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万福万寿园

上一章:返回列表 下一章:第二章 勾魂玉手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楚留香喜欢女人。

女人都喜欢楚留香。

所以有楚留香的地方,就不会没有女人。

别人问他,对女人究竟有什么秘诀,他总是笑笑——他只能笑笑,因为,他自己也实在有点莫名其妙。他常在些莫名其妙的情况下,认得一些很妙的女人。

他认得沈珊姑时,沈珊姑刚从房上跳下来,手里拿着一把快刀,要杀他。认得秋灵素时,秋灵素正准备自杀。

他在没有水的沙漠认得石观音,却是在水底下认得阴姬的。

他认得宫南燕时,宫南燕正坐在他的椅子上,喝他的酒。认得石绣云时,石绣云却正躺在别人的怀抱里。

他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认得东三娘,在死尸旁认得华真真。

他认得琵琶公主时,琵琶公主正在洗澡。认得金灵芝时,正在洗澡的却是他自己。

有时他自己想想这些事,自己都觉得好笑。

但无论怎样说,最可笑最莫名其妙的,还要算是认得艾青那一次。

他能够认得艾青,只因为艾青放了个屁。

有很多人认为只有男人才放屁,这也许是因为他们没有见过女人放屁。

其实女人当然也放屁的。

女人的生理构造和男人并没有什么两样,有屁要放时,并不一定能忍住,因为有些屁来时就像血衣人的快剑,来时无影无踪,令人防不胜防。

但世上有很多事都不公平,男人随便在什么地方,随便放多少屁,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女人若在大庭广众间放了个屁,那就是不得了的大事了。据说以前曾经有个女人,只因为在大庭广众间放了个屁,回去就自己找根绳子上吊了。

这种事虽不常有,但你却不能不信。

春天。

万福万寿园。

万福万寿园里的春天也许比世上其他任何地方的春天都美得多,因为别的地方就算有如此广大的庭园,也没有这么多五彩缤纷的花;就算有这么多花,也没有这么多人;就算有这么多人,也绝没有如此多彩多姿。

尤其是在三月初七这一天。

这天是金太夫人的八十大寿。

金太夫人也许可以说是世上最有福气的一位老太太了。

别人就算能活到她这样的年纪,也没有她这样的荣华富贵;就算有这样的荣华富贵,也没有她这样多子多孙;就算有这么多子孙,也不会像她这样,所有的子孙都能出人头地。

最重要的是,金太夫人不但有福气,而且还懂得怎么样去享福。

金太夫人一共有十个儿子,九个女儿,八个女婿,三十九个孙儿孙女,再加上二十八个外孙。

她的儿子和女婿有的是总镖头,有的是总捕头,有的是帮主,有的是掌门人,可说没有一个不是江湖中的顶尖高手。

其中只有一个弃武修文,已是金马玉堂,位居极品。还有一个出身军伍,正是当朝军功最盛的威武将军。

她有九个女儿,却只有八个女婿,只因其中有一个女儿已削发为尼,投入了峨眉门下,承继了峨眉苦恩大师的衣钵。

她的孙女和外孙也大都已成名立万。

她最小一个孙女儿,就是金灵芝。

金灵芝是同时认得楚留香和胡铁花的——他们正在澡堂里洗澡,她突然闯了进去。

无论谁都不能不承认这是个很奇特、很刺激的开始,但他们认得后共同经历的事,却更奇特刺激。

他们曾经躺在棺材里在大海上漂流,也曾在暗无天日的地狱中等死,他们遇到过用渔网从大海中捞起的美人鱼,也遇到过终生不见光明的蝙蝠人。

总之他们是同生死、共患难的伙计,所以他们成了好朋友。

胡铁花和金灵芝的交情特别不同。

金老夫人的八十大寿,他们当然不能不来,何况胡铁花的鼻子,早已嗅到万福万寿园窖藏了二十年的好酒了。

金灵芝坚决不要他们送礼,只要他们答应一件事:“不喝醉不准走。”

楚留香也要她答应一件事:“不能在别人面前说出我们的名字。”

胡铁花很守信。

他已醉过三次,还没有走。

他们初三就来了,现在是初七,来的客人更多,认得楚留香真面目的人却几乎连一个也没有。

金灵芝也很守信。

她并没有在任何人面前泄露楚留香的身份。

所以楚留香还可以舒舒服服地到处逛逛,他简直已逛得有点头晕,这地方实在太大,人实在太多。

初七这天正午,所有的人都要到大厅去向金太夫人拜寿,然后吃寿面。

万福万寿园厅再大,也容纳不了这么多人,所以客人只好分成三批,每一批都还是有很多人。

楚留香是第三批。

他本来是跟胡铁花一起从后园走出来的,走到一半,胡铁花忽然不见了。

人这么多,要找也没法子找。

楚留香只有一个人去。他走进大厅时,人仿佛已少了一些,有的人已开始在吃寿面,有些女孩子从两根筷子间偷偷地瞟他。

楚留香就算不是楚留香本人,也是个很有吸引力的男人。

他只有低下头,眼观鼻,鼻观心,规规矩矩地走到前面去拜寿。

他并不是这么规矩的人,但金太夫人正在笑眯眯地看着他——金灵芝在祖母面前是从来不敢说谎的。

金太夫人既然知道他是谁,在这么样一位老太太面前,楚留香也只有尽力做出规规矩矩的样子来。

他实在被这位老太太看得有点头皮发炸。金太夫人在看着他的时候,就像在看着未来的孙女婿似的。

楚留香只希望她别要弄错了人。他硬着头皮走过去,仿佛觉得有个人走在他旁边,而且是个女人,一阵阵香气,直往他鼻孔钻。

他真想回头看看。就在这时,他忽然听到“噗——”的一声。

除了楚留香外,至少还有七八十个人也听到了这“噗”的一声。

第一,因为在金太夫人面前,大家都不敢放肆,所以寿堂里人虽多,却并不太吵。

第二,因为这声音特别响。

只要放过屁的人就都听得出这是放屁的声响。

每个人都放过屁。

这个屁除了特别响一点之外,也没有其他什么特别的地方。

只不过它实在不该在这时候放,不该在这地方放,更不该就在楚留香身边放。

楚留香眼睛忍不住往旁边瞟了瞟,站在他身旁的果然是个女人。

这女人不但很香,而且很美,很年轻。

楚留香暗中叹了口气,因为这时已有七八十双眼睛向他这边看了过来,眼睛里带着点惊异带着点好奇,也带着点讥笑之意。

楚留香当然知道这屁不是他放的,但若不是他放的,就是这又香又美又年轻的女孩子放的。

一个君子怎么能让一个如此美丽的少女承担放屁的罪名?

尤其当这女子正可怜兮兮地瞧着他,向他求助的时候,就算不是君子,也会挺身而出的。

楚留香虽没有当众说出“屁是我放的”这句话,但他脸上的确已做出放过屁的表情,而且让每个人都能够看得出来。

那女孩子看着他时,却好像正在看着一个从千军万马、刀山火海中,冒着九死一生,将她救出来的英雄似的。

只要能被女孩子这么瞧一眼,这一点点牺牲又算什么呢?

为了一个如此美丽的少女,楚留香以前也不知做过多少比这次更牺牲惨重的事。

为了救一个如此美丽的少女,你就算要楚留香独力去对付三只老虎,两头狮子,他也有勇气去。

他对付过的人甚至比狮子老虎还可怕十倍。

但他却实在没有勇气再坐下来吃寿面了,现在至少还有四五十双眼睛在看着他,其中至少有二十双是女孩子的眼睛。

用最快的速度拜完了寿,他就溜了出去。

院子里也有很多人,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有说有笑。

这些人大都是武林中的知名之士,其中也有几个是楚留香认得的。

他们却不认得楚留香,当然也不知道刚才的事,但楚留香却总觉得有点心虚,在大庭广众间放屁,毕竟不是件很光彩的事。

所以只要别人一看他,他就想溜。

他从前面的院子溜到花园,又从花园溜到后花园。

他忽然发觉后面有个人一直在盯着他。

他走到哪里,这人就跟到哪里,他停下来,这人也停下。

他虽没有看见这人,却已感觉到。

世上绝没有任何人能在暗中盯住楚留香,而能不让他发觉的。

楚留香故意做出一点也没有发觉的样子,施施然走过小桥。

小桥在荷塘上,荷塘旁有座假山。

他走到假山后,假山后总算没有人了,但这人居然还敢跟过来。

脚步很轻,不懂得轻功的人,脚步声总不会这么轻。

楚留香忽然回过头,就看到了她。

她穿着件淡青色的春衫,袖子窄窄的,式样时新,上面都绣着宝蓝色的花,配着条长可及地的宝蓝色百褶裙。

楚留香对她第一眼印象是:“这女孩子很懂得穿衣服,很懂得配颜色。”

她袅袅婷婷地站在假山旁,低着头,咬着嘴唇,一双纤纤玉手,正在轻轻拢着鬓边被春风吹乱了的头发。

楚留香对她第二个印象是:“这女孩子的牙齿和手都很好看。”

她脸上带着红晕,艳如朝霞,一双黑白分明的剪水双瞳,正在偷偷地瞟着楚留香。

楚留香对她第三个印象是:“这女孩子全身上下都好看。”

其实他并不是第一次看到她。

她就是刚才在寿堂里站在他旁边的那女孩子。只不过楚留香刚才并没有看清楚她。

在那么多人面前,他实在不好意思看。

现在他可以看了。

能仔细欣赏一个如此美丽的女孩子,实在是种很大的享受。

那女孩子的脸更红了,突然一笑,嫣然道:“我叫艾青。”

她第一句话就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楚留香倒也没有想到,但他却懂得,女孩子肯在一个陌生的男人面前说出自己的名字,至少就表示她对这男人并不讨厌。

艾青低着头,道:“刚才若不是你,我……我简直非死不可。”

楚留香笑笑。

只不过为了个屁,就要去死,这种事实在不能理解。

他只能笑笑。

艾青又道:“救命之恩,我虽不敢言谢,却不知该怎么样报答你才好。”她愈说愈严重了。

楚留香只有笑道:“那只不过是件小事,怎么能谈上救命之恩!”

艾青道:“在你说来虽是小事,在我说来却是天大的事,你若不让我报答你,我……我……”

她忽然抬起头,脸上露出很坚决的表情,道:“我就只好死在你面前。”

楚留香怔住了。他做梦也想不到她会将这种事看得如此严重。

艾青好像还怕他不相信,又补充着道:“我虽然是个女人,但也知道一个人若想在江湖中站住脚,做事就得要恩怨分明,我不喜欢人家欠我的情,也从不欠人家的。你若不让我报答你,就是看不起我,一个人若被人家看不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她本来好像很不会说话,很温柔,很害羞,但这番话却说得又响又脆,几乎有点像光棍的口气了。

楚留香苦笑道:“你想怎么报答我呢?”

艾青郑重道:“随便你要我怎么样报答你,我都答应。”

她脸上又起了红晕,但眼睛却直视着楚留香,说话的声音中更带着种说不出的诱惑。

大多数男人听了这种话,看到这种表情,都一定会认为这女孩子在勾引他,因为男人多多少少都免不了有点自作多情。

不明白她这意思的男人,若不是聪明得可怕,就是笨得要命。

楚留香也不知是真的不懂,还是假的不懂,手摸着鼻子,忽然道:“你若一定要报答我,就给我五百两银子吧。”

艾青好像吓了一跳,道:“你要什么?”

楚留香道:“五百两银子,没有五百两,减为一半也好。”

艾青瞪大了眼睛,道:“你不要别的?”

楚留香叹道:“我是个穷人,什么都不缺,就只缺点银子。何况,一个人若想报答别人,除了给他银子外,还有什么其他更好的法子呢!”

艾青瞪着他,本来显得很惊讶,渐渐又变得很失望,嫣红的面颊也渐渐变得有点发青,忽然长长叹息了一声,道:“想不到你这人竟是个呆子。”

楚留香眨眨眼,道:“我是不是要得太少了?是不是还可以多要些?”

艾青咬着嘴唇,道:“一个女人若想报答男人,其实还有种更好的法子,你难道不懂?”

楚留香摇头,道:“我不懂。”

艾青跺了跺脚,道:“好,我就给你五百两。”

楚留香展颜笑道:“多谢多谢。”

艾青道:“我现在没有带在身上,今天晚上三更,我送到这里来给你。”

说完了这句话,她扭头就走,走了几步,又回头瞪了楚留香一眼,恨恨道:“真是个呆子。”

楚留香望着她转过假山,终于忍不住笑了,而且仿佛愈想愈好笑。

除了他之外,居然还有别人在笑。笑声如银铃,好像是从假山里面传出来的。

楚留香倒真吃了一惊,他真没有想到这假山是空的,而且里面还躲着人。

一个人已从假山里探出头,还在笑个不停。

楚留香也跟别的男人一样,喜欢将女人分门别类,只不过他分类的方法跟别人多少有些不同。

他将女人分成两种。一种爱哭,一种爱笑。

爱笑的女人通常都会很美,笑得很好看,否则她也许就要选择哭了。

楚留香看过许多很会笑的女人,但他却不能不承认,现在从假山里探出头来的这个女人,比大多数女人笑得好看得多。不但好看,而且笑声好听。她的眼睛不大,笑的时候眯了起来,就好像一双弯弯的新月。楚留香本来喜欢眼睛大的女孩子,但现在却又不得不承认眼睛小的女孩子也有迷人之处。

事实上,他简直从未看过这么迷人的眼睛。他简直看得有点痴了。

这女孩子吃吃笑道:“看来她说得一点也不错,原来你真是个呆子。”

楚留香眨眨眼,道:“呆子也没什么不好,呆子至少不会偷听别人说话。”

这女孩子瞪眼道:“谁偷听你们说话,我早就在这里了,谁叫你们要到这里的。”

楚留香道:“你好好的,躲在假山洞里干什么?”

这女孩子道:“我高兴。”

天大的道理也抵不上“高兴”两个字。楚留香知道自己又遇上个不讲理的女孩子了。

他常常提醒自己,绝不要去惹任何一个女人,更不要跟女人争辩。

你甚至可以打她,但绝不要跟她争辩。

楚留香摸摸鼻子,笑笑,准备开步走——我惹不起你,总躲得起你吧。

谁知这女孩子却忽然跳了出来,道:“喂,刚才那小姑娘好像是在勾引你,你知不知道?”

楚留香道:“不知道。”

这女孩子道:“她说的那些话,你难道真的一点也听不懂?”

楚留香道:“假的。”

这女孩子又笑了,道:“原来你并不是呆子。”

楚留香道:“我只不过不喜欢女人勾引我——我喜欢勾引女人。”

这女孩子瞟了他一眼,道:“那么,你为什么不勾引我?”

楚留香终于也忍不住笑了,道:“你怎么知道我不想勾引你?”

这女孩子又道:“那么,你至少应该先问问我的芳名。”

楚留香道:“请问芳名?”

这女孩子笑了笑道:“我叫张洁洁,弓长张,清洁的洁。”

楚留香道:“张洁洁……”

张洁洁道:“嗳,不敢当,怎么一见面就叫我张姐姐呢!真是乖孩子。”

她话未说完,已笑得弯下了腰。

楚留香简直有点要笑不出来了。

他虽然并不时常吃人的豆腐,但被女人吃豆腐,倒还真是生平第一次。

张洁洁不待楚留香回话,笑着又道:“小弟弟,你叫姐姐干什么呀?”

楚留香叹了口气,道:“原来你还是个小孩子,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占人便宜。”

张洁洁眼波流动,道:“你看我像小孩子?”

她不像。她身上最迷人的地方并不是眼睛。

楚留香干咳了两声,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将目光从她身上最迷人的地方移开。

张洁洁吃吃笑道:“你为什么不说话了呀?”

楚留香道:“我不说话的时候,你最好小心些。”

张洁洁道:“为什么?”

楚留香道:“因为我不动口的时候,就表示要动手了。”

他眼睛又在瞪着她身上最迷人的地方,好像真有点要动手的样子。

张洁洁不由自主伸手挡住,道:“你敢!”

楚留香龇牙咧嘴,道:“我不敢?”他的手已开始动。

张洁洁娇呼了一声,掉头就跑,大叫道:“原来你不是呆子,是色狼。”

楚留香看着她转过假山,刚松了口气,谁知她突又冲了过来,瞪眼道:“小色狼,你听着,你既已勾引了我,若还敢跟那姓艾的小姑娘勾三搭四,小心我打破醋坛子。”

真动手的不是楚留香,而是她。她忽然抬起手,在楚留香头上重重地敲一下,又一溜烟走了。

楚留香一只手摸着头,一只手摸着鼻子,又好气,又好笑。但也不知为了什么,心里倒真有点甜丝丝的。他并不是乡巴佬,但这样的女孩子,倒真还没有见过。

见过这种女孩子的人,只怕还没有几个。

突听有人笑道:“我听见有人在骂色狼,就知道是你,你果然在这里。”

楚留香用不着看就知道是胡铁花来了,所以他根本没有看,却叹了口气,喃喃道:“可惜,可惜啊!我真替你可惜。”

胡铁花怔了怔,道:“可惜什么?”

楚留香道:“可惜你痛失良机!”

胡铁花道:“痛失良机?”

楚留香道:“刚才这里姐姐妹妹一大堆,谁叫你溜走了的。”

胡铁花道:“这么样说来,好像我一走,你就交了桃花运?”

楚留香道:“好像是的。”

胡铁花忽又叹了口气,道:“我别的不佩服你,只佩服你吹牛的本事……当然,你还有……放屁的本事。”他大笑,接着道,“听说你刚才放了个全世界最响的屁。”

楚留香悠然道:“响屁人人会放,只不过各有巧妙不同而已。”

胡铁花道:“什么巧妙?”

楚留香道:“你若知道我那一屁放出了什么来,你每天至少要放十个。”

胡铁花道:“除了臭气,你还能放得出什么?”

楚留香淡淡道:“我知道你不信,但等到明天早上,你就会相信了。”

胡铁花忽然正色道:“不能等。”

楚留香道:“为什么?”

胡铁花道:“因为我们这就要走了,而且是非走不可。”

楚留香道:“谁非走不可?”

胡铁花道:“我们——我们的意思就是你和我。”

楚留香道:“我们为什么要走?”

胡铁花道:“因为再不走立刻就要有麻烦上身。”

楚留香道:“你是说,有人要找我们的麻烦?”

胡铁花道:“没有别人,只有一个人。”

楚留香道:“谁?”

胡铁花叹了口气,道:“金灵芝。”

推荐热门小说楚留香新传3:桃花传奇,本站提供楚留香新传3:桃花传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楚留香新传3:桃花传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上一章:返回列表 下一章:第二章 勾魂玉手
热门: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 乡村美少妇 穿成仙门里的恶毒小师妹 C位出道后我制霸娱乐圈了![穿书] 愿好春光 冰与火之歌2:权力的游戏(中) 家财万贯的我拿了短命剧本 山月不知心底事 溺青/我在豪门人设崩坏的日子 女配锦绣荣华(快穿)