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3章 忙碌的十二月

上一章:第1022章 意外人才 下一章:第1024章 问题的根源在这里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十二月5号是周四,为小康忙活了一个脚丫子朝天的楚垣夕不得不抽出时间分配给巴人,因为,铃木裕老爷子要到了,随他一起的是一整个研发团队,精简之后是十几个人。

于文辉这些天都在忙活岛国团队入驻项目组的事情,敲定合作模式之后准备了一周,总算是把生活方面的一应事务准备妥当。即便如此他还是心中惴惴,因为工作上需要磨合的事情太多,楚垣夕的要求是他必须把自己的程序猿塞进去,要学到对方的工作流程和技术。

所以这一周于文辉基本上就没能回家,招聘新人的工作也在以一个连隔壁的赵杰都难以想象的速度推进。

在这个经济的寒冬中,失业的码农不计其数,其中不乏高手,但楚垣夕要求他招的是可塑性强的、乐于学习有学习热情的。天朝的码农高手一般的工作强度都在996以上,一周工作70个小时是常态,下班之后累的贼死,能够逼迫自己不断更新知识就已经很不容易了,还能保持乐于学习的心态,有热情,简直凤毛麟角。

所以于文辉不得不听从楚垣夕的建议,把手下的程序猿全部拉出来变身面试官,走进高校招募实习生。因此这段时间巴人的人资主管木琏几乎被累吐了血,本来很轻松的日子,被交割巴人游戏所打破,还没喘过气来忽然又上了一个高强度的招聘项目,差点跟于文辉急眼。

好在这方面工作不需要赶在铃木裕团队抵达的时候立刻完成,人是一定要招的,但是也可以晚几天配齐,反正进来之后也是插入岛国团队学习为主,真想要实习生输出大量工作那肯定是想多了。

结果铃木老爷爷到位之后完全没有休息的打算,上午下飞机,晚上就开始讨论工作,主要是拉人展开策划案方面的探讨。

这种讨论会楚垣夕就不能参加了,也没时间参加。他玩了一会今天新上线的《Slam Dunk》手游,结果被官方封了号,然后陈骏生推荐的支付专家郝毅居然就到了,隔了不到24小时,简直神速。

当然入职流程肯定要走一下,楚垣夕拉袁苜和郭江勇一起和郝毅会面。之所以拉袁苜,因为人家也喝过洋墨水啊,FICO的情况,乃至米国那边整体的情况,肯定比楚垣夕和郭江勇熟多了。

要说起来小康这边现在从米国回来的骨干已经不在少数了,不过郝毅还是让楚垣夕比较惊艳。主要是他以为对方是陈骏生的朋友那年岁应该差不离,陈骏生40多岁奔五十了,结果郝毅一看也就三十出头,梳着个偏中分的发行,跟楚垣夕差不多大,换言之是在米国留学,大学毕业就进了FICO,只有这一段工作经历。

虽然如此,郝毅明显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在楚垣夕表达出对移动支付的野心时,既没有震惊,也没有不以为然,更没有先入为主的认为肯定干不成,而是冷静的分析产品,分析形势。

因此当楚垣夕提出移动支付配合大数据产生商业信用作为自己支付产品特色的时候,郝毅只是快速判定出工作量的庞大,但是居然表示认同其思路,甚至说不如此无法在国内移动支付领域中打出自己的特色。

支付宝的特色是理财和透支,微信支付的特色是红包,这是基于各自的商业属性和社交属性衍生出的特色。小康要想让自己的移动支付产生特性,必然要有侧重,但是靠撒钱肯定是不明智的,也没有余额宝当年超凡脱俗的利率,更不能走资金盘之类的路线,那是取死之道。

那么学习花芝的信用玩法也就成为一个比较现实的选择。

楚垣夕发现居然有人跟自己一拍即合,这是本次创业中十分罕见的场景,于是把薛建华也叫了过来。他最近虽然也很忙,但是对小康的线上内容和健康币等等的学习已经基本上完成,楚垣夕需要他分出宝贵的时间,和郝毅一起研究一下这个产品怎样搭建。

“我这不是当甩手掌柜的啊薛建华,这是对你学习成果的一次全面的检验,我要检查作业的。”楚垣夕说完,立刻开始向郝毅介绍小康的OKR模式。这个模式的存在其实可以解决很多小牛入职的期权问题。

像郝毅,就分外留意相关规则,他极力要求加入有前途的初创公司,就是为了分享公司的成长,那么到底能分享到多少呢?在小康是动态的,按劳取酬式分享。

这个办法通常会让小牛比较满意,因为小康这边的各条产品线上的工作基本都非常饱满,能够赚取的期权都不低,不至于有才会但没有发挥的空间。

至于最后一个问题,其实是郝毅怎么和郭江勇共存,但是昨天晚上当陈骏生提出来的时候楚垣夕就有腹稿了:“我觉得这样,郭江勇是部门负责人,title是项目经理。郝毅做产品经理。”

郝毅的眉毛当时就打结了,脸上仿佛写好了一行字:就产品经理啊?

“哎你不知道,本公司的产品经理只是叫做产品经理而已,实际上权力很大,因为我以前就是产品经理。小康是类似扁平化的管理结构,产品经理和项目经理都是总监头衔。郭江勇可能更理解一些,我创业之前在鹏飞科技工作的时候,和赵杰的关系就是一个产品经理一个项目经理。”

郭江勇沉闷的点了一下头:“我明白,实际上是需要我向郝毅汇报,郝毅向薛建华汇报,是吧?”

“不是,研发这边我是直接管三层的,副总裁、高级总监和总监的业务我实际上都直接过问。”

郭江勇是楚垣夕从巴人调岗过来的,对小康的熟悉程度还不如薛建华。

对薛建华来说这些就都不是问题了,因为小康的多只研发团队都不向任何副总汇报,直接听命于楚垣夕,有点类似当年常凯申对下辖军队各级黄埔军官的管辖方式。反而是外派团队,店面、地推、物流等等,都由各条战线的副总抓起,有点类似当年的各路军阀。

这个新奇的管理模式郝毅在米国待了十年也没有见过,心说看来需要重新认识的东西很多。但其实薛建华已经吐糟过不知道多少次了,丝毫不吸收常凯申亡党亡国的教训。

搞定郝毅这边之后,楚垣夕还不能回家,因为还要跟鲁茵、杨亨碰面。这就是忙碌的十二月。

下午给他们发的TS,必须再聊最少一次。两人一直等着他呢,关于投资条款,不可能楚垣夕说什么就是什么,他们没有不同意见最好,如果有,楚垣夕得说服他们没有。

他给两人的联席创业开出的条件是新公司估值一个亿,巴人出资5000万占50%,两人各占2000万股的期权,仍然是分为五年期兑现,剩余1000万期权留作员工持股计划。然后给予三级激励,全部目标达成之后两人可以分别获得新增2000万股的激励。

在融资条件上,这份TS其实某种程度上借鉴了楚垣夕给伊丽莎白福尔摩斯的条件,第一阶段封闭,第二阶段开放,只不过因为是联席创业,所以释出的总期权占比更多一些。

两个人的关注点和伊丽莎白一样,也聚焦在开放融资的触发条件上。所谓开放融资条件,说的是,这种创业形式中不是创业者能融到钱就可以融,而是必须创业公司达成一些条件或者产生某种特殊需求,才允许引入外部资金,否则需要合理的补充流动资金,都应该是巴人出钱。

这是巴人集团作为创业项目的发起者应有的权力,也是楚垣夕所谓的接受稀释股份的方式。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独立融资条件一触发,公司形式就变了,从孵化创业转为正常创业,股东结构变复杂。所以肯定要有几道阀门,而且条件比给予伊丽莎白的更细致。

楚垣夕设置了三道阀门,第一道是特许新公司融资用于农业工厂等重资产购买和建设的,这项融资不论时间,巴人拥有50%的出资权和否决权。如果价格合理、时间点合适、逻辑没问题,巴人可以选择继续跟进或者不跟进,如果不合理就直接否掉。比如toB业务应该是重流程轻资产的,您刚开始干两天就要投资于重资产,那咱就算了吧!

第二道是用于引入必须的资源时。比如引入徐欣的资源,徐欣说咱不能空手套白狼,那只好开放融资给她,不但要她的资源,还要她的钱。这是一种等价交换,也是合理的,任何一个创业发起人,哪怕他不是巴人集团,在这种情况下都肯定要服从于大局,稀释自己的股权。

这是最基本的,但是作为TS,必须写清巴人仍然拥有否决权,从而避免任何不必要的误会和麻烦,也避免资源提供方对鲁茵和杨亨狮子大开口。这个口就算要开,也得冲着巴人集团开,这时对方就得考虑嘴张开了咬不咬得动。楚垣夕给普通投资者用于交换资源的份额,心理上预留出20%,在完全开放投资之前足够用了。

这么设置否决权让杨亨和鲁茵比较满意,因为它不是无限度的一票否决权,而是限定在“农业工厂”和“资源交换”的事项中的。而且楚垣夕口头表达了各自的边界,讲究一个和气生财。换言之新公司不会像小黄那样天天被各种各样的一票否决权暴击。

第三道不是一个固定的数字,而是在小康门店数达到2000家的时间点上,新公司在能够满足全部店面的生鲜供应的前提条件下,可以转为完全独立的融资实体,全面开放融资。

三个人心照不宣,在独立融资之前,也就是巴人还有控制权的时候,小康和新公司肯定要签署一系列协议以保证小康的利益。

最后,鲁茵率先签字,因为她对自己的融资能力保持悲观,所以开放融资什么的,“存在”的意义更大。而杨亨在融资环节的名声虽然也不咋地,但没像鲁茵这么败坏,没被李教授指着鼻子说“此人不配融资”,所以犹豫了一番。

主要是第三个目标有两个维度上的难点,第一是需要小康先达到2000家的目标,这就很玄幻。724、罗森和全家这三家岛国强者的远景目标都声称要在天朝开店10000家,但是目前都是两三千家。这三者在地域上各有侧重,有的盘踞魔都,有的遍布珠三角,但是总量上也就是差相仿佛,所以并称为岛国三强。

问题是人家耕耘天朝市场干了多少年呢?小康要达到2000家的目标需要多久?楚垣夕一张嘴就是两千家店,可把他给镇住了。

第二是楚垣夕的融资条件中对他们的供货能力要求很高,因为小康不是一地的买卖,而是全国。要是像全家集中所有火力攻打魔都那样,反倒简单了。

那么新公司不但要在全国整合供应商,还得有覆盖全国的管理和物流能力才行。物流上可以圆润的把小康的物流接进来,但是供应商和管理等等也是相当大的考验,杨亨都没法估算自己未来的工作量。

在这之前,所需资金都需要巴人不断提供,那么问题就变尖锐了,这个注资是按照什么估值注入?他们的激励增长速度赶得上注资速度吗?这些都没有在TS里写出公式或者固定值,而是视估值而定。

问题是怎么估值?李教授在台上指桑骂槐喷鲁茵的发言,事后他已经知道了,别的不管,其中有一段说的很好。就是toB的企业,估值模型到底怎么取是一个技术难题,整个投资圈现在对toB的估值都发懵,其中李教授举出了两个常见的错误。

所以“视估值而定”虽然是创投环节中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惯例,但是他自己是心存疑虑的。

更微妙的是心态。鲁茵的心态很佛系,但她把所见所闻跟杨亨沟通过之后,杨亨产生了强烈的想法——从一开始就走正常创业的模式多好啊?

当然完全的正常是不可能的,这一点他也知道。想要完全正常,小康这个销售渠道必须是属于杨亨的,他自己带资源才能跟金主爸爸讨论何为“正常”。

但是有了徐欣的兴趣,这对杨亨是个很大的激励。徐欣那可是最顶级的投资大佬,而且痴迷于生鲜赛道,松子多多作为生鲜赛道上的胸部玩家,无论模式还是时机都差一点够不上向徐欣募资的资格,一直引以为憾,现在有了机会,难道不应该争取一下嘛?

思索片刻,他问:“楚总,我听鲁茵说,徐欣大佬对这个项目很感兴趣,但是你给搁置了?是有什么顾虑吗?”

楚垣夕抡起重锤:“有很大的顾虑,主要是害怕有些人犯糊涂。”

杨亨一凛,心说“有些人”指的是什么人呢?

实际上楚垣夕既理解他的疑虑,又猜到了他的小心思,于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他说:“老杨,新公司真正的红利并不是toB,而是to小康,小康未来爆发多少,新公司的业务就要跟着爆发多少,这才是新公司的核心竞争力。一步一步脚踏实地吧,你看鲁茵的心态就挺好,先做一点真正有价值的事情,然后再考虑别的。

另外我今天白天跟徐大姐又聊了一下,我想请她派一个CFO到你们这边搭班,组成一个铁三角。鲁茵,你们俩看看这个形式怎么样?”

杨亨不禁茫然,心说这又是什么意思呢?楚总未免也太高深了!

而鲁茵顿时眼珠一亮,情不自禁的低呼:“妙啊!”

白天的时候楚垣夕跟徐欣说的话类似:“徐姐,我觉得是这样,您那有没有合适的CFO人选?鲁茵和杨亨俩人搭班,正好缺一个CFO。”

徐欣当时仿佛就不困了,声音提高了一度半:“哎你这回怎么这么贴心呢?这个提议相当的符合我的心意。”

楚垣夕这个提议相对绕弯,但是在创投场景中也不算绕,因为在不少case里创业者是要接受投资者派出CFO的。本案中鲁茵杨亨的创业是巴人独投,小康只是承接方,理论上应该由巴人派出CFO。

而且按照江湖规矩,在这个case中,巴人的股东也有机会搭这趟便车把钱投进去,但其他人想上车就不符合行规了。徐欣并没有投资过巴人,只投过小康,理论上没有现成的车票。但楚垣夕既然要她派出CFO,那么也就意味着同意向她释放份额。

“哎呀,只是个小项目,您还挺上心的。”楚垣夕打了个哈哈,但实际上他对徐欣或者说对资本的心情还是比较复杂的。特别是有一个容易被人遗忘的要点,他自己始终记得,就是小康并未对投资者释放董事会席位。

这其实是十分特殊的,也十分关键。一般像小康这样A轮融走6亿多的融资,投资者要求一个联席董事会席位天经地义,但楚垣夕靠巴人的威慑力岔乎过去了。

那么问题来了,现在生鲜公司引入徐欣的投资,还能岔乎过去吗?

推荐热门小说咸鱼的自救攻略,本站提供咸鱼的自救攻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咸鱼的自救攻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上一章:第1022章 意外人才 下一章:第1024章 问题的根源在这里
热门: 妻侣契约/大妖 为父指南 玉骨天香(重生) 婚后三十六个月 网游之天谴修罗 犬神家族 反派摁头让我和他HE[穿书] 让我住进你心里 当兄弟们穿成女团爱豆 分手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