐转集团时候的改组带来的弊端。集团化之后便于各个部门梳理流程互相配合,工作目标更系统了,但是反过来也抑制了各个分公司自身的主动性,需要CEO把工作分配的更细腻。

而我恰好是粗放型的管理,所以才说陆羽是代我受过。待会我就跟陆羽说说去,让他直接签人。有没有用的反正二次元的内容方面先弄起来再说,有备无患。”

“那巴人集团是不是应该换个CEO啊?”

楚垣夕心说啥?换CEO?他叹了口气:“我何尝不想找个合适的CEO啊,问题是没有人有这个才具。自媒体、内容、游戏、版权、投资、影视娱乐都得懂,人情法理都能掌握好,还有兼任CFO的能力,上哪找这么强的人去啊?”

袁苜差点被茶水噎到!“楚垣夕,我别的都不服,我就服你夸你自己的方式,实在是别出心裁,确实太强了!”

“呵呵,要不然巴人集团为什么能够不到两年搞到四百亿的估值?还不是因为领导力强?”

“你领导力这么强,知道移动支付牌照涨了多少钱吗?”袁苜看楚垣夕脸色猛变,哼哼两声,伸出五根手指:“这个数!”

“五十亿?”楚垣夕深吸一口气,心说这可要命了,但是,五十亿的价格硬着头皮也很难接受啊……

“五千万。原价五个亿,现在拍五亿五千万能买到。”袁苜一副快来夸我的表情,而楚垣夕大大的松了口气,心说这价格还算合理,本来也没道理见风就涨,应该是自己杯弓蛇影了。

“你效率可够高的,而且这价钱可以啊,强烈表扬。”

“呵,要不是你天天搞事效率更高,你说你昨天晚上干的事跟吃人血馒头有什么区别?这牌照的事最近有希望搞定,你准备好钱吧。”

“钱好说,给融一轮A++的事。但是我什么时候吃人血馒头了啊?这种说法我可不接受。人血馒头,说的是受害者人死了,无良媒体拿事件炒作蹭流量,这叫吃人血馒头。《战双》是受害者吗?

我们花了这么多钱抽一堆保底,他们的宝箱里除了保底就没有任何好卡,他们那叫开宝箱吗?那叫败坏行业口碑。玩家才是受害者!整个游戏行业才是受害者!你去问问普天之下哪有他们那么做宝箱的?他们那叫害群之马,不叫人血馒头!如果谁有什么不满意的,多做自我批评吧!”

得!袁苜脸一黑,没想到楚垣夕是王八吃了秤砣了,铁了心不给这个面子。那么下面的问题就在于怎么安抚对面了,可千万不要恼羞成怒撕逼,楚垣夕在撕逼界的名声是踩着一具具尸体挣来的,这事撕起来他肯定特兴奋,进而牵扯精力,甚至影响到小康的发展。

她的内心顿时开启疯狂OS模式:这个楚垣夕绝对飘了吧!一点都不谦虚了。以前也不谦虚,但是跟现在不是同一个不谦虚。要不然为什么妄动无名,肝火大动呢?这事有必要发这么大的火么?肯定是膨胀了。

楚垣夕丝毫不知道自己被袁苜编排了,他必须在去南方之前安排好总部的所有事情。南方之行不可能去走一圈两天就回来,刘璐前脚过去的工作是发现问题,他后脚过去的任务是解决问题。

现在最要紧的事情还不是给小康融个A++轮的问题,虽然这也是个问题,排在第二位。

提前买牌照最大的问题是打乱了小康的融资节奏,或者说打乱了楚垣夕的如意算盘。他本来的想法是等到开启下一轮融资的时候买牌照,这样融资的目的名正言顺,在募资的时候没有任何纰漏,而且资金周转的情况也很好。关键是,这笔钱是按照B轮融资的价格进来的,这样对AB两轮的投资者都比较友好。

但是提前融,谁来出资?如果巴人出资,相当于巴人说是不跟大伙抢筹,让开了Pre_A,让开了A,结果连续给小康融了两个加号。如果让投资人出,虽然徐欣、胡世恒和袁敬都掏的出这笔钱,但是这就需要好好聊一聊了。

还好袁苜给的反馈比较及时,楚垣夕希望尽快开个碰头会。正好今天徐欣大姐还需要去那个创投论坛领奖、发言,干脆下午叫上袁敬一块去聊一下这事算了。

应该说比较万幸的是本次论坛今天下午才结束,人能够凑的齐。否则这些大佬都是大忙人,除了袁敬随时都能找到之外,无论徐欣也好胡世恒也罢,十天里最少有五天要坐飞机四处跑,想凑个碰头的时间都必须预约。

那么还有什么事情更急呢?并不是甘新买菜的注册和搭建事宜,这件事要排第三,甚至排到楚垣夕从南方回来都可以。按刘璐的话说叫做请务必往后推,她忙不过来,没法帮着招聘。

对此,楚垣夕幽幽的说:这是巴人主投的创企,当然是巴人帮着招聘喽……

这件事反而是徐欣更上心,恨不能今天就把CFO人选交给楚垣夕。不过徐欣那边陷入选择困难症,可用的人选很多,但最合适的是谁还要挑一下。

此时,对楚垣夕来说最着紧的事情其实是伊丽莎白福尔摩斯去东南亚。她已经荷枪实弹把自己武装起来了,马上就要出发进行实地考察,第一站思来想去最终出乎楚垣夕的意料之外选择了越南,而不是李家坡,据她所说今后入场也不会以李家坡为首选。

上面两件事虽然也急,但都还在计划内,或者说楚垣夕做过计划,按部就班都能解决。而伊丽莎白要做的事情,除了预算之外他本身是没有做过计划的。楚垣夕需要做的恰好就是审阅和影响伊丽莎白的计划,以此来实现对整个事态的把控。

而且这件事还寄托着他的某种理想,就是小康的“国际化”。

早年很多国内公司吹嘘自己是国际化的大公司,实际上在外国无非建个办公室安装一台传真机而已。业务有没有呢?真有,但是以转口贸易为主。不过吹牛的时候不落下风。

到了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时代情况稍有好转,因为借助苹果和谷歌的国际化,很多“国际化”的互联网企业把自己的APP输出到国外,赚取$,因此可以堂堂正正的说自己是国际化的大公司。

然而这种国际化仍然非常的虚。真正国际化,是华为、小米以及其它类似企业行为才叫国际化,不但要把产品卖到国外,影响力也要投放到国外,每天和外国用户产生实际的接触,穿透无形的屏障,成为外国用户的必须,在国际事务中有自己的声音,这才是正经的国际化。

在移动互联网领域,纯做应用能达到这种影响力的企业,目前国内只有头条系证明了自己。甚至Tik Tok一定程度上成为了外国人的必需品,因此引来脸书等等老牌社交媒体的盘外招打压,指控其收集用户隐私云云,引起米国政府的警惕。然鹅,在收集并泄露用户隐私这方面,没有人比脸书做的更彻底,堪为全球创业者表率。

其它例如一些手游公司无非就是输出了一些“调剂品”,钱是可以赚到,但是绝对没人打压。

楚垣夕把理想和现实分的比较开,现实就是国内成为首屈一指的企业,有资格把握未来,理想就是实现真正的国际化。现实他可以靠自己努力来实现,但理想需要一些运气。

运气好,最好能做到可口可乐那种程度,有肥宅快乐水那样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产品,在外国当地创造大量就业岗位。虽然想要做到这种程度很难,但为了理想而努力总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至于说,仅有国朝本土和东南亚这片近邻,能不能算是国际化?这根本就不是问题。常凯申为什么死命都要保住金门马祖?因为金门马祖代表胡建,保住金门马祖就可以自称下辖了两个省,可以要求别人不能叫他高官。否则常凯申哪来的脸维持五院制?

小康也是一样,在东南亚站稳脚跟,真正成为当地人生活不可或缺的部分,当然可以自称国际化。

所以楚垣夕非常迫切的需要在伊丽莎白走之前和她进行一次深谈,了解她的进度,洞察她的思想。这是最迫切的工作。

伊丽莎白的这个实地考察是必须的,东南亚虽然可以化为一个整体,但实际上是各自独立的国家和市场,必须要分别考察,需要很多时间。而且关键在于用商业眼光去衡量,去思考各自的异同以及自己入场的姿势。

实际上小康国内部分伊丽莎白已经跟进的差不多了,从单车到门店,从物流到供应链,从APP到后台,乃至于购买各种服务、数据等等。

她的泡泡2016年破裂之前摊子虽然铺的很大很开,但并不是做互联网的,更不用说移动互联网,不过作为大企业掌门人,深受一万小时理论熏陶,学习能力绝对不差。经过在小康的学习和近距离观察,目前已经对移动互联网的玩法产生了比较强的洞察力,甚至在楚垣夕的授意之下跟着薛建华进行过一些实操。

虽然说她肯定欠缺相关经验,但互联网方面反而不是楚垣夕需要担心的,因为伊丽莎白背后是小康,她直接使用小康的产品,只不过数据库里的内容不一样而已。真正需要她到时候实操的,主要还是购买相关企业服务。

这方面,东南亚本地因为创业风潮炽热,各种新兴产业留下的空白都有创业者挺身而出,区别只在于服务的需求方有没有能力买到。

如果让楚垣夕去,估计就是进入泥沼的感觉,但是之所以跟伊丽莎白一拍即合,就是因为她是有能力买到服务的人。

所以,在楚垣夕看来伊丽莎白缺的其实是区块链方面的应用理念和经验,缺的是小康独有的线上内容-移动支付-信用体系构建-社交这套连招所指向的顶层架构。

这方面,楚垣夕需要等到明年,她真正准备好了开启远征的时候,再决定是把所有一整套玩法倾囊以授,还是先不考虑这种高段位的玩法,让伊丽莎白先把底层的便利店+共享滑板车体系建设起来再说。

其实光这套底层,也包含了对东南亚各国本地供应链的整合,物流的搭建等等技术细节,虽然可以归结为某类创业者的基本功,但绝对够伊丽莎白喝一壶的。

只不过楚垣夕了解过伊丽莎白当年做她的滴血成金的经历,这一套地面打法她应该是可以的,她不缺基本功。

这些相关内容楚垣夕已经跟伊丽莎白互相勾兑梳理过很多遍了,不需要赘述。她现在全情投入到开年后的东南亚之旅中,听到楚垣夕第一个问题是首发地,立刻不假思索的回答:“我想明白了,在李家坡我能享受比较大的优势,但是李家坡根本没有共享滑板车的生存条件,所以肯定要排除。选越南是因为越南的创业环境好,而且我同样有一定优势。”

楚垣夕非常意外,原世界里他倒是去过李家坡不少次,不过是以樟宜机场内部溜达为主。主要是在狮城里边打转特别不自由,那边规矩太大,吐口痰都可能挨鞭子,所以他就算进城也是目不斜视,处理完了事情立刻离开,对当地生活没什么印象。

因此伊丽莎白十分直白的表示:“哎,你,楚,你真是个土包子,应该好好去看看这个世界。”

“等等你说的这个不对啊,共享滑板车为啥没生存条件?是因为共享单车太多了?”楚垣夕心说别的我不知道,小红和小黄在李家坡投了多少共享单车我还不知道吗?共享单车能生存,滑板车为啥不能?

没想到伊丽莎白露出关爱智障的眼神……

推荐热门小说咸鱼的自救攻略,本站提供咸鱼的自救攻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咸鱼的自救攻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上一章:第1026章 感谢同行衬托 下一章:第1028章 对现实的彷徨
热门: 绝品天医 宿命之环 九鼎记 被师弟捅死以后 他从镜中来 民企江湖2 穿成高冷校草的炮灰攻 我在春天等你 有匪 [ABO]离婚后他拒绝当渣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