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22章 产品思维

上一章:第0921章 迪士尼的兴趣点 下一章:第0923章 让我们坦诚相待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疯狂动物城》全球票房也就10亿多点,按照正常的电影分账迪士尼扣掉制作和发行费用赚不到3个亿,IP授权玩出花样分分钟超过这个数。

所以如果笛福提出买断全版权,虽然没法答应但是那是有诚意的;如果提出把版权装入壳公司,然后双方分配这个壳公司的份额和主导权,是最可能达成的交易模型。但是必然会出现复杂的商务谈判,因为巴人这边需要避免空手套白狼——别人套走一半版权然后不开发了。这种顶着很大的名头跑到国内来空手套的外企不要太多。

也存在一种可能,是笛福虽然认可这个故事的内核,但是并不觉得它能够成为大爆款,不至于成为能够纳入迪士尼乐园的文旅级IP,所以IP价值并不是必须针锋相对寸土必争的。

总之笛福提的这个投资权么……有好事还是值得意淫一下的,万一成了呢?反正现在还没什么损失。

这一阵因为几个人是站在谷歌分享会的排排坐后边说话,还是挺显眼的,顿时就有好几个人把楚垣夕给认了出来。笛福一走,认识的人有不少稀稀拉拉过来打招呼,不是游戏公司的,就是传媒公司的,再不然也有搞自媒体的。

特别是科技类自媒体,出现在谷歌分享会上非常恰如其分,不过估计今天他们要铩羽而归,因为谷歌分享的都是怎么打开玩家的钱包,而不是正经的科技。当然就冲台上的美女讲师,攒篇文章发稿还是没问题的。

楚垣夕拿眼一看,明天准备接受采访的那家TMT媒体反而不在。

正在这时一个半生不熟的大龄美女走了过来,楚垣夕一看,是木李移动的申媤。几个月前在亦庄的谷歌大会上楚垣夕主动去搭讪但是人家没啥兴趣,今天不一样了,申媤面带笑容,笑得非常敬业。

那当然是得敬业了,因为谷歌抢她饭碗的这几个月日子不好过啊……谷歌这种霸主级别的服务商一旦完成从数据提供向服务提供的转变,打碎的是这条赛道上大大小小参与者的饭碗,实施的是无差别的攻击,而且对那些通过给数据注水来谋利的出海渠道通常要造成几倍的暴击伤害。何况脸书推特也没闲着,而木李的打法类似网盟,正是被集火的对象。

因此木李移动的科创版IPO也上不了了,直接撤回了申请,Q2的盈利怎么样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Q3,因为这个行业的老本很少有能吃一年之久的。

这个时候,像楚垣夕这种既有钱又有可能有业务需求的,必然能够激活敬业的笑容。

可惜的是楚垣夕现在不需要她了。之前产生过并购木李移动的想法,但他想不到现实是如此的“现实”,仅仅一个季度过去,国内的手游发行和研发们纷纷以光速抛弃了过去的出海模式,一个个扑向谷歌大粗腿。

而木李,在巨浪的冲击中并没有显示出任何的抗风浪属性,而是随波逐流,既做不了海外媒体广告渠道的盟主,也做不了国内游戏厂商们的出海咨询,靠科技进行数据挖掘提供服务的人设濒临幻灭,还被人挖出来研发投入不到营收的1%。

所以楚垣夕十分礼貌的跟申媤寒暄了几句,比当初申媤更礼貌,绝对不能给人高攀不起的印象,但是绝口不谈业务。毕竟上回楚垣夕想说点业务的时候是申媤自己走掉的。

等申媤悻悻的离开,莫妮卡赶紧走过来,身后跟着越狱大神乔治霍兹。霍兹一脸疑惑的看着这个阵容,特别是看到伊丽莎白之后感觉十分眼熟,于是在疑惑中还带着怀疑。

不过怀疑什么的先放一边,融资才是正经事,他操着类似有些饶舌的节奏说唱:“嘿,我的情况你不大了解,但是我也不想解释,我只接受无条件的投资,没有任何一丁点条件,但要给我投票权。”

“停!打住!别扭了!”楚垣夕搞不明白怎么会这样?自己还在遥远的曾经,一度将这个人视为偶像来着?这特么都快赶上勒布朗詹姆斯每周二吃塔可了!他不得不第二次做出丁字手势,因为缺乏饶舌音乐的天赋,用汉语唱都够呛能听懂……

莫妮卡只好翻了一下,楚垣夕心说特么给你投票权难道不叫条件吗?还有就是,我长的那么像冤大头吗?

可能这就是他能力拔群但是创业四年才拿到第一笔投资的原因?天才不能用常理去揣测,别人创业四年拿不到投资那叫扑街,霍兹这种人真是不好说。

他老先生能够把一件事干四年以上本身就挺不可思议的。谷歌和脸书都曾经聘请过他,但是全都干了几个月就跑。伊隆马斯克跟他说薪水随便开,只要你过来,结果被霍兹无情的嘲讽特斯拉的技术太菜。然后自己一个人闷在自家后院车库里鼓捣他的本田讴歌,被马斯克说你一个人是搞不出来的,结果光速打脸。

楚垣夕觉得他来天朝之后要是再往南走走,可能会喜欢上三河这个地方。这人就不喜欢钱,而且跟悔创阿里的不喜欢钱不是一个不喜欢钱。

相对而言楚垣夕还是愿意和理性的人合作,因为他缺乏与奇葩相处的经验。天才疯子和疯子天才都可能有惊心动魄的壮举,但是出幺蛾子的可能性远远大于普通人。而创业是个精密运行的流程,对时间表和里程碑的要求非常苛刻,容错率至少在初期中期都很低。

如果自己是天才,跟天才合作还可以考虑,楚垣夕知道自己不是啥天才……但是就是想投丫的!虽然知道这么投几乎没可能成功,基本是肉包子打狗,但是看到这个人就产生相当大的冲动,就想看看霍兹到底能鼓捣出什么来?这个世界上天才多如繁星,在科学上有建树的人多的是,但花一千$改装一辆二手本田讴歌通过自动驾驶测试的只有他一个人。

不过最关键还是,投资霍兹的公司并不需要多少钱,只需要百万$级别……

所以,楚垣夕没接钱这个茬,而是迎着霍兹审视的目光问:“我就好奇,莫妮卡是怎么跟你说的?你知道她是你的迷妹吗?”

“老兄,莫妮卡是我的迷妹?酷!”霍兹一脸惊奇,而莫妮卡顿时感到十分羞耻,恨不能掐死楚垣夕的样子。

“ok,跟这没关系。”霍兹双手下压,说:“有人愿意投资,我总要问问清楚,毕竟是白来的钱又不要利息。不过更重要的是,莫妮卡说你是,UP主中的超级强者,我喜欢挑战强者。”

“我没有,我不做UP主的,你别瞎说啊!”楚垣夕说着瞪了莫妮卡一眼,心说怎么又扯到阿婆主上了?还有什么叫不要利息啊喂?我是缺了多大心眼才产生投资他的想法啊!前途简直一片灰暗。

这种人,把钱给了他倒是不用担心洗到他自己兜里,但是肯定不可能持续的专注于创业,百分百会浪飞起来的!

“嘿,你不用谦虚,莫妮卡给我看过你的作品了,确实很nice,但是还不够酷,刻意打造的迹象太沉重了。”霍兹得意洋洋的样子说:“反而是莫妮卡的探险非常酷,嘿,莫妮卡,你的作品的开头总是比较差劲,太平淡,要像我这样,有个闪亮的开头。”

楚垣夕心说刚才那半天难道你们都在交换油管视频吗?咱要聊的是这事吗?谁特么想跟你交流做视频的经验啊喂?

没想到这一瞬间莫妮卡读懂了他的眼神,换成汉语说:“你不是知道hotz是油管著名网红科技播主吗?怎么很意外的样子?”

“因为,我以为他现在的主要着力点是自动驾驶,我要投资的也是自动驾驶不是油土鳖的频道,怎么他三句话不离视频啊?咱们是不是认错人了?再说我只知道他是网红,我又不看他的油管……”

“认错你个鬼哦,人家油管上的频道比我红多了。你根本不懂,‘酷’,才是霍兹的追求,他这样的表现才是典型的米国极客,懂吗?”

说着,莫妮卡掏出手机,当着面给楚垣夕看霍兹的油管作品,第一个就是他当年一战封神越狱苹果机的视频。当年那场越狱,因为用视频公开了全过程,使得苹果股价暴涨来着,在全球创业领域内都是里程碑性质的大事件。历时十多年,这段视频仍然被人反复传看,成为传奇,历久弥新。

这段楚垣夕以前看过,于是快速往下扫,发现这厮果然是个zhuangbility的好手,太特么会摆pose了,而且拍摄团队还很专业的感觉。

他随手打开一个视频,只见是个米国最普通的住家车库特写,然后吊帘门缓缓向上拉起,随着亮度变化和阴影区域的移动,露出车库中一脸凝重背着手站立的霍兹本人以及他背后的车,上面写着Comma.ai,正是他公司的名字。

楚垣夕想不到霍兹团队的摄影技巧溜的飞起,随着阴影向上移动,面部光暗交织,让他出场亮相的效果非常得瑟。问题是,这种小打小道有什么意义呢?他快速刷了几个视频,忽然感觉自己其实早就应该看看霍兹的油管频道才对,因为这些视频其实已经表现出他的问题之所在了。

固然,霍兹的油管玩的贼溜,而且有目的性的把火力对准了他的Comma.ai,目测公司知名度在网民里是增加了不少,但是您老先生的症结根本就不是知名度!

您的问题是没有可执行的商业模式!别说做出正向循环了,您创业四年了,连从1到2这步都还没迈出去,时间是都用来研究技术了,还是用来玩油管了啊?

不过楚垣夕发现霍兹对于借助自媒体开发商业倒是理解的很透彻,不是玩票的那种透彻,视频本身拍的颇有可圈可点之处,难怪要用视频跟莫妮卡交流,还要挑战强者。可惜就是米国一直没有抖音,不然他能玩出花来。

楚垣夕自己就是一个靠自媒体提升商业成功前景的人,感觉霍兹要是选个其它简单一点的赛道说不定还真能发挥巨大的作用,只是方向不对怎么努力都不成。

正在这时刚才悻悻离开的申媤忽然回来了,还带着一个老外,只听申媤说:“楚总,这位是《S》杂志的编辑皮特先生,想要认识你一下。”

《S》?顶级科学期刊SNC里的《S》,影响因子巨大,所有科学工作者都以上它为荣的《S》?楚垣夕的面部肌肉抖了抖,“那个,为什么啊?”

申媤明显没想到楚垣夕认识个人还要问问原因的,愣了一下说:“因为你开发了第一款AI游戏,不是AI当噱头的游戏,而是作为核心玩法的游戏,皮特可能想要了解一些什么?”

“噢,那对不起。”楚垣夕学着米国人耸肩的动作说:“我不想认识他。”说完眉毛向上挑,把眼睛睁到最大,然后背过脸去,意思很明显,我不打算理你们。

申媤一脸茫然,心说这是神马情况?我给你介绍个人脉你特么居然给我甩脸子?我特么好歹也是差点上市的企业,你特么一个后生晚辈不想混了啊?

看到皮特脸上一闪而过的愕然,申媤的火腾的上来,想发作,但又忍住了。主要是上回在亦庄太特么吓人。她在谷歌工作过,文豪富矿两个硅谷大神她全都认得,不过人家认不认得她就不知道了,结果都跟楚垣夕相谈甚欢,简直大写的牛逼。然后她随便一查就知道自己卧了多大一个槽,把一个账上有好几十亿的老板给撅了。

这特么楚垣夕是小心眼吧?一定是小心眼吧?是报复老娘吧?报复老娘你特么换个方式啊,别牵连我米国客人啊——

感到巨大的憋屈,申媤一边给人道歉一边发朋友圈狂喷!

另一边,莫妮卡已经非常快速的把这段短暂的谈话翻给霍兹,霍兹顿时做了个鬼脸:“酷——”

楚垣夕心说这酷个屁啊?我们两国人民对酷的理解是不是存在什么误差?

不过经过这么一打岔,楚垣夕倒是感觉和霍兹只见的隔膜变少了,至少霍兹不再用他的饶舌模式讲话。

只听他说:“我喜欢这座城市,张扬,有活力,每个人都能找到机会。我2016年就来过魔都,参加极客嘉年华。我还在大会上做了自动驾驶系统的路演。”

楚垣夕听了又想吐糟,心说您特么在米国都卖不开的产品跑到我们这边做路演,您是不是来搞笑的啊?干脆把产品发布会也搬到天朝来好了,多接地气啊?“所以,这次你是为什么而来?”

“因为游戏展。”霍兹淡定的说,“现在这么大型的游戏活动可不多了。”

楚垣夕一拍脑袋,心说忘了,这位还是个游戏迷。他当年还有一段传奇经历,就是破了索尼号称无人可破的P3,然后被索尼起诉的事情。楚垣夕为什么记得霍兹是个网红?不是因为越狱苹果,而是因为当年霍兹为了嘲讽索尼,特地录了一段rap,让他出圈出到游戏圈里,而那时候楚垣夕刚刚参加工作,在老产经的手下打理游戏产品。

所以虽然两人年龄相仿,楚垣夕还稍微大一点,但论资排辈霍兹是江湖前辈。

只听霍兹问:“你们呢?也是来逛游戏展的?”

“我们是参加游戏展的,准确的说我们是研发游戏的。”楚垣夕呵呵一乐,狗腿的莫妮卡立刻拿出手机,打开《乱世出山》给霍兹解释。

“哦噢,AI的剧情?酷。”霍兹点着头,“这么说来你们公司有个很棒的开头。”

“我更想要很棒的结局。”楚垣夕忽然转过身,面对着霍兹,“对我来说开头酷但是结局不好没有任何意义。你呢?你的结局呢?”

霍兹有那么一点点不自然,然后说:“呃,关于我的故事,结局在遥远的未来。你知道吗?无人驾驶的前景未来二十年内都是最好的,而且是个技术主宰一切的领域,我的——”

楚垣夕第三次做出丁字手势:“老兄,你知道吗?其实你对投资者的要求并不高,没有任何附加条件,所有投票权交给你,这两条可能你觉得不赖,但是,对于真正优质的投资标的物,实力雄厚的投资人很容易接受这种条件,比这更苛刻的都可以接受。”

他今天不想zhuangbility,所以不停顿,也不给霍兹反驳的时间,继续说:“我相信你的技术,我也相信你产品的功能比特斯拉好。那么为什么这么长的时间内,你的企业没有实质性的进展?原因是,你说的这套趋势红利技术导向什么的,我熟,所有投资者都熟。”

“老兄,是我的说辞太烂了吗?我果然不擅长这一套。”霍兹讪笑着,他旁边的莫妮卡已经吐糟半天了,心说你遇到了世界上最会忽悠的人之一,然后你自己技能都不熟,还想忽悠他……

没想到楚垣夕摇头,“不是,并不是说辞的原因,而是趋势和技术不能解决你必须解决的问题。”

推荐热门小说咸鱼的自救攻略,本站提供咸鱼的自救攻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咸鱼的自救攻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上一章:第0921章 迪士尼的兴趣点 下一章:第0923章 让我们坦诚相待
热门: 祭魔 禁欲老攻总想宠坏我 丧病大学 来自偏执神明的宠爱[穿书] 我是渣男[快穿] [综武侠]天下第一刺客 圣子为何如此娇弱 娇宠 女王饿了[星际] 小丑丑丑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