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33章 李铁头上门

上一章:第0932章 内部和睦 下一章:第0934章 蒋干盗书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OKR制度下一家大型企业周转起来,总裁的工作量是巨大的,因为不止产品线上有人要汇报,还得负责统筹全局。

楚垣夕的OKR和国内一些使用OKR的还不一样,是鼓励员工跨项目组编队的,逐渐淡化固定的项目组,强调临时团队,所以对管理层的考验更大。换成一个习惯于脱离一线的总裁过来,光铺天盖地的任务申请和为之拟定的里程碑计划表就能把人吓傻。

一旦进入工作状态时间就过的飞快,时间欻欻的就跑到了八月9号。

这几天江湖上颇不太平,床破在太平洋那边天天发功,然后出现了极搞笑的一幕——天朝那么多年没有被宣布为汇率操纵,直到这几天¥自然而然的破了7而未加任何干涉,被宣布为汇率操纵。

紧接着,床破以迅雷不及眼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发表了一番决裂宣言,表示米国不需要天朝的市场,苹果星巴克爱咋地咋地,今后不允许天朝公司到纳斯达克上市!

最后这句话在资本市场上掀起轩然大波,影响的不是一家两家,而是全部。那些已经在纳斯达克IPO了的企业无不坐蜡,而正准备赶过去的直接瞎了,不知道川宝宝是说着玩的还是动真格的。

看见这条新闻之后楚垣夕青春怒放:“我真想给川皇点100个赞,实在太特么英明了,天朝的好公司终于有救了!”

袁苜一边吐糟一边笑:“点赞的时候叫川皇,不点赞就叫床破,你当人家是牛夫人啊?”

因为上市条件的原因,多少天朝企业本来稳扎稳打能够成为参天大树的,就为了赶着投胎,以牺牲未来为代价钻进IPO这张大网。要知道能去纳斯达克本身肯定有两把刷子,不追着上市跑,发育不会走向畸形,就不会脱离纯粹的企业经营。不过不追着上市跑就难以变成资本的工具,投资人也不答应……

然后IPO了,投资人们庆祝了没几天就会发现大环境不好。换成好年景早赚翻了,可现在,流动性枯竭的陷阱正等着他们,卖,仍然是卖不掉的,依然要为保住纸面价值而努力,最终在资本的运作中没有胜利者。

天朝对于川皇的回应就是——公布了魔都自贸区的免税方案,扩大改革推进开放,以王道面对霸道。

国内相对来说比较平静,楚垣夕就记住三件事。一件是小事中的小事,华灯区块狗终归还是发出跑路公告了,果不其然,那次上门的三家区块链明星全特么没安好心,这群狗娘养的!

另一件则是大事中的大事,有关部门细化了规则,重新允许上市公司并购游戏相关的资产。这个方案一出,再次震惊资本市场,资本市场天天被震已成常态,特别是那些喜欢揣摩上意的,完全找不到方向感。

实际上要不是政策原因,以巴人游戏的收入早已进入头部,从去年到现在就应该天天被人问价才对,这个市场上,需要买利润的可不是一家两家。可惜新方案出来,巴人游戏的体量已经太大太大了,A股市场上有资格做并购的锐减。

有关部门的新政对楚垣夕来说最大的好处,就是利于提价……

最后是一件不大不小挺有意思的事情,米国那边24小时内连发两起大型枪击案,然后床破秒速甩锅给游戏,连续下令要求玩家必须先做背景调查然后才能合法的购买游戏。于是游戏股闻声而动,特别是玻璃渣的股价一泻千里。

楚垣夕就乐了,可见出了事情就甩锅给游戏是放眼全球都适用的技能啊!就是玻璃渣您收入又不靠守望屁股,您跟着瞎跌神马?

在床破的威吓声中,沃尔玛下架了所有暴力类游戏的展示和视频,但是没有下架任何一把枪。枪是必须继续卖的,敢下架枪支,床破非得跟丫拼了不可!

八月9号是个事故多发的周五,华为发布了鸿蒙OS系统和方舟编译器,而且开源了一部分方舟的框架源代码。

这是一颗射向安卓的子弹,敞亮的说,要解决安卓系统安全上和效率上的痛点,增效40%。这也意味着,今后谷歌替华为向米国国会要政策的情况已经很难再发生了,靴子落地的一刻,所有的事情都将有个定论。

不过楚垣夕不那么关心,因为他已经暂时熄灭了造车的心,那就祝愿鸿蒙OS一切都好吧。

他比较关心的当然是马上就要开始的小康里程碑4,不过今天也有一件值得关心的小事情,就是《魔都堡垒》千呼万唤终于上映了。

到了八月9号这天,《哪吒》票房已经30多亿了,眼瞅着奔50亿而去。巴人的自媒体吃了《哪吒》一波红利之后脑满肠肥,食髓知味还想再捞一票,然后放眼望去,临近档期里有潜质的也就是《堡垒》看起来略有可能。

其实巴人里有不少质疑的声音,特别是这个卡司的问题肉眼可见的严重,但是陆羽力挺。楚垣夕问他为啥,陆羽吞吞吐吐的说:“因为人家给的广告费了啊……”

楚垣夕随便搂了一眼,发现这片的发行方痴迷于自媒体广告,巴人的公众大号和影视无关,但是《高站长》是做影评的,同样接到订单,价格把陆羽都镇住了,赶快抢了过来。《高站长》在巴人信息已经是明日黄花了,历史使命已经完成,只要不是土蜜蜂级别的广告都可以接。

看到报价就算楚垣夕也暗自咋舌,《高站长》自从被巴人接手之后就没怎么正经发影评,在国内影评号里已经是臀部了,居然接到不容拒绝的广告单价,那别人呢?而且他们不止发公众号,连B站阿婆主都不放过,光自媒广告费用最低最低也得破千万了吧?

这么有信心,为什么不好好做点映呢?《哪吒》可是完全相反,自媒体广告是什么?点映才是提升口碑的王道。

这个广告单价直接勾起了楚垣夕的好奇心,但他最近实在太忙了去不了,于是放巴人的员工浩浩荡荡的奔向了影院。连巴人的联合创始人们也去了,这些天他们逐渐从能够分到几个亿的兴奋中平复过来,可以认真工作了。仔细想想,没小康的话这些权益以巴人的赚钱能力总是能兑现的,现在无非是顺利兑现一部分而已。

结果不到两个小时,公司微信群里已经完全没法看了,先去看的声嘶力竭的告诉后面的同事千万别来,摸鱼不值得。

还没走的员工当时就不干了,就为了带薪放半天假也得去啊。

“真的不值得,我还没看完,遭罪啊,遭罪!还是工作使我快乐!可是一想到我的工作是吹这个片,啊——”

“陆总你的广告费收了多少?咱们现在删文还来得及吗?不删文估计要掉粉。”

“有那么差吗?”

“卧槽,有那么差‘吗’?某瓣分数已经出来了,3.9。”

“刚开始不代表什么,会回升的。”

“回升毛啊,现在打分的应该是流量粉和原著粉居多吧?这特么就是评分巅峰了。”

“看了这片我现在特别为去年上映的《阿修罗》感到不值!这片首日票房好几千万了都,卧槽啊。《阿修罗》只是剧情烂,但是人家特效牛逼啊!关键是人家特效都是在同一图层里的,这破片尼玛成本都给卡司了吗?战斗都不在一个图层里边。”

“我很矛盾,我又想发朋友圈叫大家别去看,但是我又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看过这个电影。”

“这片太悲情了,你想想世界末日外星人要来灭族了,冲在最前面的居然不是战狼而是……你能不悲情吗?”

楚垣夕不得不冒泡了,不能让他们这么狂欢下去。“喂喂,你们应该带着工作的心态去观影,看片是工作内容,不是让你们去休闲娱乐的。吐糟没关系,但是吐糟也要能给公司带来流量再吐。”

群里瞬间清静了,楚垣夕满意的看了一会,继续发送:“我需要高质量的评论,有没有高质量的?我要言之有物的。”

王乐:“我说两句,从产品运营宣发的角度这片错的离谱啊,这不是明摆着儿童片吗?咱们小时候难道不爱看穿着制服保卫全人类保卫地球的动画片吗?《太空堡垒》不好看吗?剧情根本不重要好吧?如果目标观众是小学生初中生,走校园路线,学校批观影费用,几个亿的票房应该很轻松。”

陆羽:“我总结了巴人信息几个技术官的意见,这片的战斗视效太糊,打得热火朝天,整整五分钟都没看清到底是什么东西在对打,因为没抽帧。《变形金刚》就有这个问题,到《大黄蜂》把这个BUG改过来了,放慢了对战速度。这种片没细节就会失真,必须调整动作特效,《蜘蛛侠》的动画就故意抽了帧,打击感立马不一样。”

下面有人附和:“对,没有正确的动态模糊,没有准确的动作调整,帧数越高越糊。”

楚垣夕看得直皱眉,这特么倒是高质量言之有物,但是不好做内容啊,难道特地写篇公众号去Diss剧方的技术?这刚拿了人家经费,太不道德了。

这时椒图突然冒出来:“等我回去做一个视频,保证牛逼。”

结果他回来就做了一个长城汽车的广告视频VS《堡垒》精彩瞬间的剪辑对比……

这坑爹的对比视频扔到抖音上拿了上百万赞,成了本次观影活动的唯一收获。

不过楚垣夕是没空欣赏了,因为李靖飞来了,如他所约,来听取巴人的半年报,以及确认对赌划转事宜,顺带谈谈退出的可行性。

巴人的半年报已经正式出来了,这个正式的报告不能隐瞒海外收入,即使是划入应收账款的也要体现在报告中,所以数目还是很感人的。相应的,投资者确认这份报告书也需要一定时间,就连魔都银团,明明派来了财务“协助”巴人聘请的审计机构一起做审核,仍然慎而重之的拿回去研究。

唯有李靖飞,一直三推四推不敢登巴人的门槛。

“李铁头,你说你这样,怂的跟孙子似的,干嘛啊?”楚垣夕坐在茶桌前哈哈大笑,“难道我还能吃了你啊?”

李靖飞干笑,因为楚垣夕这孙子都不带动手的,没事放点风吐点糟,他在开门客就备受关注。特别是做了专访之后,巴人这个半年业绩一报,也不知道这帮人的注意力是怎么被带歪的,全都盯上他所持有的巴人集团股份了。

这股份现在老值钱了啊!当初闭着眼瞎投三千万,投得实在是太英明了,现在值几亿。可惜就是投的少了点,应该allin的机会错过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来,也不知道开门客是不是这个机会。关键是,他这相当于身在曹营钱在汉,这笔投资越赚钱就让他越不自在。

想到这事,李靖飞是一腔子问题憋在脖子里边,感觉脖子要爆了,但是没法问,问谁,都不能问楚垣夕。

他这种混合了惭愧、委屈与焦虑的心情完全写在脸上,搞的楚垣夕都很犹豫,这样的李铁头,到底要不要坑他啊?就像在幼儿园欺负老实的小朋友一样,怪不好意思的。不过转念一想,丫并不老实啊!

想到此处,他继续说:“我知道,你拿着巴人的股份,巴人、小康都在我控制下,小康跟开门客有点口头上的不对付,所以你作难了,是吧?你把巴人的股权退出不就完了?”

当初投资的时候,协议写的很清楚,股东持有的股份是不能自由交易的,只有某些融资节点来临的时候才能行使某些权益,卖给认购下一轮股权的投资者。而所谓的某些融资节点,并不包含B轮。

换言之投资者想退出只有巴人集团回购股份一条路。好在对赌协议虽然输赢很大,但是包含了对应的退出激活,特别是管理层已经定格完成对赌的情况下,李靖飞想退出,确认对赌并划转的这个时间点上是可以选择退出的。

过了这个村,就得巴人集团主动提议回购,投资者的退出将失去主动性。

魔都银团也想退,最近一直在跟楚垣夕比拼内功,磨了好久了,主要是价格不满意。其实郑德也想退,不过目的不一样,退出来才有钱投给小康啊。

这个情况李靖飞是掌握的,他不但掌握,也想等楚垣夕加价,加价他第一个退出。不能用自己的钱投开门客,他这个CFO当的实在太职业了!

他们不知道的是,现在楚垣夕也希望他们退。退了,卖巴人游戏就不用分他们钱了,就这么简单。这个事情虽然巴人内部有保密的可能,但是如果阿里说出去,那是谁都没办法的事,虽然阿里未必会说。

实际上在一项重大交易达成之前,参与方是应该保持缄默的,否则可操作的空间就太大了。但是这事谁也不敢保证,所以楚垣夕也希望尽快操作。

不过郑德不能这么退了,这么退了之后难免给人感觉自己把郑德一起坑,那俩都已经跳车了,郑德可是上了小康的车的。因此他这几天一直在劝说袁苜,把退出价格调整到360亿估值,你们满意否?

袁苜:“我们满意。”

楚垣夕:“不,你们不满。”

这种沟通是李靖飞没有掌握的。但袁苜似乎明白了点什么。

因此今天李靖飞上门,楚垣夕一改往日先试探后确定策略的风格,也不去带动对方心理,诱导对方的感觉,而是三言两语就组织起一场微信电话会议,这边是他和袁苜、李靖飞,那边是魔都银团,商量退出价格的问题。

其实魔都银团已经收到风声,楚垣夕愿意把价格上调到360亿,这一下就涨了20%啊!能在楚垣夕这吃两个涨停板可是真不容易。虽然这个价格他们也不是特别满意,但是已经达到底线了。

于是会议在愉快而友好的气氛中开始,不过很快,当袁苜表示我们不退的时候,几个人顿时各有心思。

魔都银团想的是,郑德跟特么楚垣夕关系良好,因此存在着想什么时候退出就什么时候退出的可能性,至少比他们的可能性大,所以郑德可以继续观望。

而李靖飞,无论对袁敬袁苜还是对楚垣夕的了解都比魔都银团多一些,顿时感到很意外。他知道袁苜这是代表袁敬表的态,而袁敬,是一个结果导向的人,考虑进场退出的时候根本不考虑感情因素,只看合同和条款,只看该不该进行操作。

换言之,他摸不清楚袁敬是感觉巴人还会升值,因此这时不宜退出呢?还是跟楚垣夕达成什么额外的约定了?

毕竟退出条件是一方面,估值高低也是必须要考虑的。

“哎我说楚垣夕。”李靖飞在旁边咋呼一声,“你们可不带秘密协定的啊。咱投资人虽然份额不一样但是你得一视同仁吧。”

楚垣夕心说你可是想多了,我费劲巴力把你今天这个时间约来,想坑你的地方可不止是协议。

推荐热门小说咸鱼的自救攻略,本站提供咸鱼的自救攻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咸鱼的自救攻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上一章:第0932章 内部和睦 下一章:第0934章 蒋干盗书
热门: 拯救残疾男主[快穿] 仙君座下尽邪修 七零反派女知青[穿书] 必须在反派破产前花光他的钱[穿书] 龙族异闻录 反派都为我痴狂(快穿) [综武侠]武功盖世 步步高升 仙木奇缘 听说你想攻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