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50章 张铭不好对付

上一章:第0949章 大5G时代 下一章:第0951章 江湖路远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楚垣夕为什么叹息呢?因为阿里并购巴人游戏的消息果然还是走漏了。其实楚垣夕是一直都想主动透露出去的,特别是透露给张铭知道,因为头条系是他圈定的潜在买家二号。

但是他不能像渣易卖考拉一样大大方方的由官方宣布咱要卖家当,跪求金主爸爸看一眼,甚至必须约束所有人不能泄露,否则逼格就端不住了。什么都可以丢,逼格不能丢,否则卖不上好价钱。

否则的话,学渣易、学麦德龙,说一声“寻找战略合作伙伴”就行了,这是非常正式的江湖切口,老子要卖身!

当然,如果两边都谈不拢的话,等到年底的时候,小游戏IP计划逐渐做出数据,体现出这套玩法的价值,体现出独特性和能够颠覆现有IP市场的能力,也不是不可以说江湖切口嘛。

要知道现在的IP其实养起来也是要费钱的,除了真正特别头部能够吸到大量自来水的IP之外,大量准头部的IP养起来一年花个两三百万很正常,并不比小游戏计划的费用低。小游戏IP这个计划的精髓在于,小游戏也是可以恰饭的啊!投进去的钱养了IP但是不见得是费用,还可能产生利润呢。

因此张铭找上门来的时候楚垣夕虽然意外但是一直有心理预期,非常从容。

不过张铭也更加不好对付,一方面是人更厉害,另一方面是因为小游戏IP那套,如果使用同样的方式跟张铭聊,场面就会非常尴尬。人家手握抖音头条和火山等等这么多流量大杀器,按楚垣夕的思路,IP的流量问题对人家根本不是问题,换言之人家推IP根本不需要跑到小游戏上走一圈。

小游戏IP的思路是靠小游戏的裂变属性病毒式感染全网获取用户和曝光。游戏作为比较恰当的传递内容的载体,不关心IP内容的可以专注于玩游戏,对内容感兴趣的可以顺着游戏中留下的管道吸附到承载IP内容的自媒体频道中。这样同时拥有较高的效率、较低的试错成本以及非常好的性价比,甚至可能IP没推起来,按试错来看是错了,非常痛苦的赚到几百一千万块钱。

然而对头条系的老大来说,这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吗?人家的流量对于推几个IP来说是绝对溢出的,不需要用试错的方式找到能病毒式裂变的东西,人家直接在自己的超级流量帝国里随便推推就能拿到同样甚至更多的曝光。而且本来人家就有用户,也有APP,小游戏这种传递内容的载体和管道也根本不需要,人家可以做到一键触达,轻松把流量灌注到内容中催生IP。

要知道当初《乱世出山》的宣传过程中就是兑现了抖音原创音乐人奖励的头条系全域流量的,这部分流量当初给IP灌输的用户可绝对不在少数。

最为关键的是,巴人游戏这些IP推广,前期的热启动工作大部分是在抖音上做的,还蹭了抖音联合制片人计划的流量,用人家的流量做一圈然后启动小游戏,最后再高价卖给人家,那就不知道网络对面的张铭是什么眼神了。

因此张铭过来问的时候,楚垣夕在微信里说:啊,是,跟阿里那边是初步意向,其实也可以理解为连意向还没达成,我跟他们说不着急,等年底。

张铭不问你为什么要卖优质资产这种问题,他关注的是结果:连初步意向都没达成,就是说也可以跟别人谈喽?

结果楚垣夕马上接着说:但我不能一稿多投,我不是公开寻求战略合作者,也没有竞价,这是我的诚意。要是同时跟两家谈,诚意就变成虚伪了,代价太大成本太高。

张铭眉头一皱,心说这意思就是钱的问题了?

其实楚垣夕也考虑过走正规渠道发声。麦德龙今年年初一喊话说要寻找战投,呼啦吵来了一群大鳄竞标,不但有万科、阿里、永辉、大润发和苏宁等等产业,甚至因为资产太有吸引力了连投资机构都扑上来好几家,到现在打到总决赛了,是永辉和物美PK。

但是这种方式固然能卖个好价钱,约束也多,虽然参与竞购的企业多,卖方其实也并不方便提条件,否则很容易炸锅。比如说矮大紧不是千年狐狸,是个很好的谈判对手,但如果多家竞价,阿里可能直接换个千年狐狸,或者矮大紧在谈判过程中进化成千年狐狸,这是很正常的。

所以无论渣易卖考拉还是麦德龙甩卖天朝资产都没有开出很高的价码。

这个道理双方都懂,张铭想了想,问:听说巴人游戏有个新计划,因此你才推迟到年底再谈?按你的德行,这肯定是要抬价吧?

楚垣夕:你把老夫当成什么人了?怎么能叫抬价呢?我们准备实现的是一个全新的颠覆式的模式创新给内容赋能,对整个文创内容行业都是非常好的实验,到年底应该能出结果。所以我现在没法卖啊,我卖掉了,只是拿了些钱,一场伟大的实验就中断了,那我不是亏大了?

张铭:虽然你说的一套一套的显得非常专业,但是说了半天该不会是巴人正在做的小游戏吧?

楚垣夕立刻发了一串大大的惊叹号:你怎么知道的!!!

他是真惊了,心说不了一个是吧?怎么连这个都传到张铭耳朵里去了?我是跟信息漏勺谈的吗?

张铭:我查一下还不知道啊?你最近往抖音上传了多少内容?一个IP又一个IP的往上搞,还参加联合制片人计划,你说我会不会好奇你在搞啥咧?

楚垣夕一想也是,换成他坐在张铭那个位子上,有一家公司主要靠薅自己羊毛发展到几百亿了,光退个股的估值就是360亿,头条系自己的估值才5000亿出头,自己是什么心情?心急如焚啊!头发都不知道要薅下来多少。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张铭的心胸比自己大度到不知道哪里去了,调查一下巴人集团又在搞什么飞机是很有必要的,好歹也要知道自己的羊毛被薅走是干什么用了的不是?

只见张铭接着问:你这叫神马模式创新啊?不就是IP游戏嘛?

楚垣夕心说跟不跟张铭说呢?按说是不应该说的,因为说了之后张铭照方抓药怎么办?你怎么办我怎么办,能不动脑子直接抄走的是最难防的,有技术含量的复杂工作倒是不怕,像小康,谁想抄随便抄,抄不死你算我输。但是小游戏IP计划没任何技术含量,只有能力含量,做游戏的能力,以及内容创作能力,逻辑上本身并不复杂。

但是,人家能查出来,这是瞒不住的。就算现在不说,过个把月人家也能弄明白其中的逻辑,藏着掖着不说反而惹人笑话。

说到底,这套小游戏IP的玩法,主要是为了弥补楚垣夕把整个《罗马之敌》从巴人游戏剥离出去而产生的。

剥离之后就要留下的空白,业务空白以及估值空白。业务上,一家估值以百亿计的公司不能没有产品线接档,估值上,巴人游戏的内生性需要第二条腿、第三条腿来完善。只靠《乱世出山》手游,就算把IP注入进来人家算估值算个IP生命周期总价值就完了,300亿的并购价格是极有诚意超级大方的开价。

所以要留下《罗马之敌》就得换上一个别的,楚垣夕对《罗马之敌》的期望非常之高,期望高才要咪起来,那填充进来的东西至少看着要唬人,小游戏IP计划是按照这个逻辑上马的。

因此,同样都是缺乏游戏基因,阿里和头条系不一样,阿里可能能唬住,头条系不见得。这也是楚垣夕把头条系列为2号买主的原因。

当然说一千道一万,IP的另一边是内容,内容创作能力和游戏制作能力本身也是能力。如果游戏制作能力不重要,可以予取予求的话,那阿里早就拥有游戏基因了。阿里难道不想烧企鹅的屁股?火烧南极都想疯了,没能力。没能力才要并购。

想到此处楚垣夕先回答张铭的问题,解释了一下小游戏IP的三级火箭的逻辑。第一级,自媒体预热获取种子用户;第二级,小游戏裂变获取大量IP用户;第三极,IP内容制作跟上流量浇筑的节奏,打造顶级IP。

在IP这个领域张铭还真没那么懂,被楚垣夕说的一愣一愣的,比如说他不知道版权市场上最大的痛点在于所有权问题。一个好点的版权,要购买除署名权外的全版权,成本大了去了,但是如果按照先购买版权再打造IP的流程,打造失败的概率很大,失败之后这些成本全都要变成损失,本益比极为悬殊。而且某些优质版权所有权分散,很难买到全版权。

楚垣夕的三级火箭不存在以上所有问题,只需要有好的内容生产者就够了。按这套流程首先回避了版权市场上的麻烦,因为可以只提供一个IP框架够做游戏就行,前两极火箭不需要提供完备的内容。

然后是这种打造方式当然也有失败的概率,但是失败损失的只是游戏开发费用,小游戏的开发费用非常低廉。而且失败还分怎么失败,未必损失钱,但是一旦成功了,流量有效聚集起来,内容开发者再把IP内容高质量的生产出来,价值陡然而升,可谓是低成本高价值高效率的表率。

最后,楚垣夕洋洋得意的说:这个肯定算是模式创新了吧?

张铭不得不耐着性子写了个是。不能不是,因为这对用户时间的编辑效果太强烈了!过去用户成为一个IP粉丝需要追逐内容相当长的时间,一本连载的小说或者漫画想要成型需要几个月,想要完结需要几年。

楚垣夕的模式不只是把流量从平台扩大到全网,还把IP成型的时间严重压缩到几周甚至几天,使得用户可以先粉上,然后再关注内容,这就是游戏的魅力。模式创新本质上都是对用户时间的再编辑,在这个创新中体现的淋漓尽致。

这就是楚垣夕一定要咪下《罗马之敌》的原因。因为IP不止是赚钱的工具,还是开路的先锋,是锋利的刀。迪士尼在天朝只是赚钱吗?不是的,它输出价值观。IP是链接陌生人的工具,让陌生人接受你最快的方式是用娱乐的方式。所以这个IP很有用,这个游戏也很有用,面对多变的未来想要保持自身灵活,保持变化性,就必须拥有这种有用的工具。

这就好像围棋高手都不急于“定型”一样,一块起可以向左打吃一下,也可以向上打吃一下,都是命令型,对方都要接住。低手通常着急忙慌立刻打吃一下,能占的便宜赶紧占上,但是未来就失去了向另一个方向打吃的机会。

巴人游戏里装的如果不是小游戏IP,而是《罗马之敌》,而且是已经立项开始项目开发的《罗马之敌》会怎么样?配上海外自媒体账户不错的数据,配上马略生产的小说、剧本和金永汉画了小半年的漫画,楚垣夕说它对标《乱世出山》应该能站得住脚,游戏公司整体也能卖到300到400亿,而且比向买家夸耀小游戏IP的方式省事,好卖。

但是这就失去了未来的变化,因为小游戏IP这套楚垣夕感觉窝里横是可以的,可是很难出海。

往大里说巴人集团是小康的奶妈,小康想要实现真正的走出去,全球发展,巴人手里拿点钱和拿一件趁手的兵器相比,楚垣夕选择兵器。神兵利器通常都是很难买到的,就像修仙小说里,筑基丹值十万灵石,但主角拿着十万灵石总是买不到筑基丹一样,还是得自己炼。

所以楚垣夕卖巴人游戏要实现的目标是两个,咪下《罗马之敌》,以及卖个不错的价格,对不同的买家,想卖个好价格有不同的策略,对张铭,需要加深他对游戏这个产业的重要性方面的认识。

想到此处他问张铭:你们集团对游戏产业怎么看?

张铭心说这是要开始谈价钱了吗?他发送:我们对游戏的看法?流量运营的一个出路。

楚垣夕发了个狗头的表情:你们绝对不是这么定位的,不然不会第一个游戏憋这么久了不出炉。阿里的游戏都上线了啊,换你们APP工厂,八百个游戏都做出来了。

张铭不答反问:那你呢?你对游戏是怎么定位的?

楚垣夕:游戏,很长一段时间内是受歧视的行业,玩物丧志害小朋友。但是眼光放到未来,这是个威力无穷的武器。

张铭:威力体现在赚钱?

楚垣夕:赚钱流于下乘,还有中乘和上乘。比如说,游戏的社交属性在5G时代以前是很难开发的,你看亡者农药说是社交属性,那是把用户现有的社交关系搬到了游戏里,至多就是本来你加不上微信的美女,带着上段位加个微信,也就这样了。但是5G时代,肯定有很多种游戏社交的新玩法,用来制造全新的社交关系链。

发送完了楚垣夕突然有点后悔,因为,这该不会暴露《罗马之敌》吧?如果真的把巴人集团查个底儿掉的话,有了这种提示,再进行分析的话,有可能产生怀疑?

还好张铭的回复没这么敏感,而是问:那上乘呢?

楚垣夕心说上乘这个Bility不能在你面前装啊,可惜了。上乘一说妥妥的《罗马之敌》就暴露了,到时候万一张铭听明白了之后贼心大起,以社交新贵Tik Tok在海外的强势,找几个优质的内容创作者创作一批类似《罗马之敌》那种西方题材的作品然后官方推广,继而做游戏,这就是走楚垣夕的路,让楚垣夕无路可走的节奏。

所以他说:我们也在逐渐摸索,可以肯定的是一定有比游戏社交更有价值的领域,商业上,实业上。

网线另一边的张铭不禁陷入深思。不沉思不行,主要是楚垣夕讲解了一下小游戏IP的玩法,把他的心思搅乱了。头条系做游戏肯定要发动自己的流量帝国,力道远大于巴人集团的推广能力,但是,这个发动是怎么个发动法呢?是单纯的流量变现,还是能够实现流量上的增值?

他在集团内部会议上早就说过按照原有模式运营下去头条APP的增长空间只剩下4000万DAU,必须有新的发动机,当时这个发动机寄予厚望的是搜索场景和优质的内容。为此,头条系不惜发起对百度的进攻,互诉了一个9000万的官司。

但是楚垣夕今天这番话似乎也有点道理?如果游戏场景能实现流量增值岂不是非常好的事情?但是马上两个让人皱眉头的问题就出现了。

第一是要改变集团内早就开始的计划,这是非常令人厌恶的,让他本能的排斥,第二非常搞笑,因为等于要面对巴人游戏这样的竞争者,流量不行但是用大量优质的内容和IP来跟自己竞争玩家资源。

推荐热门小说咸鱼的自救攻略,本站提供咸鱼的自救攻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咸鱼的自救攻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上一章:第0949章 大5G时代 下一章:第0951章 江湖路远
热门: 被黑化的他抱在怀里亲[穿书] 我就喜欢惯着你 你也喜欢看甜文? 重生后被死对头买回家 八荒斗神 清寥记 曾与你旧梦一场 三年二班凌思睿的家长有点怪 星照不宣 妃狠佛系暴君您随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