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21章 迪士尼的兴趣点

上一章:第0920章 赶赴魔都 下一章:第0922章 产品思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运营准备也相对简单,因为不需要地面推广,苹果和谷歌商店的运营规则也相对透明,无非就是砸广告而已。如果是游戏砸广告还需要谷歌提供大量服务,巅峰视效的广告按楚垣夕的想法最简单不过了,直接向用户蛛网图上重合度大的UP主下广告单,主要是那些游戏主播,效果肯定拔群。

因此翻译工作必须做到位,翻译水平差一点,用户接受起来就会困难很多,无论是样本还是教学。

《动物公司》英文版本的动画即是样本,也是教学内容,和大陆这边一样,制作一期详细的制作拆解视频,配合说明书足以让正常智力的用户了解到如何通过平台制作动画内容。

从这个意义上,迪士尼关注《动物公司》到底是为什么呢?是听说巅峰视效的UGC制作模式了吗?楚垣夕笑了笑,偷偷对笛福施展察言观色。

这老外一头金毛但是梳着小辫,一嘴的黄胡子,皮肤不太好,所以看不出来是五十来岁还是六十多了,但是身高优势带来的气势很足,目光锐利,乍一看有点像曾经在切尔西踢球的日耳曼球员舒尔勒。

只听笛福说:“虽然制作粗糙,但我听说了你们的制作模式,给小人物以实现梦想的机会,用灵感制作作品,非常厉害。我希望拿到电影授权。”

“您说的是,什么的授权?”楚垣夕有点心虚,主要是,迪士尼也是有技术能力的大厂,他们要是想山寨一个巅峰视效,似乎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巅峰视效尴尬的地方在于走的是纯纯的互联网模式创新的路子,没有任何壁垒,谁想山寨都能山寨,就看人家愿不愿意费这个事了。或者说,看别人有没有这个商业眼光,发现其中蕴含的价值,到底是把它看作一坨屎,还是看作满天星。真要下手,底子厚的可以做的更好,迪士尼要是山寨,连阅文都扛不住啊……

“就是《动物公司》的授权啊,这个动画还是蛮有意思的,我觉得可以提取出其中的核心,变成动画电影,搬进大屏幕。”

楚垣夕暗暗松了口气,原来是这么回事。不过这个要求还是挺怪的,迪士尼这种大厂,做的明面是电影生意,但是IP授权开发的收入可是丝毫不少,没道理只要个授权吧?换别人还有权利换市场一说,迪士尼?不存在的。人家在天朝跟主场差不多,甚至比主场都牛逼,在米国本土还得遵纪守法,在天朝具体怎么个牛逼法就不说了。

“您的意思是,迪士尼‘只要’一个电影改编权?”

楚垣夕特地在only上加了重音,结果伊丽莎白不懂东方人的隐晦,直接说:“chu的意思是,IP授权开发是迪士尼的重要利润点,他希望明确迪士尼是要《动物公司》的全部版权还是只要电影改编权,后者将使得IP授权的权利留在chu的公司。”

“这都是小问题。”笛福蒲扇大的手一挥,“商务上的小问题。”

“商务上没有小问题的笛福先生,合同上的每个条款每句话不一样都可能在法庭上做出不同的解释。”

“呃,我的意思是……”笛福眼珠一转,想了想说:“迪士尼旗下有不止一个的动画工作室,并不是都要遵循同样的IP策略,有许多种商务模式。既然你是认真的那我就多说一些,我觉得可以这样,投资权,对投资权。”

他的蒲扇大手又一挥,“当迪士尼拿到电影改编权之后,所有关于这一IP的周边和文旅的开发我们必须有投资权,游戏改编也一样。”

“NoNoNo。”楚垣夕连续摇着手指,“我相信您的诚意,但是我必须提出几个条件。我的公司有成体系的战略,虽然《动物公司》还小,但它是公司战略的一环,必须发挥出计划中的作用。

因此首先,电影上线的时间必须有deadline,其次,电影上线之后,这个投资权才能生效,最后,投资权只限北美地区。这将有助于确保本公司的整体计划至少不向负面发展。”

“没有价钱?”笛福似乎有点意外,看他的表情似乎意味楚垣夕会关注与授权金,结果非但不是,而且这三个条件表达出了他对主动拒绝迪士尼已经做出了心理准备。主动拒绝迪士尼抛出的橄榄枝,即使对企鹅这样的大公司也并不容易,这边的所有影视公司有一个算一个似乎都没这么果决的。是因为他是做游戏的,并不是影视行业从业者,所以才这么无畏吗?

“关于价钱,我是这么看的,有人帮我放大这个IP的总的可能带来的收益,而且我没有这个放大能力,那么对方应该在增值部分中获得相应比例的收益,所以价钱本身并不是问题。但我必须坚持的是,无论谁是合作的参与方,都不应该过度夸大自己的作用,索取的价值应该在一定限度内。或者说,作为IP的拥有方和开发方,我们本应获得最大的利益,迪士尼是世界上最大的版权开发方,应该会理解我的想法吧?”

“理解理解,要是索尼也像您这么想就好啦哈哈哈。”笛福假装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问:“哎呀,chu,听说你也是搞游戏的,不知道有没有兴趣收购一家在米国的游戏工作室呢?”

楚垣夕幸亏没喝水,不然非得喷出来不可。他和伊丽莎白用诡异的目光对视着,“那个……您说的是哪家工作室?”

笛福充满自豪的说:“就是曾经做出《强袭漫威》的FoxNext工作室。”

楚垣夕一口气差点憋住,如果没记错的话,去年的时候这家工作室还宣布《强袭漫威》的年流水达到了1.5亿$,注意是$……

这工作室看名就知道是福克斯的产业,显然是被一体并购到迪士尼的,大概是,没得烟抽?又大概是,笛福和这家工作室本身的关系比较深?

伊丽莎白忽然替楚垣夕搭茬:“多少钱?”

喂喂,我还没打算问价钱呢啊喂。楚垣夕嘴唇动了动正想说话,忽然看到伊丽莎白朝他扎眼,心说这位姐姐是打算实力坑我?问题是我会上这种恶当吗?

他没打算配合伊丽莎白,而是做了个暂停的丁字手势,问:“先生,在说钱之前,我想知道北美有许多实力强大的游戏公司,他们没有对这家优质的工作室报价吗?我是说为什么会推介给我们,嗯,我们这边的企业呢?”

“他们报价都太低了,chu,真的太低了,配不上FoxNext的价值。”笛福摇头,而楚垣夕十分尴尬的发现白人中年之后头部的毛发实在是太特么浓密了,直接废了自己察言观色的技能……

“但是,我们这边的公司也很难了解到像FoxNext这种工作室的价值吧?这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如果我了解到一个标的物确实值钱,那么可以考虑自己是否有足够的钱,是否买得起。但是如果没有充分的自信能够了解到足够的信息,无论多少钱我都不会冒险投出去的,我是一个谨慎的人。”

说完,楚垣夕心里嘀咕着,您一开尊口估计就是一个超大的数字,太伤和气了……

笛福耸肩,感觉任重道远。好在这次活动天朝几乎所有大型游戏公司都会来,其中有话语权有拍钱权利的应该也不少。“听我说,chu,这个事情不影响《动物公司》的授权,好吗?我希望把它制作成院线动画电影的希望和出售游戏工作室的希望是两个不同的希望。”

“好的我十分了解您的意思,那咱们留个联系方式,我们找时间带上商务经理一起谈。”

带商务经理的意思,就是大的原则上差距不大的情况下,由商务经理互相PK,磨平剩下的距离,这样基本上是可以谈成的,如果没有一方突然变卦的话。

像楚垣夕这样对授权金要求不高但是对权利细则要求高的,从谈判角度难度反而略高,比如说笛福要求的投资权如何落地?是以合资公司的方式落地,还是以区域代理的方式落地?这些正是商务经理发挥才能的场景。

目送笛福离开,楚垣夕和伊丽莎白都想说话,那当然是楚垣夕先问:“什么情况?你们之前沟通过?”

“没有没有,之前只说了动画电影,游戏工作室是笛福临时提出的。不过我恰好知道这个工作室,嗯,我觉得……”

楚垣夕以及推人:“觉得两国资本市场对游戏公司的估值模型不同,所以在北美卖不出价,在天朝可以拿到一个特高的溢价?他们能做《强袭漫威》是因为迪士尼的授权,授权过去这种最普通的卡牌收集养成游戏在北美是没市场的,这个游戏的生命周期和价值一眼可见。”

说起来这还真是我大A股的特色,游戏公司一个个都给出几十倍的PE,这要是在米国不得让游戏公司的股东乐死?

这方面两国简直处在两个极端,米国那边有好多几十年的老店已经经历过风风雨雨证明了自己的抗风险能力,仍然拿不到较高的估值,而天朝这边简直是不提也罢,像今年A股亏损王这样的公司根本没有证明过自己抗风险的能力,因为根本就还没经历过真正的风险,却能拿到极高的估值然后一路向下股韭菜。

伊丽莎白一愣,“我不是从估值角度考虑的,嗯,认真来说我怕伤害到你的自尊,我觉得两国之间的技术差距可能是北美地区游戏公司不屑于给出合理估值但是你应该给出的原因。”

“你的意思是我急缺他们的技术?”楚垣夕怔住,“他们什么技术?另外你了解巴人集团需要什么技术吗?”

“不是爸爸集团,是小康。”伊丽莎白摆着手指头数:“FoxNext里面有一些技术比较强的研发人员,擅长AR、VR和LBS游戏,这些不都是小康需要的吗?这些研发人员在北美可能就是一般意义上的优良,但是在你们这边我看还是挺稀缺的。”

“姐姐,你之前从来不做并购吗?”楚垣夕说着脸色一黑,心说可能她还真不做并购,她当初的模式不是实干的模式,做并购没意义……

“我当然做过并购!”伊丽莎白生气的说,“所以我才知道这是个好机会。迪士尼2016年就把自研的游戏关了,充分说明他们对游戏开发并没有什么兴趣,我怀疑笛福寻求收购者有可能是迪士尼打算彻底退出游戏领域了,这样的价格应该是有很大弹性的。

这个公司之前的业绩不至于没有求购者,所以如果能够以比较合理的价格收过来,以你的手段,你把它内部需要的开发资源拿出来装到小康里,然后把其它资产打包重新出售给你们这边的其它公司也不是不可以。我这段时间观察过你们这边的资本市场,对我们米国这边比较优质的资产,似乎还是比较认可的。”

楚垣夕心说特么你观察的其实有点问题,认可的不是你们那边的优质资产,而是新型的资本运作模式,简称洗钱通道,认可的是投¥之后在纳斯达克上市卖$,一言以蔽之,某些人认可的是$。

若是沿着这个思路,伊丽莎白的方案到也不是不可能,因为楚垣夕是可以接受用$买,然后收¥卖出的。问题是巴人账上的$并不是特别多,一共也就一亿多,能填的满笛福的胃口吗?肯定不能吧?

“等下,你怎么对笛福介绍我的?”他突然想到伊丽莎白会不会把自己介绍成创业大款了?所以对方以为逮到了肥羊?在米国,天朝的创业大款有个通用叫法,叫TyCoon,适用于普通青年、悔创阿里和一无所有这种,就不知道下周回国在那边是否也被人这么看。

“就是个成功的创业者啊,介绍了一下巴人和小康的情况而已。你放心吧我认识笛福十多年了,他并不是经常坑人。”

楚垣夕一捂脸,那不用说了,对方肯定误会自己超有钱。

“这事我觉得不靠谱,虽然你的出发点挺好的。”楚垣夕向伊丽莎白解释,“巴人和小康都有自己的企业发展计划,如果是确定性很高的机会,同时价值很大,那么值得考虑要不要打乱自己的步调。这种确定性比较小但是杂音非常大的情况,我觉得不宜干扰到我们自身的计划。”

这个拒绝是正式的,也确实需要向伊丽莎白解释,因为否掉了她的智力成果。楚垣夕有个很好的习惯,非常尊重员工的智慧,他始终相信老板拥有这个习惯可以持续的提升公司的水平。

巴人账上确实很有钱,问题是那些钱并不能够用来浪,不能用来进行机会投资,简称投机。

伊丽莎白似乎觉得这只鸡很值得偷,既有实用的一面又有保值增值的一面,从投入产出预期上看利润率不低,特别是当成一笔买卖而不是一次投资的话,可以低价买入高价卖出,至少她是这么看的。

因此可能她把这种交易看作人脉资源变现的一个突破口了?如果做成了,按照行规楚垣夕是必须给她这个游戏公司干股的。

问题是巴人不能进行股权并购,只能拿现金,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楚垣夕现在是钱狠子,有钱归有钱,不可能往外扔。同时做跨境并购还涉及到一系列银行和保险公司,十分复杂,而并购之后具备交易价值的核心资产是什么暂且不论,小康怎么吸收标的物中的技术人才实际上是巨大的问题,多少成功的天朝企业想吸收都吸收不过来呢。

别说吸收现有人才,甚至于,是否还能保持过去的招聘能力都是问题。没人保证并购之前的FoxNext能招到高端人才,并购之后仍然就能招得到。

所以这事伊丽莎白从本益比的角度算账是划算的,楚垣夕要考虑过程和实施难度,考虑落地风险,不用多想,直接怂。

不过即使不成,伊丽莎白给牵的这条线仍然不错,她当初说过在好莱坞还保留着一点人脉还真不是吹牛。庞然大物迪士尼的中层,相对于一家自媒体公司其实也算是不错的人脉了。

但是这事真假存疑,如果迪士尼真肯把《动物公司》拿走改编,楚垣夕甚至可以接受《动物公司》的版权共同开发,当然作为谈判策略是不可能这么说的。

只是笛福的反应,实在让他难以相信的有诚意呢,这是什么情况咧?是为了筐到大脸接盘侠而使用的谈判策略吗?楚垣夕深度怀疑自己的脸是不是被伊丽莎白吹得太大了。

迪士尼做动画电影特别是动物题材的可是杠杠的,比如《疯狂动物城》吊打全球同行,IP价值之大绝对是文旅级的。这种IP价值的放大程度楚垣夕倒是没有强求,但是就算只有一半甚至三分之一,从资本运作的角度楚垣夕都能笑的蹦起来,那个时候巴人集团可能真的要考虑上市了。

可是迪士尼又不是带善人,凭什么会这么好心呢?

推荐热门小说咸鱼的自救攻略,本站提供咸鱼的自救攻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咸鱼的自救攻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上一章:第0920章 赶赴魔都 下一章:第0922章 产品思维
热门: 向左看,向右转 原配逆袭指南 神探班纳特[综名著] 前任遍仙界 反派混进神殿之后 混混忽悠在异大陆 被坑的帽子叽[综漫] 重生在女团选秀当top 从桌游开始[无限] 豪门是我提款机[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