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84章 看到镜子里的自己

上一章:第0983章 新公司的建立 下一章:第0985章 国家战略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相对于文辉这边,赵杰那块就容易处理多了。

首先,《无道昏君》的小游戏肯定还是交给他,虽然下面程序猿换了,但他人还在,而这毕竟是个挂机游戏,交接起来相对简单。而且,时间表上《无道昏君》先上线,然后才是并购的时机发生,所以巴人游戏的同事们可以站好这最后一班岗,新公司的员工可是实战操作进行交接,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其次,赵杰闹点小脾气正常,主要需要安抚的是他的神经,这个还是比较容易安抚,因为相比于普通员工他更了解巴人集团股票的价值,以及下一个春节之前的分红规模,所以元旦之前看不见钱,春节之前肯定能看见一点点。

再次,这一回组建子公司,赵杰和于文辉都是类似创业的模式,不是正经创业结构,也不是孵化模式,而是介于中间状态,拿少量股权+大量期权。股权用DKP兑换,跟杨健纲当初的孵化一样,但是没有杨健纲那么多的DKP,也不跟别人搭伙,所以用大量期权补充,按照里程碑的模式兑现。

但是这两个公司需要烧钱的地方也多,无论是于文辉开发VR,还是赵杰开发平台和编辑器,都需要把钱烧到看不见的地方。因此巴人打钱之后,两个公司的天使轮都比当初杨健纲的巅峰视效3000万的体量大多了,赵杰和于文辉所占比例相对也低。

最后,赵杰现在的主要工作是招聘,搭建团队,寻找联合创始人。具体来说照着行业内有才能的牛人招呼过去,这种感觉其实非常爽的,比较难招的反而是CFO,楚垣夕不可能再给他们俩当CFO了。

《无道昏君》平台首先以一款优质的RPG游戏为制作目标,同时兼顾编辑器的制作,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照着大宇和烛龙挖过去,特别是原狂徒和Domo工作室成员。

但是这很难,因为目标们过的太滋润了,事业蒸蒸日上,完全没有换地方的需求。所以只能退一步,寻找有相关经验的小牛们。

国内公司或者外国公司在天朝的分部,尝试过3D模式RPG游戏开发的并不在少数,只是后来很多都转了网游。在上软北软有过工作经验的小伙伴其实也不少,只不过薪酬比较苛刻,流动性不小。

实际上赵杰给楚垣夕的建议是直接挖一个团队,哪怕外国团队,这样成型速度快,但是楚垣夕看了看薪酬支出的预测,果断否掉了这个建议。

最终让楚垣夕在赵杰面前腰杆硬起来的是赵杰居然舔着脸招了一个CTO,楚垣夕心说你特么本人就是程序,招CTO这就是打算偷懒的前奏呗?

但是这位被赵杰捞过来的CTO江湖人称贵哥,工作履历极为耀眼,据说是引擎大牛,在完美世界有过辉煌战绩,只是后来一直不得志,没赶上什么好项目,被赵杰给捞到了。

能做编辑器的程序猿不见得能做引擎,但是能做引擎的一定能做编辑器,所以技术上楚垣夕是不发愁了,他发愁的是策划。策划团队即将整体移植给灵犀,这边等于完全空了。

不过好在无论楚垣夕也好,还是赵杰、杨健纲,接触国内游戏行业的时间都不短,而国内游戏团队高峰期有接近两万个,这几年成批的倒闭,倒闭潮就没停过,所以市场上待业的高水平策划也并不少,其中有些同样有着成功项目经历,相对而言比较容易招募。

这种情形也是楚垣夕敢于把游戏公司的人才全部送到灵犀的原因,因为大环境不好,对新公司来说在人才选择面上反而是利好。否则像贵哥这种小牛也不至于在前一家创业公司半年没拿到工钱,被赵杰捞走。

正在楚垣夕忙活两个新的游戏分公司的时候,忽然袁敬打来一个电话。

楚垣夕正要感谢袁敬吹风吹的够猛,结果袁敬罕见的以一个比较焦急的语气说:“我现在有个机会,能投VIPchild,你说投么?”

“什么什么?”楚垣夕一愣,原世界中袁敬倒是经常找他做个参谋看看一些其它公司和领域的投资机会能不能做,但这一回还挺罕见的。

“我是说,VIPchild,国内英语一对一教育行业第一的独角兽,本来郑德肯定投不进去,没想到忽然出现机会了,开放给我们份额,能投了。现在做调研来不及了,太突然,而且催的也急,我们只能直接判断。”

“郑德的投资委员会怎么说啊?”楚垣夕按流程问,基金公司一般情况下都是通过投资委员会进行决策的。

“分歧比较大。有人觉得是黄金机会,有人觉得有很大问题。我这有资料,发给你看一下,用你创业者的思路帮我参详参详?”

“你资料要是全的话,我帮你复复盘。”楚垣夕见猎心喜,然后很快收到一份超详细的资料。

这资料详细都把楚垣夕看愣了,这是把VIPchild的老家抄了吗?核心数据就这么亮出来,这都不止底朝天了啊!

可以想象VIPchild融资的怨念有多么强烈了,核心数据被竞争对手看到了实际上是有伤害的,肯定是管不了了才会拿给投资人看。

这一看不要紧,差点看出一场大戏来,没想到原本8月份就该融的资,还是企鹅领投的,被他们内部插刀,融资委员会一封信发给E轮的潜在投资人说核心数据有问题,这资就融不下去了……

难怪呢!楚垣夕设身处地的带入了一下,不禁感到一股寒意从尾巴骨往上蹿。这特么是夺命一刀,超快速狂奔状态下的企业,任何一轮融资遭到计划外拖两三个月都有可能崩盘。

强如WeWork的450亿$估值轰然倒地,不就是IPO突然受挫吗?立刻,现金流将在几周内断裂的情况就在江湖上传遍了。原世界中的小康为什么对资金那么饥渴?一样的原因,增长速度太快烧的,资金流的补充跟不上,马上就出问题。

但是,找到一条没有铁幕的宽阔的赛道,创业者能忍住不狂奔吗?根本克制不住!这简直就是原世界小康的翻板,原本不接受的歪瓜裂枣,现在已经不得不放下架子释放份额了,郑德就是这个瓜和枣。

楚垣夕逐渐把心沉下,认真分析这个case。

然后,他把某句话写下来又擦掉几次,这句话是——估值45亿$,这个估价我不太看好。确实是行业第一,但是也贵啊。

之所以这么写,是因为对方的财务数据上,真实录得的亏损非常大,一年几十亿的亏。虽然说这是目前创业的惯例,美团滴滴到今年仍然巨亏,但是教育行业的亏损也这么大,这特么跟本地生活不一样啊。

本地生活讲究的是高频的补贴用户,烧钱占据市场,烧死竞争对手,然后垄断提价。而教育显然不可能高频补贴,应该是品牌广告为主要费用,这玩意能打出几十亿的广告去?

但是他又几次擦掉,因为,太像了!VIPchild跟原世界的小康太像了,使得他内心中希望对方能够活下去,这叫同理心。

所以本来他只想花二十分钟搂一眼,现在决定多花一点时间,仔细找找内涵。

找内涵的思路是什么呢?楚垣夕想了想,先找捅刀事件的原因,发现是撕逼所致,太普通了没有分析的价值,然后向上找,找捅刀之前有什么重大的变化发生?撕逼虽然可能是日常,但是这么重大的撕逼,不可能没有原因的。

不过这种东西资料里是没有的,楚垣夕只好微信问,袁敬想了一会才回复:公司发生的重大变化?价值观今年突然成为考核的重要指标算不算?

卧槽!楚垣夕心说这可就凉了,这公司2014年就成立了,而且还有前身,到今年才强调价值观?那里面肯定千疮百孔了,不然强调价值观干嘛?

价值观这个东西是非常神奇的,当把它加入到公司考核指标的时候,它就已经离这家公司远去了。所以强调价值观要趁早,而且不能写成条纹,写成条纹的意思就是:看,其它的都可以。

特别是对光环型初创公司来说,价值观的确立是比增长更着急的事项,可惜很多公司没这份闲心,视线中只有炸裂一样的增长速度。只有等到面对增长陷阱的时候才终于感觉到进退维谷。

楚垣夕按照袁敬给过来的资料略微一复盘就发现VIPchild已经在陷阱里折腾很久了,甚至不得不给自己的发动机熄火降速,还是很难爬出来。而且原因也是一眼可见的,在产品驱动销售还是销售倒逼产品的选择面前最终选了以销售为主导的激进策略,给销售以超高比例提成,于是狂飙突进,学员规模日益增大。

复盘到这里楚垣夕心叫一声“擦了个擦”,果然,此时VIPchild和小康原世界遇到的问题如出一辙,简直像是看镜子里的自己。

规模大了但是组织能力和价值观却原地踏步甚至开倒车,结果是什么?就是公司发现不能再以销售为导向的时候,发现疯狂的销售对公司已经弊大于利的时候,员工可不管那一套。狂奔的野牛用缰绳拉是拉不住的,只能开枪,甚至用霰弹枪对着脑袋轰。

每个人都在抠自己的小算盘而无视公司大盘的时候,公司的利益就会和个人产生强烈的矛盾。组织能力跟不上,就算发现了这个致命的弊端也纠正不过来,不改销售KPI是等死,改KPI是找死,陷入常凯申亡党还是亡国的悖论。

究其原因,就是从一开始就没引导过正确的价值观。VIPchild这回被自己人插刀其实也是同样的根源,小团体的利益不能满足,就拉着公司一起炸。

这种增长的陷阱无论怎么创业,只要是快速增长且没被坑过没有惨痛教训的,都要挨揍。并不止原世界的小康,以及VIPchild们,只是挨揍的力道大小不同罢了。都不用举复杂的例子,以最简单的为例,网红带货都会被增长的陷阱狂揍。

抖音口红一哥,这可以算是火箭一样增长的大网红了,时至今日影响力已经超过了巴人娱乐的任何一个单独的成员,现在开始连续翻车。带大闸蟹则大闸蟹翻车,带不粘锅则不粘锅翻车,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他在美妆特别是口红上有优势,有壁垒,有极强的KOC(关键意见买手)底蕴,不容易翻车。但是因为增速太大,只做口红就不够了,必须多元化,这一多元化就跨入到其它品类里边,但是其它品类并不是他的优势项目,那就容易出问题。

这个时候稳妥的办法就是什么风险小就接什么,而大闸蟹明显是风险最大的品类,没有之一。所以很显然的,大闸蟹给的钱多,这个团队的后台选品把销售和利润作为更重要的考核指标,那前台的网红就翻车呗。

不过实际上VIPchild干的已经比大多数光环公司强多了,扩张的目标和速度带动公司挑战不可能,而且早期可以说是屡战屡胜,选择一条别人不敢进入的赛道,名为北美外教一对一辅导,迅速建立起壁垒,这才杀出重围成为赛道里的头马。所以这么看,其实VIPchild仍然具备不低的投资价值,只要能够把难解的增长陷阱解决掉。

这需要投资人来匡正,这种时候,投资人拿钱说话,比创始人用自己的能力半径去影响,简单直接的多。

或者还有一个办法,也就是原世界小康最终渡过难关所用的办法,拿出令人惊艳的产品,把所有问题掩盖住。

因为看到的是镜子里的自己,所以楚垣夕也不忍心打碎,最终发送的是一段字斟句酌的话:

我复盘发现这是个战功文化特别突出的公司,这是一切问题的根源。教育是强内容领域,创始人是耕耘内容十多年的强者,具备很大优势。但是现在四面出击,攻打自己没有优势的领域。创始人的影响半径显著低于销售团队的影响半径,可是一线城市客源已经眼见的见顶了,因此暴露出问题。

但是这公司的亮点也是显而易见的,把教育和互联网产品融合起来跑的飞快,很厉害。所以,你,还有你们的投资委员会,担心的是哪点?

袁敬回复:我不看好的地方是创始人团队瞻前顾后,分不清进攻和防御。还有就是试错的节奏太慢。具体的产品和销售我们倒是没感觉什么大问题,核心数据也不像有问题的样子。至于我们投资委员们……不说也罢。

楚垣夕:我是这么想的,VIPchild选择的发展方式,注定了所有教育类和互联网类公司的坑他们都要踩一遍,所以遇到问题很正常。创始人做教育服务很不错,但是现在问题是不继续变大意味着死,于是矛盾激化了。创始人的能力使用到了极限是内因,组织能力跟不上还有价值观等等的问题只是外在表现。

写到这里,楚垣夕也开始反思自己。其实这个内在外在,说白了就是一句话,能力使用到极限之前必须先提升组织能力,否则到了极限再想提升都没可能,因为已经没有余力。

不变大为什么会死?因为盘子已经很大了,需要大量资金的支撑,但不继续变大就很难拿到后续融资,拿不到融资,无论什么样的业务,无论产品好不好,直接崩。

这就是增长的陷阱,互联网时代创业的所有屠龙少年都要面对的一条龙。楚垣夕深刻的理解这条龙的力量,这一回给小康准备的屠龙刀就是巴人集团,用充足的现金把陷阱填起来。

袁敬其实很急,因为这个难得的投资机会催的急。他想听的是简单的结论:投,还是不投?

只见楚垣夕回复:投不投在你,我觉得教育这条赛道,很难有一家独霸。这个投资标的大概会解构为一个“老牌”教育品牌,退守自己的基本盘吧。他们现在开出来的外延品牌太多了,不能盈利就是负担。如果我是你,我就不看他们的数据,直接跟创始人聊,看看他们的发展思路对路不对路。我认为即使这样他们仍然是有投资价值的,关键还是在于估值高低。

袁敬半天没回复,因为问题不在于能不能投,而是,楚垣夕的建议其实可以解读为:拟投资标的物的发展模型和投资模型其实不相配。按照独角兽的投资逻辑投进去可能是愚蠢的。

而楚垣夕也没有继续说话,因为,这时已经是晚饭时间了,楚垣夕刚要出去觅食,突然,巴人信息那边传来提示:速度看新闻联播!

巴人信息一直还保留着去年在公司早期建立的信息嗅探单元,随时搜集突发热点信息,只不过今天这个提示,楚垣夕看了两遍发现没有任何理解错位的可能。

于是打开央视网这么一看,我了一个去!他顺手把这个提示转给了曹翔,然后在迷惑中聚精会神开始看新闻联播。

今天的新闻联播画风极为罕见,居然用了长达八分钟的时间讲述区块链……

推荐热门小说咸鱼的自救攻略,本站提供咸鱼的自救攻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咸鱼的自救攻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上一章:第0983章 新公司的建立 下一章:第0985章 国家战略
热门: 不装逼我可能会死[快穿] 勇者大冒险:黄泉手记 神书 请开始你的表演 温水煮沫沫 穿成首辅的早逝童养媳 玉簟秋 南北朝那些事儿3:乱世枭雄卷 交杯酒 败给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