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18章 隔空喊话张铭

上一章:第0917章 例行教育陆羽 下一章:第0919章 感谢杨健纲的配合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小红的杯具在于他们针对的内容是流量型内容,所以必须快。有灵魂的、有不可替代性的内容生态社区可以慢慢发展,比如某乎,比如B站,他们没有。

陆羽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离开了,而楚垣夕也是有感而发,于是发了个朋友圈,悼念巴人出师未捷的小红帐号——小红你走的也太快了!我们特么刚把建号成本花出去还没大展拳脚呢怎么你就黄了啊!全网MCN只有我们家亏损率最大没跑了……

结果他发现点赞者聊聊,往常发出一条朋友圈,以楚垣夕微信接近5000人的规模,在要求员工不得点赞的情况下基本都要超过一屏幕的赞,今天居然只有三十来个,这什么情况?

觉得不过瘾,马上他又发了一条——我就是没钱,不然立刻做一个社交APP填补种草社交出现的空白,界面照着Ins抄过去,一个月出活儿,完美!

这回不一样,下面顿时就热闹了。主要是现在确实是做一个社交替代品填补它的好机会,可惜很多人即使有能力做APP也没能力做出一个平台。

这个机会只属于已经拥有规模以上成熟社交品类的大厂,因为时间窗实在太短了。只有直接洗刷的方式才能用最快的速度抢到这个坑位,毕竟小红只是从各个下载渠道下架,并不是被封杀,元气大伤是肯定的,但挑战者打开局面的速度必须超过小红复原的速度。

所以楚垣夕就是口嗨一下,根本没打算做,没想到引起群魔乱舞,有捧哏的,有打赌的,有激励的,有打压的,然后张铭居然留了个言——你需要钱吗?我给你投资,做!

做你妹啊?楚垣夕最近很有一阵没跟张铭唠嗑了,似乎也该对他吹吹风了,至少套个近乎,然后再找机会,自然而然的把风吹出去。

楚垣夕回复——想了想,我目前需要专注于主业。克制,一定要克制!

网络的另一边,张铭陷入深思,因为道理其实大家都懂,头条系的资源恰好满足做这个社交的一切硬件条件,但不满足软性条件。头条系一直就没建立起自己的社交属性来,随着飞聊和多闪的连续仆街他已经非常戒惧了,一家这么大的企业经不住在同一个领域里边一年之内连扑三条大街。

因此,做是能做的,但是做完APP呢?这机会头条系真抓的住?而且抓住了干什么呢?

这个种草社交吧,虽然也叫社交,但它归根到底还是电商社交,有天花板,无法发展成微博,更没法变成Ins。对别人家来说这是个几百亿估值的买卖,但对头条系,即使千辛万苦做成了,也就算是一场成功的练兵,十分鸡肋。

所以通过投资来搞,反而是个很好的选项,把鸡肋交给白手套,进退裕如。到了今年,头条系这个APP流水线工厂已经不在追求所有的事情都要亲力亲为自己做了,对外投资已经成为开发一个新APP之外的常规选项。

奈何楚垣夕太不上道了,特别是这个朋友圈回复让张铭怒火中烧,你丫的也知道专注于主业?你的主业变成卖零食了吗?从高大上的自媒体沦落到卖零食你堕落了啊!

想到这里他打开楚垣夕的微信,发送:真的不做?这机会非常难得。你通过哪个主体做都行。

楚垣夕心说我特么通过哪个主体做都不行啊大哥!你还打算趁这个机会入股小康是怎么的?现在可不是小康对巨头开放融资的时间,至于巴人,巴人的情况最简单,只有战略级的交换,可以让楚垣夕释放份额,或者钱真的特别多,打破他的心理防线。

要说起来,巴人的情况实际上在业内已经是秃头虱子明摆着了,任何有雄心的创企在录得了这么雄厚的现金流,特别是现金流源源不断没有任何枯竭征兆的情况下,无非就是几件事。第一对外投资,广种薄收;第二确立新的研发方向,开启多条新战线开疆扩土;第三做并购,无论跨界并购还是垂直并购。总之无论哪个都一样,都是大额支出,都要把钱花出去。

譬如头条系,现金流极为充沛,因此一直在战斗。电商上先跟杰克马软刀子互相捅了一下,头条系的电商产品名叫“值点”,杰克马老谋深算,化骨绵掌不动声色,值点陷入埋伏很快败下阵来。然后抖音心有B数,就改为推出电商导流业务,顺从于杰克马的深度合作。

此后调转火力发力于社交,企鹅连口气都没喘就送给头条系两连击,张铭始终熊心不死,但是暂时只能继续蛰伏。

紧接着跟百度对战搜索,然后因为Top1互相诉讼侵权。相对来说这是最有可能打赢的一仗。对头条系来说,打成平手,把搜索领域刮下一块来,其实也是赢。

换言之,楚垣夕要同时挑战BAT的核心业务是停留在袁敬的口头上,但头条系已经在这么做了!

而巴人则不一样,收入当然不能跟头条系媲美,但利润上,头条系的财报是亏损的,挣那些钱都上哪了咱不追究,反正巴人是大幅盈利的。可巴人的钱基本上只进不出,支出的绝大多数都是员工工资和现有产品线上的内容制作费用,极少数是采购版权和朱魑那边的支出,像貔貅一样光吃不拉,账上已经躺了几十亿的现金。

目前可以看到的一笔罕见的大额开支,就是楚垣夕新提出来的机器人内容计划。这算是一个新的产品线,但是费用也不会太贵,采购机器人绝对花不到一千万,和巴人的收入相比简直不值一提。

所以说做自媒体省钱呢,投入小产出大,引领新的经济时代。

其实头条系还有两颗隐而未发的子弹,其中一颗,就是收购了锤子要做智能手机。这事吧,楚垣夕是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反过来看顺过来看都是极为不看好。阿里和腾讯是没能力做手机吗?显然不是的,但连小米OV都在红利见顶之后遭到华为的顺劈+暴击,锤子能有指望?这颗子弹极有可能成为哑弹。

不过另一颗子弹至少是开花弹级别。时至今日今时,头条系已经完全具备了进入游戏领域的全部必要条件,现在差的是真正能打的游戏。因此在可以预见的未来,触碰南极洲最柔软的核心地带是一件板上钉钉的事情,悬而未决的是到底是自研一款游戏,还是代理发行的问题。

总之这事足够Pony头疼的。也是这个原因,楚垣夕把张铭列为杰克马身后另一位潜在收购巴人游戏分公司的买家。

所以拒绝张铭是不能随意拒绝的,得细致。

楚垣夕用来拒绝的话是这么说的:大佬,正是因为机会难得,所以你要考虑到,可能后面一个月里会看到类似的社交品出来好几个。小红虽然不是最好,但是确实占据了一个比较能赚钱的分类,去年的GMV都快一百亿了,愿意试试的大厂肯定有,我觉得做了没前途的。

张铭突然想说:“我不要你觉得,我只要我觉得,听我的!”

但是这话太羞耻了说不出口啊,正在他纠结的时候,楚垣夕忽然问:大佬,你们也开始对外投资了?什么原因啊?

张铭微微一笑:投资是必然要投资的,至于为什么?因为好的投资标的必须投。我不像双马那样什么都投一手,目前只投头条生态里必要的补充。你关注一下新闻,很快就能看到我们的大动作。

楚垣夕:这也要卖关子?商业机密吗?话说你们收购锤子捂了好几个月,用得着吗?

张铭:不算机密,我们也没刻意捂着好吗?现在基本上可以确定要收购互百,然后某乎F轮融资……嗯,我们要和快手百度竞价,目前不太理性,估值非常不合理。

楚垣夕把头条系和百度、快手、某乎这四个公司摆在一起,莫名的感觉特别不协调。而张铭的意思,似乎是不那么坚决。

很快,他眉头一皱,发送消息:我觉得吧,你应该更不理性一些,这时候就别管估值了,无论如何都要进去。

张铭:你的想法过于极端了,你能想到的我们肯定都已经想过了。

楚垣夕:你想过进去搅和吗?不为了正面的合作,纯为了破坏性的投资?

张铭半天没说话……

正在楚垣夕以为他要神隐的时候,只见微信上出现这么一段话:你看问题太肤浅,企鹅怎么可能允许我平平安安投进去呢?我进去了也是受罪,拿不到一样的条件,搅和不动。我现在唯一需要的是时间,也不需要打败谁,只需要好好的活着。在某乎上浪费掉的时间对别人来说无所谓,对我可能是致命的。

这话说的好隐晦啊……楚垣夕心说换个人还未必看的懂,这个意思其实说的是,资本在后面拿着刀呢。

一家估值几千亿的企业,能够感到时不我待的唯一动因,就是投资协议,就是对赌条款。像张铭这种创业履历光鲜的,B轮之前基本上不会受到多大刁难,但是C轮之后各种条款绝不会那么轻松,不可能只靠增长的规模交差。

虽然不至于像原世界里让楚垣夕感到智熄,但对业绩的要求肯定有复杂的标准。特别是头条系连Pre_IPO都做了,超过5000亿的估值不可能只靠广告收入来支撑。

所以张铭才说唯一需要的是时间,需要的不是打败谁而是自己的生存。有时间,才有更多的业务线展开的余地,才能把规模转化为利润,才能赢得资本上的赌局。

可问题是楚垣夕的视角和张铭完全不一样,张铭是拉远了看,楚垣夕是离近了看。你且先别说什么战略了,某乎如果被百度得手,然后签署个什么战略协议,那就要重演搜狗搜索出公众号内容的一幕了。

在百度引擎里能直接搜到某乎的内容,某乎作为还有巨大成长空间的社区肯定是欢迎的,而百度将得到一口神奶,他们最缺的就是内容啊……

以头条系正在跟百度大打出手的战况,放任百度吸到这口神奶,说不定就揭棺而起了,您光收个互百能满足?

只见张铭发了个老年人专用的微笑表情:现在对我来说内容并不是问题,我的难点是重新定义流量的价值。百度才需要内容支持,我要的是更深一个维度的东西。而且某乎本身也存在问题,下沉用户越来越多,尊重专业和理性讨论的社区氛围在不断破坏中。

楚垣夕心说你还好意思说呢!互联网就是被你们这群乱扎篱笆的人给搞的乌烟瘴气的。不过话虽如此,换成他坐在张铭的位子上篱笆只会扎的更牢。所谓重新定义流量的价值,就是提升ARPU值呗。过去一天薅用户一毛钱就算了,现在薅三毛,这就重新定义了流量的价值,但是要想这么定义,篱笆必须扎得无比坚固,让用户出都出不去才行。

同样的,如果换成他,某乎必须不惜代价拿下。要知道楚垣夕到现在都不敢去某乎上zhuangbility,只敢上微博装,为啥咧?因为网红去了某乎之后三分钟就给扒光挂出来,尸体多的是。他这叫心有B数。

这说明什么呢?说明某乎上的用户价值高。某乎的特征是只有优质的问题才能得到优质的且大量的回答,因此普通用户省心,哪个热,必然包含高质量的信息。这种社区氛围容易产生高价值的用户,本来一个用户价值不高,通过在某乎上汲取高质量的信息,从而提升了价值。当然那些专业zhuangbility的除外。

要重新定义流量的价值,最好莫过于找那些高价值的流量去定义,找低价流量再怎么定义都没用,一共就长了一把毛的羊再怎么薅都薅不下两把来。

可以说某乎和抖音上的用户是两个极端,一个代表硬核韭菜,一个代表娱乐至死,按米国战略大师热布津斯基的说法,后者叫做鸡巴乐。虽然前者经常人在米国刚下飞机,但是如果一定要选一波来割的话,楚垣夕还是更愿意割前者的韭菜。

正在这时陆羽忽然发过来条消息,微博上,开门客回应了。

楚垣夕只好按捺住向张铭继续吹风的欲念,反正张铭那边估计最近也要忙活搜索和内容,游戏应该不是最着急的事情。

打开微博一看,开门客倒是挺敞亮,直接以阿哑的口吻进行了礼貌的回复。这个回复不是拒绝但是距离感十足,但楚垣夕可不管,碰瓷从来都是“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只要答应一声后面就是连环套。

楚垣夕这边的微博还没被陆羽踢掉呢,直接at回去:老铁不用这么客气,我觉得以自媒体作为新零售开路利器是个挺好的想法,我们也在做。有时间找没人的地方私下探讨一下,互相探讨一下新经济格局下的运营模式,大家都有好处哦。

就算是在微信群里,如果两个人这么说话,吃瓜的也会大喊一声“有奸情”然后起哄架秧子,何况是在微博上边。

楚垣夕发完之后就登出了,完全不管别人是死是活,也不管开门客总部那边怎么看待这条微博,他得准备一下明天和管辛的会面。但开门客那边的气氛已经相当诡异了。

开门客的旗舰店今天开业,然后由于他们也采用了Costco的年费会员政策,但是没有退费的选项。而他们作为一家新兴创企毫无知名度,也就没有品牌吸引力,别人并不知道他们的开业酬宾活动的低价打折力度。

所以虽然有人预注册但是人数寥寥无几。

阿哑在抖音上的努力起到了很好的效果,加粉十万,问题是这些粉丝同样分布在天涯海角,其中愿意预缴会费成为开门客会员的更是聊胜于无,表现出来的就是转化率极低。

在这种情况下楚垣夕在微博上力捧阿哑,让阿哑在会议室里脸色如同猪肝,上上不去,下也下不来,特别是那群新晋的高管们,看他的眼神都极为古怪。

之所以旗舰店开的这么不洒脱,主要是竞争压力太大,不是供应链竞争也不是货物价格竞争,而是商务部的文件一出来,四周各处飞起大量如同苍蝇一样的便利店,把正常的客流给截留走好多。他们的中型商超想草原上的雄狮,而便利店像草原上的群狼,恶虎尚且不敌群狼,更何况狮子。

于是,眼看开业了,自己这套不是会员不给进门的策略简直无比的扎眼,关键中的关键,变成了开门这天的地推活动是否给力,给力则当场抓到用户,不给力这个门就白开了!

这就极为考验智慧了。按说这种事情应该用互联网的方式解决,用APP解决,靠送菜上门来吸引用户的注册,但会员费成了横亘在用户面前的巨大门槛。任你优惠优惠再优惠,你这会员费我没法一笔赚回来啊!没有退款,在天朝用户心智被这两年以来大规模跑路的充值卡玩法洗刷过后,根本就行不通。

推荐热门小说咸鱼的自救攻略,本站提供咸鱼的自救攻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咸鱼的自救攻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上一章:第0917章 例行教育陆羽 下一章:第0919章 感谢杨健纲的配合
热门: 我这个原配可不是好惹的 惊蛰 给你祖宗打电话 荒野直播间[星际] 南风知我意 魔法工业帝国 掌御星辰 未来图书馆 冰与火之歌14:群龙的狂舞(中) 星辰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