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54章 公司的日常

上一章:第0953章 巴拿拿的独立 下一章:第0955章 战略级会面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其实是陈阔的心里话,也是他主动要求加到视频里的。引擎研发的过程特别折磨人,需要把复杂的功能简化,让UGC用户看得懂,要优化,还要有很好的容错性,因为可能要让用户直接面对各种突如其来的BUG,这个时候没有容错性,用户直接就瞎了。

反而是普通用户的增长方面,关于拉新费用问题其实巅峰视效内部早就研究过了,还有巴人集团给把关,杨健纲比较乐观。

按楚垣夕的定性,巅峰视效属于那种产品质量只要过硬,非常容易传播的类型,这也是最最开始的时候楚垣夕决定支持杨健纲创业的原因,这是他的红利。

靠短视频传播,本身对这种性质的产品就比较有利,何况还有很多自传播属性,口口相传都可能带来不知道多少用户。

这方面,采访中提到的迷你世界就是典型,这个游戏的主要受众是学生,每年寒暑假之后新增用户都会迎来一阵爆发。为什么是寒暑假之后集中爆发呢?显然就是学生党返校之后口口相传造成的。

实际上巅峰视效为开发者做的事情远比采访中多,但是视频时间所限不能面面俱到。比如杨健纲专门建立了一组开发者运营团队,收集意见反馈,从而向研发提需求。然后参考自媒体的运营方式建立QQ微信群组,进行社区化运营。

最关键的是使用巅峰视效的教材,这套编辑表格做动画的方式带有强烈的游戏策划的风格,普通的UGC用户肯定有一阵不适应。但是这是综合来看效率很高的一种方式,至少比开发全部功能可视化的引擎要高效的多,所以必然要进行UGC培训。这方面杨健纲甚至准备亲自开直播亲自讲解,诚意满满。

不过楚垣夕是没能完成本次偷窥,看到一半他就不得不会去准备会客了。今天有两位重磅的客人到访,一个是OTO集团的小李,一个是724的大中华区董事长内田慎治。

结果当他从走廊里走过的时候,突然听到办公区一声怒吼:“你是不是不想混了?”

楚垣夕赶紧一扭头,发现巴人集团市场部的老大姚广田正做怒目圆睁状。

这人是廖星星招来的。廖星星当初主动请缨调到小康,到现在岗位是高级总监,随时都可能提拔成副总,因为他干的实际就是副总的事情,也直接向楚垣夕汇报。然后巴人这边,他走之前招了几个他认为靠谱的人接他的班,但不是原先鹏飞的人,所以楚垣夕并不是非常的熟。

而且姚广田更多的是和陆羽、赵杰两人沟通。

虽然这俩人一个属于集团另一个是分公司领导,但是按照楚垣夕划下的公司结构,业务线在分公司,服务线在集团,目前的状态是需要市场部配合的,以及给市场部批钱的主要是巴人信息和巴人游戏。集团的市场部和商务部,如果用互联网公司的视角来看就是中台,只不过是运营性质而不是开发性质,服务于所有分公司。

但业务线上,姚广田其实是应该直接向楚垣夕汇报的,因为巴人没有COO也没有设置运营副总。只不过楚垣夕改组公司结构的同时也改组了流程,流程不出问题姚广田就没什么需要向楚垣夕汇报的东西。由此可见偷懒是人的天性,但是如何科学合理有效的偷懒是门学问。

这种流程可以有效避免各个分公司大权独揽成为独立王国,因为最重要的财权在集团公司手里,大项目的审批由楚垣夕亲自签单,撒钱也是集团公司的部门向外撒。

唯一例外的是朱魑那边,她自己给自己签单,报备一下就行了。

跟姚广田对峙的看面相是个比较年轻的员工,被上司吼了之后丝毫都不慌,也没有任何退缩,用游戏的方式来描述就是免疫了对方释放的debuff。楚垣夕对他不熟,虽然见过但是叫不出来名字,只听姚广田怒喝:“邓爽,你是不是以为我奈何不了你?”

然后他发现所有人的眼神都有点变,这个改变是楚垣夕走过来引起的,但他不知道,因此zhuangbility的快感得到了满足:“我让你滚蛋一分钟你都待不下去你知道吗!”

“你先等会你先等会,给我一分钟。”楚垣夕说着拍了他的肩膀,“你们俩都跟我过来一下,其他人工作都完成了吗?该干嘛干嘛,不然晚上留下自愿加班。”

围观的一看楚垣夕都发话了,赶紧各自找工位。不过楚垣夕忽然改主意了,于是驻足,在办公区过道上对姚广田说:“其实你不用来了,你发个邮件给行政说一声就行了,扣你自己两万DKP。”

姚广田冤枉啊,一脸冤枉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开口:“不是,我……”

“你得符合工作流程,像我,不认识邓爽,我要是有什么事,直接叫他去会议室说,这样符合工作流程。而且你对员工有任何不满都不能在办公区吼,更不能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让人滚蛋,明白吧?

就算你真想开了他,你也得把他叫到会议室里说。特别是你这么开人是不行的,太不讲究了,我老东家当初也是这么开我,被我讹走了2N+2。你这样是要给公司造成损失的,所以要扣你DKP。”

楚垣夕一通长篇大论,看到周围的员工注意力都被吸引过来了,特别是姚广田,极为纠结。

“可能你以前也开过不少人,没出事,所以觉得不是事,这个我理解。但是抱歉在巴人不是这样的,员工离职是很重要的事。你要是老阴比想欺负人你应该跟他说:‘我觉得你不适合现在的岗位,我要给你调岗,调到地推部门。先进行培训,培训期间薪资降到5k每月。’实际上降薪是违法的,但是这么说并不违法,而且小年轻不懂法,基本上这样他就主动离职了。明白吧?”

楚垣夕说完拍了拍姚广田的肩膀,指了指他的工位。姚广田表情足以表达出如下涵义——我明白个鬼啊!周围员工全都一脸看西洋景的样子,心说你倒是给老阴比们留条活路啊楚总!老阴比们的生存环境也太恶劣了!

很快楚垣夕率先进入小会议室,然后看了眼手机,果然,姚广田在告状,其实也不是告状,就是站在他的角度说了一下发生了什么。

这是怕我听信一面之词?没必要啊。楚垣夕看完撂下手机,说:“你说说怎么回事吧,先说好了,你说什么我都当成一面之词听。”

邓爽看起来也就二十四五,毕业没几年的感觉,一头板寸但是带着眼镜。“楚总,其实特简单,姚总要把《无道昏君》还有其它几个广告投给一个叫‘众所周知’的自媒体。这家自媒体天天找咱们的茬啊,光B站上横挑鼻子竖挑眼的视频就好几个,靠咬咱们吸粉。这个情况姚总和巴人信息的同事都知道,但是坚持要投。而且我跟他们接触过,他们说话巨难听,根本就没法打交道。”

“所以你就故意杯葛公司的业务是吧?”

“不是杯葛啊,是真的推进不下去,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我不甘心啊,他们骂了我这么多回我还要给他们送钱!还得求着他们收!凭什么啊?公司不让人看扁了吗?”

楚垣夕看着手机说:“我知道的可不是推进不下去,而是‘众所周知’的两个不同商务线上的业务员因为‘不明原因’发生抢单,抢你这单广告,自己内部打了起来,所以表现为‘推动不下去’。至于是因为什么,是你挑唆的,还是其它原因,我就不妄加揣测了,总之并不是解决不了的问题。这个且不说它,我们来看几个问题。”

说着,楚垣夕伸出3根手指。

“第一,公司给你安排的工作有没有违法?没有。

第二,公司交给你的工作有没有消耗你的个人资源和信誉?也没有。

第三,这个工作是否对公司有害?你说公司被人看扁,我有不同看法,不是我偏帮姚广田,而是这个广告投的没问题啊,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搁置争议向前看。而且,本来他对咱们各种不满,但是现在为了恰饭改说咱们的好话,相当于我们用钱就把事儿给铲了,这不挺爽的吗?还有,对方把广告发出去肯定要被他们的粉丝铬硬的。所以投广告这事并没有对错。”

说到这,楚垣夕腹黑了一下,因为这个经常找茬的自媒体他也知道,但是人家的人设就是吐糟役,站的是水友这一边,以打击黑心商人为己任,这就很难反击。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楚垣夕心说我要是陆羽,我就等这个广告一出,马上假扮水军群起而攻。我让你丫的恰烂饭,我特么上小号把你人设搞塌了恶心死你,就上B站搞你丫的,就是这么小心眼!只不过不知道陆羽有没有类似这种让对方掉粉的计划。

“所以问题就很简单了,你去推进这个工作觉得丢人是吧?是丢人,低声下气赔笑脸很不爽。问题是你是运营人员,你不是第一年当运营吧?公司发给你的薪水里包含你的脸,工作中你不能要脸,ok?”

“但是,但是当我坚定的认为这事对公司有害的时候,我应该怎么阻止呢?您当初不是也是因为强烈的认定鹏飞科技给您的工作不对,所以才闹翻了离职的么?”

楚垣夕心说这还是不服啊。“那件事,我处在决策线上,我要签名的,所以我有权利去否定,至少让自己不背锅。但你只是执行者,你是市场专员吧?你要搞清楚‘专员’是什么?是专门执行的人员。工具人一般是不应该提出否定性意见的。”

“那我明知道公司错了,就应该不管不顾去执行吗?等着看公司笑话,反正错了也没我什么事?”邓爽说的是理直气壮,可能从刚才就已经做好了离职的准备,因此虽然悲愤但是放的开,即使是面对集团老总。

“这很简单,你应该给我的助理发邮件,每个人都可以给我助理发邮件,当然你要把问题的逻辑整理清楚了再发,然后在开头简短的强调问题的严重性,以保证我的助理能快速Get到你的点。”

“但是巴人根本没有总裁助理啊!”

“小康有啊,发给小康的总裁助理。至于巴人集团……”楚垣夕心说看来巴人也应该设置个总裁助理了。他原以为以巴人相对简单的结构和业务没必要再设一个助理,设了之后没事可做反而很别扭。

问题是让什么人来做这个助理呢?刘靓?这倒是个以助理为职业的人选,但是楚垣夕快速否掉了,冯林?冯林报了MBA的班马上就要开学了,来做助理不合适。要不……

“小哥哥,要不你来做我的总裁助理怎么样?反正我看你在姚广田那肯定干不下去了。”

邓爽菊花一紧,公司里早有传言总裁周围全是美女但是根本不感兴趣,现在居然要提拔男助理了?

他不由得期期艾艾的问:“那个,您看上我什么地方了?”

楚垣夕心说看你有什么优点你好改是吗?什么优点呢?愿意耽误这么长时间,主要就是邓爽免疫了姚广田的debuff让他觉得有点意思。官威这种东西是客观存在的,人处在阶级社会里,阶级属性无法轻易摆脱。当然也不排除邓爽是个愣头青的可能,这就得观察一下了,不行再开掉。

“我看你虽然挺轴的,但是工作积极性还可以,很多人遇到类似的事情就从了,你一直都不服,说明你非常相信自己的判断,虽然这个判断我觉得是错的。如果一定要培养的话,我更倾向于培养有迷之自信的人,这种人只需要加强具体的能力就会变得比较厉害,循规蹈矩的人不但要培养能力,内心不够强大。”

说到这里楚垣夕忽然又想到了阿哑,其实阿哑也是内心非常强大的,而且越年轻越值得培养。可惜了……

今天阿哑也来。实际上那两位要来访还是挺让楚垣夕意外的,更意外的是阿哑居然跑到小李那去了,这次造访还是阿哑在中间牵线。

很快处理完邓爽调岗的事情,人也已经到了,让楚垣夕意外的是OTO的小李还是724的内田慎治,汉语都说的相当利索。

所以楚垣夕首先要做到面对阿哑面不改色,阿哑是肯定要跟着来的。

等双方落座,他比较明智的略过阿哑离职的事情不提,也没提起“怎么不回巴人啊”这么虚伪的问题。

通过寒暄中的观察,他发现这三位的心理活动差异非常大。

阿哑是带有复杂情绪的,如果他是个女的,就是“有千言万语想要倾诉但是又不想说”的纠结状态。

小李乐呵呵的根本看不出来心理活动,这是优质创业者必然拥有的素质。就算公司已经垮了,内部打起来了,优质创业者面对投资人的时候仍然能够高谈阔论,讲出类似“生态化反”一样的故事,所谓公司崩于前而色不变,撕逼兴于左而耳不闻,这样才能起死回生,能续一口是一口。

而内田慎治则有些谨慎。谨慎要么源于惧怕,要么是有什么难度较大的需求。不过岛国人大多数都生活在谨慎的日常状态里,倒是不能按照正常人的眼光去看。

不过这说明什么呢?说明他们似乎并不是为了一个事情而来,所以心态大大的不同。

阿哑的意愿是什么楚垣夕基本可以忽略了,不是他冷血,而是阿哑现在只是OTO集团中的一个总监。OTO可不是扁平化的公司,总监上边到总裁还隔着好几级呢,中层而已,所以阿哑既然宁愿到OTO做总监也没问楚垣夕如果回巴人的话能做什么,那说明心里是有怨念的。

他负责的是新媒体投放和OTO自家宣传工具的组建运营,这是小李为他量身打造的一个岗位,以前OTO里没有,算是一个“简在帝心”的中层潜力股。但是再潜力股也没有直接兑现潜力牛逼啊,他又没问过楚垣夕,肯定不知道楚垣夕是怎么准备婉拒他的。

所以他的第一个实质性的问题是:“我很好奇您们两家为什么会相约着一起来啊?”

小李未语先笑,面部表情极为丰富,不愧是从印度来的,说话之前苹果肌先向上运动一下,然后在笑声中说:“虽然我们来意不一样,但是我们都是孙大圣的好朋友啊,互相之间经常做沟通的。”

这句话让楚垣夕突然变得谨慎了,因为他想起来孙大圣和724曾经联手开发共享单车,不过是在岛国。

时间隔的有点久了,所以有点忘,但是确实有这么回事,当初媒体还争相报道过。

原世界中,小康还曾经嘲笑过724山寨的不伦不类,画虎不成反类其犬,然后没多久楚垣夕就穿越了。但现在,他不得不考虑724的来意,这是一家尝试过便利店+单车模式的公司。

推荐热门小说咸鱼的自救攻略,本站提供咸鱼的自救攻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咸鱼的自救攻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上一章:第0953章 巴拿拿的独立 下一章:第0955章 战略级会面
热门: 土系憨女 凤还朝(上下) 我靠厨艺制霸鬼杀队 非分之想 [综漫]全世界都暗恋我 重生七零奋斗媳/重生七零:军妻也撩人 爱我绝对要痴心 雀仙桥 同床异梦 混混忽悠在异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