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0章 张咚咚白激动了

上一章:第0999章 马略的刺激 下一章:第1001章 小康最后一块拼图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个数据刺激得张咚咚好几天没睡好觉,每天朋友圈准时打卡庆祝,然后下面一群优土某某某点赞评论。

接下来还有一部源头出自阅文集团的古装IP大剧《庆余年》也要上,整体在年尾呈现出一个古装剧的小高潮。如果没有《乱世出山》就成了企鹅视频的内部竞争,现在优土也能强势插入。

其中管辛肯定冲在前列,因为优土的独播剧很少有机会冲在到这么靠前,被寄予厚望的《鹤唳》口碑极好,可惜数据不能打。

但同样是这些数据,对楚垣夕来说已经感觉索然无味,远不如340亿这个数据来的刺激。

感触更深的是朱魑和声叔。

原本电视剧上线应该是很激动很兴奋的时刻。影视的项目关系是挂在传媒公司的,朱魑算是跟着项目跑了不少流程,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没有苦劳也认识了不少人加了不少微信。声叔更不用说了,亲自去横店跟组跟了很久,为剧本付出了很多心血,不知道潜没潜女演员,反正身体被掏空,显得非常辛苦。

结果临到庆祝之前,成果被卖了,数据繁花似锦,但是失去了实际意义,工作是自己做的,成果是别人接收的,一切如梦幻泡影,只剩下冷冰冰的340亿。

对于一个内容创作者,自己的作品被改编成电视剧而且很受欢迎,本来是件很光荣的事情,值得大吹特吹,结果却感到了有钱人的空虚。

相对而言反而是网友在剧中留下的大量弹幕更值得一看。

此时张咚咚接到楚垣夕的电话立刻一通彩虹屁,搞得楚垣夕很“社会”。

“哎呀哎呀,都是对合作伙伴应尽的义务,主要还是你制片的能力强啊哈哈。然后我现在遇到一个小困难,需要你的帮助。”他不得不强行打断,“你知道我们最近上了个新的游戏叫《无道昏君》吗?”

聊这个张咚咚立刻就不困了:“我知道我知道!楚总,你是要拍《无道昏君》的影视剧了吗?咱们继续合作啊——”

楚垣夕庐山瀑布汗,“不是不是,拍影视剧还早的很。《房哥》你也知道对吧?我们打算按照《房哥》的模式拍《无道昏君》的短视频剧,但是找不到合适的演员。”

“直接拍电视剧啊,拍短视频剧有什么意思啊?”

“我们海外推广用。”

张咚咚似乎听到一丝淡淡的不悦,赶紧端正自己的态度:“啊啊!这样啊好的好的。您要什么样的演员?我看巴人已经拍了不少视频了啊,不是不错么?艺人都很正点啊。”

“确实还行,但是海外自媒体的专家建议拍硬核一点的,打斗场面要激烈,功夫要过硬,要有演技撑得住气场,能打出意境来,说是外国观众最吃这套。不能全都吊着威亚满世界飞,那种太假了。”

“我噻,楚总都到海外捞钱去了啊?”张咚咚继续恭维着,然后发现不对,人家早就到海外捞钱了。

“嗨,什么捞钱啊,早的很。我估计请大牌比较费劲,你看看合适的,薪酬不是问题。”

“等下,激烈、气场、意境……”张咚咚想了一会,弱弱的问:“这不就是花拳绣腿么?您这不用功夫太过硬吧?”

咦?楚垣夕在电话这头摸了摸后脑勺,仔细回忆一下,似乎莫妮卡说的是“武侠风格、战斗激烈、打斗时间长,最后是有意境,且不要吊威亚”,没说功夫必须真?怎么到自己这就给“优化”了呢?

果然人与人之间最难的就是相互理解!

“哈哈哈你理解的非常到位啊!花拳绣腿也可以,当然有真功夫最好了。”

“那颜值和气质呢?”

“气质更重要,颜值肯定是越高越好,但是优先级往后排。啊对了,武指、掌镜和导演你也得帮我找一下,特别是掌镜,这种镜头的要求非常高。”

“我知道我知道。”说到这里张咚咚已经相当了解了,难者不会,会者不难,“这些都好办,交给我,这种人才我肯定是能找到的。”

掌镜,在摄制分工中不止是拍摄,最主要的是镜头设计。导演通常都是直接给掌镜交代一个任务,需要拍出什么效果,具体怎么拍,怎么实施才能达到效果是掌镜的工作,导演不管。

其中比较典型的例子是徐克当年拍《龙门飞甲》的时候,有个镜头,给他的掌镜蔡崇辉下达任务要求,需要拍出的效果是:“风在动,人不动,人心在动。”

具体怎么拍?抱歉徐克只管提要求,怎么拍是掌镜大师蔡崇辉的工作。

这一段最后拍成了电影中非常有意境的精髓。

说到这楚垣夕本来就该挂电话了,没想到张咚咚说:“有机会我得好好感谢您一下,咱们这个合作实在太愉快了。”

“不至于吧?你也见过大世面的……”

“真至于,其实其他的都无所谓,最后这个游戏分成非常救命的。”张咚咚说的相当委婉。

“啥?”

“您不知道,卫视们采购剧集的价格虽然很高,但是账期也是越来越长,特别是今年,钱荒啊,有很多公司甚至被拖死。我知道有的台到现在了连2012年的都还没结呢。好一点的台结到2014、15年。你要账,卫视也认账,但是就是没钱。是真没钱,卫视也钱荒。”

张咚咚说的挺沉痛的,光今年被拖垮的公司她眼看着就不知道多少家了,今年影视公司注销的都是以千为单位计。但是电视台不管这些,就算结钱,也是先给关系好的结。

当然,这也是她的竞争优势,她就是关系好的。但是这个优势又把她限制住了,和别的台合作就会失去这个优势。

“啊,我知道了。”楚垣夕感受不到张咚咚的沉痛,他立刻想到游戏分成,“那个MMO上线之后怎么样啊?我都没关心。”

“还行吧,这个月的流水应该能有两亿多,下个月不好说,总流水怎么也得三四个亿吧。”

张咚咚的底气就在这里呢,因为游戏分账是她负责给四家分。所以到底最后应该是谁给谁多一点都不好说,非常主动,甚至可以让关系更好。

然而这个数字现在对楚垣夕毫无影响,甚至不如一个短视频剧的吸引力大。“哪行吧,你的人选找好了的话,我来牵头,具体我这边对接的应该是朱魑或者陆羽,先帮着找吧。”

楚垣夕说完终于挂掉电话,然后回来向莫妮卡汇报。没想到莫妮卡说:“不用朱魑或者陆羽对接啊,我来对接吧!”

“啊?你……”楚垣夕本来想问你行不行,但是转念一想,人家凭什么不行?早在自己干这个之前人家就是探险界的大UP主了,这点事莫妮卡熟啊。

所以他很灵活的改口:“你注意一下工作方式,国内的团队可能跟你以前的不太一样。”

“你当我是白痴吗?嘿!”莫妮卡说着狠狠白了他一眼,因为这个转折虽然灵活但还是被她听出来了。

说话间,她把手机投屏到电视上,然后进入《无道昏君》手游,随便开了一场竞技场。看着屏幕里对战的两个Q版小人,说:“我希望到时候真人的对战效果,也能跟游戏里相比。”

“我靠你这要求可是够高的,千万别把演员累出个好歹来!”

游戏里的侠客飞天遁地,至少从视觉上是特别激烈的,做这个短视频剧主要就是为了给莫妮卡做素材,所以时长是少不了的,如果都这么打,估计演员要罢工。

“哈哈哈哈,到时候我亲自出镜。”莫妮卡说着摆了个pose,“我练过拳击,正好这回学一下功夫。”

“功夫这玩意可是三天不练就门外汉,我十分的不看好……”楚垣夕心说您都坐办公室这么久了,可别玩脱了啊……

说话间,莫妮卡的角色已经败下阵来。她显然没怎么氪金,虽然对面也没氪金,但是武功体系克制她,以慢打快,大招成功率极高。虽然莫妮卡的女侠也经常发大招但是伤害低,没有副作用,而被对手崩上一个就会眩晕、失血、击倒等等,呈现一边倒的蹂躏。

“切,我可不是你,天天过有钱人的生活。我经常找教练训练拳击的好吗?对我有点信心!”莫妮卡说着又开了一局。

“我靠,我怎么过有钱人的生活了啊?”

楚垣夕越说声音越小,莫妮卡则是呵呵冷笑,“你以为,那天给我们培训管理技能的时候,你别墅里边没有美女,我们就看不出来里面有一个美女常住吗?嗯?任何一个女人进去都能看出来好吗?你还敢说你不是有钱人的生活?骗鬼呢?”

“那你跟我对有钱人的生活,理解不一样。我过的真的是普通生活。”楚垣夕突然放松了,因为她说的是有一个美女,只暴露于娅楠的话根本不算什么。

“有钱人的生活,应该是专职司机、厨师、保姆、家庭医生、私人律师,这一套算是基本的,甚至还应该有私人保镖。其实这些加一起一年的合理开销也不到一百万,除非你都请大神级,国家一级厨师、金牌律师、少林寺和尚等等,价钱另说。但是我都没请,我怎么不过普通生活了?”

“我肯定说不过你。”莫妮卡一副没好气的样子,“哎你说,《无道昏君》这个游戏到底好玩在哪啊?我也没感觉出来,但是就是挺想玩的。”

“你非说有多好玩也不见得,我觉得吧,主要是来自东方的神秘社交,叫‘以武会友’。放置类游戏你还想有多少玩点啊?本身就是超轻度。这个游戏赵杰立功了,玩家喜欢的应该是观看战斗过程,核心战斗做出特点来了。”

“切,以钱会友还差不多!”莫妮卡又输了,愤愤的退出游戏。这回对面是个氪金大佬,虽然是个中速的侠客被她克制,但是用的是最顶尖的邪派武功《修罗化血刀》,以至于莫妮卡的女侠没打几下就变慢了……

不过赵杰说过接下去要做的新版本功能是玩家组队PK,以及组队探索副本,这个应该还是有点意思的,值得期待。

正在这时总裁办的门被敲响,刘璐推门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几个人。等莫妮卡告辞,楚垣夕才想起来刘璐跟他打过招呼,今天要带一些人过来聊一聊,正好约定的时间已经到了。

来的是“松子多多”的联合创始人杨亨以及团队成员,其中不乏原本的核心骨干。刘璐介绍杨亨是因为楚垣夕有意寻找企业顾问,杨亨有这个资质,而他的团队成员也符合楚垣夕引入成熟小团队到小康里的需求,可以即插即用。当然,必须避免之前那种闹剧。

总之要聊一下。

松子多多的情况楚垣夕还的知道一点,不是通过刘璐提交的资料,而是松子多多起步阶段情况非常好,甚至比小康还要好,不容他不注意。

生鲜电商是2018年的重点赛道,诞生了好多初创企业,一生鲜、叮咚买菜、食享会、美邻美、邻邻壹、云集、朴朴超市、呆萝卜等等,一数就是一大串。

一时间这条赛道上鲜花着锦,投资人盲目看好,松子多多成立4个月融了六千多万$,GMV过亿用了不到6个月的时间。

GMV过亿、十亿、百亿分别对应电商企业的三道关卡,要知道美团的GMV过亿都用了一年半啊,小康发展的更缓(jian)慢(shi)。松子多多这个成长速度不用问都知道是来自于超快速的扩张,换一种通俗的说法,就是大规模烧钱。

这种烧钱扩张中得到的经验或者教训都是非常有价值的,楚垣夕需要的顾问不需要全知全能,但是拥有商业实操经验,特别是未来小康必经之路上的实操经验非常重要,哪怕矫正小康的一次错误就值了。

这也是之前袁苜推荐家朋托育的时候他认真的看完了全部资料的原因,家朋托育也有高速发展的历程,这一点上松子多多更胜一筹。

但是这条赛道虽然号称千亿,家庭日常生活消费的巨大场景光鲜靓丽,几十家PE/VC入局,钱却并不好挣。特别是很快美团和饿了么决定入场的时候,一个拿着企鹅的流量,一个拿着阿里的流量,于是形成了惨烈的踩踏。有直接倒闭的,有资不抵债的,有寻求帮助的,有上下一心共渡难关的。

松子多多的情势稍好,团队大规模收缩,裁员95%,但是公司没有倒下。这一点非常重要,这个时候脱离团队的人,今后应该不至于上消费限制名单,不会对小康带来那种伤害,于是也就有了今天这次拜访。

刘璐非常看好她牵的这根线,因为松子多多的商业模式中有两点和小康神似。

这家初创企业是个主打社区拼团概念的社交电商。所谓拼团型社交电商么,别名砍一刀,什么意思大家都懂。所以这家企业才自号“多多”,特点非常醒目。

这又是个比较适合小康的点,可能别人看到社区拼团之后眼睛里都是“拼团”,但小康重视的是“社区”,这家公司是真正深入社区邻里的,这肯定是楚垣夕看重的点。

至于社区拼团模式没有前置仓,刘璐倒是无所谓,前置仓都是为了全域推广送货到家准备的。小康以便利店为据点,即使未来开展送货业务也是以店为一个个配送单元,需要提升的是物流能力而不是前置仓。

双方寒暄的过程中楚垣夕略微观察了一下,杨亨比较年轻,不超过35岁,跟随着他的团队成员反而年龄都不低,最年轻的也就和他差不多。

杨亨当然也要观察楚垣夕,但是楚垣夕非常放松,或者说从容,跟他们这些人的心理状态完全不同。等刘璐简单介绍几句之后,他首先开口:“楚总,我听刘璐说本来她还想介绍楚楚街的人给你,结果你不打算见,但是对我们还挺欢迎的。都是做社交电商的,楚楚街也没什么负面评价,为什么呀?”

“我是个比较实用主义的人。”楚垣夕给大伙沏上茶,说:“虽然都是社交电商,但是楚楚街做的是电商导购,主要模式是优惠券分发。他们积累的经验可能对别的企业有用,但是对小康来说没什么价值。”

这相当于是变相的称赞了,可以理解为他们有价值。肉眼可见的,有人松了口气,说:“楚总,其实我们也研究过小康生活,这名儿取的真好啊,正好2020要实现全面小康。我们就挺不明白的,为什么同样都是超快速推进布局,人员和规模迅速扩张,松子遇到那么多问题,但小康看起来风平浪静,什么事都没有啊?”

“迅速扩张最重要的是控制现金流啊,单店烧钱模型和融资效率,这两个控制住了,成本就控制住了。提前做好规划,然后管理层的临场决策效率高一点,随时纠错,保持克制,平衡好增长和收支,也就这样吧?”

楚垣夕说着,看了眼手里刘璐给他的简历,其实看到这些简历中的某一条,才是引起他极大兴趣的原因。“哪位是简墨?我听说简先生在上汽硅谷工作过?”

推荐热门小说咸鱼的自救攻略,本站提供咸鱼的自救攻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咸鱼的自救攻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上一章:第0999章 马略的刺激 下一章:第1001章 小康最后一块拼图
热门: 对准那颗星星[快穿] 上古(千古玦尘原著小说) 乡村禁爱 我在古代做皇帝 偏执太子白月光带球跑了 如意蛋 不见面的男朋友 叛逆的门徒 女配(快穿) 乔先生的黑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