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1章 小康最后一块拼图

上一章:第1000章 张咚咚白激动了 下一章:第1002章 于文辉没打过这么阔的仗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所谓保持克制就是在数据不错的时候冷静,不要超出计划烧钱,勇敢和鲁莽其实说的是同一件事。实际上这一点楚垣夕做的也并没有多么出色,但他融的钱多,所以看起来还好。

他说的这几条,其实也算常识了,杨亨和他的团队其实道理都懂,问题是真正执行的时候哪有那么容易的呢?平衡好增长和收支,你特么说的简单,要是上嘴皮一碰下嘴皮就把成本控制住了,我们创业早特么成功了!

简墨是个四十来岁十分儒雅的中年人,看着像是旧时代走来的教书先生,听楚垣夕描述的时候也在思考。快速发展的松子多多就没做到成本控制,而且公司战略经常调整,计划肯定是做了,但是做决策的时候内部经常有分歧,是导致战略摇摆的重要原因。

战略摇摆是个非常可怕的问题,因为每次倒退都会导致商品规划混乱,进而产生库存管理问题。生鲜的损耗率在库存出问题的时候简直就是爆表的,这成本能控制住就见鬼了。

按照这个逻辑,简墨心说难道楚垣夕其实是在自夸他的计划做的特别好吗?

不过在简墨看来其实松子多多和小康相比差距最大的一环就是APP,刘璐跟他们有过交流,小康可是在开门店之前就提前着手研发APP的。而松子多多一直利用微信小程序和微信群做社区运营,这就差着意思了。

最终,因为各种问题,微信群活跃降低,口碑大跌,进而复购率大跌,这是现金流出问题之后导致企业再也难以反败为胜的致命原因。这家公司怎么失败的,他心里门儿清。

时间过的很慢而他想的很快,结果在迅猛的思考中他突然被楚垣夕点名,不由得愣了一下,然后说:“对啊,我在米国工作了六年运营,前年发现回国创业的机会更好,去年回的国。”

“这个好啊,小康现在急缺地图研发资源。有没有比较强力的地图研发大佬给介绍一下?”楚垣夕说起来非常有兴趣的样子,因为地图是他比较难解的问题。预算是留的够狗的,每年一个亿的决心早就下了,但是花不出去,因为没有合适的人才。这个情况有点类似原世界中小康的区块链,早期就想做,但就是做不起来,空有预算然而找不到合适的人。

上汽硅谷全称叫做上汽硅谷创新中心,是上汽投资几亿$在硅谷成立的创新研发团队,利用米国的人才资源进行技术开发,目标瞄准车联网时代下的智能驾驶。硅谷别的不说,在新一代汽车技术方面是全球的绝对焦点,世界十大车企在硅谷都有自己的地盘,国内的长安和广汽也不甘人后。

楚垣夕虽然已经不打算造车了,但是之前毕竟有着这方面的规划,因此一直关注着造车界的动向,这点掌故肯定是知道的。而简墨要是去年才从上汽硅谷回来的话,他在那边的人脉应该相当丰富,特别是新势力造车的研发方面。

而这种研发中,地图服务是重中之重,不是自己研发,就是和米国的高精地图定位技术服务商合作,从而实现高效处理大规模地图数据的运行。比如大名鼎鼎的DeepMap就是这种服务的提供商,简墨搞运营的,很可能接触过DeepMap的研发团队。

之前小康一直也没下定去硅谷挖人的决心,主要就是因为没有老司机带路。说起来地图这方面国内的专家其实也不差,但是问题基本上大多数都名花有主,没主的也在筹划自己创业。美团想要开发地图功能都非常费劲,甚至被逼到去洽谈并购一家国内的电子地图服务商。

说心里话楚垣夕是真心不看好这个并购,因为目标企业历史悠久,产品糟糕,估值畸高。这就从侧面说明美团猴急到什么程度了。

好在今年下半年企鹅一反常态,似乎终于意识到地图服务的重要性,然后作为基础级别的建设加大投入。美团是企鹅投资的企业,一看有这好事,立刻冲上去白嫖,同时麻溜的中止并购。

这个事件让楚垣夕相当沮丧,因为小康早早就认识到地图的重要性,而企鹅认识的这么晚,但是一发力,就立刻蹿出去老远,而小康受限于规模和资源还在慢慢噶悠。

只见简墨神色一凝,停顿片刻才小心翼翼的问:“楚总,你要开发地图,开发到什么程度?”

“每年一个亿预算,暂定。”楚垣夕说着看对面全都不太信的样子,立刻说:“不信你们问刘璐,她知道。我们早就定下来了,就是没有合适的人,这个预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了。”

刘璐直想翻白眼,心说楚垣夕这跑题跑的可是贼溜,不够这件事也是她的一桩心病,堂堂的顶级HR居然这么久了没有物色到一个出色的地图科学家,感觉自己也挺废物的。

“他说的都是真的,不过我是不懂为什么要做一个亿的预算。地图有那么吃钱吗?”

“你看看企鹅,地图服务当成底层架构、企业的基础设施来做,人家每年至少十亿研发费用,上不封顶懂吗?咱们已经相当收敛了。”

看来小康真是认真的?简墨看到团队成员都在看他,于是微一沉吟,说:“需要外国专家还是华裔专家?”

“最好是愿意回国创业的。”楚垣夕一听这是有门?立刻眼珠子贼亮。

过去二十年是国内培养大学生,优质的跑去米国留学成为人才,给米国做贡献。这股力量多年来在米国历练了一身本领,但是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无论如何没法打破阶级的天花板。

但现在是国内的创业大环境整体开放,而且机会非常好。在米国无法打破阶级天花板又有实力的,愿意回国创业会发现机会多多。小康现在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只要预算充足总是很好的机会,就需要有人牵线搭桥。

结果楚垣夕和刘璐在国内发动猎头没有捕获任何猎物,没想到今天这个不经意的机会,出现一个老司机!

于是接下来在楚垣夕的有意引导之下,聊天的内容变得非常融洽,一时间宾主尽欢。

等到把人送走,楚垣夕感觉这批人都还可以,谈吐有物,经验成熟,因此对刘璐的眼光赞赏有加。说到底他们的失败主要是决策者的失败,也就是创始人的失败,骨干们的责任并不大。需要对创业失败负一点责任的只有杨亨。他在松子多多的地位相当于声叔在巴人,袁苜在小康。

于是两个小康的一二把手合计了一下,定下的方案是,可以为成立一个小康战略发展研究室,杨亨做主任,享受副总裁的头衔,但不直接给予期权。

如果有任务,OKR里尽量多注入奖励,这些奖励今后可以直接变现为对他创业的投资。至于其他人,鼓励他们直接加入各个业务团队,头衔无非就是总监和高级总监。

杨亨是有创业失败经历的人,现在是舔舐伤口时期,肯定不适合立刻开始所谓的“连续创业”。连续创业是楚垣夕这样,先做巴人,把巴人集团带到一定气候的时候再做小康,这才叫连续创业。如果做一个跪一个,那叫连续失败,是很伤人品的。当然也有人不管不顾,这种老师是少数。

所以失败一次之后如果没有特殊原因总要做做样子,仿佛经历一阵反思,或者给自己充电,更新一下自己的人设再出山。

所以楚垣夕判断他很可能接受这种招募,这种方式属于各取所需,而且当他今后再次启动创业的时候,并不是被小康孵化的创业,而是拿小康的天使投资。舔舐伤口的时候做做别人的顾问,用自己的经验和智慧兑换一些资源,并无损于他的逼格。

至于其他人,因为小康的结构相对扁平,没有事业群、事业部的结构,所以层级尽量少,高级总监在小康内部已经是高管了,应该也没有不满意的道理。

其中简墨的第一个OKR就是给公司介绍地图专家。然后楚垣夕没想到最终出现了激烈的面试,因为硅谷那边的华人圈里,气氛比国内凝重多了,天天都有人喊着我立刻买张票就回国!当然,其中大多数都是已经拖家带口的人了,真要下决心回来也不是那么容易。

这种情况下,硅谷的华人精英其实也需要国内的老司机牵线,这是一种信息差造成的流通不畅。

如果这些高端人才在国内,大企业可以近距离观察到他们的能力,早就被人轮光了,但是隔着太平洋,就算知道有这么一批人,他们到底能不能接地气?能不能适应国内的环境?是真的有能力还是南郭先生滥竽充数的?只有他们迈出第一步,回来,才方便甄别。

但是有个两边都懂的老司机的话就不一样了,既熟悉国内的公司,又熟悉那边的人才。简墨拉了几回线,忽然开始长吁短叹,说兄弟心里苦啊,早知道拉人头这么赚,我还干什么运营啊?我转人资得了!

他,终于意识到自己所掌握的人脉资源和双边信息变现起来有多么值钱!

然而楚垣夕说不是这样的,你不但提供宝贵的信息,还要为双方同时做信用背书,所以你赚到的不止是信息服务费,而是居间服务费。

最终,经过多次会面和沟通,小康地图项目组的领头人选几经微调,变为双头制,一个负责基础地图架构,一个负责输出式服务的功能开发。

负责地图基础架构的叫康新,但是人已经不新了,2004年就加入了钥匙孔,也就是谷歌地球的前身。结果跟他一起工作的白人都已经升任谷歌地图的副总裁了,他发现自己只能出去创业才能成为副总裁,四十多岁被天花板死死按住。

这是一个经验极度丰富的强者,做个不恰当的类比,相当于劳动密集型产业中的金领员工,领导一个项目组绰绰有余。

另一个负责输出式服务的叫徐隆,资历相对简单,也年轻的多,比楚垣夕稍大,此前是优步地图项目中的技术骨干和中层管理,但是晋升高管无望,堪萨斯大学计算几何学的硕士。

如果他把优步当成跳板,早几年回国创业,而不是在优步里边蹉跎青春,现在肯定已经是一些独角兽级别的科技初创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了,科技海龟回国创业,如果确实有技术,具备很大的优势。

于是到了25号周一,楚垣夕感觉自己经历了梦幻的一周,小康的最后一块拼图,居然凑齐了,而且十分强大。

这个振奋的一周中,外界并非风平浪静,谷歌发布了他们蓄势已久的云游戏,遭到全球玩家群嘲,然而把我大A股的游戏股们集体打到涨停,涨停板中甚至包括年初发功计提损失相当于自身两倍市值的X神娱乐。

紧接着新一批院士名单出炉,阿里的王总顺势过关。这份殊荣实至名归,因为他是阿里云之父,而阿里云是国朝为数不多能够在世界上吹吹牛的信息科技产品,有过一段时间全球领先的辉煌。当初杰克马拍《攻守道》的时候楚垣夕就吐糟,阿里最值得拍的片不就是阿里云的“腾云计划”吗?

(现实中它叫做飞天计划,这段内容本书868章有过比较详细的描述。)

这个消息,让小康大数据组的负责人孙永强也十分振奋,因为他也在腾云计划中工作过,贡献过自己的力量(687章)。

紧接着就是畜牧大厂的绝症员工事件曝光,引起全网爆捶。但是因为刘璐早就爆过料了所以楚垣夕只是看了看热闹。

实际上这些风波对他来说远远没有巴人游戏的交割重要,因为送走这批兄弟之后,就可以收第二笔钱了,岂不是美滋滋?

交割之前他按约定把兄弟们的变现期权结清,而且语重心长的告别,说:“兄弟们,临别之际,我发现脉脉职言里有不少人说我把你们给卖了。不要带这种情绪,因为即便真是这样,我也是选了一个对员工相对温柔的买家。

很多公司,包括某些大厂,要裁员的时候就跟员工说你工作能力差、不符合预期,如果你不主动离职,就给你进行污名化,然后打低绩效,非常的恶心人。但是阿里是有品德的,绝对不会这么做。

最后的最后,容我卖个关子。我希望你们永远都不知道我为这次交易做了什么,但是万一有人知道了呢,嗯,到时候你别声张就好。算了就说这么多吧,各位兄弟,无论你们走到哪里,咱们之前纯洁的同事的友情是不变的,我希望能够一直继续下去。”

于文辉在旁边听的很伤感,没想到楚垣夕一扭脸就来找他沟通《罗马之敌》项目了。

赵杰那边已经走上正轨,连编辑器都开始做了,于文辉这边当然也不能拖着。

“最近出了几个新情况,我得跟你说一下。”楚垣夕把于文辉招进总裁办公室,“我挖了你的大将郭江勇你是不是不太高兴啊?”

“没有没有没有!”于文辉赶紧否认三连,摆手摆的特快,然而楚垣夕知道他当然是不高兴的,因为郭江勇本来就是他特地从联运掉出来留给他自己的人才。

“不高兴没关系的,我要给你弄来更牛的人。”楚垣夕说着打开多功能办公室墙上的电视。

电视里放的是岛国最近新出的一个游戏的直播录像,游戏叫《莎木3》,于文辉仿佛听说过这个系列,因为这款游戏是刚刚发行的,他知道。但是整个系列没玩过也实在没什么印象。

“你看见这个游戏了没有?什么感觉?”

“看见了,牛逼!”于文辉只看了两眼马上目不转睛,因为只从视觉效果上来说这个游戏简直不要太牛逼!这画质,这细腻程度,这NPC和物件,这景色,里里外外就两个字——逼真!

虽然是个3D游戏,但是就算直接移植成VR估计也是极其厉害的了,远超市面上现存的国内VR游戏。

“怎么,您要介绍这个游戏的美术给我?”

“不是美术,是整个团队,包括游戏制作人。”楚垣夕淡定的说:“奈特码宝牵线,正在谈,还没谈下来,但是我估计没问题。如果八字有一撇,大概这周末或者下周,我请对方到公司来聊一下,对方可是游戏名噢。”

“我靠!”于文辉真的惊了,因为这个产品刚刚发售,所以他知道这是岛国团队做的,也就是说楚垣夕要引入一个外国团队?而且是刚刚发行过自己产品的外国团队?这什么情况啊?而且这效率也太快了吧?

“别惊讶,别惊讶,这个机会很难得,但是还算比较容易。”楚垣夕指着电视说:“对方为了做《莎木3》众筹了600多万$,你明白其中的含义吗?”

推荐热门小说咸鱼的自救攻略,本站提供咸鱼的自救攻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咸鱼的自救攻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上一章:第1000章 张咚咚白激动了 下一章:第1002章 于文辉没打过这么阔的仗
热门: 皇后没有求生欲(穿书) 别对我克制 身份号019 致命纠缠:总统大人,请爱我 四季锦 不凡之物 异界兽医 无处不飞花 春光旖旎 小白和精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