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34章 蒋干盗书

上一章:第0933章 李铁头上门 下一章:第0935章 水到渠成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对对对。”魔都那边立刻跟茬,“虽然巴人不是上市企业但是有什么应该披露的信息,按照企业经营原则也应该对我们披露啊,我们有知情权的。”

你们看我有那么迂腐吗?楚垣夕心说咱已经非常给面子了好不好?不给面子的背地里协议都签了一大堆了,我只是吹吹风而已。再说了,就算掰扯,卖巴人游戏的事情也不属于“应该披露而未披露”的事情,八字都没一撇呢。

只听袁苜说:“交易嘛就是有人想买有人想卖,我哥说最近楚垣夕在巴人这边分配的精力挺多的,看着像是有大动作,所以不着急变现。”

切!分配精力?网络对面顿时有人产生强烈的吐糟欲,分配精力就能带来企业估值提升,那所有创业者都集中精神不就好了?巴人的成功明明是特么运气好时机也好,这种成功是不可复制的,怎么你们还把他的精力换算成钱啊?

然而楚垣夕还挺受用的,没错,我的精力就是估值啊。说的好,晚饭加个鸡腿!

他的手机放在桌子中间方便所有人听,只听手机中传出辛西娅大婶的声音:“行,各有各的选择,互相不受影响就好,我们认可360亿的价格了。李总你呢?”

李靖飞心说你们怎么这么快就缴枪了啊?还说互相不受影响,这不就受了郑德不卖的影响了?

有些话其实不需要问,问了伤脸面,而且没意义,但是,万一呢?李靖飞在权益和脸面之间果断抛弃了脸,问:“楚垣夕,能不能重新设计一个退出节点啊?现在退出价钱倒是还不错,就是有点不甘心。”

楚垣夕心说这时候看不到魔都银团的表情殊为可惜,本来人家可是很痛快要下车的,不知道现在是继续不屑一顾呢,还是重燃对巴人股权的兴趣。

他轻飘飘的说:“要说重新设计个退出节点吧,也不是不行,但是万事万物都是有成本的,你打算付出什么成本呢?”

我特么就是不想付出代价所以才跟你打个商量啊!李靖飞心说楚垣夕是肯定不可能吃亏的,想从他这讨点合同以外的好处实在太特么难了,不过好在他还算是尊重合同的,就这么地吧!

他叹了口气:“唉,我就那么一说,360亿也不少了,我也退。我需要钱投资开门客啊,不退也不行了。”

说是这么说,但是李靖飞的语气是不情不愿的,非常之勉强。

“哎别啊,开门客有孙大圣注资,还缺你这仨瓜俩枣的?”楚垣夕心说你要是不退可就好玩了。

李靖飞顿时一激灵,一丁点的勉强立刻抛到九霄云外,这要是能提现而不提,然后开门客那边嗷嗷待哺,楚垣夕再给吹吹风,那多有意思啊?

楚垣夕看了看墙上的石英钟,发现距离计划中的时间还有点早,得留他们多聊两句。这个会客室的石英钟作为装饰物原本挺多余的,因为现在的人全都看手机时间,那个时间比什么钟都准。但是今天不一样,今天楚垣夕的手机有巨大的用处,而时间拿捏也必须精确,这个会议可以早点结束但不能晚。

想到此处楚垣夕跟魔都银团和李靖飞聊了一下退出的细节,这个细节还是挺有用的,有时会影响到税负,差一个百分点也差不少钱呢,预先筹划是个很友好的举动。

眼看时间很快来到下午两点四十,楚垣夕适时的结束了讨论,魔都那边挂断了电话会议,于是手机放在桌子中间没有动。

袁苜在他们聊退出细节的时候就离开了,一是无关二是避嫌三是她也有好多事要忙,小康的事。于是屋子里只剩下李靖飞和楚垣夕。

李靖飞发现气氛进入微妙,正想走,没想到楚垣夕反而谈兴很浓跟他聊开了,从世界经济聊到毛衣战聊到米国政治,而且还颇有见地。

比如说聊一聊所谓的三权分立,行政不能干涉立法和司法,但是立法和司法的却可以明目张胆的干预行政,甚至于整个西方或者说接受西方思维方式的人都没人觉得这里边有问题,是个非常有趣的现象。

又比如说西方的议员制度也很有趣,他们只要自己那个狭小的票区稳的住,议员的身份不丢,就敢飞天爆炸,纵横捭阖无人能治,无论提出什么反人类的议案都没事,于是拉着全国人民一起炸。至于他们的议案能不能通过?靠煽动和裹挟啊。

李靖飞心说楚垣夕今天这是咋的了?怎么这么能聊?您小康那边不忙啦?殊不知楚垣夕也着急着呢,怎么还不来啊?再不来就得改聊国内的了,聊国内的多危险啊……

正在这时,玻璃门外朱魑“噔噔噔”跑了过来,不敲门推门就进,然后一歪头:“楚垣夕,你怎么还在这墨迹呢?泰山台邢工都到了!”说完看了眼李靖飞扭头就走。

伴随着一声“卧槽”,楚垣夕勃然变色,脸上适时的呈现出慌乱状,身体像弹簧一样弹起来,叫一声:“老李我先走了,你也回吧。”然后“嗖”的一下追着朱魑飞出会客室。

偌大的会客室里就剩下李靖飞一个人,眼瞅着透明玻璃外面楚垣夕跑远了,而他的手机,静悄悄的,就在桌子上,而且一直没人动过,还开着,屏幕上显示着微信群。

楚垣夕这手机的亮屏时间可是够久的啊,也不怕费电?李靖飞的脑子里冒出这么一个念头,紧接着,发现这个手机对自己的吸引力开始不断攀升,马上在脑海中形成两个大字——看看?

这个念头一出现就像脱了缰的野狗一样撒泼狂奔,窥视楚垣夕秘密的机会可是千载难逢啊!

看了看玻璃门外,并没有人,如果有也可以早早发现。因为光线的原因,里面看外面是一清二楚,外面看里面是什么都看不见的。

他麻利儿的拿起手机,第一件事就是退出微信看笔记本和日程之类的东西,结果发现笔记本里东西很少,而且日期都很久远,看来并不怎么用,日程倒是满满腾腾的,光今天明天就一大串,问题都是和谁开会,去哪之类的事情。

擦,明天就是小康里程碑4开始?李靖飞仔细看了看,这是个收回,不过没什么卵用。再往后看了看,8月十七八号这个周末,是小康A轮融资路演。

李靖飞很想把这个破手机关上,“小康融资”这四个字到现在已经开始扎他的眼睛了。看到这一篇,他就止不住的想,当初自己的选择到底对不对……

关键是楚垣夕这孙子简直痴迷于路演,你说你A轮融个资,随便找几个投资人聊聊不就完了吗?谁还能不给你面子是咋的,这么一路演,变数可就出来了。要不然说不定我还不跳车呢……

这个融资时间比里程碑4更没用,因为楚垣夕早就散出消息去了,8月中旬,搞这波路演,具体时间待定。现在不过是摸到一个具体时间,除了感受一下楚垣夕爆棚的自信心还有什么用?

想到此处,他又打开楚垣夕的微信,希望这里能挖到点啥,咦?

突然间李靖飞眼珠变尖,因为楚垣夕的微信里,是把“阿哑-杨正”置顶的?

什么情况?楚垣夕微信里置顶了七个人或者群,两个是巴人和小康的工作群,一个是个叫许彦平的男人,一个是个叫冯林的女人,听都没听说过。打开扫一眼,许彦平这个完全不感兴趣,冯林,咦,我看到了什么?楚垣夕这孙子,这是有女朋友了吗?擦!大新闻啊!不过看着又不能100%的确定,这个这个……算了算了,今天不是看八卦的好时机,可惜了!

其它的,一个是和袁敬袁苜的三人小群,我就知道这三个人肯定有密约,哼!可惜打开之后发现信息非常零散,而且大多数都是过时的。特别是,最近半年非常少,时间越近,出现越多的是“发起语音通话”和“语音通话结束”。

一想也是,袁苜就在眼前呢,根本不需要通过微信交流了,擦了个擦的,感觉错过一个亿。还有两个,一个是杨正,另一个,是赵烛江?

传声科技赵烛江?非洲土霸王?他怎么被楚垣夕置顶的?李靖飞好奇的点进去看看,发现里面聊的内容简直辣眼睛,而且,怎么全是聊的造车相关的啊?这俩人你们挨的上吗?八竿子都打不着吧?这跟狗城突然跳出来陪下周回国造车有一比啊!

最后,就是杨正的了。他倒是也想往下找找,问题是下面蹦的太快,每秒钟都有群在跳动,这楚垣夕到底是加了多少群啊这是,这看的过来吗?99+群聊信息的不知道有多少,他也不敢点,最后目光所及之处,只有杨正的。

点开看看?就看一眼!李靖飞这回没什么心里斗争了,都看了一溜够了也不在乎多看一点少看一点。

结果就看一眼就再也停不下来了,这俩人聊的是什么!李靖飞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赶紧往上拉,看前边的内容。一边翻一边冒汗,他感觉自己巨狼狈,生怕楚垣夕什么时候就回来了,或者派个人过来拿手机也是一样。他不可能一直不晓得手机没拿吧?

而且他们聊的这个天怎么千疮百孔的啊?这么多撤回撤回是什么鬼?这些没撤回的只言片语,断断续续的看着已经很辣眼睛了,有些东西似乎也应该撤回?但是楚垣夕忘了撤?

正在这时,忽然,他看到一周前,八月2号的一条聊天:我不看资历只看能力。另外你这句话最好撤回,万一被人看见了不好。

卧槽!霎那间,李靖飞感觉自己都明白了!然后冒出一身冷汗……

杨正这不像话啊,这是把开门客的融资情况告诉楚垣夕了?不知道,关键部分撤回了,但是这特么就不好说了啊!还有这里,这里,和这里!李靖飞往下划拉着,感觉眼睛疼。

他频繁的抬头看外边,生怕有人过来,旋即想到这不行,这个不能光自己看!怎么办?录像!

他伸出颤抖的手,拿自己手机录,因为不熟练而错了两次,总算录下来,一刻悬着的心却放不下来。这个手机怎么还原现场?怎么让人看不出来被动过?刚才那个群呢?

一脸懵逼的李靖飞再也找不到刚才开电话会议的那个群了!楚垣夕的微信跟自己的微信就不是一个微信,他这到底有多少群在跳啊?这么会的功夫整个界面已经沧海桑田了,用来语音通话的群是哪个来着?根本找不到啊!

还好,他用楚垣夕的微信搜了一下“李靖飞”,总算找到了。“呼——”他一屁股坐回沙发里,拿手一抹,一头都是汗。

另一边,楚垣夕在茶室里正给邢工请罪,正跟投资人掰扯回购股份的事情呢,估值差60亿条件谈不拢,一下没主意时间云云。

邢工心说你特么合着跑我这zhuangbility来了?

他旁边跟着许彦平呢,许彦平一看邢工这脸色就知道该说什么:“楚总,要不,你别着急,你先去把你那几十亿的生意处理处理?”

“不用不用,我已经让他们回去了。”楚垣夕露出自然的微笑,一副其实也没什么可不好意思的样子。

看时间也差不多了,李靖飞就算再废物也该搞好了吧?楚垣夕假装一摸兜,然后支使朱魑:“我手机落在会客室了。”

说话间,他跟许彦平对了个眼神,许彦平略微点头,一副一切尽在掌握的高深涵义。

许彦平,是楚垣夕这次请邢工来巴人看一看的行动中,存在的唯一变数,邢工本人反而没什么变数。

像邢工这种带级别的大领导考察一家跨省的自媒体公司,其实还是挺招物议的。请邢工来巴人,原本就是楚垣夕计划好的送给房诗菱的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刀,早就在谋划了,只是现在看来效果有点溢出,有点杀鸡用牛刀。但是因为早就在策划,也不好瞎捷豹改,那就来吧。

至于正好送李靖飞蒋干盗书,这个只是搂草打兔子。李靖飞不来,其实也有办法把消息散出去,但是既然来都来了……

让邢工来一趟,主要是需要让这位老先生明白一件事情,你丫没什么了不起的!不要总以为可以俯视巴人集团。实际上在这个年代,巴人就是因为不做网红电商所以对经济的带动不直接,因此显得level不高。像如涵、像缇苏,这些上一代的网红电商,实控人无论去哪走业务,都是高干陪同,接待规格非常之高,因为可能会带动一个地区的经济发展。

当然,想要做到如涵、缇苏的地步也不容易,需要专注和专业,不是随便一个抖音大号想做都做的成。

楚垣夕相信只要把邢工拉来应该就不至于出什么问题,所以关键还是能说动他来,这里边许彦平居功至伟。

至于为什么要请邢工过来一叙,那是因为……楚垣夕发功来着。

楚垣夕当然知道想让许彦平去说服邢工把项目主导权交出来费劲,但是不可能比上次还费劲吧?因此,作为ChinaJoy采访的后续,许彦平就被楚垣夕告知了这么一个逻辑:你们那个综艺我是不会投广告的,但是如果交给我来做,我自己投自己没毛病。

许彦平:“这没意义啊,你这是让我帮你要挟台里?”

这个话其实也可以这么理解——要挟台里可以,但是必须没有我。他还是有一点清醒的,台里关于这档节目的囧境他一直都没说给楚垣夕,关键的关键点,已经报到省领导耳朵里了,这一点没有泄露。

所以本来台里有分歧。有人希望别干了,反正台里也没什么损失,接着干可就该台里出钱了,这时候止损简直完美。

但是邢工不乐意。可是不乐意也两难,因为下一步就要码卡司了,综艺的卡司是有讲究的,台本对卡司有影响。现在内容出不来码卡司别提多别扭,特别是泰山台的综艺更是如此。

有人希望继续干,但是别让《深夜画廊》干了,至少再找一家有实力的实体参与进来,关键是找个能写这套本子的写手。要是能找到的话,反正《深夜画廊》也交了钱了,重新谈一下控盘比例,恐怕房诗菱也只能接受,然后还让她接着干也不是不可以。

但是能写这套本子的写手找不到啊。要是能找到,当初还轮得到《深夜画廊》吗?早在卫宁泄露创意之前泰山台已经轮过多少人了……

卫宁希望就这么着,过了房诗菱的稿子得了,然后进入下一阶段。反正《深夜画廊》这回给的稿子说水是特别水,但是符合原先划得道道,用来交差顶多被批个不及格,但不会像上回似的。

当然这话他不敢跟邢工说,而是鼓动许彦平,许彦平是负责过稿的,一点头,今后再有锅就全是许彦平的了。

推荐热门小说咸鱼的自救攻略,本站提供咸鱼的自救攻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咸鱼的自救攻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上一章:第0933章 李铁头上门 下一章:第0935章 水到渠成
热门: 穿成大佬的药 茶馆 良辰讵可待 精灵掌门人 捉住病娇咬一口 魔尊每天都在逃婚 抱住可爱亲一口 三年二班凌思睿的家长有点怪 快穿之炮灰人生 幽冥仙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