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8章 刀来枪往

上一章:第1017章 必须装好这个哔 下一章:第1019章 还不够快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袁敬在旁边尴尬的笑了笑,两边都是朋友,话都没法插,这个尴尬的笑容出现在板起来的脸上尤为怪异。

楚垣夕假装迷看见,他今天算是被袁敬坑了,因此目前主要任务就是把哔装好,所以极具攻击性,无法顾忌袁敬的感受。

但这个攻击性让对面的罗荣君极不适应,不由得发出尬笑:“哈哈哈哈您可真会开玩笑。”

说笑间罗荣君的余光看到李靖飞的表情管理这块以光速往袁敬的方向找齐……

他当然心知肚明李靖飞跟楚垣夕的关系早就是貌合神离了,此时必须得给新盟友站台,于是说:“开门客有一项我们没有的优势,他们母公司格拉比在帝都有强大的研发中心,可以提供很强大的研发支持,特别是后端的支持,还有至为关键的大数据。这都是一生鲜转型toC急缺的。”

楚垣夕恍然大悟,原来一生鲜是看上开门客这个优点了,格拉比的实力是很强大的,人家确实有这个优点,难怪呢。

但他的话说出来就变成了:“您是这么想的?哎,李铁头自己搞了好几个月的toC,用的可就是这套研发支持和大数据。您看看,现在李靖飞可转toB了。”

李靖飞恨不能抽楚垣夕一顿,这话里话外就是开门客搞的很蠢呗?不但开门客蠢,格拉比的研发也就那么回事?而且楚垣夕就是不说“开门客”怎样怎样,左一个李铁头右一个李靖飞,好像这些锅都是他一个人的?

问题是开门客搞的确实不咋地,让母公司蒙羞了!其中超坑的是单车,投了一堆单车屁用都没有,用户骑车是不少骑,但是到店率并没有任何显著的提升,搞得现在要不要继续投单车都出现了巨大的争议。

这个情况搞的李靖飞里外不是人,单车这事一直都是他推动的,当初听楚垣夕讲的头头是道,说起来都是马冬梅,自己一干孙红雷。

可是人家小康还在不断投单车啊,一点停下来的迹象都没有,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小康投单车不要钱的吗?

只见罗荣君笑眯眯的凑近楚垣夕小声说:“同一样武器在不同的人手里,效果肯定是不一样的。最近我们公司新吸纳了几位联合创始人,对于APP应用、数据利用、用户运营等等都是很有经验的,其中还有个老李是楚总的老朋友呢,他今天也来了。

反观李总那边,这种专门人才的引进工作确实差了点,高层都是金融专业的大佬,显示出外国资本进入我国之后的水土不服。不过应该也是暂时的,特别是我们现在互相帮助互通有无,想必过一段时间开门客的运营也会上台阶吧?这样就更能挖掘出格拉比研发中心的价值了,这是我个人一点点美好的愿望。”

说是小声,当然不可能真的小,至少李靖飞必须能听到。这番话说得李靖飞龙颜大悦,终于找到可以喷一喷楚垣夕的锚点了!

“你看看你看看,楚垣夕你看看罗总这个气度和眼光,你比的了吗?你就会进谗言。”

楚垣夕心说人家那是批评你们水土不服进入状态太慢呢,你高兴个什么啊?而且这个罗荣君,也不知道哪来的信心,回去得好好调查一下一生鲜创始团队的履历。你们自己都没做过toC,连APP都是李兆开拉团队给做的,你凭什么觉得自己会比程慧琳干的好啊?人家在东南亚开疆扩土玩APP和用户运营玩的贼溜!你们两家一块扑街才是大概率事件好吧?

因此他心情还挺放松的,对李靖飞打趣说:“铁头,你境界实在太低了。罗总是我什么人?潜在的竞争对手知道吧?我大度的提醒他一些可能存在的思维误区,我这是什么气度?我这叫胸宽三尺,气雄万夫。你懂什么?”

“哎哟你还拽上了,但是你怎么能以邻为壑呢?这就把罗总当成潜在竞争对手了啊?”

“要么说你境界太低呢,罗总他早就把我当成潜在竞争对手了,就你还傻呵呵的。”说着,楚垣夕转向罗荣君:“是吧罗总?”

鲁茵近距离看着这三个人PK,心说你们差不多就得了吧?不过,李靖飞境界低这一点她非常赞同,如果罗荣君不把楚垣夕当对手,甚至存在着结盟的想法,那么当他过来的时候,说的应该是“不能继续合作真遗憾、楚总你不再考虑考虑”云云,而不是负荆请罪。李靖飞连这都不懂也不知道怎么创业的。

可见不是所有投资者都适合当联合创始人。

这时,大会的组织者匆匆赶来,告诉袁敬过去领奖,该颁奖了。袁敬拍了拍楚垣夕肩膀,小声说:“别打起来。”然后匆匆离去。

在楚垣夕指点江山的时候,台上的李教授也一直都在说。他从技术驱动市场开始讲起,讲两家联合产生的优势互补,讲线下的新零售业态,以及机会存在于天朝境内大几百万家夫妻店的整合。甚至讲了米国一百年来的零售店发展历史,沃尔玛以巨大的效率横扫夫妻店,以史为鉴,国内线下的落后业态必然整合为连锁店是趋势云云。

这话说的都对,楚垣夕也没法反对,因为他做便利店其实也是根据这一趋势以及能够带来的红利做出的选择。特别是很多人认为线下就是低效,线上就是高效,这种广为人知的谬论是最容易带来产业机会的,率先看破谬论的才能提前布局。在国内来说,低效是夫妻店的低效,是王印宇式的小型连锁的低效,整合成为大规模连锁自然变为高效。

然而李教授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资本推动整合才是王道,才能推起规模出来。翻译一下就是新零售产业将涌现巨头,这个巨头将整合线下,那么谁才能成为巨头呢?当然就是类似开门客和一生鲜联姻的这种case了,因为他们背后有资本的力量助推,而且又愿意拥抱整合,愿意成为聚合体,原本不是巨头的,攒鸡毛凑掸子也就成了巨头了!

楚垣夕心说您这个强词夺理的姿势颇有老夫当年的气质啊?

忽然,李教授说:“突然之间大家全都意识到toC在减少,都往toB涌,这其实也是很危险的。所以开门客和一生鲜这种混合型的,互相保持自身的特性,然后补充toC和toB的属性,这才是很好的选择。

toB创业其实有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对于我们投资机构来说,并没形成任何准确的估值体系。

目前对toB的估值大概有两种态度,第一种是做消费投资的,懒得动脑子,直接计算GMV。这是绝对错误的,电商才算GMV,不是电商你算哪门子GMV?toB的交易性不能这么简单换算,这么算账非常危险。

第二种是直接对标米国的同类公司,这个更危险,因为明年toB一定会分化,所以投资人对toB创企必须重新梳理。换言之,toC创业和toB创业的估值模型应该是不一样的,贸然投资toB创业也非常危险。如果一定要投,应该投那些已经跑出来的toB企业。这也是我看好一生鲜的原因。”

楚垣夕心说您捧的够不遗余力的啊?问题是全国那么多的toB创企,一生鲜在其中算个鸟啊?你特么还不是记我的仇所以才挑了这孙子?

不得不说李教授这一招确实命中小康的要害,楚垣夕甚至都感到佩服。但是可惜,晚了!早半年楚垣夕肯定头剧痛,但现在,阿里不愧为爸爸,一笔交易下来,最难解的资金问题不但不再是问题,而且行有余力还能在满足小康和巴人的需要之后干点别的。

楚垣夕知道自己的斤两,干不了toB的生鲜,但是杨亨和鲁茵能干啊,隔壁赛道上尸骸累累,但也让地上的遗物变得很多,捡起一些洗一洗都用的上。这对组合既有相关的积累也有资源和关系,最妙的是鲁茵之前还把供应链的欠账还上了,于是在投资者这边人情分为零,在供应商那边人情分MAX。

“而且,最棒的是用的还不是我的钱。”

楚垣夕正美美的想着,忽然发现鲁茵的情绪比较紧张,然后仔细一看,李教授的目光居然频频投向她的角度。之前没主意,是因为楚垣夕以为李教授看的是他自己,两个人站的比较近。

“你不至于吧?被他看几眼就有压力了?”楚垣夕低声对鲁茵说,“他待会要是直接喷你你咋办?”

“李教授喷我干嘛?”鲁茵心虚的问,“我是觉得李教授说的很对啊,toB创业应该怎么估值?”

“这个问题你必须得想清楚。”楚垣夕注视着鲁茵缓缓的说。

他的内心OS是:你紧张个什么咧?现在就想要我给你保证吗?那也太快了!

而他对鲁茵继续说的是:“你要是能找来新资金,而且估值合理,我可以接受巴人的股份被稀释。”

鲁茵很想翻白眼,但正在这时,只听李教授说:“最后我想说的是,toVC的创业者不配拥有资源,投资的时候一定要擦亮眼睛。生鲜赛道最近凄风惨雨大家都看到了,其中有些触目惊心。要是因为竞争太惨烈了倒下,我倒是觉得无所谓,做小区电商拼团的,一个小区进了8家友商,拼不过,这可以理解。但是有些创业者太不拿我们VC的钱当回事了!我们的钱是白来的吗?”

下面顿时一片叫好声,这句话说出了投资者们的心声。

楚垣夕心说这是说谁呢?是说鲁茵的么?

“鲁茵,你跟李教授认识?”

“是。”鲁茵咬着嘴唇强调:“我之前三个月见了一百来位投资者,他这么有名我能不见吗?他是不是想逼你加入这个联盟啊?还不依不饶的。”

“他固然是可以这么想,但是我会被人胁迫吗?”

楚垣夕说的很牛气,但是心里的感觉可是很糟糕。鲁茵虽然并非“让人印象深刻的美女”,但个高、苗条、颜值不低,被人记住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以她的行为,在投资人群体中又是绝对不受待见的。

原本她今天来到这里是她自己主动,并不是楚垣夕叫来的,说是和投资圈进行沟通也罢,说是来当面赔礼道歉也罢,总之她有破绽。但现在楚垣夕要把她拉上自己的战车,那么这个破绽也会波及到他,这难以避免。

不过这样也好,光明正大的让人知道自己要给鲁茵投资其实没什么问题,因为在这个case里楚垣夕的身份是投资人而不是创业者,是拍钱的人而不是坑钱的人,都说开了反而不容易产生误解。总好过给人偷偷摸摸的感觉,然后说不清楚。

但他没想到,李教授并没有朝他发难,而是大声疾呼:“朋友们,现在是我们和衷共济的时候。我知道过去有些投资人做尽调的时候,查到一些不可描述的现象之后,自己肯定不投,但是喜欢把投资标的推荐给自己看不顺眼的同行,有的甚至还要包装一下,这是非常不可取的。在这个艰难的冷冬,我们都在一条破冰船上,如果我们内部不合,就会被toVC的创业者当作韭菜。

关键在于,必须清醒的想明白创业者想要的是什么,某些创业者仗着自己享有特殊的资源就开条件开的特别离谱,一定要擦亮眼睛查对方的财务!

说到资源,朋友们,我们得看好自己的资源,资本寒冬不只是现金的寒冬,资源也是寒冬,因为比平时更贵了。我们的资源分享给创业者是因为创业者能够给我们挣到钱,而不是因为交朋友,能挣到钱的才是朋友。

我记得前几年有做共享单车创业的创业者,居然恬不知耻的说创业失败就相当于给社会做贡献了。他贡献的是单车吗?他贡献的是我们的钱!不是他自己的钱,所以他乐于做贡献。

要我说,搞本地生活服务还是需要一定社会资源的,这种人就是占据资源太多了,否则他连做贡献的资格都没有。所以责任在于给他提供资源的人,我们必须看好自己的资源,选择和谁合作特别重要。”

顿时,台下的投资者们一个个心有戚戚焉,创业者里总是难免出现一些奇葩,拎不清自己的位置不重要,不心疼融到的钱才是最可恨的。很多投资机构今年募资的难度是过去的许多倍,一笔钱掰成几瓣投出去,到创业者手里如果不加节制的烧掉,哪怕真是补贴给用户,难道还能被认为是帮助社会完成了资源的再分配不成?

这番夹枪带棒的话说完,李教授十分满意现场的效果,不怀好意的特地往楚垣夕这边看了几秒钟,然后才接着说:“这次大会虽然是投资大会但是到场的创业者也不少,我希望各位创业者能够引以为鉴。

toVC的创业毒瘤是不配拥有资源的,吹牛的时候有他们,到关键时刻就把投资人抛之脑后,这能行吗?如果一个创业者不将首先保护投资者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在做选择题的时候选择对投资者不利的选项,那他就不配从资本市场上融到资。他出问题的几率也很大,与他合作的人我们也要戴上有色眼镜来审视。”

这么指桑骂槐,说的是谁已经很明显了,而且因为是分会场,所以说起话来更加奔放一些本来也没有什么问题。

顿时,好几道目光注视鲁茵。鲁茵万万没想到这个时候还要遭到一番吊打,只得坦然面对所有审视的目光。

只听李教授话锋一转:“正好小康生活便利店的楚总也在这。其实我今天比较失望,本来想要促成三方合作,但是楚总拒绝了。要是小康生活也加入进来,这个联合体系就比较完美。

但是我始终相信肯定是越开放越有竞争力,越容易得到资源,我也相信一生鲜和开门客后面肯定可以做的更好。选择封闭自己的,别人的资源也会被封闭,这么创业想要找到合适的资源就很难了。”

楚垣夕心说您老人家说的这么露骨,这是压上了自己的毕生名望啊,万一小康要是成了呢?到时候我不捶死你?按说这孙子也是老江湖了,哪来的自信啊?

问题是这个场合想要怼回去不方便,难道站在下边直接喊话?那就太没风度了,zhuangbility完全失败。关键是自己想说的话不能由自己来说,不能由创业者自辩,得是袁敬发话才合适。

可是袁敬刚才就溜了,现在只剩下一个袁苜。但袁苜根本指望不上啊,楚垣夕也不能提醒她——该你怼人了,替我上去怼他。这不现实。

正在这时,楚垣夕背后突然有个相当老练的女人说话:“小李,你这话说的可就绝对了,找资源难不难看的是能力,封闭体系和开放体系各有各的好处。”

楚垣夕眼瞧着李教授表情有点僵硬,他年岁看着可不小了,至少五十起步,被人用轻松的语气叫小李……

推荐热门小说咸鱼的自救攻略,本站提供咸鱼的自救攻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咸鱼的自救攻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上一章:第1017章 必须装好这个哔 下一章:第1019章 还不够快
热门: 只坏一点点:爱情何处过夜 穿成反派的童年阴影 咬一口喜欢 组织部长2 豪门女配是神医 无妖/谁敢说我是女配![穿书] 幼崽保育堂 青莲剑说 我真的喜欢那个男二标配的汉纸 恰逢雨连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