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20章 赶赴魔都

上一章:第0919章 感谢杨健纲的配合 下一章:第0921章 迪士尼的兴趣点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楚垣夕说完最后一句话全身上下都舒坦了,而管辛突然感觉茶室里有一阵旋风刮过的感觉,心说啥情况?巴人游戏都肯卖?这是开导杨健纲还是真的啊我草!

只听楚垣夕继续语重心长的开导杨健纲:“但是,卖就得整体收购,不能你一个人跑了,或者你带着你兄弟们跑了,把我们投资人扔下,明白吗?我找的投资人投资你,我也得为他们负责任的。”

说话间他注意到管辛几次掏出手机来但是又马上放下,似乎特纠结。

这是个很好的现象,说明最关键的信息他已经听进去了,不但听进去而且产生想法了。

这时候,应该聊点别的,给管辛留出足够的空间。于是楚垣夕话锋一转:“而且老杨,你现在不用考虑这种事情,你现在要考虑的是怎么把公司带好,怎么显示出吸引力,让人愿意投资,明白吗?你看看今年这个经济形势,多少大公司都开始裁员了,你需要的高级程序猿,市场上现在一抓一大把呢,这才是你应该考虑的事情。”

说完,他往板凳上一坐,拿出手机悠闲写意的看了几眼,举重若轻的感觉,做出给杨健纲留出思考时间的样子。管辛立刻打开手机快速的点起来。

杨健纲身在庐山反而全无反应,顿时好奇的问:“咦,说到这个,我就不懂为什么经济寒冬总是先裁研发啊?我招市场和运营并没觉得好招多少。”

“这都不懂?因为头疼医头啊。你公司出问题了到了需要裁员的地步,说明不是靠增加研发的工作时长能解决问题的,不是996能挽救的。如果能,你之前肯定已经996过了,已经救活公司了。所以反过来想,研发被裁了也不会更坏,对不对?”

杨健纲心说似乎有点歪理?

楚垣夕拿手虚点着,仿佛在戳某些人的脊梁骨,“所以一般流程都是先996,然后发现没用只好开始裁员,996是裁员的前兆而已。”

“不是,研发有用啊,裁了研发你今后不过了吗?”杨健纲仍然没想通。

“哎呀,你真是没经历过风雨。日子肯定还是想过的,但是你裁销售,你今天都过不下去,懂吗?裁研发对短期影响最小,出问题也是半年后出问题,是产品线跟不上的问题,不是今天的问题。一个公司遇到系统性的问题了肯定不是CEO今天干了什么缺德事造成的,而是半年前造了孽,今天遭报应,是这个道理吧?所以报应来了先裁研发解决燃眉之急。”

说话间,楚垣夕看到管辛已经一脸满足的收起手机,于是也结束扯闲篇,“你啊,等你什么时候经历一次,不用我解释自然就开始裁研发了。”

结果,特么管辛闭口不谈楚垣夕想听的,转而说起阿里那边对文创项目的看法来了,问楚垣夕是不是真的支持阿里也参与进来,甚至主导开发权。

“我当然支持了。”楚垣夕这次说的都是真心话,“阿里主导开发权玩的大啊,而且效率高。玩游戏有云玩家,我看旅游也未尝不能出现云驴友,到时候借助阿里庞大的电商和触达能力直接给这些云驴友卖周边产品我看也很好嘛。”

这个问题实质上其实是,阿里能靠这个赚大钱是因为阿里具备赚这个钱的格局和器量,但巴人不行。阿里肯参与楚垣夕非常欢迎,开放周边的权利显然应该由阿里来主导,这样相应的股份变少一些但是蛋糕变得更大。所以才是我亏了,你赚了,你赚了……

结果得到满意的答复之后管辛很快告辞了……

杨健纲心情不错,心情诡异的楚垣夕心说尼玛你怎么走了呢?合着你刚才按手机是沟通文旅的事情啊?

第二天一大早赶飞机,楚垣夕和伊丽莎白、莫妮卡两人同机,赵杰和巴人游戏的运营团队十几个人另有行程早就已经赶赴魔都了。谷歌时隔四个月再次召开大会,而且两次大会性质十分类似,颇显心态的急切,仿佛在脸上写着:“天朝的游戏公司们,出海找我们啊……我们啊……啊……”

即使目的不纯或者说特纯,谷歌的大会仍然非常有吸引力,特别是选在ChinaJoy开始之前,来的人非常之多。

不但天朝这边来的人多,米国那边来的人也多,丝毫看不出来两国之间正在爆发史上烈度最高、范围最广的毛衣战,一副其乐融融的感觉,仿佛全世界的资本主义一家亲。

谷歌这次大会名为“Think Games with Google”,位于浦东香格里拉,莫妮卡进去一听,这不是老生常谈吗?跟三月底那回有啥区别咧?结果扭头一看,楚垣夕听的十分认真,这没道理啊?

就谷歌分享的这些内容,什么什么游戏体验创新、商业模式创新、玩家互动创新,光看这词儿就不行,楚垣夕上去说的话,当当当能说三个小时不带重样的。“你听什么呢这么认真?”

“嗯?你不觉得刚才分享的那个案例非常nice吗?”楚垣夕惊诧于莫妮卡竟然没有听出好来。不过想想她毕竟没什么游戏基因,进巴人也都是在忙活媒体业务所以倒是也没什么可责备的。

“刚才谷歌分享的那个《暗影传说》是个卡牌游戏,套路非常烂,无非就是又肝又氪的抽卡手游,美术也就那样,而且没有欧美大IP加持,运营很一般,就是更新版本的时候加英雄。你注意到没有,人家做到了月流水800万美金,月下载超过100万用户,你没觉出点什么来?”

欧美手游的特征是,策略、角色扮演和益智解谜是三甲,没有卡牌存活的空间,有大IP加持略微有一点点生存的希望,没有的话想进top100是男上加男,但这个以色列的游戏居然冲进top50了而且还在涨。

而米国区又是所有分区中最大的市场,天朝只能排在第二,天朝的手游公司今天二季度从米国区带回来接近4亿美金的收入呢。所以要不是《乱世出山》这种卡牌游戏在米国实在没的救,楚垣夕也不会一直没有运作米国区的发行。

但是这个《暗影传说》的数据让楚垣夕觉得还可以挽救一下,一千万美元的月收入不嫌多啊。

莫妮卡也听懂了,嘴巴张的老大,她迅速回想了一下,刚才台上人走过,说的似乎是这个游戏靠油管视频宣发逆袭的?具体怎么宣发的来着?

她听的不由得认真了许多,可惜台上已经换人了。

天朝移动市场上如果做个收入排名的话,什么应用的流水最高?答案是前20名里18个是游戏,另外两个……是直播。

楚垣夕不了解米国那边,但是想来也不会差很多,这也是谷歌一进天朝做活动就组织游戏公司来参加的原因。

这从一方面说明游戏作为割草闭环的强势,另一方面也说明了直播的竞争力。那么直播游戏呢?答案是即有收入,而且同时能够帮助游戏获得新增用户。时至今日,直播已经呈了游戏获取用户性价比最高的途径之一,国内还没这么显著,但在米国,九成玩家付费之前会上油管查一下游戏视频,云玩家不计其数。

另外一组成为楚垣夕收获的数据是他一直不特别重视的西欧市场,游戏玩家远比想象中多,光电竞一个类目的玩家就有两千多万。这个数据实在太让人振奋了,不是为他自己,而是为巅峰视效。巴人自己就有大数据模型,电竞玩家的蛛网图和巅峰视效的目标用户有着极大的相似性。

这时莫妮卡听到背后脚步声响,略微一回头,原来是伊丽莎白过来了。

楚垣夕也回过头,伊丽莎白说:“很意外,见富矿的时候,结果迪士尼的笛福也在。然后富矿看到我,就说了一下爸爸集团,没想到笛福竟然知道!然后……喂喂,你在看什么?”

伊丽莎白的汉语并没有尽善尽美,比如巴人这个词就理解不了,一直说成爸爸集团。她一边说着一边就发现楚垣夕居然在走神,目光越过她看着她背后远处。他难道在看什么美女吗?

一回头,只见视线延伸出是个男的,也就三十啷当岁,长相有点像哈利波特的扮演者雷德克里夫,顶着一头打绺的头发,大脑门显得颇有智慧,穿格子衫,正从前边走过。

难道楚垣夕喜欢的其实是男人?伊丽莎白忽然感觉真相了!难怪两个公司里那么多的美女楚垣夕一个都不泡,原因在这里!

“嘿,你认识那个小哥哥?”莫妮卡也注意到楚垣夕的异状了,不过这人似乎有点面熟?不是因为《哈利波特》,而是……记忆里反正肯定见过这人。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此人便是,网红越狱大神,乔治霍兹?”楚垣夕说着看伊丽莎白,结果伊丽莎白毫无反应,弄得他心说您在硅谷那么多年就算不玩互联网,难道就两耳不闻窗外事啦?

莫妮卡顿时一拍手,“对,我想起来了,我看过他好几次直播啊,真大神从来不化妆,仍然和十年前一样年轻帅气!”

楚垣夕不禁为之侧目,心说这老哥的外形现在还跟年轻帅气有一毛钱关系吗?已经距离死肥宅一步之遥啦!他和莫妮卡记住乔治霍兹的原因不一样,不因为苹果手机也不因为直播,而是因为乔治霍兹2015年就开始自动驾驶创业了,然后花了一千$就把他那辆破本田讴歌给弄成自动驾驶汽车,而且开上公路通过了自动驾驶测试。这才是楚垣夕关注的点。

这1000里是包含摄像头之类硬件的……

让楚垣夕瞬间激活记忆的,是这个人今年获得融资之后石破天惊的说:“自动驾驶行业目前来说就是个巨大的骗局。”

要知道造车一直都是他原世界中搞小康时的梦想,但一直拖着想等小康稳住了再说。可惜这回重新来过,颇有些时不我待,他之前设想中的一些创业亮点都已经被人逐步做出来了。

特别是华为搞的鸿蒙系统,具体怎么样还看不到,但如果真像宣传的那样全面,那么楚垣夕当初设计的创业计划根基——像当年苹果手机和IOS、谷歌和安卓系统那样,造车的同时打造独属于自己的自动驾驶+车联网系统,这种计划就已经被华为完全封死实施的空间了。

除非现在不管小康如何立刻开始第三次创业,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看到自动驾驶大神,楚垣夕的脑子里瞬间划过好几道光。

只听伊丽莎白弱弱的问:“这是谁呀?那个网站的网红啊?”

楚垣夕和莫妮卡互相看了一眼,顿时发出爆笑,莫妮卡转用英文解释:“他是那个,黑客,不过不是那种黑客。苹果手机越狱,就是他17岁的时候搞出来的,然后跟乔布斯一路攻防战,直到乔教主仙逝之前才放弃越狱大业。”

楚垣夕补充:“他的越狱给全世界创造了无数工作岗位。”

“嘶……苹果难道不起诉他么?”伊丽莎白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听说过,简直了!

“不但没起诉,而且沃兹尼亚克还发邮件赞美他。”

沃兹尼亚克是苹果的联合创始人,这种大人物伊丽莎白显然知道,不过她看了一眼,发现笛福都已经往这边走了。“楚,你还是先跟笛福聊聊怎么样?”

“好啊。那个啥,莫妮卡,给你个任务。”

“怎么还有我的任务?”

楚垣夕低声说:“每个人都有他或她的任务,否则为什么要带你来?当然是因为你有用啊。”

“我还以为是一场渡假消遣。”

“你对资本家是不是存在什么误解?”

莫妮卡眼珠一转:“让我,去勾引霍兹大神?”

“对啊,他直播的时候自己说的,缺迷妹。给我稳住了他,上!”

莫妮卡顿时翻了翻大白眼珠子,“人家十年前缺迷妹好不好?再说你到底要干什么啊?”

楚垣夕以极快的语速说:“我对自动驾驶感兴趣,他在自动驾驶创业,创业四年多了今年才拿到风投,而且只有两千多万¥的水平。我不知道他是缺钱融不到,还是能融但是不想释放份额,这是两个极端。但是总之我想投他,好了快去吧。”

说着,他迅速的把自己的衣服弄整齐,然后脸上挂好职业的微笑,在伊丽莎白的引荐之下走向迪士尼的人。

说实话这个笛福是干嘛的楚垣夕不熟,时间太赶了也没来得及问,但是没关系,他又不怕被人笑话,亲切的握完手之后立刻甩锅:“哈哈伊丽莎白你倒是给我介绍一下笛福

先生啊。”

伊丽莎白无辜的看了楚垣夕一眼,“笛福先生是原二十一世纪福克斯的高管,进入迪士尼后负责商务。”

二十一世纪福克斯?楚垣夕心说原来是这么个关系。他记得今年三月的时候二十一世纪福克斯发了公开信息,完成了被迪士尼并购的操作,作价七百多亿$,直追头条系,只不过具体是全现金还是部分现金部分股权的结构并没看到具体消息。

迪士尼的业务里,最重要的当然是电影和动画,其中尤其以漫威为重中之重,然后是品牌IP授权,全球最大的IP公司非迪士尼莫属,横跨影视剧、音乐、游戏、文旅和周边产品等等几乎所有门类。迪士尼的商务,楚垣夕不知道除了IP授权还有什么工作重点。

这样笛福相当于被投团队高管进入新公司之后仍然负责实权业务,应该是个厉害人物。

握过手,笛福直接说:“chu,我看过你们在油管上传的动画片,名叫《动物公司》的那个,非常伟大。”

楚垣夕一时间有点愣住,心说伊丽莎白都说了神马?他精力不够,一直就没主意到莫妮卡居然已经把《动物公司》的动画翻到外网上了?

《动物公司》是巅峰视效最开始制作的内容,成片已经不少集了,但是楚垣夕的事情实在太多了,翻译工作他一直也没精力跟进,其实仔细想想倒是挺重要的。巅峰视效未来的上线运营并没有先大陆后海外这种顺序,要推就是方便推哪就推哪,因为用户的UGC制作采用的是编表的方式。

为了方便起见,平台用户需要用到的Excel表的表头和表名称全都是英文,推给外国特别是欧美用户毫无任何门槛。只有表格内容用于文字表达的时候才需要填入成句,到底是汉语还是英文对运行规则来说并无任何区别,只影响呈现。

所以欧美地区什么时候开始推,只取决于三件事,第一钱到位不到位,第二运营准备是否充分,第三就是翻译和工作,教学内容的翻译,和样本的翻译。

钱其实并不是什么问题,因为巅峰视效本身的补贴力度也不会像本地生活和出行那么夸张,就是最传统的互联网释放,做好广告预算即可。特别是欧美地区,要不要补贴都还不一定,就算有,大概率也是以竞赛的方式展开,只需要准备前几名的奖金即可。

推荐热门小说咸鱼的自救攻略,本站提供咸鱼的自救攻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咸鱼的自救攻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上一章:第0919章 感谢杨健纲的配合 下一章:第0921章 迪士尼的兴趣点
热门: 我帮男主渡个劫[快穿] 下岗后我当上了审神者 脱轨 首席挚爱逃婚妻 论语 山村风流:娇娘很疯狂 穿成七十年代娇娇媳[穿书] 他带着金手指第21次重生了[娱乐圈] 大宋超级学霸 设计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