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68章 全员邮件(上)

上一章:第0967章 五蠹八奸 下一章:第0969章 全员邮件(下)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刘璐若有所思,楚垣夕感觉她已经快要想通了。她想通了最重要,因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她都会非常忙,没有什么机会提升自我,而这是个让她进行认知升级的好机会。

于是楚垣夕继续疏通这个混蛋逻辑:“你说咱公司没设这个CXO的岗位怎么办?那就继续招人,等尾大不掉的时候我只能量身为他们设计这个岗位,我都没办法不提拔他,不然管理失衡,工作没法展开。

幸亏这是我发现问题了,我要是没发现的呢?为什么立刻裁他、毫不犹豫、一分钟都不能等?因为这个漏洞太大了。这段时间进人进的狠,我也没能力判断都有谁是因为这种逻辑被招进来的,也没法都清退。他们三个是‘大公司癌’的癌细胞,这么进来的人都是他们感染的目标,他有天大的能力,让小康染上大公司病都得不偿失,必须立刻让他走。”

刘璐凝重的点了点头,“那问题回来了,金旭挤兑老员工走干什么?他直接多招新人我也完全没意见啊。”

楚垣夕呵呵冷笑,然后开始大段阐述,他是总裁,开始大段演讲的时候刘璐只好听着,而且不能走神,因为指不定什么时候楚垣夕要问她点啥。

“这个问题么,一是老员工走了之后,留下的工作确实需要三个新人来顶,他招聘有法可依。

二是我从阴谋论的角度看,董冒是马晓溪的人,至少金旭在复盘的时候看,是董冒特别受提拔,欻欻的提起来,不讲道理,绝对当嫡系培养的。但是马晓溪和董冒其实没任何关系,纯工作关系。所以先干掉董冒,金旭可能觉得是步好棋,马晓溪也不会怎么样。他要往上走肯定要把顶头上司马晓溪拱开。

我一开始还奇怪他们三个哪来的脸一进来就对老员工动手啊?一般都要观察一阵再动,对吧?老员工最大的优势并不是能力而是同事关系丰富,是对公司规章制度熟,他们太急了。

后来我换位思考了一下,他们确实得急,就这么个窗口期是好机会,高管不断外出,权力必须下放,然后人资招人又急,公司极速扩张,各条线都缺人,他们就算疯狂招人你也不会起疑心,不立刻动手以后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正好公司里有一群小年轻,虽然是公司老人但是实际上没什么经验,非常适合他们操作。被挤兑走的是上司的嫡系,招进来的三个就是自己的嫡系,这买卖好的很啊。

但是他们什么贡献都没做呢先排除异己,剪除上司的羽翼,这像话吗?别说别的,就这一条我也必须裁他们。他们看不起原先的管理层,把马晓溪甚至把我都当傻哔了,可以随便摆布。这种乱臣贼子被识破了从来没有好下场的。”

刘璐知道为什么楚垣夕认为这次她犯了很大错误了,因为她没严格把关,把招聘的大权下放了。正常的公司,各部门招聘是有指标的,HC数量指标,以及薪资指标,不可能无限膨胀,总监想招点人难着呢,而她放弃了原则。

“对不起,这次确实是我的错。”刘璐说着捧起茶杯喝了一口,感觉水有些凉了,结果楚垣夕立刻殷勤的续上一点热水。

“我不是怪你,你的OKR压力大我知道。他们想必是看准了你的这个特殊状态,又是老同事,正好可以钻空子。都说了这种老兔子刨食速度快了。不过要我说啊,金旭创业不成功是天经地义的,私心太重再创八次都没戏。你不用为他惋惜。”

“我可谢谢你了。”刘璐闷闷不乐,不高兴的原因是:“不过你是怎么发现的?按说就算发现也应该是我先反应过来啊。”

楚垣夕狠狠的吐糟:“他们运气太好了,董冒和刘深没名分但是实际上相当于我的管培生,杜泽涛就更不用说了。你这三个搞事情的老同事正好对线全对上,100%命中,弹无虚发一个都没放过,你说我会不会发现啊?我都惊呆了!”

刘璐顿时哈哈哈哈的乐了起来。

正在这时伊丽莎白敲门进来,看了一眼刘璐也在,问楚垣夕:“楚,你很长时间没看微信了吧?公司群里可热闹了。”

楚垣夕立刻打开微信一看,哟呵,三个渣渣来了个集体告别。你别说,这些天三个人全都奋战在第一线上,过节也没休息,苦劳反正是有目共睹的。特别是他们还招进来三十来口子呢,这些人一下全都没了主心骨,有的人意见大了去了!

这时候有点职场经验的都知道跳出来哔哔的很有可能也要跟着被裁,所以小康的老员工基本不哔哔,炸毛的都是新来的,大部分是那三十来口子里的,但也包括几个同样贴着群体标签的。

楚垣夕挠挠头,他们这是作死啊,摆肉头阵看我的刀够不够快?这时候甚至没法判断哪些人是因为心中有正义感但错误的认为三个渣渣被亏待了,哪些人是因为必然受到波及而起哄,还有哪些是三个渣渣的嫡系?此时,五蠹八奸的评语已经出现在群里了,可能踩了谁的尾巴。

“我靠他们还挺委屈的啊?是觉着我没有证据吗?”楚垣夕快速扫了一眼上下,“楚总觉得”、“楚总怀疑”是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汇之一,阴阳怪气。“擦了个擦的,霍冬觉没告诉金旭吗?他已经被捶了啊!”

刘璐也打开手机了,刚要敲字,听到这个陌生的名字不禁要问:“霍冬觉是谁?”

“就是金旭招进来的那个所谓的应届毕业生。我让他求捶得捶吧,本来想给他留点脸的,老老实实滚蛋就完了呗,非要作大死。你不用说话了。”楚垣夕狞笑着打开手提电脑开始写群公告,同时对刘璐说:“我改主意了,连金旭他们一起,所有被开除的没有奖金了,依法结基本工资。”

很快他把群公告发了出去:@所有人,我发一段录音,听完之后仍然可以发言,但必须保证秩序,公司群不是群魔乱舞用的。此外凡是被我踢掉的人,我看了一下都在试用期,严重破坏公司秩序,试用期未通过。请自觉去财务结算工资,欢迎申请劳动仲裁。过一会发全员邮件。

发完之后群里立刻肃静了,因为楚垣夕是手提电脑和手机同时操作,电脑发公告,手机踢人,先按照聊天记录选好要踢的,然后发公告,发完了之后直接踢,踢完了再发录音文件。

一听说要聊录音,很多从巴人乃至鹏飞时代就跟随楚垣夕的老员工立刻就不困了。楚垣夕实在是痴迷于按下录音键,江湖上给楚垣夕取了很多外号都不准确,最准确的应该是“录音侠”!

微信群的坏处是没法禁言,更不能全体禁言,功能极为不完善,但好处是被踢了的人,群消息还在,可以反复看,只是看不到录音文件。

刘璐一哆嗦,后招的人不论,又有两个老同事被干掉了……

“哎你别啊,他们不见得是,不见得是那个……”

“不见得啥啊?江湖义气太重,一点都不职业。公司重要江湖义气重要?”楚垣夕继续冷笑,“你看看你看看,这才哪到哪啊,开始结党营私了。想在小康立山头,就凭他们?我真不是看不起你这些老同事,他们连怎么立山头都不太懂,立山头得先拍老板的马屁!”

说话的功夫刘璐那边已经把录音文件下载到微信本地了,直接播放,里面传出楚垣夕的声音:“霍冬觉是吧?我想知道你为什么勾引董冒问你的薪资。先说明,我今天肯定裁你,区别只在于是正常裁员还是以商业间谍罪起诉你。”

这是楚垣夕欺负霍冬觉没有职场经验于是诈他,为了这种事兴师动众起诉会造成企业严重负面印象,特别是最后败诉的风险很高,负面更大,不值得。然而可诈之处在于也并不是没有这种可能的,小康有这个权力报警和起诉,霍冬觉是没可能衡量出来这个可能性大小的。

这一下就冷场了十秒钟以上,让刘璐以为录音出了啥问题。

然后一个非常年轻的男声说:“您开玩笑的吧楚总?”

声音虽然年轻,但是很不自然,实际上当时楚垣夕看到霍冬觉的表情也不自然,并不是被污蔑后的屈辱和委屈。

楚垣夕:“我不开玩笑,有些事情当事人觉得很轻其实是很严重的。举例来说有个奸夫把别人老婆睡了被人知道了天天拿着棍子堵他,他一想这不行,就在家等着挨揍。人家老公带人进来了,揍了他一顿,他求饶,给一张银行卡,告诉密码,里面几万块钱。等他收到银行转账短信,立刻报警。

你觉得那个老公有罪吗?钱是奸夫双手奉上的,最后判了老公十五年。现在该你了,说吧,你不要觉得简单。你说清楚了,我信了,无论是什么情况,我承诺不起诉你。你要是无可奉告呢,我就让警察帮我问。”

这是午饭后的事情了,午饭之前楚垣夕之前跟董冒又聊了两句,聊的是董冒问霍冬觉薪资的细节。这个细节楚垣夕怎么想都觉得是对方勾引他问的,心说董冒这不是明显是被老油子套路了吗?还弄成都是他自己的心理因素,让他想不开。

于是才把正好在公司的霍冬觉薅过来。

这个霍冬觉的在校履历和绩点都非常一般,看不出什么来,但是一相面楚垣夕就能感觉到油腻。22岁让人感觉到油腻那也不简单。

说话时他目如鹰隼,直勾勾的盯着霍冬觉,盯得对方浑身不自在,支支吾吾:“那个,那个……”

“别不好意思说,你现在神隐,你后边麻烦大了去了。我也不诱你的供,你自己考虑,也可以扭头就走。但我是两个大公司的总裁,身价几百亿,当我怀疑你的时候我肯定要弄清楚,不可能马虎过去,也肯定能弄清楚。弄清楚,对我来说费用很低,但对你来说代价极高,你实际上没有任何能力抵抗。”

霍冬觉立刻说:“是金旭金总让我试探的。”

楚垣夕也立刻说:“你撒谎。看着我的眼睛,我不好骗。你不要忽悠我,我天天忽悠别人。”

霍冬觉傻了,吭哧了半天才说:“是,是那个金总问我董冒有没有问过我的薪资。我大概理解了金总的意思,然后就……”

楚垣夕:“噢,你还是个八面玲玲的人啊,演技也不错。行吧,你这也算是上司授意,有过错但是并不是特别大,我就不追究了,去财务结算工资奖金,任务按完成的进度拿钱,离开公司不要少拿一分钱。

最后我规劝两句,今后找工作,工作中尽量精一点,人情上不用那么精。职场是个复杂的地方,你并不知道哪块云彩有雨,精明错了地方很惨的,一般老板还是喜欢能干且憨厚的员工。小康的这段你也别写在履历上了,到时候别人做背调也不好看,你可以说在小康实习过的某某岗位,具备一点相关工作经验。”

霍冬觉立刻顿首百拜:“谢谢谢谢,太谢谢了楚总。”这个工作经验不写履历但是面试可以说,其实也挺加分的。

录音到这里结束。那时董冒和刘深吃完一顿包饭都已经被楚垣夕召回公司,都不知道要怎么安排他们,然后一转眼两个人一起听了一遍录音。

董冒已经跟楚垣夕微信沟通一溜够了,刘深还没有,中午的时候根本是丈二的和尚,逮着什么问什么:“楚总,我就不明白一件事,他们为啥给新招的人那么高的薪资但是不给我们加薪啊?明明我们干的更好。”

董冒瞧了刘深一眼,“你关心的还真多。他们不高薪招聘楚总怎么看出问题啊?”

刘深不干了:“楚总火眼金睛,看破他们的伎俩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啊?”

“停!”楚垣夕做了个指挥交通似的手势,“你们别捧了。其实我一开始也没看出来,因为他们高薪招聘的操作本来是正常的。”

两人异口同声:“啊?薪水比我们高能力比我们低是正常的?”

“正常啊。我跟你们说,南方某个最强地级市,海龟博士只要去创业,就给500万现房和500万创业资金。那里可不是什么犄角旮旯,包邮区里的经济活力杠杠的,有天朝最强地级市之称。为什么给海龟博士不给本土博士?本土博士就不值钱了?因为国家要吸引海外人才回来。至于你本土的博士,你都已经留在国内了,不用吸引你也走不得。

招聘也是一样,你已经是公司的人了,他从为公司成本考虑的角度也不用给你调薪,你的加薪按照公司流程走,他没任何错。但是招聘新人,普通的leader只有一招,就是开出可观的薪水来。

你不要觉得不公平,不公平是大公司病下的典型状态。对你不公平但对管理者来说省心。大公司病管理者追求的逻辑是不惹麻烦,而不是公司健康公平。反正公司那么大,得病对他们没有直接影响,离死还远。而且公司大了岗位就多,不出错就可以熬资历升职,明白了吗?

希望你们始终记得你们自己的遭遇,不要成为这种人。”

最后一句话才是重点,神转折震得两个职场菜鸡半晌无言。最后还是董冒正主动,问:“那,那您最后是怎么发现他们有问题的?是因为我们比较特殊么?”

“一方面是吧,主要原因是他给新人的高薪高的不正常。而且这些新人也配不上破格的高薪啊,干你一个人的活要三个人,这什么水平啊要给这么高的薪水?三个人的薪水我都能雇一个程序猿了。”

这个答案也被写在全员邮件里,楚垣夕是这么写的:

“刚才在公司群中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有些进入公司不久的同事被淘汰掉了。他们很有能力,工作也很努力,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没有苦劳也有牢骚。

然而,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

首先,我要向大家揭示一个管理层中的潜规则,你能给自己招的人越多,你在公司里就越重要,这是总裁CEO也没法逆转的。

其次,小康恰逢特殊时期,大量招人,并且因为长期以来各位同事万众一心,公司从未出过纰漏,也因此放松了懈怠了,疏于管理,没有做好内控。这都是我作为总裁的过失。

因此出事了。经过核查在几条作业线上都出现了类似的情形,即以不合理的高薪和不合理的速度招聘,即使在小康加大招聘力度的今天仍然超速。

同时新任管理层还排挤基层老员工。小康经营至今离职率极低,但最近陡然加速,相信相关业务线上的同事也能感觉到。一个离职的老员工需要招三个新员工才能把工作接上,甚至还接不上,每个新员工的工资都比老员工高,请问哪有这种好事啊?”

推荐热门小说咸鱼的自救攻略,本站提供咸鱼的自救攻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咸鱼的自救攻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上一章:第0967章 五蠹八奸 下一章:第0969章 全员邮件(下)
热门: 当我怀了最后一只神明崽后 孤独梦想家 美妇门前是非多 楚留香传奇 克拉克有话要说 牧龙师 魔天记 回到古代交笔友 隔壁邻居是病娇[综] 退出体育圈后我成了厨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