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相忆江湖未相忘

上一章:第七章 狂舞天魔半面妆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三圣主却趁着这一瞬间,将笼罩在简碧尘身上的青光暴提,化作无数丝线一般的敫光,夺夺声响中,将凌冠羽的身躯贯穿!

日圣主格格尖笑道:“果然武皇已经受了重伤,这一招垂天神拳虽然霸猛,但已迫出了你全部的潜力。我们诱使那小子拼了命才将你挡住,可你现在也不行了吧?还有站起来的力气么?”

她啧啧称赞道:“垂天神拳果然无敌天下,方才那一招若是直接轰在我们姐妹身上,恐怕咱姐妹会同时烟消云散吧?”

另外两圣主也纷纷抚着胸脯,做出一副后怕的样子来。但看在凌冠羽的眼中,却是无比的讥刺。垂天神拳乃是天下最霸猛的功夫,是以一旦被挡住了,则出拳之人也会受到极为强烈的反振,是以今日在鹿山折戟,内伤实已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他恨恨道:“我早该认出来你们这三个妖怪了!”

日圣主嘻嘻笑道:“那只是你太笨了而已。直到我们施展出夺舍神术,你才看出来!或者是因为这么多年,我们姐妹的模样变了太多吧?”

她狠狠道:“人间灵气稀薄,远没有昆仑山钟灵毓秀,我们姐妹的修行日减,到现在连那如花似玉的相貌都无法维持,可吓坏了凌武皇吧?”

另外二圣主格格一阵尖笑,凌冠羽恨恨道:“若不是你们,昕儿又怎会死?”

日圣主道:“那不能怪我们,只能怪你的昕儿生得太好,而我们灵气大衰之后,必须要找一个人身寄宿,首度选到的,就是你的昕儿。我们初入昕儿的庐舍时,心神一时不能凝聚合一,行事宛如疯狂。其实不就是杀了几百个人,用他们的鲜血来补充我们的灵气么,你也真是狠心,竟然就一拳将昕儿打死了!可你毕竟还是听信了我们散布出去的谣言,来寻找云梦香沉,想让你的昕儿复活。可你万万想不到,这云梦香沉是惊精香所成,本是我们姐妹辛苦修炼转世之用的。它固然能够使人复活,更能够大幅提升人的修为,连移星换斗都不在话下,但吞服了云梦香沉之人,则成为我们姐妹的庐舍,她就再也不是你原来的昕儿了!”

三圣主一齐发出一阵尖锐的笑声,凌冠羽的身体却僵硬住了。他万万没有想到,这所有的一切,都是这三个似人非人的怪物所策划的!

日圣主幽幽道:“你击毙昕儿后,我们灵气衰竭得更是厉害,不得已只好入了华音阁,却发现,阁中有个比昕儿灵力更高的人!这次我们终于成功了!”

青白光气如锁,将简碧尘牢牢锁住。日圣主伸出细细的,鸟爪一样的手指,轻轻触摸着简碧尘的面具,口中发出梦幻般的赞叹声:“天姿国色,富贵皇命,又经我们三姐妹施展祈天神术,将星辰之力转移到体内,这样的躯体,实在是完美之极。我们姐妹三合为一后,灵力更是天下无人能抗,你说,这样的结果算不算好呢?”

三圣主一齐发出一阵疯狂的笑声,凌冠羽怒道:“就算拼了我的性命,也要阻止你!”

日圣主悠悠道:“莫要……你看,你的昕儿不是来了么?”

随着她的话声,就听一个凄清的声音道:“羽哥!”

凌冠羽的身子一震,忍不住转头看时,就见一个身穿红衣的女子,朝他奔了过来。细眉如柳,粉面若桃,宛然就是十年前的七夕之夜,誓言要长相厮守的荆昕儿!而也就是那个夜晚,她竟突然发狂,杀戮数百人,最后死在自己拳下。

凌冠羽眼中热泪忍不住迸流而出,十年的孤独相思,顿时化作怒潮汹涌的巨浪,拍击在他那本已荒凉脆弱的心上!他忍不住大呼道:“昕儿!”

红衣女子欢笑着,向他冲了过来。凌冠羽大手张开,一把将她抱住,他的泪水,打在了她仰望的脸上。

旧时的光阴,真能够重复么?

突然格格一阵暴响,凌冠羽双手用力,竟然将怀中的昕儿挤成了粉碎!她那欢笑的娇靥被震惊代替,然后迅速地苍老下去。没有昕儿,有的,只是怀抱着巨大拐杖的莫姥姥。

但她死都不肯相信,怪叫道:“不可能,不可能!”眼珠却已突起,被凌冠羽凌厉的拥杀击杀!

凌冠羽脸上的泪水缓缓收起,冷冷道:“昕儿已经死了,死在我的手上,你们想用这种伎俩来蒙骗我,那就错了!”

日圣主格格笑道:“但我们的计谋还是成了,你明知道是假的,却还是犹豫了片刻,武皇,你败了!”

莫姥姥的尸体突然轰然炸裂,爆出一蓬夺目的光华,凌冠羽脸上变色,他数度重伤之下,真气竟然提不起来了。莫姥姥的尸体宛如太阳,流火射金般炸开,登时凌冠羽身子暴跌入泥土中,口中也只剩下了游丝般的气息!

他毕竟不是神仙,受了这样的重创,也有倒下的时候。

日圣主转头,对着她的几个姐妹笑道:“好了,现在没有别人干扰了,我们可以放心地施展夺舍神术了!”

月圣主眨眨眼,看着一边挣扎着的谢云石,道:“还有这个人呢?”

日圣主轻蔑地道:“他又不会武功,心弦已断,还能做什么?”

三圣主一齐大笑,围绕着简碧尘的青白光芒,倏然大盛了起来!她们的身子也越舞越急,恍惚间化成三道青白色的长虹,渐渐向简碧尘的身子挤了过去。

白玉盒缓缓飞起,盒盖仿佛被一种神秘的力量牵引着,自行打了开来,倾倒在简碧尘的额头上。登时氤氲异香充满天地人间,简碧尘的身躯,竟然在这异香的灌输下,缓缓地化了开。日、月、星三圣主变幻成的长虹,也在异香围绕中变得模糊不清,只听一个尖锐的声音道:“成功啦!成功啦!我们姐妹,终于夺得新的躯体了!”

三道长虹联翩进入简碧尘的身体,简碧尘仿佛变得极为痛苦,眼光都透出一片赤红。她只剩了一张戴着狰狞青铜面具的脸,自脖子以下,全都涣散成青白两色的光芒,看去极为怪异。异香渐淡,那光芒在缓缓凝结,构造出一个人的形状来。

日圣主尖锐的声音传了出来:“简碧尘,你还挣扎什么?你抗不过的!”

简碧尘突然冷笑道:“你们这群怪物,就想抢占我的身躯?你们的阴谋,我难道不知道么?我请求你们助我登上这华音阁阁主之位,便是为了进入只有阁主才能进的养剑阁,里面有……”

三圣主的脸色变了,齐声道:“里面有什么?”

简碧尘道:“华音阁成名已久,简春水老先生更是当年天下第一高手,那里面,有他的归化法决,无论是毒还是元灵,都可以用这法决化为自身的内息,简春水纵横天下,这归化法决,就是他的依仗之一,今日就看是你们夺了我的身躯,还是我将你们炼化掉!”

三圣主一齐尖叫道:“贱婢!你休想坏我们的大事!”

简碧尘不再说话,她的身体中腾起一圈银光,向流窜在她身上的青白三道长虹卷去。一时之间,银腾虹怒,两种力量几相匹敌,陷入了胶着状态。

但三圣主毕竟修行多年,青白长虹跳跃越来越急,极度缓慢地将银环压了下去。那刺耳的尖笑声越来越响,简碧尘咬牙支撑,依然不能制止银环的黯淡。

日圣主尖笑道:“怎样?毕竟你只有一个人,我们却有三个人,你又能支撑到什么时候!”

突然一个声音缓缓传了过来:“她并不是一个人!”

只见谢云石摇摇晃晃站起,笔直地走向简碧尘。他没有武功,心弦已经震断,还能够做什么呢?

但他的脸上满是坚毅!

他的声音平静,却满是决绝:“将我的魂魄拿去。归化法决收化的灵魂越多,力量就越强。我自由休习碧落山庄心法,剑术道法平平,魂魄却很坚定,它必定能帮助你战胜三个老妖怪!”

他说着,将身子向简碧尘贴去。

简碧尘道:“不要过来!你会被吸收掉,形神皆灭的!”

谢云石笑了,他并没有停顿。

简碧尘眸中的冰霜之色,渐渐融化,透出氤氲的泪光:“其实……其实我并不值得你爱,我真的很丑!”

狰狞的青铜面具落下,现出一张却更为狰狞的相貌来。

惨怖的刀剑伤痕布满了整张脸,猩红的伤痕翻起,显得触目惊心。简碧尘怆然道:“这是她们在我身上刻下的血咒,我若背叛她们,就会变成天下最丑恶的人!你快走吧!再靠近些,你的神志就会被归化大法沉吸进去,将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谢云石的笑容变得很散淡,他的眼睛盯着简碧尘的瞳仁:“丑恶又怎么样?消失又怎么样?你不是简碧尘,也不是血兰,在我心中,你永远是漪兰。没有了你,就算我活着,我也只能四处寻找云梦香沉,为你复活。但天下只有一颗云梦香沉,那么,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终于,他踏上一步,抱住简碧尘那刚刚凝结出一点形状的身躯。

突然,青白光芒从她的躯体中爆出,将谢云石也卷绕了进去。但他们并不管这些。这世间纷纷纭纭的,谁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什么是应该存在的,什么是不该存在的?他们专注的,只是彼此微漠的体温。

他们的心也凝结在一起,再也没有人能分开,也再没有人能战胜!

就在这一瞬之间,简碧尘身边的银环大涨,宛如天坤倒悬,银河倾泻,瞬间蓬勃发出,充盈了整个天幕!

大地隆隆而动,阴阳二气瞬息穿透地脉,怒龙一般在空中飞舞,融入了那道巨大的银光。一瞬之间,银花乱落如雨,长空一片白炽!

三圣主手中的青光顿时被银光击得四处飞散,而后银白的光华透空而过,横扫整个大地,竟仿佛是灭世的劫,要将一切渡化到天地尽头!

天地万物,芸芸众生,无不在这重生重死的裂变中发出痛苦的嘶鸣,隆隆雷声中,三圣主的尖叫声隐隐传来:

“不要!”

“不可能,不可能,我们怎么会输!”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我要诅咒你们!”

她们的声音渐渐消散,终于,隐没在宇宙那苍茫的声息中。那三具丑恶的躯体,竟被这道强大到无所不在的银光生生炼化!

谢云石的意识,也绽放出最后一丝微笑,缓缓消失在劫后余生的天地之间。

再丑恶的咒语,在死亡的面前,也会是苍白如纸。

清风如诉,星河皎洁如带,牛女二星默默相对,似乎也在为人间的悲哀而叹息。

许久许久,谢云石才回复了意识,但他居然没死!

他大喜之下,急忙转头寻找,他既然没死,简碧尘会怎样?

一个女子躺在他的身边,谢云石急忙将她抱了起来,七夕的月色幽幽的笼罩在她脸上,他却骇然发现,这并不是简碧尘。

这是一个美得宛如幽灵的女子,尘埃中的一切,仿佛都只是对她的亵渎,她的美,是天神的杰作,是人间的永恒。

又或许,是天上的织女,在这个夜晚,偶然降落了人间?

谢云石大失所望,心神整个沉了下去。

没有人能取代简碧尘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就算天下最美的精灵也不行!

难道从此之后,生死契阔,他只能去寻找另一颗云梦香沉么?

那女子缓缓醒了过来。她看着谢云石,目光是那么凄迷。

谢云石忽然发现,她就是简碧尘!

他狂喜之下,急忙冲过去,想要拥抱她,但突然之间,从他的身体中生出一道巨力,将他的心神拉着,向简碧尘狂涌而去!这力量,竟然宛如侵蚀灵魂的法力,要将他的心灵夺去!他吃了一惊,急忙顿步,但那巨力竟然丝毫不消退,反而越来越强,让他的心宛如生生撕裂一般的剧痛。他一步步地后退,不由自主地,离简碧尘越来越远。

简碧尘遥遥地看着他,眼睛中的幽怨,却是那么凄迷,那么忧伤。

忽然之间,谢云石明白了这其中的一切。因为,简碧尘的心思,竟然仿佛一扇窗子,在他的心灵中打开,他们两人,竟然能够心神相通。

——她用归化大法炼化了三圣主,但他的灵魂也被她吸入,融合为一。是简碧尘在最后的关头借用了祈天神术的星辰之力,在瞬间封印了归化大法,硬生生地将谢云石的魂魄分开,再用云梦香沉将他重新凝铸。从此两人的心神实已为一体,就算相隔了千里万里,也会一心遥知,明了对方的心意。

——最后散落的些许云梦沉香,勉强恢复了简碧尘原来的容貌,却只能凝聚出一个残缺的躯体,一个无血无肉的躯体。

——从此,简碧尘与谢云石的魂魄已经同出一源,一但靠近,便会增生出巨力,不可遏制地汇为一团。一旦合体,谢云石的魂魄也会消失。

所以他们只有分开。

天河清幽的光芒,垂照在两个永不能团聚的情人身上。两心能知,但却不能厮守。天长地久,此情何堪?

这是否就是三圣主最后的诅咒?

乌鹊归巢,七月七日的月色渐渐隐没在地平线下,新的朝阳又将升起。

目光盈盈相交,两人的距离却越来越远。

日后,两人还要独自度过无尽的光阴。谢云石破碎的心弦也终会凝聚,《漪兰操》袅袅的琴声,终会在空旷的山野中再度响起,无论山川僻远,风雾凄迷。

两人相视一笑,转身而去。既然心意已经如一,言语岂非太多余?两人的身影一东一西,消失在曙色中,或许就从此天涯海角,永不相见,只剩下巍巍山石之畔,一株清兰默默盛开,幽露啼眼。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全文完)

推荐热门小说天舞纪外传·云中漪兰,本站提供天舞纪外传·云中漪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天舞纪外传·云中漪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上一章:第七章 狂舞天魔半面妆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上清之云 我有一个祸水群 寻迹师 镜栀雪2 纣临 凶宅·鬼墓天书 好好让我疼 卡牌密室(重生) 娘子,求验尸 海王翻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