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31章 信息压制

上一章:第0930章 见我不需要预约? 下一章:第0932章 内部和睦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房诗菱今天一身少女风的妆容打扮,妆很淡,略微打了些遮瑕霜,一身仿佛学生时代的衣裤非常显年轻。不得不承认,也就房诗菱远比常人更纤细的骨相能在这个年龄驾驭住这身行套,换成朱魑虽然也是顶级的身材,穿上只会让人感觉不伦不类。

楚垣夕不由得产生了强烈的吐糟欲,心说您朱魑您不会挡驾吗?不过一转念,她可能不知道三月底在亦庄谷歌大会上房诗菱跟他当众撕逼的事情?要是知道的话……那她就是看热闹的不嫌事大?

还有房诗菱,您是怎么做到的,能够一点尴尬都没有,“俏生生”的站在老夫面前?而且还一身的少女感,您就比我小了不到40天吧?这妆跟这一身行套搭配的不错啊?是打算让我回忆起什么美好的过去吗?问题是美好的过去只存在于我心里,已经消失了怎么破?而且咱俩撕的辣么激烈您换个妆就当成翻篇啦?

不过,朱魑脸上破天荒的第一次呈现出“歉意”这种对她来说几乎没出现过的表情,让他把许多许多糟都咽了回去,然后保持风度的一伸手,把人引入茶室。

房诗菱的心放下一半。她怕的是楚垣夕不见她,或者一见面就崩,只要有的谈就是好现象。

这一刻她的心思无比活络,殊不知楚垣夕的心思也是无比的活络,因为他一瞬间想到很多。

从项目被抢开始,楚垣夕说是必胜,必然拿回项目,但是一直都恨清楚一件事,如果房诗菱真的做到完美,在他不用阴谋的情况下是有机会保住项目的。她至少有上中下三策可行。

所谓必然拿回项目,也必然要留下阴谋的痕迹,到目前为止楚垣夕用的都是阳谋,没有任何阴谋的成份。什么是阴谋?就如同朱魑在三月份项目被抢的时候问楚垣夕的,比如对泰山台的领导,走一点人事?虽然朱魑和楚垣夕使用阴谋的档位不一样,但性质是一样的。

还好,就房诗菱表现出来的能力,楚垣夕发现自己并没有低估她。这样的话,今天就给她加一刀呢,还是让她在幻想中再苟几天?

走进茶室,朱魑没有直接坐下,而是绕到楚垣夕背后,附耳,小声说:“我今天嘴上可是贴着封条的。”

楚垣夕翻了个白眼,心说虽然我是嘱咐过你跟房诗菱说话嘴上贴封条,但问题是你都快成信息孤岛了,贴不贴封条有啥区别啊?

当然说是信息孤岛是有点过分,最近巴人传媒和巴人信息通力合作推动小游戏相关IP的短视频内容制作,工作量非常饱满,作品上颇有建树。

这就使得陆羽在和头条系的“联合制片人计划”的合作中占据极大的主动,几乎是推着这个合作计划往前走,甩开其它联合制片人几条街。也让业内人士叫苦不迭,纷纷怒斥楚垣夕——你们怎么能够不计经费拿着拍大片的钱拍短视频呢?这让我们怎么混啊!你这投入拍个电影都富富有余啦!我求求你当回人吧!

楚垣夕看到之后只能回以呵呵,这就是朱魑在传媒公司签艺人然后不去拍影视剧,全力投入短视频的威力。而朱魑,已经很久没有摸鱼了,这些楚垣夕都看在眼里。

不过和《稷下学宫》项目有关的信息一直都是对朱魑封闭的。估计房诗菱也在发愁这种情况吧?她今天倒是挺有意思,一副已经将不愉快的过去全都忘记的表情,使得楚垣夕特别想问问,后来那个谷歌的大哥,就是正义感爆棚帮她撕逼遭暴击的那个,后来他咋样了?

不过既然她装没事人,那自己也装。想到此处楚垣夕问:“来了有一会了?你们都聊了啥?”

朱魑面色一囧,因为她们其实没聊两句,有限的两句,房诗菱问的是“你怎么还没把楚垣夕撩上手”。这本身倒是个能够快速打开局面的话题,问题是朱魑没法接这个话,于是直接去找楚垣夕了。

房诗菱心说我倒是想聊点啥来着,朱魑这个笨蛋什么都不知道啊!她是学会了一问三不知这个技能还是咋的啦?

她顿时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哀叹:“还聊啥啊,我可惨透了,算你们狠,我服了。”

朱魑奇了怪了:“我们?我们怎么啦?”

“高文明的合同把我套牢了。我是制片人他是导演和第一编剧,结果剧本出不来,这个合同现在让我痛不欲生。”房诗菱寻找问题的角度永远是这么清奇,而且这次她凑巧蒙对了!然后她马上话锋一转:“这是不是你们预谋好了的?挖好了坑让我跳?”

说完,她认真观察朱魑的表情,楚垣夕的表情就不用看了。果然,朱魑脸上的惊异一闪而逝。擦了个擦的,居然真的是这样!

朱魑的脸上是藏不住事情的,这时听房诗菱一说,顿时想起那天房诗菱趾高气昂的离开巴人之后,楚垣夕跟她说着说着,忽然被她提醒了似的给高文明发微信的事情。问他干嘛呢是不是没憋好主意,结果楚垣夕还很得意的说:“挖墙脚,失败了。”

当时没细想,现在一想,细思极恐啊……

只听楚垣夕又是呵呵一笑,跟当天的笑声何等相似,说:“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别人你想解套可能费劲,你解套高文明不就一句话的事吗?”这话还有一种理解方式,就是——你知道是我给你挖坑了又能咋地?有本事你跳出来啊。

房诗菱生气吗?那肯定是生气的,但是生气没用:“咱们也明人不说暗话,我五月份想换人的时候就已经来不及了,再给我半年时间我保证换!”

楚垣夕微微点头,不但点头而且可惜,因为高文明这白眼狼不会感谢他。

此时的房诗菱是极度郁闷,因为问题的症结根本就不在于解套高文明,而是没有充足的时间再找人了。

之所以郁闷,正是因为当初太早和高文明绑定了,为了绑死高文明,在他微信截图的攻势下,不得不签了正式合同。那些截图特么话里话外就是赶紧跟我签合同不然楚垣夕一直诱惑我,你看这价码,一百万,两百万,三百万的往上涨,我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洪荒之力啦!

因此,房诗菱本来的计划不得不做出调整。原本,她是打算拿高文明的名头唬住卫宁,赢得卫宁的认可,然后再从容确定最佳人选的。这个人选,高文明显然排在很高的顺位,但如果有更优解,也不是非得是他不可,至少划拉来几个强者凑起来闷这个台本是挺好的。毕竟《高站长》的名声仍然很大,对于不了解他近况的人来说更是非常具有信赖性。

结果一来二去本来有时间布局的事情,直接敲定了。特别是在谷歌大会上还未了争夺高文明而跟楚垣夕当众撕逼,使得高文明知道之后发朋友圈庆祝,当然是屏蔽了楚垣夕之后。

然后就做成这样……噢,现在你跟我说可以随便换人?

楚垣夕心说就算再给你半年你做出来的也不会有什么不同,因为白沙也是不久之前才完稿的。白沙可是真正的项目发起人,拥有足够的知识储备,都写的这么慢,何况再找别人。

他其实也在观察房诗菱,别看她说的惨兮兮的,但是通过语言看内心,她的内心还很强大,不够惨。这样的话,即使今天给她加一刀,估计她还能苟几天?

想到这里,他不动声色的说:“所以你这次来,是有什么需求?”

问“需求”这种话,要是在朋友之间就很生硬了,在生意人之间又不会这么问,但是在这个场合则给了房诗菱一些希冀,可以理解成帮忙可以但是不会白帮的意思。至少她是这么理解的。

这就很好了,本来这次也是提需求,房诗菱立刻说:“我想知道你们自媒体新推的《无道昏君》,为什么没漫画啊?”

其实《动物大餐》也没漫画,但是在外人看来《动物大餐》和《动物公司》是一个IP,《动物公司》有条漫,不需要再起一个漫画,而《无道昏君》和《乱世出山》可不是同一个IP,按巴人推《乱世出山》的节奏,怎么没漫画呢?

“因为,不需要啊。”楚垣夕眉梢挑了挑,但是没想解释。这个IP是换套路的,要靠IP+小游戏扩张,和《乱世出山》不一样。

但是在房诗菱那就理解成了这个IP要直接影视化,一步到位。她顿时感到有了腾挪空间:“那这个IP的漫画可以授权给我做吗?”

“没必要啊,我这还藏着一个宇宙国漫画大触没事可做呢,硬派画功整天画萌系的《动物公司》,已经想回宇宙国了,我都没让他画《无道昏君》。”

楚垣夕其实听她一问就知道她想要什么。她的要求,可以说别出心裁见缝插针,充分显示出薅羊毛的技巧,洞悉了可能存在的机会。问题是自己是充分了解她为什么而来的,为的是《稷下学宫》的冠名啊,我跟您是刀对枪来枪对刀,您跟着虚晃一枪两枪三枪的干啥咧?

房诗菱浑然不觉,她立刻软语相求:“帮帮忙吧老同学,反正你也不做。我太难了……”

这个态度让朱魑十分吃惊,她从没见过房诗菱低声下气求人。楚垣夕同样没见过。

其实房诗菱心里是另一番算计,但她想不到自己摆出这么低的姿态,反而被楚垣夕经过复杂的脑回路推理,准确的解读为四个字——以退为进。噢,原来不是想薅漫画的羊毛,而是看出了漫画上有羊毛,故意委屈一下,然后没薅到,以达到不薅而薅的境界。高,实在是高!

任何漫画的创作授权现在都救不了房诗菱,时间来不及了,《深夜画廊》和郑德签的融资协议副本可是放在楚垣夕自己的工位抽屉里呢。他的抽屉基本不放什么东西,如果放的话,都是些有时效性的文件,比如这份投资协议很快就会完成历史的使命了!

换言之,房诗菱已经算准了自己不会同意,才故意这么委屈。等自己拒绝,她再顺势提出冠名的事情,如此一来相当于游戏里砸装备进行了一次垃圾装备“垫手”,以此增加真正强化那一锤子的成功率。

所以,楚垣夕相当恶趣味的想答应下来,看看房诗菱一垫手就把垃圾装备强化成功了是什么反应。

不过答应的不能这么轻易,太轻易了与自己的人设不符,又会有人说他要跪舔房诗菱什么的。

“那,你都要什么授权?或者说你的用途是什么?把漫画画出来,借助IP热度吸粉用?”楚垣夕一副认真考虑授权的样子煞有介事的问,然后偷摸观察,果然房诗菱脸上在一瞬间呈现出无比错愕。可惜现实不是游戏,没法继续垫手。

“呃……我,我肯定不止是吸粉啊哈哈。”短暂的错愕过后她立刻变得一脸欢欣,像是由衷的感到高兴一样发出银铃般的笑声,但是具体需要什么授权,需要怎样的授权方式却变得吞吞吐吐:“我需要……我需要,对了,我需要授予我基于漫画的知识产权创新进行权利申请的权利。”

吞吞吐吐,表示她就没做过准备,正常来要授权的肯定是要做一番准备的,打算薅走什么权利脑子里门清,但是房诗菱没有。惟其如此楚垣夕才不由得暗挑大拇指,心说您的才能足以当一个版权经理了,不但对知识产权下的结构比较在行,而且能在瞬间想到一个自己绝对会拒绝的,不容易!

得了,这就不能继续答应了,玩一玩可以,不要跑题。

想到此处楚垣夕摇头:“那不行啊,这个权利给了你,你可以基于漫画授权游戏改编,授权影视改编了。”

这个权利划分,也是非原创动漫的创作中比较显著的点,必须事先厘清。非原创动漫虽然是改编,但也设计了诸多角色形象,以及某些所谓的“原创剧情”,就是原著中没有的剧情,在改编的时候瞎捷豹编出来的。

其中尤其以《火影》动画中的原创剧情让人目瞪口呆,把原著设定破坏的面目全非,也让本就千疮百孔的原著设定更加无法自圆其说。

但是这些新增的内容也是有知识产权的。要是事先不说清楚,动画公司就可以对外授权游戏甚至舞台剧、真人剧的改编了。

见楚垣夕终于拒绝了,房诗菱暗松一口气,同时也有一丝惋惜,万一楚垣夕真答应了,她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利用才好了。

抛开这丝惋惜,她赶紧变得委屈一点,可怜吧啦的说:“那,那你的综艺冠名能不能考虑一下《稷下学宫》?我和老卫这边非常需要一个强心针。”

楚垣夕做出深思状,也就是不说话,并且目光没有焦点。虽然没有焦点,但他的目光和朱魑的碰了碰,然后发现朱魑一脸茫然,似乎对于什么综艺冠名之类连听都没听说过。不过这应该不足以让房诗菱想到什么,因为她知道要冠名的是小康,跟朱魑没什么关系。

这么一停顿,房诗菱感觉有门,脸色惨白继续哀求:“我这次融资不但签了对赌,而且负了无限连带责任,连房子都抵押了。要是没有强心针,说不定连《深夜画廊》控制权都保不住了……”

嘶……楚垣夕忽然想到一个关键问题。通过这一番精彩的表演,他终于知道为什么房诗菱的内心仍然强大了,她根本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处在绝境中,这叫当局者迷!

所以虽然战术动作房诗菱已经做的很到位了,但是她今天发功的程度不到位,战略上还不是用生死存亡的态度来面对,所以才会讲出《深夜画廊》控制权恐遭易手,妄图靠卖惨就能打动自己。

如果是生死存亡关头,这个烈度可就不够喽……

自己这边比较麻烦的是,泰山台和《深夜画廊》约定的日子到来之前没法直接动手,只能做足动手前的准备。换言之,后面的一周是房诗菱的缓刑期。所以,今天不能打她的脸,因为其实她还有死中求活的路。

加一刀固然爽,但有可能把她逼上活路,一旦她认识到绝境反而横生波折。比如她豁出去了,飞泰山直接找邢工说咱换个综艺算了,天知道那么大岁数的老领导吃不吃得消?到时候还得再费手脚。

房诗菱在展开套路的同时,也不得不释放某些信息,可惜楚垣夕处在信息层面的上游,信息层面的压制使得他立刻发现接下来的一周中,最稳健策就是吊住她,让她快乐的活到大限临头为止。

见朱魑也在用询问的目光看着自己,楚垣夕假意揉了揉额角,一副非常头疼的样子,然后慢条斯理的说:“冠名这事吧,现在还没谱呢,具体什么时候冠,冠什么价位的对我最有利,我都得考虑。”

推荐热门小说咸鱼的自救攻略,本站提供咸鱼的自救攻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咸鱼的自救攻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上一章:第0930章 见我不需要预约? 下一章:第0932章 内部和睦
热门: 薄暮晨光 玩养崽游戏后,我成了万人迷 你喜欢的人设我都有[娱乐圈] 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 农女有田有点闲 你也喜欢看甜文? 太阳系历险记 沙雕渣攻今天又渣了我 私藏的情书 我在横滨收集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