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0章 有人送枪

上一章:第1009章 第一次抖音UGC的大规模全网商业运营活动 下一章:第1011章 线上内容的精髓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市场上有太多血淋淋的教训。不说别人,就连王校长国民老公,不管怎么样,创业条件比普通人强太多了吧?一步棋没走好跌下神坛。

可惜时至今日,形势的严峻还是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想当初最严厉的推断也就是他拒绝签署不合理条约的前提下会出现融资缺口,用巴人奶一下也就过去了。但是到了生鲜赛道发生踩踏使得便利店赛道被殃及的时候,楚垣夕冷静的想了想,似乎投资人对自己冷淡的有点过分了,有点急转直下的感觉。

徐欣和胡世恒会动摇吗?不是没有可能,真到了极度深寒的时候连袁敬都可能动摇,资本是有自己意志的,像孙大圣头那么铁的人是极少数。这么看来12月4号的投资大会还真有必要走一走,不止是见一见两位主要投资人,这算是顶级圈子的大会了,哪怕多认识一些大佬也好。

结果等到一周过去,12月4号这天,大会是下午开幕,上午楚垣夕本来没安排什么工作,结果刘璐和杨亨联袂而来,说反正你中午才走,干脆见缝插针抽空见个人吧!

楚垣夕心说怎么肥四?见我不需要预约的吗?

没想到杨亨说他也是临时接到的请求,来的人是急生鲜的美女CEO鲁茵。

楚垣夕听杨亨一说就知道大概怎么回事了。

同样是生鲜赛道垮塌,这段时间有人完全裸奔,像露阴癖一样把各种问题暴露给投资者和员工看个清楚。甚至有些创始人把能贪的环节全占住,人事安排都是亲戚和亲信,然后串通供应链做出各种花式老鼠仓,吃外包空额,吃物料差价,活成教科书一样的case。

因此当他们宣布破产的时候,供应链们食髓知味十分不舍,竟然打横幅挽留,鼓励他们一起共渡难关。

但是也有人非常讲究,确实是死于大环境雪崩,非战之罪,而且走的体面。

杨亨就属于体面派的,急生鲜亦然,甚至眼看大势已去的情况下,选择把有限的资金用来兑付员工工资和供应商欠款,而不是一倒了之。

做出这个决定的就是他们的创始人和CEO鲁茵,颜值不低,容妆和穿搭都显示出精致的品位,换成往日肯定容光焕发,只是今天没什么气场。

“楚总,都是我的错,错不在员工,也不在公司,现在的局面都是我融不到钱造成的。”

鲁茵略显急促的说,然后拘谨的坐在沙发里。按说她年龄也跟刘璐差不多,对女性来说还属于风华正茂的年纪,智慧和美貌交织,有耶鲁和国外国内知名金融机构、创企的工作经验,见过大场面,不至于这么拘谨。

所以,肯定是有什么不情之请呗?楚垣夕心说只要不是化缘来的,都好说。

只听鲁茵说:“现在想让您给我投一笔肯定已经不现实了,我已经把投资者得罪苦了。我这次找您,是听老杨说小康马上要在粤东省进行旗舰店复刻。我想是这样的,我公司的小伙子们其实很能干,工作能力都挺强的,而且感觉咱们业务模式也很接近,您有店面我们也有前置仓,也搞过店仓一体。您看能不能直接平行移植到您这边来?”

“您要聊这个我可就不困了啊。您说的移植,是一线员工还是管理团队?或者全部?”

楚垣夕当时就来精神了,因为粤东省羊城鹏城相继拓店的缘故,“熟练员工”正是未来一段时间最最困扰刘璐的事情,非常重要又不容易找到最优解,一直在纠结,而且压力巨大。

果然,楚垣夕扭头一看,刘璐比他还精神。

要知道天朝极大,各个省份的用工环境不一样,调性和风格也不同。刘璐对南方的用工市场并不是那么熟,因此上一次她去南方亲自踩点之后已经从手下得力干将里挑了几个出身南方的,直接派了过去,由两个高级总监全面统筹羊城和鹏城的一线员工招募。就连杨亨团队中的粤东人也火线支援了过去。

即便如此,她仍然强烈希望亲自过去监督工作,因为即使是复刻小康帝都的进程也并不简单。比如培训环节如何与开店和物流无缝衔接?其中人员的流动量是极大的,她生怕出点什么错然后整个链条直接崩掉。

但刘璐分身乏术,现在楚垣夕还需要她坐镇帝都。

而鲁茵的请托虽然是在寻求自身甩掉包袱,但对小康有可能是好事,人家这是看你打仗缺武器了直接卖给你军火啊!问题就是买不?里面到底是卡拉什尼科夫还是麻雷子?

生鲜赛道的踩踏给便利店赛道带来了一些隐患,但塞翁失马,也存在着某种便利条件。

当初楚垣夕深挖巴人娱乐的墙角,硬给曹珊神器公司的门店里多塞了好些员工就是为了让她代培,然后直接拎出来补充小康。小康初期有大量的一线店员需求,如果全靠社招,需要的技能全不懂,需要大量培训,而且人心也不齐,有一定基础的成员肯定是刚需。

而且这个挖墙脚的操作实施下去还有一鸡多吃的效果。下一步要把旗舰模式复刻到羊城和鹏城,本来楚垣夕的打算是,神器公司主要在南方发展,当初调来的员工里有很多本身就是羊城和鹏城出来的,后来有人进入物流体系,有人留在店面。到了时间,把他们一律提拔为骨干调回去,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这个状况楚垣夕在之前的工作中已经和这批员工提前打过招呼,所以阻力也不大。

这样就把问题解决了一半,有一群经验丰富的店长副店长以及物流方面的骨干员工,剩下的补充当地人才就是了。

但是如果能够比较顺利的拿到一个工作团队的话,店面和物流体系几乎不用外招,甚至地推团队都包括,而且都是经验丰富的员工,还刚经历过一次挫折,心态得到过锻炼,稍加培训就能上岗。

这是有利的一面。

楚垣夕看了一眼杨亨和刘璐,杨亨挺意外,刘璐很镇静,应该都没有事先进行过沟通。不过刘璐很快露出笑容,大概和楚垣夕的思路近似。而杨亨,这段时间其实和薛建华刚进公司的时候差不多,在恶补小康的历史沿革和发展目标等等,所以一下子反应不过来。

那么潜在的风险呢?这一瞬间楚垣夕的脑子高速运转。

鲁茵想要解脱包袱的心态也可以理解,因为急生鲜已经倒下了,妥善安置是很重要的。这批员工无论能力和其它方面到底是好是歹,素质哪怕再优秀,对急生鲜都是包袱。包袱甩给小康,鲁茵不但能省一大笔钱,而且少了很多麻烦。

因此到底是不是好事?楚垣夕心说唯一,不不,唯二的问题就是对方会不会抱团成为小山头进行病态发展,以及这个团队有没有职业能力以外的问题?比如生鲜赛道上频频倒下的创企中最常见的,最近被频频提及的,导致踩踏的那个问题……

因此对小康来说只需要甄别对方甩过来的包袱对本公司来说到底是人才还是坑。不过,贪腐的情况基本上不会发生在一线员工身上,一线员工吃苦最多权力最小,他们身价清白的概率极高。

换言之如果甩过来的包袱里是普通员工,楚垣夕才有兴趣接,如果鲁茵想要甩过来的是管理团队,他的兴趣就会锐减,因为又要进行大量的背调了。如果两者都有,还得谈一下,最好进行剥离。

之前杨亨只是带来包括简墨在内的几个人,小康这边都出动刘璐亲自carry,薛建华和袁苜打辅助,花了不少时间才把背调做好。急生鲜要想甩管理团队,楚垣夕恐怕自己耽误不起这个时间。

而且急生鲜的管理团队显然要为企业倒下负责的,他们能力如何不好说,吸收这个团队和向社会招聘相比优劣难分。

这时,楚垣夕看到鲁茵眼中有一丝痛苦,她快速说道:“员工,特别是店面员工。我公司最高峰的时候有一千多员工,现在当然没有那么多了,不知道您能接纳多少?管理团队我们另有安排。”

“啊……小康在羊城和鹏城,目前计划是开20家店,按一家店一个店长5个店员的配置,最多也只能接纳100人,而且不是同时的,开店有一个过程。不过我们物流也需要员工,还有地推,大致能接纳300人左右吧。我得想想……”

这个“想想”对不同的人来说有不同的理解,刘璐以为楚垣夕想的是怎么收下这批人,鲁茵以为楚垣夕想的是条件,杨亨和楚垣夕的思路比较相似,想的是要不要答应这件事。

不过杨亨更想收纳的是对方的管理团队,所以觉得只是员工的话没意思,完全成了接盘侠。

但是只是员工,恰好比较符合楚垣夕的预期,这个盘有接下来的动力,鲁茵的包袱对他来说可以变成枪。然而鲁茵是陌生的人,她背后的是陌生的团队,楚垣夕感觉还需要再聊一下。

在引进人才这一点上,他确实是同意直接引进成团的管理层,但是也分什么团。渣易考拉团没能引进,刘璐的老同事团引入不成功,但是这两个目标团体至少身家是清白的,不用戴上有色眼镜审核。

而急生鲜,包括松子多多都是有污点的。楚垣夕不可能完全相信鲁茵,正如他也没有完全相信杨亨一样,只能说可信度比较大。在生鲜这条赛道中倒下的玩家不少,其中有些上半年还是创业明星,走得体面只是更有可信度,但是只有走过破产清算流程的才完全值得相信。

破产清算可能是创业者最不愿意看到的字眼,不止是因为感情,更因为清算的时候每一笔账都要拿出来审,用放大镜审,基本没有继续隐瞒的可能性,做过什么都要真相大白。

上个月初某位老师上老赖名单的时候发长文章讲情怀,深情的说有限责任公司申请破产清算之后创业者会轻松很多,很多人都是这么干的,但我不一样。我要扛着6个亿的债务往前走,比轻装上阵困难的多,但是债权人和投资者们还有希望。

换言之此人觉得自己上老赖名单感天动地!而实际情况是,确实有这么点感天动地的可能。但也有一点可能是因为破产要清算,而清算的时候会发生颇有喜感的事情,因此说什么这个产都不能破!

鲁茵选择的方式同样是不破产,松子多多其实也是。当然,走到破产清算这步的创业者,这辈子跟“体面”俩字基本上是挂不上钩了,因此也不能因为拒绝破产就先入为主的怀疑创业者弄过虚作过假。

想到此处,楚垣夕对鲁茵本人的兴趣逐渐变大,反而是接盘员工团队的事情可以往后放放。因为,如果鲁茵本人是干净的,那么楚垣夕接收她的员工也不会在投资者层面产生什么没法交代的问题。但如果鲁茵是个披着美丽外表的人渣,那么即使她的员工团队是清白的也不行,未来对景的时候解释不清,跟她搭上关系,而且关系还很深,别人会产生不信任。

这种情况必须慎重,商业活动中的坑是无处不在的,很多不经意的地方埋着雷,稍微不注意就会把雷挂在身上,还不知道。

杨亨不用这么怀疑是因为杨亨只是联合创始人,相当于杨苑美之于巴人,破不破产不是他说的算的,他也不是CEO。但鲁茵是。

于是楚垣夕把是否答应下来的决定轻轻揭过去,转而问鲁茵:“鲁总,虽然到这个时候了,再复盘你为什么没有成功有点不合时宜,不过我还是想先和你聊聊。咱们摊开了说,我对您不了解,有一些顾虑是很正常的。”

“没问题。”鲁茵聊了一会反而没有开始那么拘谨了,“其实您是创业明星,轻轻松松做起几百亿的公司出来,我也挺想听听您的看法。”

“那,您刚才说了,您做出的选择,对投资者不友好。这个决定对您的未来发展肯定有很大的影响,您是怎么考虑的?”

所谓决定,就是不破产,把拖欠供货商的款子偿还掉,给员工找出路,发补偿。

虽然说账上的钱肯定是不多了,无论如何投资者都已经大亏,但是破产清盘的话剩下这些钱还能分一分,急生鲜账上的钱本来就是投资者投出去的,清盘总好过血本无归。

但鲁茵的决定是把这些钱也消灭掉,不给投资者留余地,可想而知她现在的形象是什么样的。

只见鲁茵动情的说:“因为,我是真的觉得这个行业有价值,有可为之处,我不想毁灭这个行业的口碑。”

楚垣夕心说这个理由太微妙了,让人无从判断啊……

所谓毁灭行业口碑,近在眼前的例子就是马上破产的淘集集。淘集集去年八月上线,一年多点的时间拖欠债务16亿,不是烧钱16亿,而是欠钱,欠供货商和广告商各自一半一半。

从这个数量上来说,淘集集的管理层十分出色,有能力欠钱,让别人替自己买单的绝对是能人。像他们这样能让几千债主愿意垫资的,肯定是大神通者,如果未来能还上就更好了。

其实淘集集的增长也不错,一年下来注册用户一亿多,估值超过50亿,也就是说还超过了小康。

只可惜这个泡泡吹到10月融不到钱,立刻就不行了,于是开始重组之旅,事后看来也是毁灭电商口碑之旅。

淘集集一方面保证重组成功,保证还钱,一方面催债权人们签署债务重组协议。昨天,也就是12月3号,还发布消息一切顺利,等待爸爸打款。然而发出公告之后小道消息立刻漫天飞舞,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楚垣夕发出一声叹息,可惜了这一亿多的用户规模,应该已经不行了。

为什么明眼人突然这么多?因为他们的公告太搞笑,说收到重组款后一个月内偿付20%,另外八成,等到重组后的标的公司估值达到20亿$或者IPO的时候偿还。这意思就是老子并不想还。

行业口碑被毁灭有什么后果?就是把后来者的路堵死。淘集集冉冉升起的时候,不管怎么说,快速增长的用户数量是真的,因此商家们选择相信这个流量池,同意垫资入场,货发给用户,但货款压在淘集集。

但是下一个新电商出现的时候,商家和广告商们还会选择信任吗?已经没有选择了,只能选择现金。

要知道淘集集的债权人里连上市公司都有,而且欠钱尤其多,被拖累之后肯定要遭到跌停的。今后出现类似的情况上市公司还敢选择信任?CEO还想不想干了?

从这个意义上说,保护行业口碑是一件很伟大的事情,特别是在其它掉队的人疯狂破坏的时候。

鲁茵的回答很完美,但是,这个伟大的前提是鲁茵本人是干净的。

推荐热门小说咸鱼的自救攻略,本站提供咸鱼的自救攻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咸鱼的自救攻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上一章:第1009章 第一次抖音UGC的大规模全网商业运营活动 下一章:第1011章 线上内容的精髓
热门: 他在修罗场文走事业线 NPC中我最野[无限流] 穿成反派的黑月光 龙族3·黑月之潮 我粉丝是帝国第一 重生之二代富商 以武冲霄 爱神今天也在修罗场里挣扎 氪金一时爽 你比时光甜[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