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66章 棘手问题怎么解决

上一章:第0965章 过于自信了 下一章:第0967章 五蠹八奸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楚垣夕转念又一想,不能啊,马晓溪就是因为做事太谨慎了前怕狼后怕虎的,才在自己这儿扣了不少能力分,这样的人心里B数最多。而且她还是个女的,心思比男的细腻一点,生性小心,不应该啊。

结果先回微信的是董冒:楚总,是我自己的原因,想不开所以不想干了。

楚垣夕:想不开你问我啊。你糊涂!简直白加我微信了,这不是最应该给我发微信的时间吗?别老发朋友圈指望我看见,我微信里4000多人,平常根本不看朋友圈。

这时马晓溪的回信也到了:楚总抱歉,我不清楚。我在羊城呢,走之前总部的业务线都交给几个总监了,董冒应该是分配到一个新来的总监那里,叫金旭。等我问问他。

楚垣夕正盯着工作系统看呢,瞧见马晓溪的回信,心里顿时几个念头一闪,立刻回信:你别问。

本来他有一大段话要打,但是打完这三个字立刻敲了发送,以免大段输入的时候对方去问下面的总监了。

发送完了他立刻敲入一行字:我问你,你走了之后,总部这边你这条线上的招聘,你都是怎么签字的?

马晓溪发了个冒汗的表情:我都是当橡皮图章的,来了就签。楚总我真没办法啊,这边两座城市都要跑,总部那边我根本顾不过来。业务我还能问一下,人事的事儿我全盲。

楚垣夕:不用解释,我没有责备你的意思,就是了解一下情况。你不要问金旭,该干啥干啥,羊城那边辛苦你了。

马晓溪:不过总部那边最近招人的速度确实有点快,您不说我还没感觉。

楚垣夕心里冷笑一声,何止是有点快啊,你觉得有点快是因为你下边好几个总监呢,其中有一个快的其它都正常,一平均,到你那的感觉就是有点快。

金旭,楚垣夕调出他的简历又看了看,原先销售部门的经理,后来出去创业,头衔是COO,某智能门锁企业的首席运营官和联合创始人。

这批带着群体标签入职的人,当初楚垣夕没有一个个聊,而是刘璐安排好了各自岗位之后趁他们散开之前过去统一聊了一下,没深谈。

记得当时会面时,金旭说他创业做智能门锁,主要的至败原因是败在供应链上。在遽变的市场环境下,特别是在价格屠夫入场之后,供应链的运营没跟上变化的速度,导致研发那边能力尚可,但是产能总是跟不上。

颇有一点公孙永浩锤子没干成,然后凶猛甩锅富士康的意思。

不过金旭不是甩锅,而是说他在败局中也有收获,后来虽然不赶趟了但是对供应链很上心,也积累了很多经验,所以进小康之后希望进入运营线继续做供应链。

小康没有销售部门,便利店全都是销售,反而没有专设销售部门的必要,销售完全由大数据控制。而供应链确实是COO工作中的重点,通常的公司还要再委任一个副总裁负责,所以他的岗位需求楚垣夕觉得没问题。

至于所谓COO的头衔,一家创业失败的小公司的履历对目前的楚垣夕来说已经不够看了,相当于游戏中进阶失败,他的有效职级只能是原先的经理级。

所以给金旭定的职级和岗位都没有什么问题,他接的OKR也很正常,但是谁能告诉我为什么他特么进公司不到20天招了12个人啊?而且还跨着个十一,这是母猪下崽吗?

这12个人里两个主管和两个副主管薪资高点也就罢了,另外八个怎么这么贵啊?里边还有应届毕业生,居然给到7K的薪资,这是疯了吧这是?

九月十月早就过了校招的时间段了,所谓应届毕业生,其实是毕业就失业没找到工作的,稍微靠谱点的公司这个时间根本不招应届生,更不用说给这么高的薪资了!巴人小康招程序猿,应届毕业生也就是这个价,甚至更低。金旭找到什么天纵奇才了吗?这种招聘传出去小康以后怎么被人看啊?

这就是让马晓溪不要问金旭的原因,她问了金旭,金旭肯定要去找刘璐,刘璐先开口,楚垣夕再做某些决定就十分尴尬了。反过来,他先做出决定,刘璐再开口也是针对事件本身。

实际上看到董冒被开,而金旭那边狂招人,楚垣夕心里已经产生了几种猜测,全都是非常阴暗负能量的猜测。

这时董冒磨叽了半天终于又回信了:是我犯错误了,我不该问新同事的薪资。

楚垣夕:你不是说你想不开吗?问了新同事薪资之后想不开?

董冒:不是,是我被调了岗位,有点想不开。

楚垣夕:为什么被调岗啊?调的什么岗?

董冒:调我去和物流对接。至于为什么被调,可能是金总重新看了我的简历,觉得我更适合去干简单一些的工作。

楚垣夕:你这不挺想得开的吗?怎么又要离职?

董冒来回几句发现楚垣夕都是秒回的,也就逐渐放下拘束,先发了个熊猫头偷窥.JPG,然后说:不是,是金总招了三个新人顶我的原来的岗。然后交接完了他们还是不会,每天都来问我问题,我就按捺不住问了一下他们的薪资。

楚垣夕大概其已经知道董冒身上发生的属于那种情况了,也说不定是几种情况之合。

他问:然后呢?

董冒:然后金总就找了我,跟我说公司章程里有规定不可以互相打听薪资,这是十分严重的问题。

楚垣夕心说这倒是确实,几乎所有创业公司里都要求薪资保密。不但薪资保密,期权也得保密。很多公司发期权的时候直接说明,只要有第三个人知道你的期权数,就直接废掉这部分期权。

不过小康里期权是作为任务奖励存在的,巴人虽然不是OKR制度但是改组架构等等过程中也是公开期权发放的,所以没有要求保密。

所以董冒要是问完薪资之后才想不开倒是很正常,他当店员的薪资是5500,这还是提过一次的,转岗到马晓溪那边,楚垣夕亲自调岗又给他调了一次,一年两次加薪,现在是6000。那他当然想不开,要是一个应届毕业生接他的班,人家有文凭,比他多点很正常,三个人接换成楚垣夕自己都想不开。

但是刚被调岗就想不开,那么产生情绪的时间就比较积极了,是因为工作主动性的原因想不开。

楚垣夕继续问:然后呢?十分严重的问题,金旭打算怎么搞?

董冒:金总说他也是初到小康不太了解企业制度,得找人研究研究,包括我的期权怎么处理。我觉得特没意思,就说我没有期权,干脆我离职吧。

楚垣夕心说这孙子可够假惺惺的啊,还特么研究研究,期权怎么处理跟你丫的有什么关系啊?

他问:那他没说你主动申请离职拿不到离职补偿啊?

董冒发了个666:他说了,他真的是这么说的!

这一刻董冒有一种在跟工友吐糟的感觉。实际上刚才他跟刘深就是这么说的,刘深跟他本来不认识,转岗到小康才认识的,后来作为同时被老总提拔的人,自然也就打上了相同的标签,互相之间有了更多的联系。

想到这,他发送:刘深其实也想离职呢,只是还没提。

楚垣夕很明显的出现卡顿,过了几秒才回:啊?为什么啊?

董冒:他也被调岗了。我们俩都觉着是不是公司改变想法了,不需要我们了,所以商量是回店里还是怎么着。他没犯任何错误,所以也没有特别想走,我是觉着我在别处也能找工作了,所以就离了,其实我一直挺感谢您的。

楚垣夕:如果你感谢我,那么最好的方式是让公司今后感谢你。因此我把你的离职申请否掉了,你原地待命吧,随时关注微信。

说的倒是挺硬气,但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却有一定难度,特别是在刘深也出现同样问题的情况,说明这还不是个例,得先盘查一下梳理梳理情况。

楚垣夕大概其知道怎么回事,但是看看工作系统就很头疼,因为他这个所谓的“精确化”管理是不管最底层员工的。要是无论多大的公司,总裁都一扎到底那还要基层管理者干什么呢?

所以只有相当职级的员工离职才会提示他签字批准,而现在的问题是他以总裁权限遍览工作系统能够发现第一,最近的离职率变高了,第二各个部门都有人离职。问题是谁是正常离职谁是不正常?

不过马上,他发现特么刘深后来被分到一个叫王博的主管名下了,而王博跟金旭一样,也是群体标签的一员。

擦了个擦的,楚垣夕瞬间聚焦,只查这批人下边的人事变动!

这样梳理的速度激增,看完之后发现还好,一共只有三个组出现了大规模的招人和调岗,以及老员工离职的现象。

看完之后楚垣夕只想敲桌子,我日TMLGB的!这群人也太嚣张了吧?全都如出一辙,这手法是受过什么集体培训还是集体智慧的结果?这么心急火燎的是因为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吗?现在不这么搞,后面就没有适合的时机了?

不过想想还真是,目前因为要搞其他四大城市的复刻工作,复刻帝都的里程碑3,所以各条战线上的主要负责人轮番出差,工作只能放权到总监一级,图的是帝都这边平稳推进,骨干们把复刻里程碑3的前期准备工作搞定。

特别是公共关系这方面,因为要投单车,而各个地区的政策还都不尽相同,所以有坑存在的可能很高。因此骨干们频繁离开大本营的局面可能就这么一阵,后面即使向全国推广也不会是副总和高级总监这一级别的骨干全国到处跑了,他们也会把工作安排下去。

是刘璐招人的时机太奇葩吗?也不是,因果关系反了,是因为大量缺人手所以刘璐才这么招人。但是现在篓子出来了。

楚垣夕梳理结束立刻干了以下四件事。

第一件,召唤薛建华,他是高级运营总监,物流供应链都在他的工作范围内。之前他被楚垣夕拉来熟悉小康的系统和线上内容等等,并不意味着他的工作就是这么清闲。小康没有COO,是因为袁苜和刘璐都不能做COO,所以楚垣夕一直兼任着所有运营相关的事务,招薛建华实际上就是没有COO头衔但是要顶上半个COO的职能。

所以现在需要他替代出京的高管们履行某些相关职责,比如招聘和离职的签字,必须杜绝拥有签字权的人被当成橡皮图章随意摆布的现象。

第二件,以总裁特权跳了现有OKR的线,把人事结构尽量还原,这是个非常麻烦的工作,因为人事结构变化极大,而一键还原是不存在的,不可能说新招的人全部裁掉,他们走了他们手里的业务没人接,这些业务都是代表小康和外部接触的,特别是还有老员工已经离职了,像还原也还原不会去。

这部分只能抱残守缺,关键是楚垣夕也不知道新招进来的人里谁是那群人的嫡系,谁是正常招进来的,但是按照他自己的推测,正常招进来的应该是多数。

这里还有一件头疼的事情,就是这批被那群人招募来的员工,薪资问题得解决。麻烦的地方在于,新员工全都处于试用期,可以立刻裁掉,但是不能这么简单粗暴,全裁了又要出现他们的业务谁来接的问题。

所以要么徐徐图之,一边招募薪资合理的新人顶这批新人的缸,招一个开一个,要么快刀斩乱麻,重新谈。不过想来还是可以谈的,特别是他们发现人事大变之后。

虽然麻烦,但是这个亏楚垣夕不可能认了,认了就大规模的打破公司的薪资平衡。虽然这种打破薪资结构的情形在目前这个阶段来说是可以理解的,但楚垣夕只能理解那些正常招聘。这帮人为什么开出高薪快速招人,楚垣夕其实都能替他们想到很多客观的理由,但是呵呵,真实理由简直不堪入目!

第三件,正在办离职的老员工直接否掉离职申请,已经离职的尽快联系,不过这件事还不能急,待会刘璐过来再说。

第四件,就是直接有请金旭、王博和另一个叫马俊的女生。楚垣夕一开始还以为这位姐姐是男的,结果不是,位于地推线上。

实际上楚垣夕有点犹豫,因为马俊的地推能力估计很强,毕竟米家的地推名声在外,销售能够那么给力,除了饥饿营销之外肯定还有别的能力。

廖星星也没在帝都,不过还好,楚垣夕直接给杜恤的儿子杜泽涛打了个电话问了问情况。杜泽涛现在也是主管级,是小康所有主管级中年纪最轻的,这不但因为他爹是VP,也是确实有点特殊性。他比总监级的马俊低一级,也不在一个小组,但是多少也该能听说点什么。

结果杜泽涛一接电话,“你说什么楚总?了解马俊的工作状况?”

后一句音调向下,楚垣夕一听他的语气就感觉到可能存在某些问题,于是说:“对,实话实说有啥说啥,你跟我就不用见外了。”

“那我真不见外了,她看不起我。关键我跟她不是一个区的,她哪根筋搭错了为什么要看不起我?”

“她不知道老杜吧?她怎么看不起你?”

“那应该是不知道。她跟朱锐总说我坏话。”

朱锐是地推团队的总监,和马俊平级,是杜泽涛的直属上级。但是杜恤是副总啊,虽然是小康里最菜的副总,也比总监高两级,比廖星星和薛建华都高一级。所以朱锐和杜泽涛的关系是相当融洽的,不融洽也不行,杜泽涛是楚垣夕很久以前钦点进入地推团队交给廖星星带的。

楚垣夕都听乐了,“那你怎么不直接告诉我啊?你没告诉你爹吧?”

“没啊,我是一家之顶梁柱,得让我爸赶紧退休养老养病,我不能哭着回家告状啊。”

“嗯嗯。”楚垣夕对这个心态表示赞同,“那她都说你什么了啊?什么时候说的?”

“其实也不是说我,而是拿我举例子。”杜泽涛略微回忆了一下:“大概就是她刚来不久。她说咱们公司发展速度太快了,团队建设有点扭曲。特别是外勤部门,团队里水平低资历浅的人有很多占据关键岗位,这样不合适,应该加大招聘力度,让合适的人进来。然后拿我举例。”

“咱招聘力度不小啊,现在整个帝都便利店就没人比咱们招聘力度大了。”

楚垣夕又安抚两句挂了电话,心说马俊说的这个话吧,倒不是没有任何道理,但是特么这不就是追求流程正义吗?提一个看似合理的建议,然后别人听不听就不管了,反正能给她背书,自己组里开始“大刀阔斧”的人事调整。

这是相当善于利用手中的权力,而且对职场规则非常娴熟的表现,没有积年的办公室战争经验不可能这么举重若轻,简直完美!可惜碰上了一个不完美的总裁。

那就没说的了,有请这三位吧。

推荐热门小说咸鱼的自救攻略,本站提供咸鱼的自救攻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咸鱼的自救攻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上一章:第0965章 过于自信了 下一章:第0967章 五蠹八奸
热门: 我可以进入游戏 旋风百草3·虹之绽 重启游戏时代 阿南和阿蛮 工具人的自我修养[快穿] 办公室诱惑:漂亮女上司 乱世枭雄 复活之战斗在第三帝国 我卖特产成了娱乐圈团宠 在游戏里傍上野王以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