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30章 见我不需要预约?

上一章:第0929章 房诗菱信心仍在 下一章:第0931章 信息压制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很快,台下又有人强势抢夺话筒,然后扯着脖子问:“楚总楚总,我是您的粉丝。我刚看了您上午的采访,您的巴人干的这么棒,为什么又要干一个小康呢?是因为做便利店比做游戏更赚钱吗?”

本来楚垣夕已经想溜了,而且时间非常紧,因为他着急回帝都但飞机没有合适的,于是改了高铁。高铁其实也很快,特别是京沪线,舒适、准时,不用担心晚点也不用早早赶到车站傻等。

归心似箭,都是因为要卖赵杰,至于赵杰本人,还能带着其他兄弟姐妹在拆奶罩上再玩几天。

但是这个问题很好,让楚垣夕非常想回答。他上午的采访过后自己也看了看,发现采访提纲里漏掉了这个问题。这是开宗明义的问题,不应该漏掉,而且用来zhuangbility再好不过了。

“便利店确实是很赚钱,但是便利店还利国利民啊。”他半转身摆了个poss,“又能利国利民又能赚钱,这就是吸引我做便利店的原因。相比之下,其实肉眼可见的,还有很多很赚钱的生意我都没做,很轻易就放弃了赚大钱的机会呢。”

开门客的前线专员立刻追问:“是这样的楚总,巴人和小康这个跨界实在跨的也太大了,像我们这种小白,事先完全不能理解。但是今天看了您的采访又听了您的报告,似乎找到一点联系?”

“哎你很聪明啊,有没有考虑过到小康干点啥?”楚垣夕很意外,“确实有联系。其实今天讲的这些,不止是游戏,所有跟流量有关的运营都用的上。所以我做小康看着跨界很大,其实很自然,都是流量运营,都是互联网思维嘛哈哈。”

台下众人听完,眼巴巴的看着楚垣夕溜了……

等他孤身上了高铁,坐到座位上,发现阿哑的微信又跳起来了。

为什么说又呢?因为早在前两天,阿哑已经打破沉默跟楚垣夕交流过几次了,不过说的都是不疼不痒的,比如交换一下制作短视频的经验等等。这都没毛用,楚垣夕心说如果他看过采访之后,大概就要聊点有用的东西?

另一边,阿哑已经回到自己的办公区,而且心态极为不平衡,特别是一群平级的和下级的同事观察他的目光,让他十分不爽。

“杨总,刚才那个是谁啊?”他手下的SVP按捺不住寂寞,问:“我从没见过程总这么客气,你们以前认识?”

杨总,这是个非常别扭的称谓,特别是在公司内部,在外人面前叫杨总还差不离,反正当初在巴人的时候,内部从来没人管楚垣夕叫楚总,都是直接叫名字,或者老楚、阿楚甚至小楚。

但是在这里,没人叫他阿哑。

“啊,在东南亚的时候刚好撞上,确实认识一段时间了。程总不是客气,程总跟李哥关系很好。”

OTO的总裁小李其实名叫Ritesh,音译瑞题狮,和杀软瑞狮一字之差,但是进入天朝之后一直要求别人叫他小李,因为今年刚刚26,整个创业圈就没几个比他年轻的。不过杨正比他还小,只好叫李哥。

实际上他并没说的很细,因为,他正是得到小李的引荐,跟着去了一趟大马,才得以被程慧琳赏识,成为开门客的联合创始人。

杨正去年20岁,而小李,是一位20岁开始创业而且成功的少年明星创业者,在印度做的风生水起,不但做起了类似如家+美团酒店的模式,而且横跨OTA。可能这才是他把集团命名为OTO的原因?

所谓OTA,就是类似携程去哪儿飞猪这种在线旅游,或者称为流量旅游。在天朝,OTA们时是OTO集团的死敌,但在印度,小李已经成功的蚕食了三成以上在线旅游的市场,使得他称为孙大圣眼前的红人。可能也正是这个原因使得天朝OTA们一致对外的吧。

总之小李辉煌而年轻的过去激励了杨正。因此OTO集团早几年进入天朝的时候阿哑就已经去见过偶像了,不过那个时候他还毛都不是,得到大哥亲切的接见,但没留电话和微信。

然后,OTO集团想在天朝复制印度的辉煌之路,复制的一塌糊涂,被OTA们群殴了一个灰头土脸,快速的亏掉几亿$。毕竟天朝是在线旅游业务全球渗透率最高的区域,旅客住哪儿携程们说了算。

这段时间正赶上杨正伴随巴人崛起而崭露头角,见证了这家公司成立半年融到3个亿的¥,见证了投资者们认可了15亿的估值。

从巴人离职之后,本来以为这段长达半年多的工作经历不说传奇也算得上辉煌,特别是楚垣夕允许他使用巴人娱乐联合创始人的头衔,总能够让李哥重新认识他的价值了吧?没想到人家给他指点了另外一条路。

原本,杨正以为自己跟在楚垣夕身边耳濡目染,对创业,对投融资就算没有得到直接的传授,总也算是吃过见过了吧?特别是对于流量的运营,对于用户的获取和转化,对粉丝调性的调理和分流等等,都应该算是有一定的了解了。

但是今天,李哥在楚垣夕下台之后跟程慧琳交流了一番,把他吓到了。

对倚天剑的概念无论是印度人还是马来人,都不可能比天朝土著更懂,但小李居然说出:“其实我就缺一个巴人集团,不,我缺的是巴人信息,很清晰的逻辑,私域流量就是倚天剑。”

可惜就是李哥说到这里不再说了,惟其如此才让人心痒难搔。程慧琳似乎没在意,很随意的嘲笑了句:“我就缺一个企鹅”。

但阿哑不同,他到底是懂点,隐隐约约感觉摸到了什么。

只是程慧琳和楚垣夕隐隐约约有些不睦,否则李哥肯定要找楚垣夕聊一聊的。

所以阿哑才跟楚垣夕唠了起来,采访和论坛他都看了,怎么可能没想法……

于是楚垣夕看到阿哑问:楚哥,巴人信息现在你给多少估值?

咦?怎么问起巴人信息来了?是消息传歪了吗?我要卖的是巴人游戏啊亲!

楚垣夕回复:为啥问这个?你听谁说我要卖巴人信息了?

阿哑:没有没有,就是随便问问。今天有人看了你的直播,说巴人信息就是倚天剑。

楚垣夕顿时一声卧槽:谁啊?内行啊!

阿哑:OTO的Ritesh,你知道这个人吗?他让别人叫他小李,印度人。

楚垣夕还真不知道,幸好这是微信聊天,他迅速百度了一下“OTO”、“印度”、“Ritesh”,看了一眼然后回复:有点耳闻,他有钱买巴人信息?他现金流不充裕吧?巴人信息估值,1000亿吧。

阿哑当时就喷了,差点一口水喷到工作台对面,心说你特么给我差不多一点!

当然,跟楚垣夕不能这么说,他发送的是:巴人集团的估值不才300亿吗?

楚垣夕:这也就是跟你,咱就实话实说,300亿那是给投资者退股用的。巴人信息1000亿的意思是不卖,这数是我拍脑袋说的,你真拿1000亿过来我大概还是不卖。

阿哑:真心的?

楚垣夕:当然了啊,小李不都说了么,巴人信息是倚天剑啊,你有倚天剑你卖吗?

阿哑:但是倚天剑也得有个价钱啊,你不是说对商业来说什么都有标价吗?

楚垣夕:巴人信息有极大的战略价值,私域流量的战略价值,多的就不说了。这种关键点我只能说给自己公司高管听。

见楚垣夕打出“私域流量”四个字,阿哑不禁陷入深思,因为李哥刚刚说的是——我缺的是巴人信息,很清晰的逻辑,私域流量就是倚天剑。

言犹在耳!

但是现在不是深刻思考这个问题的时机,他停顿片刻,问:你采访里关于我的,是认真的吗?

楚垣夕眼珠一亮,机会来了!

他分成两句,分别写在记事本里,然后复制好第二句,发送第一句,说:认真肯定是认真的,但是也得看你到底能做到哪一步啊。

紧接着发送第二句:我不看资历只看能力。另外你这句话最好撤回,万一被人看见了不好。

阿哑果然撤回了。之所以还要预先写好了复制粘贴,都因为微信不人道,撤回还特么有时间限制,万一第二句输入的慢一点,估计阿哑那边就超时了。

作为回应,楚垣夕也撤回了第二句话,但把第一句留下了。

然后他接着说:话说,如果巴人引进空降高管,确实是不利于企业文化。

然后又说:但如果是你的话,我觉得条件可以谈谈。

阿哑几乎是秒回:不能把我当初那个投资圈转期权吗?

这个问题很关键,实际上楚垣夕早就考虑过,采访中也含混不清的提到过,但是不容易。

首先,不考虑阿哑做商业间谍的情况,真心实意回来,那么他当初的20万股投资权就相当可怕了。要知道巴人一直没有做股本转增,到现在还是1200万股,就算估值300亿也是一股两千五百块,赶不上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到了A股要疯。

那20万股别说转期权,维持投资权都是极为可怕的事情。

所以阿哑的离职,极大的舒缓了巴人员工期权池的压力。现在他想原样照旧是不可能的事情,更别说按楚垣夕采访中所说的转成期权。真这么转了,投资人和创始人团怎么说还不知道,楚垣夕自己原谅不了自己。

而阿哑,经过这接近一年的历练,已经清楚的知道投资权是什么玩意了,也知道自己抛弃了什么……20万股的投资权,如果巴人进行300亿估值的B轮融资,价值几个亿啊!还好,巴人一直都没做B轮融资,而且似乎也不急于再融资的样子,所以心态还能保持平和,反而是始终留在巴人内部才会每天盼着进行下一轮融资。

这些想法都是一刹那间的事情,

楚垣夕看到阿哑的问题立刻回复:所有的遗憾都是因为不可挽回。按照空降高管的方式,你现在应该非常了解了吧。

说完,楚垣夕主动撤回了上面的两条,但留下了“如果巴人引进空降高管”这条。而阿哑,磨叽了一会才把他的问题撤回去。

阿哑当然明白什么叫引入空降高管,简而言之,期权奖励重新计算。这种期权大体上不会超过巴人集团内现有的高管水准太多,也就是于文辉、陆羽和赵姐的水平,否则期权结构就要失衡了。

等了一会,似乎在做心理建设,然后阿哑像是没提过这件事一样,说:话说楚哥,我现在每每回想当初都很好奇,你是先决定做小康于是做个巴人当倚天剑的,还是先决定做巴人,然后起心动念做小康的?

楚垣夕心说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回答,因为不但人的心态是每时每刻都在变的,市场环境和赛道也是。像原世界中,在2017年年中的时候,他是绝对没有以小康这么繁忙的业务环境下兼顾做一个抖音自媒体的。

不说时间和精力,怎么做都是问题。很多企业有自己的抖音官媒,就像微博官微一样,但是像MCN机构这么运营的几乎没有,因为调性不对。MCN机构可以为了粉丝不择手段,可以想做什么做什么,但支付宝的官方抖音不行,虽然他们肯定也想拥有一个五千万粉丝的抖音大号。某种视角下,这也算是被束缚了手脚,囿于自己的调性曲线上了。

但是到了楚垣夕穿越的时间点前后,2018年的年初,他确实产生过类似的想法。那时,因为原世界的抖音生态大致领先本世界半年,抖音快手等等短视频已经非常发达了,呈现百花齐放的井喷现象,类似本世界的2018年六月份,作为私域流量是既有流量,又具备充分的内容呈现模式,可以最高效的利用起来。

所以他才每天刷一会抖音。主要是为了放松,其次是为了研究,因此才让助理小姐姐搜集内容相关的信息,排成表打印好了拿过来看。

那个时候,抖音生态已经逐渐形成,已经露出倚天剑剑匣的光泽了。对小康,至少在楚垣夕的眼里,远不止一个官方帐号的作用,也远不止一个官方帐号的价值。

因此当时他就萌生了完全抛开小康做一个抖音自媒体的念头,只不过以当时的环境,小康所处的位置和态势,念头只是念头,距离付诸实施还有极大的距离。固然,他可以投资一些MCN,但是他要的不是投资,甚至要的不是控股,而是实操,是实际的运营,内容的制作,从内容源头去玩转这片私域流量。

对原世界的小康来说,那时最希望的莫过于自己做成一个抖音,做一个牛逼的短视频APP,但是时机几乎完美错过,后来者到了那个时点已经不好进了,强行入场的结果就像微视一样。

其次就是和光同尘,既然做不了抖音,那就充分的利用抖音。山不来就我,那我就去就山,不然还能怎么样?

只不过楚垣夕的念头太多,包袱也太多,一直也没下定这个决心,没想到突然穿越了,反而丢掉了所有的包袱。

这也是穿越之后楚垣夕第一时间想到抖音创业的原因。

所以要想回答清楚阿哑这个问题,还是挺难为楚垣夕的,到底是先有鸡还是现有蛋呢?

楚垣夕的回答是:太久远的事情我已经忘记了,你还是问我这个月的吧……

阿哑心说这个月刚特么2号啊!

只见楚垣夕又说:哎你最近话多了,是开门客也想搞个抖音自媒体吗?

阿哑一撇嘴,回复:不是啊,是李靖飞让我多跟你交流交流,消除隔阂。

楚垣夕:啊?有什么隔阂?有吗?

他有些不理解李靖飞的用意,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到李靖飞是想让阿哑跟他套瓷,然后打听一下小康是怎么解决开门客遇到的同类问题。

不过想到李铁头,楚垣夕忽然发现这又是个好机会,嗯,应该把李靖飞邀请到巴人来。机会,历来都是创造出来的,就用……邀请投资者来巴人听取半年报的汇报这个名义吧,名正言顺。

于是整个高铁行程中,楚垣夕不断引诱阿哑说些需要撤回的话,楚垣夕自己也配合着撤回其中一些,在微信中留下了N多个撤回标记……

等他回到帝都已经比较晚了,不太适合召集创始人成员们开个绝密会议,特别是杨苑美这渣渣在声叔回来之后到点就下班,一点创始人的觉悟都没有。楚垣夕不断自责,就应该让成年人的沟通简单点,在路上直接宣布我回去有会,所有人必须在岗。没人举鞭子,像杨苑美这种人是跑不动的!

结果他来到巴人看了一眼,正准备离开,完全料不到掌握了他精确行程的房诗菱已经上门了!

这时伊丽莎白和莫妮卡还在魔都没回来呢,楚垣夕是被朱魑叫到巴人这边的,然后愕然看到房诗菱居然特么在场?

卧槽这什么情况?见我不需要预约的吗?虽然楚垣夕知道这肯定是今天上下午两场zhuangbility发挥作用了,但是这也太快了吧?

推荐热门小说咸鱼的自救攻略,本站提供咸鱼的自救攻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咸鱼的自救攻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上一章:第0929章 房诗菱信心仍在 下一章:第0931章 信息压制
热门: 穿成霸总文里的苦逼秘书 星星上的花2 大官人 工具人的自我修养[快穿] 问道红尘(仙子请自重) 穿成爽文女配后我爆红了 我爸和我爹是死对头 农门小媳妇:随身带着APP 海王祭 我卖特产成了娱乐圈团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